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65章 心魔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nb原本在刘芒手中的紫山玉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到了白逸尘的手上!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弄到手的。

    &nb夏九言明明记得他刚被刘芒拽着领子拖进密室的时候,刘芒从他手里已经夺过了那块紫山玉,后来就不知道被他甩到哪里去了,现在怎么会在白逸尘的手上呢?

    &nb“你说,想为我炼制一件法器,究竟是什么法器呢?”白逸尘用手掌托住夏九言的脸颊,手指在对方的脸上不停的摩.挲。仿佛在欣赏一件珍品,可是下面的动作却依旧没有停。

    &nb“唔、那个……额……箫、我想炼一支箫给我的小尘尘……唔……”夏九言身子跟着白逸尘的动作一上一下的起伏着,束发的带子就快要松开了,眼看头发就要散开,声音也还有些颤抖。

    &nb“箫么……”一提起箫,白逸尘的动作逐渐减缓下来,他不禁想起那陪伴自己无数岁月的诉情,无论是他寂寞时、战斗时还是无聊时,诉情总是陪在他的身边,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会坐在自己的洞府里,拿起诉情吹起一支支动人的曲子,排解忧愁。直到后来他下界、他重生、他遇到了夏九言。这个正在他面前不停□□的小东西,这个让自己情不自禁的小东西,这个可以引发自己真正心魔的小东西。

    &nb就是这一小会儿的时间,白逸尘的脸色变了又变,他现在思绪很是混乱,内心仿佛又好几个声音在影响他的思绪。他很努力的想把这些干扰他想法的声音都甩出去,可是却怎么也做不到。

    &nb“快啊,用力啊,曹.死这个小.骚.货。你看他水流的那么多,腰扭得那么欢,叫的那么浪。”一个淫.邪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咯咯的笑着,不停的撩拨着他的思绪。

    &nb“不!干脆杀了这个麻烦精,每次做事都不动脑子,整天就知道闯祸,早晚有一天你会栽在他手上,还不如趁现在解决了他,一了百了。快!就现在!”又一个暴戾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不停的催促他大开杀戒,可是他却又能听见自己内心的呼喊。

    &nb“不行,不能动手,千万不能伤害小东西,他对你掏心窝,把最大内心最大的秘密都告诉了你,你不能对他这样。”这个声音有些微弱,呼声很小。

    &nb可是刚才那个暴戾的声音却又在脑海里抢过话语权:“既然你知道了他的秘密,就更应该杀了他,然后将他夺舍,炼取他体内的那个什么系统,没准还能因此实力提升,最终骗取那个神明的信任,最后证道成神呢!快!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nb白逸尘的头痛欲裂,可是那个暴戾的声音不停的在他脑海里叫嚣。他的头都快爆炸了。可是那些声音根本不肯放过他。

    &nb“杀了他!”

    &nb“曹哭他!”

    &nb“快夺舍!”

    &nb“干翻他!”

    &nb……

    &nb白逸尘疯狂的摔着脑袋,想要把这些声音消灭,可是没有任何效果,他头上的发冠,早已脱落,根根发丝披散开来,铺在器具的这个座位上,他的呼吸更加急促,可因为头痛剧烈,思绪收到影响,他身上的动作却开始缓慢下来。

    &nb因为白逸尘的动作减缓,刚刚沉醉其中的夏九言感到一阵空虚,不自觉的扭了扭腰,往下坐了坐,想要进的更深。可就是这个小小的动作,却点燃了白逸尘心中的□□,彻底摧毁了他那丝残存的意识,脑海内那个代表**的声音瞬间占了上风,而那个暴戾的声音也不甘示弱,可偏偏那个心底深处的默默呼喊被淹没了。

    &nb白逸尘突然睁开双眼,那眼底的猩红,把情不自禁的夏九言吓了一跳!那根根血丝好像会随时爆裂一般,惊得夏九言一下子从欲.海中清醒过来。想要奋力挣脱被腰带反绑住的双手,可是都怪对方绑得太结实,而腰带的质量又太好,他根本就挣脱不掉,所以只好拼命的抬起身,想要将小逸尘从他体内□□。

    &nb可是就是这几下的动作,更加惹恼了对方,现在的白逸尘完全失去理智,他伸出双手,一把握住夏九言想要抬起来的腰,使劲往下一按,这股强大的力道加上夏九言没有丝毫防备重力太大,屁股却狠狠的坐了下去。

    &nb“噗嗤――”

    &nb“啊……”

    &nb那么威武雄壮的小逸尘整根都被夏九言的小菊菊吞了进去,就连小逸尘边上的两个子孙袋也恨不得使劲往里挤。前面的小九言也因为这一下强烈的刺激而兴奋的吐出水来。夏九言感觉自己的肚子都快被捅穿了,好胀……可是这种充实的感觉让他舍不得放弃,他想要更多,不过他却担心白逸尘的状况,因为他终于看出来白逸尘的脸色很不对劲,好像根本不是一个人!

    &nb“嘶……”夏九言倒吸一口凉气,胯.部两边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叫出声。

    &nb白逸尘两只宽大的手掌紧紧的扣住夏九言的胯.部,由于用力过大,指尖甚至扣了进去,挖出道道血痕,原先被刘芒鞭打过已经结痂的伤口,此刻再次裂开,正在慢慢的往外渗着血。空气中渐渐开始散发着血腥味,更加让人血脉喷张。

    &nb已经失去理智的白逸尘好像是大海中的鲨鱼,被血腥味刺激得更加兴奋,两只眼睛迸发出猩红的光芒,鼻子一抽一抽的好像在寻找气味的来源,当目光扫过夏九言左侧的肩膀和胸口时,那道道的鞭痕像符咒一般,瞬间映入白逸尘的眼帘,没入他的识海,咔嚓,迷迷糊糊的白逸尘只感觉内心深处的某条锁链断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彻底解锁了。

    &nb白逸尘的腰间一用力,整个人坐了起来,姿势一改变,感触最大的就是坐在上面的白逸尘,整个人被顶高了一小截。小逸尘也因为动作的关系,在他的体内狠狠的抽了抽。害得夏九言情不自禁的拱了拱腰,可是由于双手被反绑着,他的上半身只能后仰,而下半身却和对面的白逸尘贴的更紧密了。这个样子显得更加诱人。

    &nb此刻的白逸尘好像魔界来的魔王,整个人被煞气包围着,害得夏九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眼看着白逸尘那绝世出尘的俊颜上被一层薄薄的烟气所笼罩,烟气下面还有一层桃红色的雾气,这两种雾气并没有打架,反而是安安静静的和谐相处,看的夏九言很是揪心,他不停的呼唤着,想要将对方喊醒。

    &nb“逸尘、逸尘,你快醒醒,快醒醒,我是阿言啊,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不能再这样了,快停下,快停下……”夏九言一遍又一遍,不停的喊叫着,可是白逸尘就像个局外人一般,根本听不进去,整个人都贴在了夏九言的身上,开始顺着那些裂开的伤口不停的舔舐着。

    &nb夏九言身上那些裂开的伤口就这么被白逸尘不断的舔.舐着,又软又湿的舌尖不断的在伤口边缘轻轻的划过,那种冰凉而又湿滑的触感不停的剐蹭着血淋淋的伤口,竟然有种特殊的灼热感,冰凉的舌头和烧得火辣辣的伤口,这种强烈的刺激让夏九言忍不住将嘴角都咬破了。

    &nb被心魔控制的白逸尘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对夏九言进行着疯狂的攻击,还在那些流血的伤口上留下一圈圈的牙印,伤口显得更加狰狞恐怖。白逸尘整个人几乎都压在了夏九言的身上,小逸尘在通道内不停的冲刺,小九言则在外面不停的甩着脑袋,哭唧唧。一时间碰撞的声音、白逸尘兴奋的嘶吼声,夏九言痛苦加舒爽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

    &nb空气里瞬间到处弥漫着淫.靡的气息。夏九言都要疼的晕了过去,可是残存的理智让他努力的维持着意识,被腰带捆住的双手努力的磨蹭着立柱,想要将腰带磨断,可是绑得实在太紧,手腕的一侧腰带已经深深的陷入皮肤内,而与立柱相连的手腕内侧,已经被磨得掉了一层皮,为了尽快挣脱,夏九言咬牙坚持着。

    &nb在白逸尘的攻击下,夏九言不知道自己晕了多少次,也不记得小九言吐了多少次,汗水、血水、米青水,喷的到处都是。他身上的伤口简直惨不忍睹,之前吃下去的本该发挥作用的补血丹根本没派上什么用场就光荣下岗了。

    &nb刚才的狂风暴雨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期间晕了好几次,白逸尘的疯狂,让他彻底的沦陷,那条绑住他的腰带,明明只被磨得剩下一丝丝,可是他却再也没有力气挣脱开,因为夏九言现在别提挣脱,就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就像一条咸鱼一样,靠在立柱上。

    &nb疯狂发泄后的白逸尘不知何时已经沉沉睡去,静静的趴在夏九言的胸.口,脸色终于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