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64章 狂暴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nb夏九言身下的这个器具正是刘芒为了享乐亲自设计,并且专门找人炼制和打造的,他把自己身为炼器师的那么点心思全部用在了这方面。

    &nb整个器具占地面积不小,看样子比较新,应该是刚刚完成没多久,刘芒那个渣滓自己都还没来得及使用,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摆在这间密室里。

    &nb这件器具体型不小,构造自然一点也不简单。整个器具由好几部分组成,夏九言的双手就被反绑在后面的那根立柱上,这根立柱就是整个器具的核心。支撑起周围这些大大小小的零件。

    &nb整个器具远远看去很像一条小船,人只要进到里面就会不停的摇摆,中间的立柱将小船左右隔开,左边是两个一用劲就可以碰到一起的座位,右边则只有一个躺着的位置,是一个上下弹跳的装置。夏九言现在就被白逸尘绑在了立柱的左边。

    &nb夏九言的身子正好坐在其中一个座位上,这个座位只是由一块由上好的皮子包好的木板构成,做工精细,十分的柔.软,没穿裤子的夏九言坐上去,一点也不硌得慌。这个座位被牢牢的固定在后面的立柱上,根本无法动弹。并且这个座位的两边各横着两根不短的支架。

    &nb而这个座位对面还有另外一块同样用上好皮子和软垫包好的座位,这个座位和夏九言的座位正好遥遥相对,不过却是可以活动的,只要坐在这边位置上的人一用力,这个座位立马就会朝夏九言那个座位攻去,最后牢牢的撞在一起。

    &nb白逸尘将夏九言绑住后,甩掉身上那半掉不掉早已挂了半天的衣襟,然后一把将自己的裤子扯下,甩出去老远。之后又捉住夏九言的脚踝,将他的两条腿分开搭在两边的横梁上,于是夏九言双.腿.大张,整个下.身一览无余,现在就以一种无比羞.耻的姿势半躺在这个器具上。

    &nb对面的白逸尘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夏九言的那里。

    &nb夏九言被看得菊花一紧,很不好意思的挪挪屁.股,可是双手被绑着,双腿又被分开搭在两边的横梁上,他的腿根本无法合拢。所以只好慌乱的低下头,小雏菊那里一紧一紧的,看得白逸尘更加的燥热,再也忍不住向着夏九言一下子扑了过去。

    &nb“等等!逸尘,你先冷静一下,你听我说,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危险,你先把我放下来,我那里还有一瓶玉清益气丹,你先把丹药吃了,我们在慢慢的商量,你看好吗?”见此情况,夏九言急忙大喊出声。

    &nb可是还是慢了一步,失去理智的白逸尘扑到了对面的那个座位上,一个用力,对着夏九言那颤颤巍巍的小雏菊,一下子直.捣.黄.龙。

    &nb“啊……”没有任何的征兆,小逸尘就这么突然的刺.入夏九言的体内,没有任何润滑的小雏菊就这样突然的被撕裂,丝丝血迹悄悄的渗了出来,沾在身下的座位上,沾在小逸尘的身上。夏九言疼的大叫出声。

    &nb“不……逸尘……你听我说……这样……不行……不要这样……”随着白逸尘一下又一下的撞击,夏九言的话也被顶得断断续续。

    &nb下.身虽然疼痛,但是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着的,”神怒”引发的心魔果然可怕,白逸尘虽然是个受伤的仙尊,实力大不如前,可是修为依旧勉强算是渡劫期,可就是刘芒那么一个靠无数丹药堆积毫无实力的渣渣竟然能利用“神怒”的特性用药物提前引发修士的心魔!

    &nb看来经过这么多年的探索,焚奇界一定有不少人掌握了这种坑人的方法。以后他们在焚奇界行事一定要更加的小心,不能再随随便便的掉落到别人的陷阱里。

    &nb看着面前疯狂进攻的白逸尘,夏九言有些着急,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他现在被牢牢的绑在这里,身前的白逸尘已经因为心魔而失去了理智,正在疯狂的攻城略地,那一次次的冲.锋,好像不把他顶.穿就绝不善罢甘休。

    &nb可以说那个死去的刘芒不愧是久经沙场,久经风月的天才,竟然能设计出这么神奇的助.兴器具,这个器具设计相当合理,操作起来十分省力,进攻的一方只要腿.部稍稍用力就能带着整个座位撞向对面,而对方座位上的人因为被固定住根本无法逃离,只能承受进攻方一下又一下的疯狂撞.击。

    &nb另外,这个器具设计的人性化就在于不光是攻击的一方省力,就连承受的那一方腰部都有一个垫子托在那里,防止动作过猛而意外受伤。毕竟他的设计者刘芒可不想那么快就把自己的玩具给玩坏,好的东西他会留下来慢慢玩,直到不能玩为止。

    &nb不过因为这个设计过于省力,导致攻方的战斗力加强,受方反而有些吃亏,要经受着与平时不同的狂风浪雨,并且时间将会更将长久。夏九言就这么直接承受着,额头上、鬓角间已经有汗水渗出,顺着脖子往下慢慢的滴去。

    &nb密室内的空气都要凝固了,地上躺着昏迷的韩元一动也不动,还有已经死掉的刘芒更是不可能发出一点声响。而夏九言和白逸尘这里动静则越来越大,被心魔控制的白逸尘正在努力耕耘着,他的脸色不知为什么变换很快,一会儿发红,一会儿发白,一会儿发紫,知道最后终于恢复正常,而久违的笑容也终于回到了他的脸上。

    &nb可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只见白逸尘嘴角微扬,斜斜的一笑,身下一个用力,使劲顶.在某点上,夏九言向后仰去,喉结上下滚动,发出低哑的叫声。

    &nb白逸尘邪邪的一笑:“快,叫夫君。”

    &nb夏九言此时已经被攻得有些瘫软无力,看见白逸尘脸色恢复正常,就伸手勾住对方的脖子,在他耳边糯糯的来了一声:“小尘尘……哦……不,夫君……”

    &nb这声夫君听得白逸尘这里是心花怒放,他直着身子,腰部一个用力,向前一送,使劲一.顶,精准的顶.在了某一点上,把夏九言刺激得爽的喘.息声都大了起来。

    &nb那一下让他整个下.体都发酥,里面的内壁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紧紧一裹。

    &nb此时的白逸尘表情有些怪异,绝美的脸上竟然透着些许邪气,他瞄准某个地方,一下又一下,次次不落空,每次都顶在那个要命的地方。夏九言的身子也随着白逸尘的动作不停的摆动着,而他那两条被分开搭在两边横梁上的大长腿,仿佛是风雨飘摇中的两点浮萍,悬在空中不停的摆动的着。使不上任何的力气,夏九言只好被动的承受着。

    &nb“怎么样?喜欢吗?嗯?”

    &nb“唔……嗯……啊啊,喜欢……”

    &nb小九言也随着白逸尘的动作不停的甩动,不知何时竟然站了起来,白逸尘忍不住伸手攥住,轻一下重一下的不停.套.弄着。

    &nb“啊、快点……再快点……好舒服……”身上的快.感一浪接着一浪,夏九言面对心爱之人的冲锋也败下阵来,逐渐丧失了理智。

    &nb白逸尘被夏九言的叫声撩拨的很有成就感,恨不得把身下这个小东西揉进骨子里。

    &nb“啊……啊哈……”这又惊又喘的语气听得白逸尘格外的舒坦,原本就带有邪气的眉毛,挑的更高了。

    &nb“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仙境!”将夏九言的两条长腿从两旁的横梁上弄下,往自己的腰间一挂,“夹紧点儿。”

    &nb由于夏九言的双手还被反绑在后面的立柱上,所以白逸尘并没有抱着他走太远,而是抱着夏九言的身子,顺着立柱转了半圈而,从器具的左边来到了右边,那个只能供一个躺着的座位上,白逸尘就那么抱着夏九言躺了上去。

    &nb托着夏九言的屁.股轻轻往上一抬,噗得一声,小逸尘再次钻了进去,又往里推了一分。浅浅的捅了几下试试角度,不错,这个位置刚刚好。

    &nb没有完全躺下去,白逸尘挺直了腰板开始划船,白逸尘握紧船桨,将下面的小雏菊弄得不停的冒泡儿。

    &nb“唔……唔……不行……我不行了……不要……”夏九言整个人都挂在了白逸尘的身上,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紧紧的盘在对方的腰上,两只手因为被绑住,所以手指紧紧的扣住身后的立柱,立柱上面被抓出道道痕迹。

    &nb看着眼前这具诱.人的身体,虽然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是白逸尘依然觉得怎么爱也爱不够。

    &nb被顶得气喘吁吁的夏九言虚弱的看着刘芒所在的方向,想要寻找那块被刘芒拿走的紫山玉,“那玉……”

    &nb白逸尘一个用力:“这种时候就不要那个什么劳什子的破玉了,害得我差点都要吃破玉的醋了……”

    &nb夏九言撅起小嘴,嘀咕道:“怎么会?可我就是想用它给小尘尘你炼制一件法器啊。”

    &nb白逸尘听后有些感动,眼神中恍惚出现半刻的清明,可是随即又恢复那副邪邪的姿态,“你该叫我什么?”然后宽大的手掌在对方挺翘的屁股上使劲捏了捏。

    &nb“夫……夫君。”

    &nb就在这时,白逸尘却像变戏法似的从手中变出一块紫山玉出来。夏九言顿时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