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53.第53章 装死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本以为卖豆花的大婶儿听见两人没钱,会插着腰指着鼻子骂人,没想到这位胖婶子竟然笑眯眯的说道:“原来是二位仙师啊,我就说嘛,哪里来的这么俊的两位公子,不就几碗豆花嘛,就算我请了。能得二位仙师的夸奖,我这小摊子也算祖上积德了。”

    夏九言知道虽然修士的身份让他们沾了不少光,不过,在这焚奇界的地底世界,普通人和修士是杂居在一起的,这里有这里的规矩,没有人能随意打破。所以他不认为这位卖豆花的大婶儿是怕了他们了,反而最有可能的是自己那句姐姐起了不少作用。

    “这不好吧,要不这样,这附近有没有灵石换货币的地方?我稍后换完再来给你。”夏九言也不是随便占陌生人小便宜的人。

    “哈哈,好吧,看见前面右手边那条小巷子没?从那里进去顺着一直走就能到隔壁街上,那里有很多可以换灵石的地方,咱们这条街是小吃街,那边的那条就是百货街了。”胖婶子笑着说道,露出她那洁白的大门牙。

    原来真的有兑换灵石的地方,夏九言谢过豆花摊的老板,和白逸尘两个人顺着胖婶子指的方向走去。

    说是小巷子,其实一点儿也不小,可以容五个成年人并排通过,说它是小巷子也是跟一旁的街道相比。地面的青砖铺的整整齐齐,周围没有什么人,不过两头的街道嘈嘈杂杂,更加衬托出这条巷子的寂静。

    “这么多年过去,这里变化还真不小。”

    穿过巷子,来到临街,这里比刚才的小吃街更加繁华,豆花摊的老板娘说这里是条百货街,果不其然,铁匠铺、杂货铺、当铺……应有尽有,另外还有他们此行的目的:仙灵阁。

    名字取得很有意思。里面的伙计竟然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看来仙灵阁在这地底世界背后必然有些势力。同时也看出在这里,修为低的修士平时没什么地位,比琉璃界可差远了。在琉璃界的普通宗门中,三十以下的筑基期的修士都算青年才俊了,是会被宗门重点培养的。就像秘境试炼前的夏九言和赵子胥,都算得上宗门内的天之骄子,可到了焚奇界,什么也算不上。

    夏九言和白逸尘在这边仙灵阁兑换着灵石,而琉璃界的鸿蒙仙宗内,宗主冯玉堂几乎愁白了头,他的亲传大弟子单容已经卧床整整十天了,自从”除魔大会“结束后,他就这么呆呆的躺在床榻上,一动也不动,直勾勾的看着房顶,无论谁在他耳边说什么话也不搭理。

    “师傅,大师兄这……”

    冯玉堂摆摆手,阻止了弟子接下来要说的话,这几天快烦透了,由于自家宗门的弟子在“除魔大会”上出了风头,救下了大部分的联盟精英。所以联盟内大大小小的门派都专程派人前来表示感谢,虽然有其他长老帮忙接待,但是有些场合必须他这个宗主亲自出席,自己的大弟子现在还呆呆的躺在床上,跟条咸鱼一般。

    “哎……”冯宗主深深的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看了躺在床上发呆的单容一眼。

    这可如何是好?单容是他一手带大的,相当年,他小小年纪就到宗门来拜师学艺,克服了常人难以忍受的艰辛,年纪轻轻就踏入筑基期,更是被自己定为下一代宗主的接班人,各位长老都很看好他。

    可是你看看他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整天躺着床上装咸鱼,谁的话也听不进去。门下的其他弟子每天都来看他,可每次大家看到的都是他半死不活的样子,甚至有几个小家伙私底下商量要狠狠的揍他一顿,如果不是被自己拦下来这个俊美的大弟子恐怕早就毁容了。

    门外两名弟子不停的嘀嘀咕咕,声音越来越大,吵得冯宗主心情十分烦躁,就像有一千只鸭子在耳边不停的叫唤一般。

    “小混蛋们,都进来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冯玉堂笑骂着。

    嘎吱——门开了,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在门外不停的探头探脑,互相推搡谁也不肯进来。

    “还等什么,快进来吧,是不是皮又痒了?欠揍不是。”冯宗主抚扶额感叹道:“我的弟子怎么都那么极品。”

    “你先进去。”陆晓明推搡着另外一个弟子把他抓到最前面,自己却躲在了门外面不肯进来。

    江流儿可不干了,一个转身把陆晓明揪了出来,一脚揣进了门,把他拽到了师傅面前,瞪着眼睛凶道:“快点说!就把你刚才出的那个馊主意给师傅讲一遍。”

    陆晓明缩了缩脖子,犹豫的说道:“不用了吧?都说了是个馊主意……万一适得其反怎么办?”

    看着在自己面前互相推搡的两人,冯玉堂更加头疼了,他眼睛微闭揉了揉额头开口道:“又犯了什么事需要我去帮你们擦屁股?最近事情太多,对你们要求太松了,看来以后可要严格要求,防止你们四处捣乱。”

    一旁的二人急忙喊道:“别啊,师傅,我们这可是为了大师兄好,他整天这样我们也很难受。我们可没有捣乱,这些日子乖乖的,您可别罚我们啊。”

    江流儿从后面捅了捅陆晓明的屁股,又挤挤眼示意对方先开口。陆晓明瞪圆了眼睛,冲着身后的人做了个鬼脸,这才转身对着自己的师傅说:“我们的意思是,请药峰的两位师兄过来,他们可是夏师弟最亲的人,说不定他们就有办法呢。师傅,您看这……”

    冯玉堂听了两个弟子的话之后皱了皱眉,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办法,他知道自己的大弟子十分喜欢夏九言,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夏九言那个小家伙十分有趣,是个资质不错的好苗子。可是他不能这么做。

    现在药峰的烦恼不比他少,自己的弟子只不过为情所困,躺在床上变成了一条咸鱼,可这起码还是有救得,但是夏九言那个小家伙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连根毫毛也找不着。虽然冲虚谷主逆老头曾经说过那个祭坛法阵最后变成了传送法阵,不过这种事情大家都没有经历过,谁又说的准呢?

    在琉璃界传送阵已经失传上千年,谁也没有办法保证夏九言是真的被传送出去了,还是被祭坛上某种不知名的邪恶力量绞杀的连个渣儿都不剩。他为宗门争得了荣誉,可这并不是大家想要见到的结果。以他冯玉堂和药峰长老纪天明的关系,他也不忍心失去这么一个优秀的师侄。

    “哎……不可。这等于在药峰的伤口上撒盐呢,再想想其他办法吧。单容这孩子……”

    就在大家唉声叹气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宗主,我是炼器峰的弟子赵子胥,特地前来探望单师兄。”

    救兵来了,屋内的三人互望了一眼,两名弟子飞快的窜了出去,把门外的赵子胥架到了自家师傅面前。看到主峰的欢迎仪式,赵子胥忍不住笑了笑:“宗主,可是有什么急事找我?子胥一定尽力办到。能不能让两位师弟先把我放下来?”

    “呵呵……”陆晓明和江流儿对视傻笑,不好意思的将赵子胥放了下来。

    冯玉堂靠在椅背上,伸手捋了捋胡子,瞄了赵子胥两眼,缓缓开口说道:“子胥,我知道你们几个小辈关系都很好,特别是你、单容、夏师侄还有刘衡那个愣小子。你们几个都是宗门最出色的弟子,这次除魔大会你也立了大功,宗门应该好好嘉奖你,不过由于最近来访的门派太多,还没有来得及实施。”

    “这次夏师侄的事是比较遗憾,不过我相信他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可是你也看到了,我那个傻弟子单容现在还杵在那里装咸鱼,在这样下去,他整个人就废了,现在夏师侄不在,恐怕只有你才能说动他了。”冯玉堂语重心长的说道。

    “弟子这次来,就是为了单师兄的事。一切就交给我吧。”赵子胥点点头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

    派人将赵子胥引到了单容的面前,那个平时意气风发、高高在上、英俊不凡的单容此时就跟一条烂了的泥鳅一样,软趴趴的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屋内的某一个方向。可是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里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单容,你这个窝囊废,你有什么资格安逸的躺在这,你还欠着夏师弟一条命,究竟什么时候换给他?”赵子胥一点也不客气,张口就说道。

    躲在门外偷听的陆晓明和江流儿惊得差点就要跳了出来,却被自家的师傅拦了下来。冯宗主摇了摇头,示意让赵子胥全权解决。两个人这才老实的蹲了下来,继续趴在墙上偷听。

    夏师弟?单容听见夏九言的名字眼珠子动了动,可是依旧像条咸鱼,了无生机。

    “这么看来你是不想去找夏师弟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