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68.第68章 暴怒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逸尘……”夏九言轻声呼喊着。

    原本站在溪边的白逸尘听到夏九言的声音,迅速转身,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一直手摸着对方的脸颊,一只手将对方的手握住,轻声细语的问道:“怎么样了?好点了吗?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吗?”

    夏九言动了动身子,想要往上坐一坐,却牵扯到惨遭□□的小菊花,疼的他龇牙咧嘴,好看的眉头顿时皱作一团儿,白逸尘看了心疼坏了。

    “怎么了?哪里还痛?快让我看看。”白逸尘说完便着急忙慌的拉开夏九言的衣服想要帮对方检查伤口,生怕刚才自己检查不细心,落下了某个地方。

    小菊花有些不适的夏九言,听见白逸尘的话看见对方打算检查伤口,脸色顿时变得通红,仿佛一掐就能出血一般。毕竟待在一起很久了,白逸尘看到小东西这个样子,就知道对方一定是因为那里痛不好意思说,所以才脸红,他暗叹自己刚才怎么那么粗心,所有伤口都清理了,唯独因为怕心魔再生,落下了那里。

    白逸尘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蠢蠢欲动,轻声说道:“要不我在帮你上点药?,你放心,我会忍住的。”一边说着,右手手指插.入对方发间,从后面托起对方的后脑勺,然后将自己的薄唇凑了过去,在对方的脸颊处,轻轻一点。

    感受到白逸尘的温.情和爱.意,夏九言不在那么害羞了,点点头,挪动身子,讲裤子脱下,撅.起.屁.股,等待对方上药。

    夏九言的臀型很好看,又挺又翘,手感很好,这点白逸尘早就知道,不过在这种环境下对方主动翘起屁股,难免让人有点把持不住,仿佛在说:“来呀~”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不适合做那种事,白逸尘努力将心中的杂念全部摒除,细心的帮夏九言上着药。

    等上好药之后,夏九言穿好裤子,却像一只懒懒的小猫一样,窝进白逸尘的怀里,糯糯的说道:“小尘尘,我困了,想要在这里睡一会儿,你抱我。”

    白逸尘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拍了拍对方的头,将对方完全揽进自己的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两个人就这么紧紧的抱着半坐半躺在这颗大树下。看着安稳睡在自己怀里的小东西,白逸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真的好担心自己刚才会再次对夏九言做出禽兽不如的事,虽然小东西只字未提,不过他的内心还是有些自责。

    其实白逸尘一开始就知道,只有夏九言会引发自己的心魔,毕竟他无情无欲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的人和那么多的事,真正走到他心里的只有夏九言一个人,就连之前的好友食神也只能算是来往较多的朋友突然失踪,所以才会好奇之下四处寻找。

    其实飞升成仙那么久,那一直渴望突破极限,这也是所有飞升的仙家共同的追求,所以他才会不顾危险的想要试着闯一闯上下界间的壁垒。身死魂消他没有害怕,重生修行他没有彷徨,他的心中一直有着明确的目标,那就是继续修行,可这修行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好像天下间的修士也没有几个人能真正说得清楚,解释的明白。

    仿佛人们只知道要修行,要飞升,要成仙,要成神,可是究竟飞升之后干什么,成仙之后做什么,成神之后有什么用,几乎没有人认真考虑过。权力、地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种东西在白逸尘的眼里根本一文不值,之前他也迷茫过,不过自从重生之后遇到夏九言,他很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要亲亲。”没过多久,怀里的小人儿就睡着了,表情相当可爱,好像还做着美梦,梦里应该还有他白逸尘,想到这里,白逸尘忍不住回应了对方一下,一个浅浅的吻落在对方的额头上。

    得到回应,睡梦中的夏九言眨巴眨巴嘴,满意的笑了。看着怀中睡得如此香甜的小东西,笑容也悄悄的爬到了白逸尘那绝世的俊颜上。

    “你呀,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白逸尘喃喃的说道。

    还记得两人初次见面,那时候白逸尘因为重生失去了记忆,附身在小白的身上,在鸿蒙仙宗的祁连山过着养伤的日子。那天他闲着无聊散步,却发现有个“小贼”胆大包天,竟敢跑到他的地盘偷鸡!可不知道为什么白逸尘却对对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还和对方打成了一片。

    一开始白逸尘觉得,夏九言真是个又蠢又笨的小东西,不过优点就是做菜做的很好吃,他活了那么久,从来没吃过那么多的美食,没见过那么多的花样,所以他才决定将对方当做自己御用的厨子。其实也并不是他有了什么口腹之欲,而是他想为自己单调的生活找点乐子,寻求一下突破,顺便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个有点神秘的小家伙。

    吸引他注意的就是夏九言那个逆天的隐匿技能,这恐怕就连仙帝都做不到。一般人的隐匿,只能对比自己等级低的人有用,对上修为比自己高的人,分分钟被看穿,可是自己的修为明明比对方高出一大截,可是自己却完全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所以他脱去小白外壳在祁连山小河里沐浴的时候,才会被横冲直撞的夏九言误打误撞的看见。

    恐怕小东西就是那个时候对自己产生了觊觎之心的吧。白逸尘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容貌好看,不过以前并不是很在意,可是和夏九言在一起之后他竟然会在意起这么肤浅的东西,在秘境的时候他曾经问过夏九言,是不是看上他的脸了,那时候小东西的回答简直戳中他的心。

    那时,夏九言一边红着脸低着头,一边抬起眼皮偷偷的瞄他,害羞的说道:“我就是觉得小尘尘很好看,当时看到那么绝世出尘的你,我鼻血都喷了出来,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夏九言说完之后生怕白逸尘不高兴,又急忙补充道:“那个……其实……我不光喜欢你的容貌,整个人我都喜欢,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和你在一起,额……其实还是变得好看一些比较好啦。”

    白逸尘当时听了,真是哭笑不得,一把抱住害羞的小东西,狂亲了起来。

    活了两世,白逸尘从未如此喜欢过一个人,他究竟喜欢夏九言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缘分这种东西很是奇妙,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

    虽然听了夏九言的“小秘密”之后,得知老天的幕后安排,可是他居然庆幸老天爷精心安排的这场阴谋,让他能有机会和心爱的人相遇、相知、相识、相爱。

    虽然他的小东西又懒又馋,甚至有的时候很不着调,但是不知为什么就是那么的喜欢他。

    其实当白逸尘还寄居在小白体内的时候,他就对夏九言心生好感,甚至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占有欲,直到跟着对方进入秘境试炼,被夏九言做的那碗旖.旎蛇羹坑了之后,成功伤愈在混乱之下吃掉了夏九言,摘下对方的小雏菊。

    事后二人很默契的谁也没有多提,事情就那么轻易的揭了过去,不是二人不感到尴尬,而是两个人彼此心中都有一种默契,都早已将对方放在了心里。所以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默默接受了此事。

    在秘境中心食神小屋的那段日子是最惬意的,夏九言不断的修炼,每天换着花样的给他做好吃的,兴致来的时候,他们还会解锁姿势,很多高难度的姿势也就是那个时候开发出来的。每天和小东西在一起的日子真是再舒服不过了,就连现在还有些怀念。

    白衣车就这么紧紧的抱着夏九言,二人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一起,感受着异界的宁静。

    ……

    “主人,主人……不得了了!小少主他……”二狗子飞奔的朝刘子任的书房跑去,鞋子都跑掉了一只都没顾得上。

    “大胆!什么时候这么不懂规矩了?”正在幻想着进入内门后各种风光的刘子任美梦被打断,显得十分的不高兴,大声吼道。

    “是属下的错,是属下的错。主人,这次可是紧急情况,哎呦喂!小少主在他郊外的园子的里被人给杀了,连尸首都……”二狗子缩了缩脖子,生怕主人一怒之下捏死他,所以没敢说下去。

    “你说什么?”刘子任被属下的话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脸上的肥油激动的一抖一抖的。

    “小少主和他的亲信,在初道那处郊外的园子里被人给杀了,亲信的脑袋都没了,少主的尸首也……被人大卸八块……生生撕裂……”二狗子一边说着,一边胆战心惊的看着主人,生怕表达的不对被对方迁怒。

    “混账!”

    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