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67.第67章 离开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密室里的□□声一声比一声大,那动人的声音,那婉转的旋律交织成最美丽的乐章,挠的胖子心里痒痒的。他忍不住将胖手伸进裤子里不停的揉搓着。可是这肥大的裤子着实碍事,所以他干脆把裤子褪到那肥胖的膝盖处,让忍耐许久的小胖终于重见天日。

    伴随着屋里夏九言那既舒爽又痛苦的□□声,胖子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小胖子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一股浓稠的液体喷薄而出。喷洒到了书桌上。听屋内的动静就知道可能还有很久才能结束,加上胖子感到很疲惫,干脆就趴在桌子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白逸尘抱着有些虚弱的夏九言从密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巧看到高.潮过后昏睡过去的胖子,看见连裤子都不穿的死胖子,白逸尘觉得十分恶心,尤其是那身肮脏的肥肉,十分的辣眼睛,所以二话不说随手抄起桌子上的砚台朝胖子的下身砸去。

    “啊——”还在梦中纸醉金迷的胖子连攻击的人都没看清就因为下.身剧烈的疼痛,再次晕死过去。那本被真气包裹的书正好砸在他的子孙袋上,现在蛋碎了,血水、浓水,顺着胖子的腿根儿和凳子,流了一地……

    将心中的怒气发泄出去之后,白逸尘小心翼翼的抱着还在昏睡中的夏九言,几个闪身走了出去。此刻,密室内外都一片狼藉,刘芒的尸体就躺在入口不远处,胖子则昏死在密室外面的书桌上。

    之前一直被刘芒囚禁在这个密室内的奉仙门内门弟子韩元,则早已转醒,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捡起白逸尘他们落在这里的半瓶补血丹和一颗掉在地上的玉清益气丹,一口气塞进自己的嘴里,顾不得现在浑身赤果的窘境,急忙冲出密室。

    “去死吧……”当韩元同样走出密室的时候,看见胖子那恶心的样子,心底那股怨恨油然而生,他现在同样饱受心魔的困扰,用尽力气一掌向胖子的脑袋砸去,就是这一掌拍的胖子脑浆横飞,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折回密室,看着这个自己曾经帮助过的外门弟子刘芒,内心充满了仇恨,这个无耻的家伙不仅设计杀光了跟他一同外出历练的同门师兄弟,竟然还把他囚禁在这个密室里蹂.躏。长时间的羞.辱和蹂.躏让韩元身心都饱受摧残,他无时无刻不想生撕了这个披着人皮的禽兽。

    想到这里,韩元双目猩红,刚刚服下去的玉清益气丹就在这个时候竟然神奇的发挥了功效,原本单纯的放牛娃,奉仙门最有资质的内门弟子,此刻竟然化身血魔,生撕了早已死去的刘芒。尸体被大卸八块,内脏什么的流了一地……

    做完这些事之后,韩元悄然离去……

    白逸尘抱着夏九言畅通无阻的走出这座园子,由于刘芒为了更好的享乐不被外人打扰,所以这处园子建在了比较偏僻的地方,附近人烟稀少,至于这处园子,平时除了打扫的人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也只有胖子和刘芒本人才能到这里来。

    当白逸尘、夏九言以及韩元都走后,整个郊外的园子就只剩下无头的胖子和碎成肉块的刘芒……周围安静极了,野狗不叫了,蝉也不鸣了,小鸟也躲了起来。

    与此同时,远在另外一座浮岛上的刘子任,刚刚收到地面上传来的消息,丁老头在传讯中特地提到两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正好都是宗门需要的的人才,其中有一个还是炼药师,虽然修为不算很高,不过炼药师都是各大派争相拉拢的对象,不在目标实力不高的时候出手,等人家实力雄厚的时候,肯定更不好拉拢。

    “两块紫色玉牌啊……看来是我出手的时候了!”像刘子任这样的外门长老,通常不仅仅负责宗门的生意以及资源的搜集,有的时候甚至还要帮宗门无色和拉拢各式各样的人才,丁老头的话让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刘子任在奉仙门已经很久了,就连外门长老也做了很多年,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是风光,可以作威作福,还有大把资源可以享用,可是他跟其他所有外门长老和执事都是一样的,无时无刻不想进入内门,因为在内门之人的眼里,他们外门的弟子也好,长老也罢,终究只是炮灰、是仆人、是走狗。

    只有进入内门才算门派的自己人,才能更加接近权力的中心。就像之前刘芒虽然是他最宠爱的儿子,在外面耀武扬威、作威作福,可是在内门弟子面前连狗都算不上,会被人瞧不起,还会被人欺负。

    “来人。”刘子任高声喊道。

    “小的在。”门外一个眼神乱瞟,看样子就很机灵的家伙听见声音立马就窜了进来,恭恭敬敬扥弯着腰,听候吩咐。

    “传令下去,奉仙门邪风域地区的外门弟子,一旦发现两个疑似乐师和炼药师的年轻修士就立刻向上禀报,然后好生招待,所有上报和招待过的弟子都会重重有赏。”刘子任一边搓着拇指上的那个扳指一边吩咐道。

    想了想又补充道:“另外,让人尽快传讯给宗门,就说在地上值守的丁老头昨日发出两块紫玉牌,希望宗门足够重视,记住一定要将我的名字一块报上去,听清楚了吗?”说完之后,刘芒又特地叮嘱属下按照自己的意思传讯给宗门,生怕宗门忘了自己的好处。

    “主人您放心,我二狗子办事,妥妥的!”二狗子谄媚的笑着,鞠了个躬正准备退下。

    “先等等,一会儿你先去找人把我那个臭小子叫过来,他平时待客接物最有一手,万一被他碰上,我们的好运就来了。”刘子任粗壮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不停的敲了起来。

    “是,主人。我这就派人去通知少主,凭少主的能力,绝对能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到时候主人就可以进入内门了。我二狗子在这里提前恭喜主人!”很会来事儿的二狗子简直比刘芒身边的胖子还有眼力架,这马屁拍得刘子任觉得很是舒服。不愧是老.子身边的得力狗腿,等级就是比胖子要高。

    此刻的刘子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下到了阴曹地府,连具完整的尸骨都没有,而最初杀死他儿子的凶手正式他们要找的这两个年轻修士。而他同样不知道被自己儿子长期囚禁并且□□数月的内门弟子韩元已经安全的逃了出去,并且随时可以回到奉仙门。他的末日就要来临了。

    从刘芒那处园子离开的白逸尘,一路上抱着夏九言来到了一处小溪边,将夏九言放到溪边的一颗大树下,自己却随手摘下两片树叶,对着小溪吹起了曲子。

    夏九言身上的伤虽然看着吓人,其实这对于金丹期的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白逸尘用神识探测到的那股暴走的真气其实的确是他的灵火,不过却不是一件坏事。

    之前刘芒为了设计陷害他们的时候,在马车的车厢底下故意洒上含有神怒的细沙,修士一旦长期接触“神怒”就会很大几率触发心魔。而白逸尘正如刘芒所料被心魔控制,可夏九言除了自身体温升高,赶到有些热以外,并没有被“神怒”所影响。虽然有一点点的原因是夏九言身上的系统在示警,可最终还是要归功于他体内那股特殊的灵火。

    一般的炼药师和炼器师同样能操控灵火,他们都是长期和灵火打交道的人。这两种职业的修士想要升级,不仅仅是经验和手法的积累,很大一部分的原因也是灵火的升级。初级炼药师升级成中级炼药师的时候他的灵火就会产生质的变化,而高级炼药师和中级炼药师灵火对碰的话,肯定是高级炼药师的灵火更胜一筹。

    夏九言现在虽然只是个一品炼药师,不过他的灵火是自然激活,并且由于他长时间炒菜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操控灵火的手法在这个世界上也属独创,所以他的灵火进阶很快,目前基本上能赶上中阶炼药师的灵火,所以才能自动护主,摒除神怒对他的影响。

    这次他为了找寻炼器材料上了刘芒的当,白逸尘心魔发作时对他不停的碾压,种子不断的进入他的体内,神怒引发的那股邪气也不断的向他侵蚀,可是就是他体内的这股灵火自动运转,起了保护作用,同时也化解了部分白逸尘的心魔。所以白逸尘才能在和夏九言温存后这么快从心魔的控制下挣脱出来。

    待体内的灵火将那股邪气完全祛除之后,夏九言就开始慢慢的转醒,他仿佛听见有人在他附近吹着曲子,那曲子很好听,却很悲伤。他睁开眼睛一看,白逸尘背对着自己,站在小溪边忘情的吹着。

    “逸尘……”</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