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83.第83章 牢笼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蛮星被大哥布置的阵法挡在了外面,一屁股坐在了外面:“大爷也真是的,怎么挑这个世间办事儿?恩公都有危险了,不行,我得赶紧叫大嫂出来帮忙,否则恩公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蛮星闭上双眼,开始用神识不断冲击丘山布下的小型阵法,他可是知道心魔的厉害的,得尽快压制住,不然对身体损伤巨大,修为也会受到影响。目前只有同为乐修的大嫂才有可能暂时压制了。

    “我这里有几颗玉清益气丹,你给白大哥服下试试看!”小六儿张开大嘴,吐出一个小瓶子,瓶子里面正是玉清益气丹。

    要是平时夏九言可能会感叹妖修的天赋了,竟然连空间袋也不用带,直接放进自己肚子里的小空间就好,这简直是太便利了,不过夏九言现在没有空想这些事情,他正遭遇危机。

    “谢谢你,小六儿,不过我这里也有很多丹药,上次也服用过了,可以一点用也没有。”本来按住白逸尘肩膀的夏九言此刻却被对方轻松和捉住,挣扎着扭头对小六儿说道:“你快来帮帮忙,先帮我把他拉开,不然我也动不了啊。”

    小六儿接到夏九言的求救,立马撸.起袖子抓住白逸尘,想要将二人分开,可是心魔发作的白逸尘力气特别大,就连身材魁梧的小六儿也拉不动,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

    身处焚奇界的夏九言和白逸尘正被心魔困扰着。从鸿蒙仙宗消失许久的单容和赵子胥此刻却身陷囹圄之中。

    赵子胥承认,他之前看单容,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在别人心目中完美大师兄形象的单容,在赵子胥的眼里,单容就是条咸鱼,就是个臭虫,不!咸鱼还能吃,臭虫还能跑,怎么看二者都比他强,他就是坨扶不上墙的烂泥,白白辜负了那么多人的好意。

    跟夏师弟比起来,单容可差的远了,所以赵子胥一直看他不顺眼,直到宗主冯玉堂找到他,对他说:“子胥啊,师伯知道你和单容那个孩子都很喜欢夏师侄,可是……哎……他在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修行一道最忌心灰意冷,他现在连求生的意志都没了,我怕他因此废了。”

    赵子胥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冯宗主看起来根本不像平时意气风发的一宗之主,也不像一个大门派的掌舵人,原本英俊不凡的他此刻仿佛苍老了百倍,反而像一个关心子女的年迈老父亲,因为担心自己的子女会出问题而恳求他这个小辈出手帮忙。赵子胥觉得一阵心酸。这才答应了宗主劝说单容一事。

    可偏偏单容是个死倔驴,执念之深,简直让人无法想象。早在几年前他就喜欢夏九言,他一直默默的把这份感情埋藏在心底,想着等到有朝一日自己出人头地以自己的魅力去征服心仪的夏师弟。可没想到出了最开始青阳峰弟子故意找茬绑架绑架夏九言却无意间被单容救下的那次,其余的时间,几乎都是夏九言在救人,最后更是为了营救联盟的弟子们下落不明。

    是的!单容只承认夏师弟现在下落不明,打死他也不愿意相信夏师弟证道身陨了。可是在五毒门祭坛边上那最后的惊鸿一瞥给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夏师弟舍身救人的场面一直环绕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和夏师弟在祁连峰山脚下杂役弟子房内相遇的最初笑容,也深深的印在了单容的脑海里。

    一直以来,在宗门里所有人都知道单容就是宗主继承人,也就是未来的宗主,大家都想尽办法的巴结他,主峰的师兄弟们虽然也很好,可却敬畏他,跟他之间总有种说不清楚的距离感。他内心感觉很是孤独,直到看到夏九言那虚伪不做作的真诚笑容,他那颗强行冰封的心才开始渐渐融化。

    其实要是夏九言知道单容的这个想法,一定会哭天抢地,捶胸顿足:“我那时候真的是想到美食才笑的,没别的意思,你不要瞎想啊!你喜欢我哪点儿?我一定马上改!”

    然而夏九言并不知道原本应该在琉璃界鸿蒙仙宗内继续修行的单师兄和赵师兄已经离开宗门,踏上寻找他的路程。至于那天单容和赵子胥决斗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说了什么?为什么两个人会一起离开宗门,没有任何人知道,对此冯宗主和卞长老也讳莫如深,大家也就不敢多言一句。

    在大海深处,一座富丽堂皇的水下宫殿里,单容和赵子胥就被囚禁在这里。他们的修为已经被人施法封住了,身上被海带缠住,根本动弹不得。周围有十几个鲨族水兵看守,他们想逃也逃不掉。

    单容拼命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紧紧缠在身上的海带,一旁的赵子胥一动不动,一脸好笑的看着他着急忙慌的样子,打趣的说道:“怎么样?单上仙,单大侠,你不是想要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吗?这下子好了,被条鱼看上了,马上就要迎娶你了,你马上就可以成为鲨族的王后了,真是可喜可贺啊!”

    听到赵子胥那嘲笑的语气,单容俊脸憋得通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确,他们两个人都是土生土长的琉璃界修士,琉璃界在七下界里面排行最末,可以说是实力最低的一界,单容和赵子胥又都是从小在宗门内长大,在他们师傅的庇佑下娇生惯养,缺乏锻炼,少有的几次历练也只是宗门内部的切磋,根本无法体会人心的险恶。

    像单容这种从小就被人捧在手心里的花朵,根本就不知道时间的险恶和修真界真正的残酷性,赵子胥好赖心思缜密考虑到易容之后闯荡各界寻找夏师弟会比较方便,所以极力劝说单容乔装打扮,就连易容的法器都帮他准备好了。

    可单容固执的认为自己顶天立地,并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所以根本不用藏头露尾,一下子就将赵子胥的这个建议驳回,还将提议的赵子胥嘲笑了一番,说他做事畏首畏尾,根本成不了大事,到时候夏师弟肯定看不上他,最后还是属于他单容的。

    当时赵子胥听了之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带上自己炼制好的法器,易好容,又将给单容准备的易容法器收了起来,什么话也没有说。

    两个不谙世事的菜鸟就这样踏上了寻找夏九言的路程,由于五毒门那个破损的祭坛上的纹路根本无法看出什么名堂,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夏师弟究竟被随即传送到了哪一界,他们两个人也曾经一起去冲虚谷跟谷主逆天行打听过,也没得到什么准确有效的信息,只有一个大概的模糊的范围。

    所以两个人决定一界一界的挨个寻找,总有一天能够找到夏师弟,将他带回,或者是一起结伴闯荡各界边走边修行,总之他们的目的就是找到夏师弟然后待在一起,这样他们就满足了。

    他们第一站来到的就是静池界,这里陆地极少,大部分都是海洋和岛屿,这一界实力虽然比他们所在的琉璃界要强很多,可是这里的人族修士真的十分稀少,他们大部分都集中在少得可怜的几座海岛上,不过这群人大多都是修为高深的修士和喜欢历练的各界修士,即便这样,他们在静池界还是比较低调,毕竟这里是水族的天下。

    静池界跟其他界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什么修仙门派,在这里定居的修真世家也比较少,因为这里不是很适合人类修士修炼和居住,这里就是海洋的世界,各种水生物层出不穷,水中各族在静池界占有绝对优势,可以说这里是水族统治的世界。

    可偏偏当时冲虚谷主逆天行给的意见就是这里,那个老头子一副神秘的样子,说的跟真的似的,不过赵子胥他们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只好抱着一线希望来到了静池界。

    结果二人刚踏上静池界,就被一些有心人盯上了,总有那个一个身影鬼鬼祟祟的潜伏在他们周围的水域,赵子胥当时就觉得不妥,提醒单容小心一点,单容自然也知道外面世界的残酷性,所以二人加快了速度,打算到前面一个人族修士聚集的地方打听打听消息。可那个暗中的身影却始终有办法跟随,甩都甩不掉。

    可二人毕竟涉世未深,即便以前也曾外出历练可几乎都处在宗门保护的羽翼之下,尽管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可还是被对方轻易的捉住了,最后不知道给他们吃了个什么丹药,封住了他们的真气,同时也能在水中自由呼吸了。

    直到他们二人被囚禁在这座海底宫殿里才知道,这片海域的鲨皇正在挑选皇后,不过这个鲨皇口味比较独特,更喜欢人类修士,所以他的手下就四处搜寻相貌不错的人类修士,单容毕竟长得高大英俊,所以一踏入人家的地盘儿就被人盯上了,还害得赵子胥也被一起抓了起来。

    单容觉得自己的脸都丢光了,早知道会有这种无妄之灾,他就会听进赵子胥的建议易个容了。现在他们想逃也逃不出去,只好等到来人之后见招拆招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