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69.第69章 利用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刘子任一怒之下将身前的桌子一巴掌拍了个粉碎,吓得一旁的二狗子急忙躲到了一边。.pb.

    “混.蛋!是谁?究竟是谁干的?”刘子任双目圆瞪,怒气冲冲的看着二狗子。

    二狗子被主人刘子任这么一瞪,吓得缩了缩,麻溜儿的跪到了地上,仿佛死的人是他的老爹,痛心疾呼:“主人啊,少主死的可惨了,连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凶手真是丧心病狂。听见下面并报后,我亲自去院子里看了看,凶手已经逃离,我去少主经常出没的几个地方打探了一下,只在初岛仙灵阁那里探听到了消息。”

    “别废话,快说,究竟是谁?”刘子任不耐烦的吼道。

    “听仙灵阁的管事说,今天来了两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修士想用灵石兑换钱币,看样子是两个初到焚奇界的新人,临走的时候还顺便打听了一下紫山玉的消息。那时候少主碰巧就在楼上,见到了那二位,看对方仪表不凡,就想上前结交,所以请胖子专门把二人叫了回来,还亲自带着二人上了马车,就是去了郊外的园子,说是去看紫山玉了……”二狗子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看着主人的脸色。

    “难道是他们?”刘子任心生疑惑,在上面驻守的丁老头刚刚传消息过来说来了两个气质不凡,身份特殊的两个年轻修士,这边他的儿子就碰见两个相似的人并且还遇害了。

    这难免让他感到有些怀疑,况且刘子任毕竟是刘芒的父亲,儿子一抬屁股,他就知道对方要拉什么颜色的屎,那个臭小子一定又是看上人家的容貌,想要弄回去玩乐,结果失败了,还被人搞死了。不过……

    “哼,不管是谁,敢动我刘子任的儿子,我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说完,椅子的扶手也化为了飞灰……

    跪在不远处的二狗子看到主人的神情就知道有人又要倒霉了,虽然小少主很受宠,不过主人有好几个儿子,死掉一个其实并不在意,况且主人的小妾还能再生,主人之所以那么生气肯定是因为有人挑战了他的权威,主人这个人极度自负,敢在他头上动土的人都没有好结果,即便是修为高深的修士,主人也会想尽办法陷害对方,不达目的绝不罢休。..

    一想到有可能是丁老头禀报的那两个人杀了自己的儿子,刘子任内心一片阴暗,他决定想尽一切办法把二人拉入奉仙门,等自己坐上内门长老之位后,在将二人落下,只要落到他的手里,就会叫他们生不如死。眼下不能一时冲动,浪费这个进入内门的机会。毕竟在他刘子任的世界里,利益至上。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办理,后事你亲自解决,不要声张,尽量不要让外人知道,之前已经知道的那些人你想办法把他们做掉。对外就说吾儿和朋友出去游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听清楚了吗?”刘子任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块手帕,轻轻的擦拭着手上的灰尘,一脸平静的说道。

    “是的,主人,属下听清楚了,您放心,这件事属下一定办的妥妥的,绝对不会走漏一点风声,少主年少贪玩,喜好交友,认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新朋友之后,和几个朋友结伴游玩,出去晃荡个十年八年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我二狗子办事,您放心。”二狗子拍着胸脯一脸谄媚的说道。

    “恩,一直以来你办事都很不错,我相信你,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

    二狗子退下后,刘子任面色如常,好像死的人不是他儿子,而是什么路边的阿猫阿狗,叫人将书房里弄坏的东西收拾干净,他自己则静静的站在一旁,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白逸尘他们这边,待夏九言醒来过后,他们两个人就迅速离开了初岛,前往下一座浮岛,此时的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奉仙门的人注意到了,并且刘子任还到处派人留意他们。

    依旧是乘坐仙鹤到了灵冥岛,这次夏九言他们并没有去离初岛最近的岐山岛,反而到了稍微远一点的灵冥岛。毕竟刘芒那个渣滓是死在他们的手上,而那个渣滓的父亲又是奉仙门的外门长老,管理着邪风域十几家的仙灵阁,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耳目众多,为了少一些事端,他们还是决定尽量走的远一些。

    “逸尘,你当时明明被心魔控制了,怎么分清敌我的?幸好你及时把刘芒那个混蛋杀了,不然我就惨了。”半路上,夏九言很是好奇的问道。

    “我当时心里有三个声音,吵得我脑子乱乱的,体内的真气不停的暴动,筋脉逆转,有股暴躁的气息控制着我的行动,这股暴躁的气息隐含着杀戮,同时也是最强势的,几乎能完全碾压其他两个声音,当迷迷糊糊的看到你被哪个混蛋捉住,想到他会对你不轨的时候,我的脑子一下子就炸了。”说到这里白逸尘有些激动。

    夏九言看到这样的情况,生怕对方的心魔再次触发,就打算结束这个话题:“不知道我们下个去的是什么地方。”

    仿佛看穿了夏九言的心思,白逸尘嘴角一勾,微微一笑,看到小东西这么为自己着想,心里暖暖的,刚才心底升起的那股暴躁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他顿了顿,看向夏九言。

    “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儿的,刚才是有点激动,情绪有点控制不住,现在好了,只要看到你,我觉得我就能尝试着压制心魔。”白逸尘绝美的脸上带着笑,俨然如画。

    夏九言缩缩脖子,见自己的小心思被人看穿,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嘀咕道:“什么都瞒不过你。”

    白逸尘很高兴,继续说道:“其实,自从得知咱们无意中来到的是焚奇界,我就早就有了目标,一定要在这里克服心魔,也算是完成一种未完成的历练吧。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体内被激活的心魔正是“杀.戮”和“欲.望”,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意识就会被这两种心魔所侵蚀。我很怕我会伤害到你,就跟之前一样。所以一旦发现有什么苗头,你一定要立即治住我。”

    “对了,就攻击我耳后这里,这里虽然不是我的死穴,但是却能让我行动受限,一旦发现我表情或者行为不对,你可千万不要手软,立刻出击,知道吗?”好像不是很放心,白逸尘再次叮嘱道,他虽然很信任对方,可是他就是担心小东西对他下不了手。

    听到白逸尘提到之前,夏九言脸色一红,低声回答道:“我知道了,你放心。”

    对于夏九言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心魔这件事,白逸尘没有说,他不想让小东西误会,因为他知道夏九言的脑洞有些清奇,平时总爱乱想,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心魔的根源就是他,恐怕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说不定还会“离家出走”。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小东西离开他的视线,那还不得天天挖心掏肺的想?

    其实当时在马车里不小心沾染上“神怒”后,又在刘芒的书房里闻到了那种特制的熏香,照理说以他的修为不应该会那么快就发作的。可是他们被刘芒抓进了密室,刘芒又当着他们的面表演了一番,他看到夏九言那可爱的样子心里就跟有只猫在抓一样,很痒很痒。心中的“欲念”心魔就这么被勾了出来。他发现自己每次碰到夏九言都会有点把持不住。

    当看到刘芒正准备对夏九言动手动脚的时候,白逸尘怒气值爆棚,心中的杀气直线上升,隐藏的“杀戮”心魔就这么被激发了出来,一怒之下顺手捡起掉在地上的鞭子就朝刘芒的身上.插.了过去。这一下又狠又准,一下子正中红心,鞭子的一头甚至将刘芒的身体整个穿过,对方就这么猝不及防之下见了阎王。

    “可是逸尘,为什么你心魔发作对我那个的时候,神怒会顺着跟到我的身体里?”话刚说出口,夏九言就发觉表述有些不对,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急忙解释道:“那个,其实我的意思是说,神怒虽然到了我的体内,可是为什么我肚子里丹田附近感到一阵火热,然后灵火就能自动的将其清除,灵火真的这么管用吗?要不你也试着激活一下?没准对控制心魔有所帮助。”

    看了看对面小东西的逖,白衣车笑了笑,继续调侃道:“没想到阿言还有这样的功能,我说怎么欺负你之后,我体内的戾气就化解的差不多了,原来你就是我的解药啊。那正好,万一以后我心魔发作,你也不用攻击我了,只要让我欺负欺负就好了。”

    夏九言听了更加害羞了,双手紧紧的揪了仙鹤一把,疼的仙鹤大叫一声。

    一旁的白逸尘笑的更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