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87.第87章 炼器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刘子任的阴谋诡计在还没开始实施的时候就偃旗息鼓,正因为夏九言他们二人的出现让他酝酿了几百年的阴谋就这样一下子没了声息。..

    奉仙门的门主亲自下令秘密处决和刘子任有关的人,他那几个还没死的儿子,还有他身边的狗腿子和执事们,一个不留的全被上面派下来的人清理了门户。连哼唧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人一下子灭掉了。

    内门的执事跟外门的长老可不一样,别看仅仅只是个执事,不过内门就是内门,刘子任这个外门长老面对来人的时候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瞬间被抹杀,灵魂也随着灰飞烟灭。

    当刘子任被杀的同时,焚奇界地下世界一个隐秘的山洞中突然发出彭的一声巨响,紧接着里面传来一句叫骂声。

    “混蛋,又损失一颗棋子。”

    一个人面兽身的怪物愤愤然的看着山洞内墙壁上,墙壁上面密密麻麻的有很多小洞,每个小洞里面都放着一个巴掌大的小土偶,每个土偶的下面放着一块小牌子,写着门派以及名字。

    这个怪物的视线所到之处的小洞里一片狼藉,原本安放在这里的土偶已经炸裂,只留下细碎的残渣,下面的牌子赫然写着:奉仙门――刘子任。

    能再次见到恩公的三只小虫显得很高兴,他们将白逸尘二人安排到拍卖行后面的院落里,这期间,小六儿几次想着趁大家喜迎重逢热泪盈眶的时候逃跑,都被眼疾手快的丘山捉了回来,施了法,让他逃不出拍排行大门半步。

    在后面安静的小院儿里,夏九言正安静的坐着,此刻他的面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材料,其中一样就是从刘芒那里得到的那块紫山玉。现在终于有时间可以一展身手,夏九言打算开始炼器。

    将白逸尘赶到外面,夏九言开始挑选起需要用到的材料。想要炼制的法器夏九言早就想好了,乐仙的法器当然是乐器比较好,况且白逸尘之前用惯了诉情,所以还是箫比较合适。虽然古琴也很帅,也是谁见到路上的修士有事没事在背后背那么大把古琴的?太装逼会被雷劈的。

    洞箫杀伤力够大,关键时刻还可以当武器丢出去而且方便携带,简直就是不二选择。.pb.

    不过满打满算这次是夏九言第二次炼器,上一次还是在秘境的时候和赵子胥一起被抓,为了逃出洞穴而炼制的飞针,暴雨梨花针其实炼制并不难,只是普通飞针就可以了,它的核心部件就是那个机关盒。里面的飞针非常好炼,抹上致命的毒.药往里一装,成了!

    材料选好后,夏九言气沉丹田,开始凝神静气,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身体的下.盘。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双手上,之前在金乌洞中炼制飞针的时候他只是随便听了几句赵子胥讲的炼器要领就以自己的想象胡乱琢磨出炼器的方法,殊不知这种行为是多么的惊世骇俗。当场就把同样落难的赵子胥吓得魂不守舍。

    现在的夏九言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炼器方法有多么的特殊,他甚至不知道不用鼎炉炼器对于炼器师来说是一项多么大的挑战。

    炼器师的鼎炉并不像炼药师的丹炉那样是个有盖子的容器。炼器师的鼎炉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法器,他们可以根据打造者的想法变成各式各样的形状,不过这都是前期设定好的,一旦自己的鼎炉没有某种设定,就根本无法打造出那种法器。

    说白了炼器师的鼎炉就是个提前设定好并且可以变换形状的模子,只要炼器师运用自身灵火将需要的炼器材料按照比例融化好然后放入模子中,之后在通过神识稍加修饰,就可以得到新鲜出炉的武器。所以炼器师这个职业要求也很高,还要有熟练的技巧,否则根本无法在最后关头合成理想的武器,没有灵气的武器只能一堆废铁。

    “白大哥,你说夏哥哥在里面捣鼓什么呢?都日上三竿了怎么还窝在里面不出来?”被父亲变相软.禁了的小六儿闲着无聊就窜到这里来找白逸尘他们玩耍。

    无视身后父亲那瞪过来的双眼,小六儿很自然的蹭到白逸尘的身边,他还指着白大哥他们带自己出去玩儿呢。对于父亲几次三番的强调自己称呼叫错的时候,他可一点儿也不在意,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小六儿以后可是会超越爹爹他们大妖王的存在,怎么可能因为小小的称呼就束手束脚的呢。

    要算起来白逸尘也算丘山丘鸣他们的半个师傅,小六儿应该叫他师公,可是小六儿偏偏不想这么叫,他一直觉得白逸尘很亲切,要是叫师公的话,都会把人叫老了。至于夏九言,小六儿觉得更有趣了,那个家伙还没自己长得壮实,看起来就很嫩,所以干脆叫他夏哥哥。

    蛮星在旁边拽了拽小六儿的衣袖,然后挤眉弄眼的想要阻止小六儿继续追问下去,在蛮星看来,白逸尘和夏九言两个人是道侣,两人在一起天经地义水到渠成,日上三竿了还在躲在屋里不出来那一定是在赖床,肯定是晚上太累了的缘故。

    作为电灯泡专业户的蛮星有着特殊的敏感和完美的职业素养。所以他暗自揣测夏九言此刻正在赖床,完全没想到他这个老司机也猜错了,居然在在阴沟里翻船了,夏九言根本没有在赖床而是在炼器。

    白逸尘笑了笑,同样没有在意称呼上的问题,在他看来,称呼无非就是一种叫法,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阿言在屋子里面,说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就把我赶了出来,也不知道在里面捣什么鬼,还说要忙个十天半月的,估计一时半会儿你是见不到他了。”在白逸尘眼里,小六儿就是个活泼好动的晚辈,相当有意思。

    “惊喜?什么惊喜?难道?哎嘿嘿……”不知道小六儿想到什么了,暗搓搓的笑了起来。那样子简直猥琐极了。

    白逸尘自然知道小六儿想的啥,只是笑了笑没有过多的解释,其实他也有些期待,隐隐猜出夏九言想要做什么,却又不是很确定。

    此刻的夏九言已经凝神完毕,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控制神识上去。熊熊燃烧的灵火已经将基础材料炼化,目前正在炼化的正是那块让夏九言吃了大亏的紫山玉。

    这是块不可多得的好材料。但是凡是好的东西自然有它的特殊之处,还真是个硬茬子,夏九言已经加快了真气的流动拼命的催动着灵火,此刻的灵火已经是炼制其他材料的三倍大了,可是紫山玉一点儿融化的迹象都没有,这让夏九言有些着急。

    一着急这真气就有些紊乱,气血就有些上涌。夏九言知道这样子不行,所以急忙调整了呼吸,摆正了心态,慢慢的梳理着手中的灵火。他知道普通的灵火应该不行,紫山玉那么顽固不好炼制,所以得赶快想个办法以有限的真气加大灵火的威力。

    “早知道当初就多问点赵师兄关于炼器的事儿了,哎呀,我很笨。”撇撇嘴,鄙视了一下自己的智商,夏九言小声嘀咕道。

    现在这种情况只有靠自己解决,自己可以吃下丹药延长真气的消耗时间,不过就怕这块紫山玉不吃这一套,就怕它需要的是更高的温度,夏九言的灵火还有些温和,远远没有达到猛烈的程度,所以得尽快想个有效的办法。

    在夏九言为了给白逸尘炼制新的法器而绞尽脑汁的时候,被困静池界的赵子胥和单容二人已经完全松绑,两个人秘密计划着如何利用鲨皇寻找夏九言的踪迹并且伺机逃跑。

    鲨皇听了手下的汇报之后很高兴,下面的人献上那么多的人族修士,可他偏偏看上了相貌英俊的单容,那种独特的气质深深的吸引着他,听说单容已经答应嫁给他,并且还要寻找亲人前来参加婚礼时,堂堂的鲨皇,静池界明面上的霸主竟然开心的说不出话来。大手一挥就叫人加办了很多的聘礼,并且命人帮忙寻找所谓的“小舅子”前来观礼。

    静池界这边满世界的寻找夏九言,而夏九言却在焚奇界拍卖行后面的小院儿寻思着怎么改进炼器方法,他尝试了很多的办法提升灵火的威力,可都失败了,在他感到郁闷的时候不小心压缩了灵火,却发现原本赤红的灵火变了颜色,这个发现让他再次精神起来。

    正常的灵火呈红色,实力越高灵火等级越高,灵火等级越高则颜色越深,目前最厉害的炼药师使用的灵火自然是紫色的,威力极强,炼出的丹药也是很有特色,效果十分出众。

    刚刚夏九言一时心急用力过猛不小心将灵火压缩了一下,就发现虽然体积小了,颜色变了,可是灵火的威力却成倍的增长,这个发现让夏九言很兴奋。他小心翼翼的继续压缩着灵火,直到不能压缩为止,他的灵火已经变成了珍珠般大小,根本包裹不住那块紫山玉。

    可是原本顽固不化的紫山玉竟然开始融化起来,而白色的灵火也紧紧在停留在了玉的上方,并没有直接接触。

    “哈哈!有了!”夏九言高兴地差点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