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72.第72章 粘膏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乐师?”真是个好职业,怪不得有种熟悉的感觉呢,他的爹爹虽然是妖修,可也是名乐师,这下子小六儿对白逸尘感觉更亲切了。

    现在的小六儿就像是小孩子找到了心爱的玩具一般,眼睛闪闪发亮。可这种天真无邪的神情放在身材魁梧的小六儿身上,怎么看怎么奇怪,有种违和的感觉。就好像是把一个孩子的灵魂放到了一个成年人身上一样。

    “乐师这个职业好,对了你是用什么乐器的?我跟你说啊,我认识一个人,他也乐师,他的法器是一支箫,吹得可好听了,每次一犯困那个熟人一吹箫,我的瞌睡虫一下子就跑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俩挺像的。恩,是很像。”想到这里,小六儿点着头十分肯定的说道。

    “哦?是吗?到底哪里像呢?”其实白逸尘也觉得很奇怪,他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妖修有种很奇特的感觉,觉得他很有趣,忍不住想要多问一句。

    小六儿想了想,挠挠头又摸摸下巴,最后也没想出来到底哪里像,鼓起腮帮子闷闷的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很像,具体哪里像我也说不出来,总之很像很像就对了。”

    刚说完,突然间又想起来什么,小六儿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白逸尘几眼,才撇撇嘴:“你不是。你长得可真好看。”

    “哈哈。”白逸尘很难得的在外面面前笑出了声。

    夏九言虽然不知道白逸尘在笑什么,但是他知道此刻白逸尘的心情很好。他也就跟着笑了起来。

    小六儿被对方这么一笑,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他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看白逸尘二人,将紫玉牌子还给他们之后,小六儿站起身来,从桌子后面绕了过来,站在他们身边。

    “走啊。咱们快点进去。”小六儿摩拳擦掌,急忙催促白逸尘他们进去。

    “你这是?打算跟着我们一起进去吗?那后面的人怎么办?”看见已经站在他们身边,身材魁梧还拉着他的衣袖往里走的小少年,夏九言有点懵逼。脑子还没反应过来。

    “我管他们呢,爱进不进,不进拉到。走走走,不管他们,咱们先进去,我跟你们说,今天的拍卖会肯定特好玩儿,有很多好东西呢,一会儿我再慢慢给你们介绍。”小六儿有些兴奋,迫不及待的想要跟着白逸尘他们一起进去。

    “呵呵,那咱们先进去吧。”白逸尘拉着夏九言的手,宠溺的笑了笑,随后往园子内走去。小六儿也像只跟屁虫一样,不停的黏在他们的后面,显得很高兴。

    当他们进去之后,从登记处后面的假山里竟然钻出一个同样身材魁梧,面相耿直、浓眉大眼的大汉,这名大汉块儿头比小少年还要大,看着三人远去的方向,无奈的摇摇头,小六儿这孩子,整天就知道贪玩儿,修行的事儿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这次在家里面闯了祸就偷跑出来,要不是自己稳住他,这孩子又不知道会跑到哪里去疯。

    这个大汉就是小六儿口中的蛮星叔叔。本想着稳住这个小家伙,等大哥他们来了之后好把这个孩子捉回去好好管教管教,才骗他在门口作登记的,大哥他们正好今天就可以赶来,没想到这个孩子转了性子,竟然能随随便便的就对陌生人感兴趣,真是难得。

    难道是自己今天早上的神色不对亦或是走漏了什么风声?这孩子故意找个借口躲起来?蛮星暗暗地想到。不过他很自信自己表现的极其自然,自己暗中通知大哥来接小六儿的事儿,绝对不会被这个臭小子知道,否则他这个叔叔还怎么当的下去?可是……这孩子究竟是因为什么离开的呢?

    蛮星不认为区区两块紫色玉牌就能吸引着熊孩子的注意力,小六儿出身不凡,什么场面没见过,别说紫玉紫玉牌子见的多了,就连七彩玉、极品雪山玉都被他随便摔,大哥他们眉头都不见得皱一下,孩子嘛,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区区几块破玉怎么比得上孩子的开心重要?

    每次看见一地的极品碎玉,蛮星就觉得阵阵肝儿疼,谁让大哥义兄他们宠孩子呢,反正孩子不是他蛮星的,玉也不是他蛮星的,他才不心疼呢,一点也不!

    自然小六儿不会对紫玉感兴趣,那么必定是对刚才那两个人感兴趣,那个个子稍微矮点儿的小子体内隐隐有种灼热的气息,不是炼器师就是炼药师,而另外一个人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过却长着一副好皮囊,那面相让他看了都忍不住称叹,不过他同样不觉得小六儿是个会被美色迷住的孩子,再说,他还什么都不懂。

    不行,大哥义兄他们马上就来了,在他们来之前,不能让小六儿出一点点差错,万一吃亏了或者被骗了,大哥虽然不会说什么,义兄那哀怨的眼神儿分分钟让他承受不住。想到这里,蛮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隐去身形,悄悄的朝夏九言他们身后跟去。

    “往这边,往这边,走这里,哎——你们看着脚下,那里有点滑……小心!你看我说什么了?不要以为我年纪小你就轻视我,我的见识长着呢,好歹我在这儿也呆了好几天了,肯定比你们熟悉多了。”一路上,小六儿不停的絮叨着,给夏九言二人带路,他指手画脚,夏九言听了他的话差点一脚踩滑载到池塘里去。

    “小心。”还好白逸尘眼疾手快,一下子抱住夏九言,避免了对方掉进水池。将惊魂未定的夏九言扶好之后,有细心的绑着对方拢了拢头发,把夏九言鬓间垂落的发丝轻轻的拢到耳后去了,动作十分轻柔,看的一旁的小六儿直翻白眼。

    小六儿吐了吐舌头,鄙视的看了看正在腻歪的两个人,撇了撇嘴,说道:“我想现在终于知道你们俩哪点像了,哼,都那么的肉麻。略略略……”说完还冲着夏九言二人做了个鬼脸儿。

    被一个魁梧大汉冲着做了鬼脸儿,夏九言怎么样怎么举得怪异,同时明白这孩子说的是自己和白逸尘,于是羞得他脸都红了。白逸尘看见小东西被小六儿说得羞红了脸,急忙解围道:“臭小鬼,在闹小心我教训你!”说完假装扬起手臂。

    小六儿步履轻盈的躲开,一边逃一边冲着白逸尘叫喊着:“你看,我就说你们那么像,就连打人的姿势都一模一样,略略略……”真不知道那么大块头的身材是怎么做到步履那么轻盈的,看的夏九言的眼睛发直,羡慕的要命。

    夏九言在鸿蒙仙宗没有学过什么精妙的步法,就连剑法也只有粗浅的基础剑法,虽然已经能领悟更深一层的剑招,并且能施展配套的身法了,可是每次看见别人有更加精妙的武学,他都会羡慕的慌。现在看见本应该步伐沉重的小少年,竟然能使出这么好的步法,就忘记他正在害羞脸红了,眼睛盯着小六儿闪闪发光。

    “哎,我说,跟了我们半天,你叫什么名字?到底多大了?”夏九言终于忍不住了,好奇的问了出来。之所以觉得对方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是因为对方虽然长得高大魁梧,可面相很嫩,声音也很稚嫩。

    “咦?难道我还没做过自我介绍吗?怪事怪事,我还以为我已经介绍过了呢。咳咳、你们听着啊,小爷名叫小六儿,你们直接这么叫我就好了,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小爷的名字是那么的威武霸气,想要臣服在我的脚下?”小六儿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噗嗤——就你?还小爷?也就是个毛豆没长齐的小娃娃。”夏九言嗤笑道,他突然觉得这个小少年很有意思,很想逗弄逗弄他,就像是再逗弄一个晚辈一样,只不过眼前这个晚辈块头有些大而已。

    “哼,我才不小呢,我毛长齐了,长齐了,我就是不给你看,不给你看,哼!”仿佛被人说中了,小六儿脸色发红,梗着脖子吼道。

    他的辩解苍白无力,笑点没让夏九言笑的肚子痛。白逸尘在一旁宠溺的看着夏九言,微笑着看他们两个斗嘴,并没有阻止。

    小六儿见说不过对方,梗着脖子装大人却被对方嘲笑,有些羞恼,本想就此离去,可是看见白逸尘那熟悉的样子,忍不住想要跟着对方。

    “哼,敢欺负小爷,等会儿我就找个机会,好好捉弄捉弄他,让他知道我小六儿即便毛还没长齐,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哼!”小六儿眼珠子滴溜滴溜的转着,心里冒出一个鬼主意出来。看着夏九言,呆呆的笑了。

    嘿嘿……

    小六儿决定暂时放下“仇恨”先跟着对方,到时候进了拍卖市场那可是他小六儿的地盘儿,有的是机会整治他,嘿嘿嘿。想到这里,小六儿偷偷的笑了出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