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73.第73章 虐狗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小六儿毕竟是孩子秉性,即便妖修再聪明还是历练太少,他的那点小心思,一下子就被一旁的白逸尘看穿了,可是白逸尘依旧只是笑了笑,并没有阻止他,也没有说什么,那眼神仿佛就像长辈看着自家孩子一样柔和。

    其实白逸尘也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对陌生人好的那种烂好人,甚至可以说十分的高冷,他只是觉得这个小妖修总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无论是神态还是性格,都很像他的两个故人,可是重活一世,甚至过去那么多年,他现在自己也不确定当初的故人是否还存在这个世界上。

    “哎呀,你们磨蹭什么?再磨蹭再肉麻的话,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到时候错过好玩的宝贝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小六儿撇撇嘴,朝对面继续腻歪的两个人翻了翻白眼儿,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恩恩,这就去,那你快在前面带路啊。”听见小六儿的话,夏九言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发红极力摆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其实他刚刚被小尘尘撩得已经有些心痒了。

    “什么?我走前面?”小六儿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好几度,他憋着嘴用一种极度暧昧的语气调侃着:”哼哼,我看要是我走前面的话,后面的两个人早就不知道什么后走丢了……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亲热去喽……”

    说完之后小六儿心里爽多了,平时在家的时候,被迫每天看着爹爹和父亲秀恩爱,不仅吃饭的时候互相喂来喂去,就连上茅房的时候都要腻在一起,真是辣眼睛。他很想调侃一下他们,可是做儿子的不敢,他爹爹的脸皮太薄,要是他爹爹因为他的话害羞了,父亲大人绝对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就给他一顿爆栗,绝对是有媳妇没儿子的老混蛋。

    他之所以腻着白逸尘他们就是因为冥冥中有股力量支配着他,就是想跟他亲近,看见这两个家伙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在他六爷面前秀恩爱,简直跟他爹爹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一毛一样!一种想要捉弄他的心情油然而生。

    想到这里,他顿时朝着白逸尘飞扑过去,打算先来个熊抱,把对方缠住,然后假装迷恋,让那个刚才得罪的自己家伙吃吃醋,到时候他在发挥他的天赋,死缠烂打,一旦他们二人接近就想办法搞破坏,让他们没时间发.泄,到时候看见他们欲.求不满的样子,憋.死他们,哈哈……想想就觉得好笑。

    “噗通——”

    “噗——哎呦喂!”想法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小六儿这么壮硕的一大坨突然朝白逸尘飞扑而去,白逸尘眼又不瞎,当然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结果用力过猛的大块头小六儿就这么刺溜一下子掉进了园子正中的池塘里。

    幸好水不深,刚刚没过小六儿的大腿,可是他的脑门儿却不小心撞到池塘沿儿上了,瞬间肿起了大包,看起来惨兮兮的,衣服的下摆和裤子全部湿了。

    小六儿苦着一张脸,缓缓地从池塘里爬出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刷的一下把衣服就脱了下来开始拧,不能光拧衣服不拧裤子啊,眼看着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回去换衣服可来不及了,所以他干脆连裤子也一起脱了,就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果奔起来。

    “噗……”这回夏九言是真的喷了出来,这孩子,也不能仗着自己岁数小,一言不合就脱裤子啊!这里还有外人儿呢!啊啊啊!

    夏九言觉得自己眼睛快瞎了,他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要看对方屁股的,可是这个小少年竟然就这么突兀的,猝不及防的在他面前脱了裤子,还大大方方的甩了甩,旁若无人的开始拧衣服上的水。

    正当夏九言感到尴尬的时候,白逸尘那温暖的大掌瞬间捂住了他的双眼,生怕他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东西,同时对方那充满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不许看,晚上让你看个够。”热气喷到夏九言的耳朵让他刚刚恢复如常的脸色再次涨红。幸好对方手掌够大,能够挡住他大半张的脸,否则现在他现在一定糗爆了。

    夏九言二人也没有因为小六儿的不着调而赶紧躲开,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他将衣服拧干穿好。而小六儿也丝毫不觉得害羞,好像旁若无人一样。

    其实夏九言也好奇为什么他们进来这么大半天一个外人也没看到,照理说今天正好是拍卖会,来的人应该不少,怎么他们路过这个园子半天在这里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那些人都哪儿去了?

    “喂,我说,这里的人都上哪儿去了?拍卖会不是还没开始吗?怎么现在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你还不会把我带到哪个犄角旮旯里然后弄残之后拍卖了吧?”

    说实话,夏九言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刚才看了那么辣眼的画面,对方要是个大人,他肯定一脚就踹了过去,可对方虽然块头大,却是个孩子,所以也就勉强不计较了,甚至还想着法儿的缓解一下刚才略微尴尬的气氛。

    可是谁知小六儿顿时如遭雷击,健硕的身子竟然开始抖了起来,好像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一只手扶住自己的下巴,一只手指着自己这边,声音颤颤巍巍:“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这么快就暴露了吗?”

    说完,小六儿觉得自己的戏演的还不够,立马跪了下来,趴在夏九言儿白逸尘的面前不停的叩首求饶:”上仙饶命,上仙饶命——我就是个打杂的,小六儿的命根本不值钱,我、我也是被逼的啊……你们不知道,这家拍卖行是家黑店,人前做正经生意拍卖珍品,人后却专门做些人口买卖的勾当,这里好多被拍卖的奴隶都是被他们拐卖甚是强掳来的,我就是其中一位。呜呜……”

    一边说着,小六儿竟然又开始给自己加起戏来,觉得自己演的可能有些不逼真,把手背到身后,偷偷的往自己的屁股上掐了一把,使劲一挤,好不容易才挤出两颗看似“逼真”的眼泪。

    他跪也不跪了,干脆伸直了腿儿,一屁股坐在地上,干嚎起来:“哎呀,我这个命苦哇!从小就没爹没娘,把我捡到的老乞丐为了活命把我卖了,就为了换一个饽饽,后来冒出两个人自成是我爹娘的人,我开心极了,跟着他们回家去了,本以为自己真的是被他们不小心弄丢的,没想到我错的离谱,那两个丧心病狂的畜生每天对我不是打就是骂,什么脏活累活都是我干,甚至逼我做一些那种事……呜呜……我还是个孩子啊……”

    白逸尘的眼角有些抽搐,他甚至有些后悔让这个孩子暂时跟着他们了,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这么极品,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难道重生之后,自己真的走上和前世不一样的道路了吗?所有的一切都会改变了吗?以前的故人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吗?想到这里,白逸尘有些微微发愣。

    就在白逸尘发愣的时候,夏九言却津津有味的看着小六儿的表演,一开始在白逸尘默认让这个小少年跟着他们的时候,他就没有多问,因为逸尘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他甚至觉得这个少年挺有趣的,现在看来这个孩子不仅有趣,还有些极品。整个就是一个被大人宠坏的熊孩子,要是他爹娘还在世的话,听到他现在的这些话,一定气的一巴掌呼过来。

    他也是废了好大的功夫才忍住不笑,却忍不住想要逗弄一下这个爱演的孩子:“你不是打算说拍卖行背后的勾当吗?你爹娘的事跟这个有什么关系?”

    小六儿觉得自己的情绪表达的十分充分,他吸了吸鼻子,瘪着嘴说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把我骗回去的那两个人根本就是这家拍卖行雇的人贩子,再把我折磨一通后,最后又把我卖到了这里,呜呜……之所以没有杀掉我灭口就是因为看到我长得高大,还可以用来当几天苦力,这种免费的劳力能多用几天就是几天,这里的老板黑啊,连饭后不让人吃饱……”

    听了小六儿这个满是破绽,毫无逻辑的话,夏九言捂着肚子,不停的颤抖,笑的!因为真的好好笑,这个孩子怎么这么能作呢?

    这下子,躲在暗处的三个人终于忍不住了,蛮星性子向来大大咧咧,幸好他们躲在自行布置的结界里,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里面什么情况,他捅了捅前面一个人的胳膊,哈哈直笑:“我说大哥,你们什么时候死的,我怎么不知道?早知道我就去你们坟前上柱香了。哈哈,小六儿这孩子,什么时候解锁的新技能?这胡说八道的本事还真是一溜一溜的。”

    前面的那个被他叫做大哥的人回头瞪了他一眼,恶狠狠的说道:“是吗?即便我死了也是青史留名,不像某些人,是开黑店的奸商,专门做拐卖人口的勾当。”

    蛮星顿时语塞。</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