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86.第86章 事发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你说的这么轻松,你这个办法分明就是让我去引诱那个鲨昆,不行,绝对不行!既然这么简单,那你为什么不去?”单容觉得有些别扭,气的脸都红了。

    “拜托,人家鲨昆看上的让你可是你啊,我长得这么丑人家连余光都没瞄我一眼,甚至还踩了我一脚呢,你看,就在这里,还有个大鞋印儿呢。”赵子胥指着衣襟下摆处的一个鞋印儿对着单容说道。

    看到单容那不屑的眼神儿,赵子胥继续分析道:“谁让你单容长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呢?人家鲨皇都说了,对你一见钟情,再说,我这个样子,鬼才能看得上,我这个法器炼制很是不易,取下来可就没效果了,你让我以后怎么用?在找到夏师弟以前,我是不会取下这件易容法器的。”

    “就你理由多,还不是不想出力,”单容拧着剑眉,不开心的低喃道。

    “你既然不想做,那不知道你相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没有?”赵子胥镇定自若的反问道。

    ……

    就在单容和赵子胥二人被困海底,想方设法思索怎么脱身的时候,夏九言这边和白逸尘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

    到最后不出意外,夏九言还是被狂暴中的白逸尘吃干抹尽了,不过幸好夏九言体内的灵火还是顺利的压制住了对方体内的心魔。蛮星和小六儿两只单身狗还是受到了成吨的暴击,再次受到了伤害。

    丘山和丘鸣再隔壁间正打得火热,这边心魔发作的白逸尘又死缠着夏九言不放。蛮星和小六儿两个人被赶了出来,只要默默的坐到了另外一边的隔间去。静静的等待。

    等待的时间总是无聊又漫长,好在蛮星和小六儿早就有了经验,以前二人也经常受到丘山和丘鸣两个人的暴击,所以已经习惯了。蛮星拿出一包零食打算开吃。小六儿拿出一块块石头,开始徒手雕刻。

    直到蛮星手中在没有可吃的零食,小六儿的雕刻已经堆满了一个桌子,隔壁间的外面才传来动静。丘山和丘鸣正在试着拜访恩公。可是里面的两个人正忙的不可开交,没有时间搭理已经心满意足的丘山他们。

    蛮星从隔壁屏风边上探出头,看了眼站在外面的大哥和大嫂,嘿嘿的笑了两声。丘山和丘鸣在蛮星探头的时候就发现他了。他们来到蛮星所在的小隔间,一进去就看见小六儿这个小混蛋也在这里。

    丘山一个箭步过去将块头很大的小六儿轻轻松松的拎了起来。面孔一板,眼睛一瞪,对着这个熊孩子说:“臭小子,终于让我逮到了吧?”

    “啊!父亲,你先放我下来,爹爹……你快来帮帮我啊……”小六儿被丘山揪住拼命的挣扎,他很害怕被父亲关禁闭,急忙向一旁的爹爹求助。

    丘鸣看着自己的夫君和孩子在一边嬉闹,他也是笑眯眯的默默站在一旁观看。这对儿父子简直就是天生的冤家,经常为了一件小事吵来吵去,这个时候丘鸣每次都是静静的在一旁观战,享受这种家人之间的乐趣。

    丘山一个拳头下去,小六儿头顶上肿起了大大的鼓包。他不得不捂着额头委屈的哀嚎。当丘山玩儿累了,小六儿才终于得到释放。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偷换我们的膏膏了!”

    “不敢了,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被父亲他们逮了个正着,小六儿只好暂时低头认错,反正好汉不吃眼前亏,等父亲和爹爹他们走了之后他就又可以为所欲为了,所以他才顺势的乖乖认错,他可不想再被关禁闭。

    不过小六儿心里暗暗地想道:“哼,等你们下次再秀恩爱的时候,我换的可就不是辣椒膏了,下次一定换成超级麻麻膏,哎嘿!”想到这里小六儿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真是太爽了,能看见父亲一脸憋屈的样子小六儿就暗爽得不行。

    小六儿被丘山教训了一番,夏九言他们这边的“战斗”也结束下来。等白逸尘的心魔被夏九言体内的灵火压制住以后,他们两个整理好之后,终于和三个曾经的小家伙久别重逢了。

    “恩公——真的是你!”丘山很激动的想要像以前一样跳上白逸尘的肩膀,却发现现在的体型根本不行,他只好挠挠头嘿嘿的笑了起来。

    丘鸣微笑的默默站在一旁。

    三个大妖王向昔日恩公互诉衷肠之后,几人都很高兴,这么多年没见,如今跨越时间空间还能见面,着实不容易。几人见面聊了大半天,直到拍卖会结束还没有停下来。除了之前那颗凤凰皮蛋,夏九言什么没拍到,大家来到拍卖行后面的内堂,继续叙旧。

    和三只小虫重逢的白逸尘显得很高兴,嘴角一直是上扬的,夏九言觉得他的眼眸中散发着奕奕的光彩。看着白逸尘高兴的样子,夏九言的心态也逐渐产生了变化。

    是的,最初夏九言莫名其妙的来到这个异世界让他有些郁闷,他的猎奇心理并不是很强,任谁也不会突然就接受自己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虽然有个看似金手指的系统傍身,可是他总觉得少点什么东西,他不敢对这里的一切付出真感情,因为他怕一觉醒来发现都是假的。

    夏九言怕啊,怕万一这一切都是一场梦,那付出的感情突然化为虚无,曾经最熟悉的朋友们也会消失不见,他害怕出现那种茫然无助的感觉。

    别看夏九言在鸿蒙仙宗人气很高,大家对他都很好,在众位师兄弟的眼里他也有着光辉的形象,可是最初自己什么感觉就连夏九言他自己也说不清,总之最初别看对大家都很礼貌,对师兄弟都很好,可那都只是恪守做人的本分,其中投入的多少感情恐怕只有夏九言自己才知道。

    他就像是玩游戏刷副本一样兢兢业业,也很会享受“游戏”带来的乐趣,他爱美食,就不停的通过做任务找食材,他希望在享受游戏乐趣的同时顺便寻找回去的方法,他甚至一度以为只要游戏通关,说不定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直到后来他遇见了白逸尘,在和对方的相处过程中他开始有些喜欢上这里,他开始对周围的人和事都产生了微妙的情感变化,不在觉得周围一切都是冷冰冰的“游戏”,再也不会认为那些朝夕相处的师兄弟们是可有可无的npc。还有救了自己的师傅,甚至是各个峰的杂役弟子,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

    他在这里找到了挚爱,如果现在就让夏九言回到原来的世界去,恐怕他是不会同意的,那简直咬了他的命。一个人生存的支柱就是有值得惦记的人或者事,如果挚爱不在了,甚至再也见不到了,那还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呢,想到这里,一时间夏九言觉得有些伤感。

    他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以后该怎么办?

    他隐隐觉得事情的真相很快就会浮出水面,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甚至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穿越者前辈,还有眼前这三名大妖王的离奇穿越。这一切好像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局,究竟背后有些什么,恐怕除了那幕后之人,谁也不知道。

    “阿言,你怎么了?”和丘山他们的谈话结束,发现自家小东西坐在一边发呆,表情有些落寞,白逸尘急忙问道。

    “哦,没什么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事。”夏九言深吸一口气淡淡的回答道。

    在众人的注视下,白逸尘来到夏九言身边,摸摸对方的头,坐在了夏九言的身边,捉起夏九言的手捏了捏,搂住对方的肩膀讲其一把按在自己怀里,随后开口说道:“不要担心,一切有我在。”

    “嗯。”窝在白逸尘的怀里,夏九言闭上眼睛,闷闷的出声。

    刘芒死后,刘子任一直关注着各方的动态,希望能早日找到那两个杀子仇人,毕竟听说里面有一个炼药师,他能不能升入内门,关键就是看能不能尽快找到并拉拢这个年轻的炼药师了。毕竟每年来到焚奇界的修士并不多,更别提地位尊崇的炼药师,那真的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本土的炼药师也早早的就被各大势力和门派瓜分完了。

    在刘子任撒开网到处寻找夏九言他们踪迹的时候,遍体鳞伤的韩元悄悄的回到了奉仙门。几经生死甚至是受尽屈辱,师兄弟们一起组队历练,到最后侥幸回来的只有他一个人,那滋味比死还难受。

    他的师傅正在闭关,韩元根本就没办法去打扰他,所以他只好一个人偷偷的来到门主处,讲自己一行人的遭遇和刘芒父子是如何杀害同门的残忍行径告知了门主,虽然坦白了刘芒囚禁他的事实,不过韩元还是悄悄的隐瞒了囚禁期间的某些细节。只是告诉门主受了些伤。

    门主知道后大吃一惊,一个小小的外门长老竟然敢坑害内门弟子,这种行为简直令人发指,一怒之下立刻召集人手去查,不查不要紧,细查之下发现刘子任父子背着宗门竟然做了那么伤天害理的事儿,对于宗门名声一向看中的门主气急之下立刻派人去清理门户,不过是私底下秘密处理的,这种事也不光彩,不能声张。

    还在做着升迁梦的刘子任还不知道他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