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49章 诉情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虽然夏九言这个金丹期的修为也不算太水,不过他主修的毕竟是炼丹,对于攻击一类的方法,还只停留在偷洒石灰粉半夜打闷棍的水平上。  最最熟练的还是那套鸿蒙仙宗的基础剑法极其升级版。可是要让他拿着剑去刺仙人掌,好像也不是很切实际。

    虽然夏九言也会驾驭飞剑,不过他也仅限于御剑飞行,并不能像赵子胥那样,驾驭百把飞剑远距离御敌。真不知道赵子胥那个打铁的是怎么修炼的?同样都是奶妈职业,为什么对方既有才华又是高富帅,同时还能撞大运,想想就觉得不公平,羡慕嫉妒恨。

    “怎么办呢?究竟该怎么办呢?小尘尘的神识刚刚恢复,不想对方耗费神识帮自己驭剑。”夏九言不停的琢磨着,到底怎样才能弄到仙人掌这种食材。

    拿出烈阳剑,夏九言开始用神识控制着剑去削最小那株仙人掌的刺。即便是那株最小的仙人掌,也十分的生猛,简直就跟洪荒凶兽一般,根根尖刺在烈日的照射下更加的坚.挺。

    刚开始还算比较顺利,可就在成功的斩下三根尖刺后,这株小仙人掌旁边那株个大的,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突然伸出一个巨大的花骨朵将烈阳剑打偏,随后这朵花骨朵居然瞬间绽放,张开那张血盆大口,仿佛要把烈阳剑吞掉一般。吓得夏九言急忙召回烈阳剑。

    ”呼……”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真是太险了!

    面对这么凶残的异界仙人掌,夏九言觉得自己是时候服软,打算向白逸尘求助,虽然这条金大腿是被自己顺利的勾.搭出来了,但是跟之前预想的不太一样,不过在他的心里,小尘尘就是最可靠的,不仅智勇双全,而且还运筹帷幄,最最重要的是人长得好看!

    “这下该怎么办呢?我目前除了烈阳剑可没有什么趁手的武器,炼丹炉和厨具通通派不上用场,早知道就早点管赵师兄要点法宝了,反正他那里那么多,闲着也是闲着。”有些郁闷的夏九言小声的嘀咕道。

    由于声音太小,别的话白逸尘没有听清,不过赵师兄那三个字他可是听的一清二楚,不用说,夏九言口里的这个赵师兄肯定就是赵子胥那个坏家伙。瞬间,体内的酸水不停的往上冒。

    白逸尘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以后不许你再提他,否则家法伺候。”

    经验丰富的夏九言立刻就明白过来,他的小尘尘吃醋了,白逸尘不喜欢听他提起其他的人,特别是跟他关系还不错的几个,大师兄卢明、二师兄丁瑞、单容、赵子胥,只要从夏九言嘴里说出这几个人的名字,白逸尘脸色变得都飞快。夏九言想到这里,心里暗暗的高兴,胸口里就像揣着一只活泼的小兔子,砰砰直跳。

    “我就是随便说说,白给的东西当然还是拿着最好啦。不要白不要嘛。况且他手里宝物众多,也不在乎给我个一件半件的。”夏九言随意的说道。

    “你以为别人的东西是能白拿就白拿的?你就不想想凭什么人家要白送你那么多东西,同门情谊能值几块灵石?现在白送你几件法宝,指不定以后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呢,说不定把你吃的骨头渣都不剩。”此刻,白逸尘那好看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他恨不得把这个单纯的小东西好好教训一顿,省得以后在外面贪别人小便宜反而吃大亏。

    “我知道了,以后我只贪小尘尘的小便宜,别的人管他金山银山白送我也不要!不过……要是无主的话我觉得还是收起来比较好。”

    “你呀……”

    白逸尘那修长的手指刮了一下夏九言的鼻子,宠溺的看了对方几眼,叹息道:“要是我的诉情还在那就好了。”

    “诉情?”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夏九言感到十分的好奇,看着白逸尘一脸怀念的神情,他忍不住问了起来。

    “诉情是陪伴我多年的老朋友,它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说道这里,白逸尘顿了顿,那陷入回忆的眼神格外温柔,仿佛在说自己相恋了多年的恋人。

    这下子换夏九言不高兴了,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拴住小尘尘的胃,以为得到了对方的心,没想到二人之间竟然还隔着“诉情”这个小妖精,听名字应该是个女子,瞬间小嘴觉得老高,俊秀的小脸上写满了“我不爽”三个大字。

    “哼!这么说诉情姑娘一定秀外慧中、绝世无双了?”夏九言一张口就是一股酸酸的味道。心里想着:“诉情你这个小妖精,现在小尘尘是我的,你最好别跳出来整整什么幺蛾子,不然的话,看我打不死你。”

    “嗯?姑娘?”白逸尘被夏九言叫诉情的那个称呼弄得楞了一下。

    “难不成还是个美男子?怎么一个男子取这么个名字?怪怪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哼!”夏九言撇撇嘴,一脸醋意的说道。同时他的脑海里不停的回忆着地球上某段经典的台词:“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呀,开门开门开门呀……”

    这么一听,白逸尘瞬间明白过来,他的小东西吃醋了,还在吃“诉情”的醋。想到这里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那爽朗的笑声几乎震破天际。

    “你还笑!以后不许你跟那个小妖精见面,否则……否则我就不让你摸摸,哼!”恼羞成怒的夏九言看到白逸尘不管自己,在一旁哈哈大笑,顿时又急又气,放出了狠话。

    “哈哈哈……你放心,我现在就是想和诉情见面也见不到了……”他的小东西太可爱,尤其是吃起醋来的样子,白嫩的脸蛋上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哼、那是无法见面,如果见得到岂不是你就不要我了?哼!我不管,以后也不许你提,小尘尘只能喜欢我一个!”鼓起腮帮子,夏九言气呼呼的说道。

    “哈哈哈……不要闹了啊,诉情可不是什么勾搭我的小妖精,而是跟随我多年的法器——一支箫。你现在可以啊,就连一支箫的醋也吃,真是一个小醋缸。”白逸尘调笑着说道。

    夏九言被笑的耳根子都红了,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无奈二人御着剑现在正悬在半空中,离地有几十丈那么远,所以他知道梗着脖子,厚着脸皮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过已经蔓延到脖子根的红晕时时刻刻都在出卖着他。

    “该死的,我到底是在脑补些什么啊?这下丢脸了吧。”夏九言的内心狂吼道。

    “原来小尘尘的法器竟然是箫,真的好特别。难道你是以乐入道的?这么说来,我身边竟然一直隐藏着一位乐仙?”

    哈哈哈,摆脱了吃醋的尴尬,夏九言瞬间变得无比得意,一直以来最佩服的就是搞艺术的人了。尤其是那些搞画画的、搞音乐的,没想到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白逸尘还精通乐器,难不成他是——乐尊?

    记得穿越之前看的那些电视里、小说里,那些精通音律的高手们一个音符就能将敌人斩杀,特别是一些修为高深的人,他们能奏出最美妙的曲子,也能谈笑间定向杀敌,只针对特定对象,并不会波及其他人,夏九言早就眼馋这种功夫了,现在得知白逸尘会吹箫,他的小心思又活泛起来。

    “那诉情到哪里去了呢?”夏九言也很好奇,白逸尘的本命法器应该很厉害吧,要是没了就太可惜了。

    “它还没有诞生。我寻找食神下界的时候遭遇意外,重活一世,我还没有炼制出我的本命法器,诉情自然也没有出现。”说到这里,白逸尘叹了口气,觉得有些惋惜。

    “如果诉情在的话,我可以吹奏一曲,等这些刺花进入深度休眠,自然可以当做食材取用。”白逸尘惋惜的说道。

    “咦?催眠吗?真是个好主意!这下我有办法了,么……”听到白逸尘的话,夏九言兴奋的跳了起来,对着白逸尘的俊脸上就是一个么么哒。幸好对方及时将他抱住,否则这个冒失的家伙,非从仙剑上掉下去不可。这一掉下去可就正中靶心,掉在仙人掌的突刺上,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

    有了办法的夏九言拍着自己的脑袋骂自己笨,这么简单的办法怎么就没想到呢,用蛮力解决不了的事可以用智慧解决呀。他夏九言别的不会可他是个炼药师啊,迷药这种东西简直手到擒来。

    从空间袋里拿出前些天为了除魔特别炼制的催眠药粉,朝下方的仙人掌群洒了下去。他和赵子胥做准备的那两天可不仅仅炼制了解药,还特制了一些对付敌人的药粉,这种催眠粉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怕某些联盟弟子会被误伤,所以没敢炼制□□,催眠粉用起来最合适不过。

    “哈哈,成了!”

    看着下面逐渐耷拉下来的花朵,夏九言兴奋的大叫起来。已经磨刀霍霍,准备收获焚奇界第一种食材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