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82.第82章 发作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大家说的那两个统领妖修的妖王不会就是你们吧?”夏九言忍不住出声问道。

    能随随便便吃到凤凰蛋的人,存活了几十万年的人,玩票性质的搞了个拍卖行就能是焚奇界第二大拍卖行,说他不是大妖王夏九言都不信。

    “不是两个,明明是三个啊,我也是大妖王啊,只不过我平时比较低调,嘿嘿。”蛮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看到对方大方的承认了,夏九言露出一副我就说嘛,果然如此的眼神。这下子他们可算遇到地头蛇了,也不怕再碰到什么麻烦,毕竟大妖王的面子还是很强大的,没有哪个势力敢不给。

    夏九言发挥着他自来熟的本领,很快就和蛮星打成一片,期间他还拿出自己制作的各种小零食,看的蛮星和小六儿眼睛直冒绿光,特别是蛮星,分明也是个大吃货,毫不客气的接过夏九言递来的吃食,很自觉的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里俨然成了几人的老友见面聚餐会,下面的拍卖会也不在意了,反正用蛮星这个幕后老板的话说,剩下的都是些装备,那些玩意儿都是垃圾,想要更好的,他那里多的是,到时候让白逸尘和夏九言随便挑,都拿走也没事儿。碰见这么土豪的妖王,夏九言当真开心极了,也就毫不吝啬的拿出更多的吃食与他们分享。

    一碰到美食,蛮星依旧是当初那只又懒又馋的小懒虫,他的胃简直就像无底洞,怎么吃也吃不够,要不是夏九言的存货有限,估计蛮星这个家伙一次能吃空十座山。

    蛮星很聪明,早就看出夏九言就是白逸尘的道侣,那恩公的道侣就是自己人喽,况且夏九言十分对他的胃口,手艺一级棒,能做出这么多好吃的,很多美食就连他这个大妖王见都没见过,恩公当真是太幸福了!他决定以后要找道侣就找夏九言这样的,实在不行,他就去抢个厨子回来,相信日久天长一定能将对方打动。

    在夏九言和蛮星以及小六儿三个人吃吃喝喝聊天吹牛的同时,白逸尘安静的坐在一边思考问题。有个谜团始终萦绕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他不想这么想,可是究竟是谁在布局?目的又是为的什么?自己等人难道就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吗?

    白逸尘受了很多磨难才飞升成仙,重生后记忆错乱也吃了很多苦,可这些都可以当成一种磨砺,他不在乎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一想到自己的重生以及和夏九言的相遇都是被别人事先安排好的,日后说不定还会将他们二人分开,白逸尘的内心就接受不了。

    夏九言就是他的心头肉,他害怕幕后黑手对其不利,更加害怕有人会将他们两个分开。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他不在乎仙尊的身份,不在乎一身的修为,更不在乎被人当做棋子,可他唯一在乎的就是夏九言。

    如果老天不将他们分开,他愿意成为普通人,和他心爱的小东西平平淡淡的过完一生。

    白逸尘想的很多,经历过重生之后,他不怕任何的磨难,唯独害怕失去夏九言,他的手轻轻的搭在夏九言的膝盖上,识海中那个暴虐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阴谋!阴谋!全是阴谋!你全家被杀是阴谋,你飞升上界是阴谋,食神下界是阴谋,重生失忆是阴谋,就连和夏九言的相遇也是阴谋……所有的一切通通都是阴谋!你就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之中!”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邪魅的声音也不甘示弱,蹦出来扰乱他的神智:“囚.禁他,干.翻.他,只要让他死心塌地的臣服在你的.胯.下,他就永远逃不掉,快想想,那美妙的肉.体,紧致的小菊,你还在忍耐什么?赶紧上啊!”

    黑气和潮红色的雾气瞬间击溃白逸尘的心神,他眉头紧锁,放在夏九言大.腿上的手,力道突然加重,原本白皙的俊颜上一会儿发红,一会儿发黑,样子可怕极了。

    夏九言本来正在和蛮星这个吃货愉快的聊着天,正当二人聊得欢快之时,感受到小尘尘放在他腿上的手突然一紧,一股剧烈的疼痛让他停了下来,看向身边坐着的白逸尘。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顺着鬓角渐渐滑落,好看的剑眉早就团到了一起,如星的眼眸此刻缺紧紧的闭了起来,看样子十分痛苦。

    蛮星觉得这位夏兄弟不愧是恩公的道侣,懂得可真多,给他介绍了好多种美食的吃法,以后一定要挨个尝试一下,他也跟对方介绍了许多焚奇界特有的食材,不过正当二人说道兴头上的时候,夏兄弟表情不对转头看着恩公,蛮星这才发现恩公竟然在这个时候除了意外。

    这分明就是心魔发作的征兆,看这种情况应该是刚刚引发心魔没多久,还不算太严重。心魔这玩意儿,一旦被激发,很少有人能够克服,所以焚奇界才有个“仙魔葬地”的别称。

    可这个世界偏偏就有例外!先不说能抑制“神怒”的炼药师和炼器师,因为他们身上有灵火,所以只要细心防御,很少能引发心魔。并且很多门派正在研究如何利用灵火克制心魔,所以拥有灵火的炼器师和炼药师在焚奇界这个地方地位才会那么的尊贵,享受各种特权,因为在这里的人们不是远道而来想要利用心魔做最后冲刺的飞升期修士,就是土生土长的仙魔后人。

    仙魔后人的祖先最然是被神罚下界的罪人,不过他们的实力依旧雄厚,只是心魔产生后会发生许许多多意想不到或者不可控的意外,所以当初很多仙魔都葬身于此,不过也有一部分被罚下界的仙魔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后代,由于这些后代身上流着他们祖先的血,虽然很大程度上资质很高,修行比一般人要轻松容易的多,不过血脉浓度越高的后代往往自主触发心魔的几率比其他人要高上好多倍。

    所以很多古老的修仙世家和顶尖的修仙门派对待炼器师和炼药师礼遇有加,就连能够抚平心魔的乐师也在友好的行列。虽然效果不是很明显,但至少可以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虽然有灵火的修士在焚奇界看起来很牛.比,不过最有优势的往往却是妖修。几乎所有的妖修修行不易,化形也不易,可一旦打破桎梏,他们就是上天的宠儿。修为突飞猛进,实力比同意阶段的人类修士要强大不少,就连心魔这个玄之又玄的东西也很少找上他们。

    即便有那么一两个倒霉的妖修不知道什么原因激发了心魔,他们也能很快的克服,很少有能不能战胜心魔的妖修,人类修士一直想要破解这个秘密,他们甚至私下结盟抓了很多妖修去研究,可最终什么都没研究出来。最后却被因为承受不住大妖王的怒火而惨遭灭门,当然这里的大妖王自然就是丘山和丘鸣他们几个。

    不过幸运的是,丘鸣、丘山和蛮星他们三个至今还没被心魔缠上过,可现在恩公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心魔缠身,蛮星在一旁有些着急,虽然他们没有经历过,不过还是知道心魔发作的修士不能强行干预,只能靠他们自己来克制,一旦被蛮力干预,就不仅仅是心魔那么简单了,轻则经脉逆行走火入魔,重则暴虐成狂乱杀无辜。

    “逸尘、逸尘、你醒醒,你快醒醒!我是阿言,这里是拍卖场,你快醒醒啊。”夏九言焦急的呼唤着白逸尘,侧着身子,双手按着对方的肩膀,不停的晃动着。

    可是无论夏九言在一旁怎么喊,白逸尘都没有回应,表情狰狞却一动不动,好像正在回忆什么痛苦的事儿。虽然之前白逸尘告诉过夏九言自己的死穴在哪里,可是不到万不得已他根本不想用这样的方法,一旦死穴被打中对那个人简直就是致命的攻击,虽然修为较高的修士不会因此而丧命,但是所受的创伤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恢复。

    小六儿在一旁不知所措,别看他年纪小,可毕竟他也算生长在焚奇界,自然是知道“神怒”以及心魔的厉害。白逸尘这个人他很喜欢,他还想着跟着他们一起出去闯荡呢,况且白逸尘可是他长辈们的老熟人,即便父亲再严格面对白逸尘也是有商量余地的。所以他可不希望白逸尘有任何的闪失啊!

    “蛮星叔,现在怎么办?白大哥这样子很不妙啊。”小六儿急忙喝蛮星说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可是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拍卖行的炼药师三天前就出远门儿去了,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回来啊……对了!大嫂,我去找隔壁的大嫂去,他也是乐修,说不定就有办法压制恩公的心魔。”蛮星没有在意小六儿那连七八糟的称呼,急急忙忙的向隔壁窜去。找大嫂救命的事儿迫在眉睫。

    “彭——”

    着急忙慌的蛮星一头撞在了丘山之前设下结界上。

    该死!大哥大嫂怎么还没完事儿?</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