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54.第54章 失踪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什么?”原本呆若木鸡的单容,听到赵子胥的这句话,激动的一下子从床上窜起来,紧紧的抓住对方的衣袖,”快说,是不是又夏师弟的消息了?”

    “怎么?舍得起来了?为什么不继续躺下去呢?你躺啊!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用力掰开对方拽着自己衣服的手,赵子胥向后退了一步,满脸讥讽的说道。.pb.

    完全无视单容那瞪得通红的双眼,赵子胥退到一旁,慢悠悠的坐在了椅子上,整理了一下被单容弄皱的衣袖,冷哼道:“就你现在这个样子,别提找不找得着夏师弟了,就连你身边的人你都对不起!师兄弟们为了你几乎抓破了头,你的师傅为了你几乎操碎了心,而你呢?整天躺在这里装死,像什么样子?你又对得起谁?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你……”单容气急了,可是赵子胥说的很有道理,他手指颤抖的指着对方,可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是的,单容感到很愧疚!他也知道自己这些天很颓废,让周围关心自己的人都失望了,特别是自己的师傅。他从小就跟在师傅身边修行,几乎情同父子,师傅甚至想要把宗主之位传给他,可是他终究是让师傅失望了。

    其实主峰一脉几乎人人知道单容对夏九言的感情,所以师兄弟们经常会带回各种有关夏师弟的小道消息,偶尔还会为他创造点机会,甚至就连师傅也跟他提过,不如师傅亲自去找纪长老说说,兴许真的有机会和夏师弟结成道侣。可是却被他拒绝了,他单容,好歹也算年轻才俊,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实力吸引夏师弟,得到对方的青睐。

    单容也知道夏师弟就是块金子,走到哪里都会发光,他也知道夏师弟人缘很好,宗门内有很多的师兄弟都很喜欢他。特别是面前这个碍眼的赵子胥。就是他单容的劲敌之一,照理说赵子胥的条件跟他差不多,也是炼器峰长老卞贤的得意弟子,他的运气更是逆天,自从秘境试炼过后,竟然超越这一辈所有人,破丹成婴,达到了元婴期,隐隐成为这一辈的第一人。

    最重要的是炼器峰和药峰的关系更好,卞长老和纪长老经常凑在一起交流心得,所以两峰的弟子走得更近一些。他甚至有些嫉妒赵子胥,不过他的骄傲让他不会轻易认输,他觉得他单容绝对能超过赵子胥,成为主峰的骄傲,成为宗门的骄傲,成为夏师弟心中的骄傲。.pb.

    可是……为什么最先成为所以人骄傲的竟然是夏师弟?他还没有来得及成为夏师弟心中的那个人,就被迫和其分开了,就连什么时候见面,以后还能不能见面都不知道。

    都怪他自己没用,身为带队弟子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到阴山派的阴谋,要不是夏师弟机警过人,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恐怕他们所有人都会掉入魔门的陷阱,成为祭坛上额亡魂。可是夏师弟救了所有人,自己却失踪了……对,一定是失踪了,单容绝对不相信夏师弟死了,他宁可相信冲虚谷主逆天行那些关于缘故传送阵的鬼话。

    这些天像条咸鱼一样的躺在这一动不动,其实就是自责,要是自己实力再高那么一点点,要是自己能早点察觉,是不是这些意外都不会发生了?就在这样的情绪下颓废了这么久,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几乎忘记了周围的人还在关心他。现在被赵子胥这个情敌当头棒喝,单容着实又气又恼。

    气的并不是赵子胥,气的是自己,恼的也是自己。可是感情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有夏师弟的消息了?”单容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问道。

    “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问我?你究竟是我的师兄?还是一条半死不活的咸鱼?”赵子胥眼皮子也没抬,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传讯鹤。

    “我……”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把你的剑拿起来!咱们到外面好好比一场!你赢了我就告诉你夏师弟的消息,输了的话,你这辈子都别想得到!”赵子胥说完,立马起身走了出去,看也不看单容一眼。

    房门被猛地打开,趴在门外听墙根儿的师徒三人猝不及防的跌坐一团,幸好冯宗主的反应够快,猛地一闪,才维持好身为宗主的稳重形象,而陆晓明和江流儿两个人只能趴在地上揉.屁.股。

    “赵师兄,你们这是……”

    “看着、别废话!”陆晓明一把捂住江流儿的嘴,把他拉到一边。

    在屋子里躺了十来天的单容,连衣衫都没来得及整理,穿好靴子,紧跟着赵子胥的脚步出了门。二人同时御剑飞行,嗖的一下,消失在其他人面前。陆晓明和江流儿想着跟上去,剑还没有拿出来,就被自家师傅拦下来,冯宗主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去打扰这两个人。

    在邱明峰山后的两座小丘陵上,赵子胥和单容手执仙剑相视而望。

    “赵子胥!不要以为你在秘境里撞了大运得到奇遇破丹成婴就能打败我!我单容还没有输给过谁!”单脚点地,单容拿出自己随身的佩剑,摆开架势,等待赵子胥的进攻。

    气氛一时间胶着起来,二人谁也不先开始攻击,就这么一直僵持着……

    ……

    “师傅!你怎么不让我跟过去,万一大师兄出事怎么办?”江流儿撅起小嘴揪着自家师傅的衣袖不停的摇晃到。

    “休得胡闹!你赵师兄也不是什么没有分寸的人,二人只是稍微比划一下,不会出什么事的。再说,目前你大师兄这种情况,恐怕也只有你赵师兄才能把他打醒。”冯玉堂敲了敲小徒弟的脑袋,威严的说道。

    ……

    从那天之后,再没有人见过赵子胥和单容二人,谁也不知道那场比试究竟谁赢了?每当有人问起冯宗主的时候,他都一脸平静的说道:“单容和赵子胥二人是我宗门内最优秀、最有潜质的弟子,为了二人更好的发展,我派他们外出历练了。”

    众人知道冯宗主对于此事不愿意多提,所以再也没有人提过,就连炼器峰长老卞贤那边也对此讳莫如深。

    “师傅,请原谅弟子的任性,自从夏师弟失踪后,我寝食难安,如此大恩,我竟无以为报,弟子走了……”在冯宗主和卞长老的书房里都放着这样一封信。单容和赵子胥,这两个最有前途的弟子竟然一声不吭的就走了。

    此刻,卞长老和冯宗主都在药峰,他们和纪长老坐在一起,品着茶。

    就在三位宗门大佬品茶聊天的时候,单容和赵子胥两个人悄悄的赶到了冲虚谷,见过逆谷主之后久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逆谷主也决口不提。

    ……

    “老板,给我来两个烧饼,芝麻多的!”琉璃界的两名最有资质的弟子不知所踪,而身处焚奇界的夏九言则发扬了小火车的精神,不停地:逛、吃、逛、吃。

    从仙灵阁出来之后,两个人又办理好了相关的手续,在夏九言的强烈要求下,两个人又返回了旁边的那条小吃街,虽然都是些再平常不过的小吃,味道也没那么好,可是夏九言整个人都是精神的,焚奇界简直太好了!

    琉璃界的修士们几乎人人辟谷,弄得他想吃个什么都要偷偷摸摸,或者假借炼药的名义才可以。可在这焚奇界,由于普通人和修士们生活在一起,所以不少修士并不忌口,辟谷丹也只是留到最后紧急的时候才用。毕竟真正的饭菜味道好多了。

    另外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焚奇界的炼药师特别的少,几乎就是稀有动物。稍微大一点的门派都有炼药师坐镇,如果哪个门派没有炼药师,都不好意思跟其他门派一起混。

    嘴里叼了一个烧饼,手里还拿着一个咬了一口的大包子,夏九言就这么兴奋的逛着街,白逸尘则一脸宠溺的跟在他的身后,慢悠悠的走着。

    “二位……二位……等等……”身后不远处有人大声喊叫着。

    被前面吹糖人儿吸引住的夏九言,压根儿没有听见后面有人喊叫。白逸尘不紧不慢的跟着他,虽然听见后面有响动却完全不在意。这里没有什么熟人,他不觉得后面的人是在叫他们。

    “两位仙师请留步……呼呼……”当那个人终于跑到夏九言二人面前时,已经累得气喘嘘嘘,上气不接下气。

    “嗯?什么事儿?”刚刚咬下一口烧饼的夏九言嘴巴里鼓鼓囊囊的,嘴角边上还沾着两个芝麻粒儿,看着拦在自己前面的胖子满脸的疑惑。

    白逸尘瞬间栖身上前,面对着夏九言,手指轻轻的抹去对方嘴角上的芝麻粒儿,这才转过身去,冷冷的问道:“说吧,谁派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