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85.第85章 鲨皇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头顶上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单容吓了一跳。

    等他回过神儿来,一张霸气中透着刚毅的脸出现在单容的视线中。这张脸看起来并不丑,甚至可以说很英俊。只是出现得太突然,加上束缚已久的海带突然间松开,让单容没有一丝丝的防备,跌进了人家的怀里,这才吓了一跳。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来,想要挣脱对方的怀抱。

    一旁被随意绑住扔在地上易过容的赵子胥就没有这个待遇,来人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路过的时候还不小心踢了一脚。赵子胥被踢后也没吱声,只是默默的弓起身子,做爬虫状,慢慢的朝角落里蠕动,动作格外的小心,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的努力果然没有白费,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现在刚刚进来的这个人视线和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单容一个人的身上。

    “你是谁?”慌乱的单容像一只受了惊的松鼠,向后跳了一步,警惕的盯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

    “这里就是我的宫殿啊,难道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吗?”来人微微一笑,右手一挥,霸气的说道。

    “难道你就是他们说的那个鲨皇?”单容皱着眉问道。

    “不错,就是我。”鲨皇挺了挺胸膛,自信的回到道。“不过,我不希望听见你叫我鲨皇,我更希望你能直接叫我的名字,鲨昆。以后你就是我鲨昆的皇后了,也就是我们鲨族的鲨后,不要那么见外。”

    “什么?这就成鲨后了?这么草率!这也行……”单容一下子懵逼了,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还想着等鲨皇一到,自己就表现的恶劣一点,到时候人家肯定看不上自己,然后就随意丢掉,那时候他们就可以趁机逃走了。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这边连逃跑计划还没想好,什么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鲨皇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跑过来了,还信誓旦旦的说很中意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把他们捉来的那个鲨族不是说鲨皇的口味很挑的吗?怎么一上来就要封他做鲨后了?虽然单容承认自己无论是样貌、资质还是实力都很优秀,不过这也不代表他就能接受自己即将成为鲨后的事实。

    早就趁机悄悄的缩到角落里的赵子胥心里乐开了花,他实在不想幸灾乐祸的嘲笑单容,可是真的忍不住。谁让这小子整天一副臭屁的样子,让他伪装一下都不肯,这下子好了吧?居然被人家土霸王看上了美貌,往后有他可受的。

    “你放心,只要你安安静静的留在这里当我的鲨后,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半月后就是我们的大婚,我最近比较忙,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明天我再来看你。你在这里好好的休息,想要什么直接跟他们说就可以了,他们不敢怠慢你。”鲨昆一边说着一边开心的笑着,此刻他的心情很好。看了那么多的美人,眼前这个最满意,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了。要不是鲨族有着特殊的传统,他恨不得立刻就把对方娶进门然后入洞房。

    鲨昆说着招手叫来一旁的手下,一本正经的吩咐道:“从现在开始,这位就是鲨后了,你们在这里要好好伺候着,鲨后需要什么,你们务必尽快满足,他的话就等同于我的话。另外通知下去,半月后,我要在祖庙举行婚礼,你们尽快做好准备,聘礼什么的一定要用心准备,我的婚礼一定要风风光光的,让整个静池界都为我欢呼。”

    吩咐完之后,鲨昆又转过头来,对着还处于懵逼状态的单容说:“你就安心在这里住着,这里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他们绝对不敢怠慢你。等到了我们婚礼的那天,我会让你见识到我们鲨族的实力,让你成为人人艳羡的鲨后,让你成为静池界最为尊贵的人。你还有什么心愿和小事也可以对下面的人去说,他们尽量去满足你,如果他们办不成的事儿你再告诉我,我一定会为你办到,往后这几天你就在这里安心的待嫁吧。哈哈哈……”

    鲨昆一边笑着一边朝外走去。等鲨昆走远之后,单容这才从懵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并从口中冒出这辈子他说的第一句脏话:“我日!”

    躲在角落里的赵子胥此刻都快笑尿了,因为太好笑不停的在那里抽搐,动静太大,被单容一下子就找了出来,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赵子胥,你个混蛋,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笑什么!看我不揍死你!”说完,就挥着拳头真的往赵子胥那平淡无奇的脸上招呼过去。

    急的赵子胥不顾形象的哇哇大叫:“停停停!不住手的话,小心我不救你了!”

    听到这话,暴怒中的单容这才停下来,拳头也差一点点就揍到了赵子胥的脸上。

    赵子胥挪了挪身子,对着单容使了个眼色,单容有些发懵,不是说要告诉他逃出去的办法吗?这眼睛向下瞄是什么意思?难道要从地底跑?不行啊!这里本身就是海底了,还怎么往下打洞啊,这个主意简直烂透了。想到这里,单容更气了,再次揪起赵子胥胸前的衣襟,一脸凶巴巴的说道:“你是成心逗我呢是吧?这大海深处你让我怎么打地洞逃出去?你再这样我可真打了!”

    赵子胥翻了个白眼儿,再次感叹了一下出门在外的单容的智商,好好一个优秀青年,怎么一碰到自己的事就变得这么傻里傻气的呢?平时听英明果决的一个人啊。

    赵子胥知道单容肯定误会了,害怕对方真的一时羞愤真的对自己动手,急忙喊道:“单容我警告你啊,你再动手我可真的不救你了!你快帮我把这烦人的海带解开,鬼才知道你刚才瞎想的什么?还从地下逃,你以为你是水族啊!还愣着干嘛?快给我解开!”

    单容这才发觉自己理解错误,正打算伸手帮赵子胥解开身上的束缚的时候,那些原本缠得死死的海带竟然像得了命令一般,自动的松了绑。

    赵子胥活动了一下被绑得太久的身体,笑嘻嘻的说道:“没想到这个鲨昆还真的挺守信的,说是承认你的地位,这些海带都开始听你的话了,这下子恐怕你不想当鲨后都不行了,再说了,人家对你挺好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干脆就留在这里当个鲨后算了,怎么着也算是雄霸一界了。”

    “你……”

    面对赵子胥的调侃,单容气的牙痒痒。接下来的话几乎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你、休、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小算盘,以为甩掉我之后你就可以一个人独占夏师弟,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快点收起来你那小心思,否则我要你好看!”

    赵子胥才不怕单容的威胁,继续笑嘻嘻的说道:“哦?你打算怎么让我好看?你现在还在别人的手里,难道你打算叫周围的水族刮了我吗?那么你就是承认你相当鲨后了?”

    “你才想当那什么劳什子的鲨后!赵子胥,我告诉你,我单容这辈子只爱夏师弟一个!咱们当初说好公平竞争,你现在这是明目张胆的破坏规则!你不守信用!”单容气坏了,对着赵子胥拼命的大吼。

    赵子胥瘪瘪嘴,随意的挖挖耳朵,像是没听见对方的怒吼声一样,待单容吼完,他才慢悠悠的说道:“闹够了没?闹够了的话,下面我们来讨论一下如何逃出鲨皇的魔爪。”

    听到这话,刚才还在生气的单容终于平静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

    赵子胥揉了揉被勒出印儿来的手腕,扫了眼门口的水族守卫,不紧不慢的对着单容传音道:“那个什么鲨皇不是打算娶你做鲨后吗?那你就委屈点,先答应他呗。”

    “你!”单容还以为赵子胥会说出什么好主意,没想到对方还是在嘲笑他。正当他再次发作时,对方的传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你急个什么劲儿?又不是让你真的去做鲨后,我是让你先假装的答应他,然后以寻找亲弟弟来参加你婚礼的名目让他帮你寻找一下夏师弟。咱们两个在这里什么势力也没有,要是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去寻找,那得找到什么时候去?有鲨昆这个地头蛇在,找个人还不是很容易的事儿?咱们可以省下多少时间,要是连静池界名义上的霸主都找不到,那么就说明夏师弟根本不在这里,那我们就可以放心大胆的逃跑了,只要到了别的界面,管他什么鲨皇不鲨皇的,出了他的地盘,肯定就不敢乱来了。”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可万一还没有夏师弟消息之前他就娶我怎么办?”单容犹豫的说道。

    “你傻了啊!拖啊!难道他还会强上你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