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43章 温存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自由啦!自由啦!夏九言现在的内心是自由的,是奔放的,是喜悦的。

    原本因为宗门的人对他都不错,他也不好违抗师命单独行动,就连单独外出历练他的修为也不够资格。区区金丹期在年轻一辈里勉强算是不错,和大家一起组队也还可以,可要想单独外出历练必须得达到元婴期。因为元婴期以下的修士单独行动几乎就是送死,碰上比他修为高的修士分分钟被秒成渣。甚至很容易被魔门盯上。

    灰头土脸的被白逸尘从沙子里挖出来的时候,夏九言也是一脸懵逼的:“这究竟是哪儿啊?”

    前一秒还在五毒门祭坛上逞英雄,下一秒怎么就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夏九言有点摸不清楚状况,毕竟作为穿越人士还第一次尝试传送阵。有点晕,还有点刺激。

    白逸尘这个仙尊对于这种情况早就见怪不怪,淡定的挖出半截身子埋在沙子中的夏九言,然后还帮对方拍着身上的沙子。可是拍着拍着就不由自主的拍到了奇怪的地方。

    正在发呆的夏九言被白逸尘那有一下没一下的撩拨弄得心痒痒的。白虎的体型自然比小猫的要大,可是胖爪上的小肉垫同样很软。带着肉垫的胖爪按在胸前的小豆豆上,害得夏九言打了一个激灵,耳根子迅速红了起来。

    抓住那只毛手毛脚的胖爪爪,夏九言捏了捏上面的小肉垫,气呼呼的说道:“不许你再逗弄我,要不然……我就……”

    舔舔嘴唇儿,白逸尘顶着萌萌的毛脑袋眨着眼睛问道:“不然你就怎样?”

    “哼!不然我就挠痒痒……”说完,夏九言一把搂过变成白虎的白逸尘,在他的毛肚子上挠了起来。弄得对方不停的翻腾。眼泪都笑了出来。

    “哈哈哈,小样儿,反了天了?看我怎么惩罚你!”说完,白逸尘嗷得一声将正在挠痒痒的夏九言扑倒,对着对方的脖子舔了过去。

    “该死的!”

    自从二人从秘境出来之后,还没有再次亲热过,平时也就是白逸尘化身小猫偶尔舔舔豆豆过过瘾,可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整天待在一起,能看不能吃的感觉真是不好受,就快忍不住了,看着身下不停挣扎的小东西,白逸尘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那属于夏九言身上独特的气味就迫不及待的钻进他的鼻子、脑海和心里。

    “嗷——”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诱.惑的气息,夏九言双眼微眯懒洋洋的被他按在地上,这样的气氛要是不做点什么简直对不起吃了半月素的他。

    一个翻身,白逸尘从夏九言的身上爬起来,蜕去小白的躯体,变回了自己的真身,将小白的躯体小心翼翼的裹了起来,又抱起双眼已经迷离的夏九言放到一旁的大石头上,这块大石平躺在沙地里,正好便宜了正想温.存的二人。

    化为真身的白逸尘身穿华服,双手撑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绝美的脸上偷着淡淡的红晕,鬓角处冒出丝丝的汗水。好久都没吃肉了,想念的紧,每次想到松软可口的小东西,白逸尘都忍不住化身饿狼:“阿言、阿言、我的阿言。”

    鼻尖轻轻的蹭着对方的耳根,雪白的贝齿叼住夏九言红那红得发透的耳垂儿,轻轻的往外拽了拽,弄得身下的小东西一颤一颤的。不自觉的轻哼出声。

    “唔……”夏九言紧咬嘴唇,想要抑制住呻.吟的声音,可是白逸尘那修长的美手已经摸索到了他的胸前,最外面的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只剩下里衣还悬挂在那里垂死的挣扎。

    夏九言此刻觉得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肉,被一只偷.腥的馋猫盯得死死的。他那贴身的蔽.衣每一次摩.擦到肌肤都像受着酷刑一般,白逸尘那指尖的温度透过蔽.衣传到他的肌肤上,那灼热而又刺.激的快.感,特别是胸.前的两颗小豆豆肿.胀的摩.擦让他发狂,一丝丝的快感仿佛变成一根根难缠的丝线缠附着他火热的身.躯。

    “唔……小尘尘……”同样禁.欲很久的夏九言看着在上面不停忙碌的白逸尘,心里暖暖的,小尘尘是爱他的,爱到恨不得吃掉他。

    还记得在秘境小木屋的那段日子里,开了荤的二人除了修炼以外,每日就知道“胡吃海塞”,初尝滋味的二人仿佛置身仙境,整日云里雾里,快活似神仙,弄得白逸尘这个仙尊竟然乐不思蜀,仿佛做仙尊也没有这么快活过。也是在那段日子里,夏九言终于知道了系统赠送的按摩膏到底有什么用。

    在这荒芜人烟的沙地里,潺潺的流水悄悄的涌出,吸引着干渴的人们。紧绷的身子微微向上挺着,想要得到更多,柔嫩的小菊花在也在园丁的呵护下悄悄的绽放。

    “阿言,阿言……”胡乱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精致的华服,用嘴叼开身下小人儿的蔽衣,白逸尘那高大挺拔的身影几乎就要将夏九言全部罩住。

    夏九言眯着双眼,偷偷的打量着上面的“馋猫”。裸.露在外的胳膊,在日光的作用下竟然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肌肉隆起漂亮的弧度,看起来紧实有力。修长的脖子散发着迷人的魅力,结实的胸肌正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摩.擦着。看的他眼中一热,心脏砰砰直跳。

    呼吸越来越重,白逸尘吞着口水,魔爪不停地在夏九言身上游离。除掉所有障碍,小逸尘轻轻的点着,在那朵娇嫩的小花周围不停的转圈打磨着,想要得到小花的垂青。

    “闭上眼睛。”白逸尘用那磁性中略带沙哑的声音命令道,“让我好好品尝你。”

    看着身.下的小东西乖乖照做,像是期待好久的样子,白逸尘心里乐开了花。两条长长的腿.白的晃眼,直接冲击着他的视线。四片薄唇终于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互相汲取着蜜汁。小菊花在溪水的滋润下开的更加的娇艳,小逸尘已经斗志昂扬,则准备开始新一轮的耕耘。

    渐渐的,天变了,起初阴雨绵绵,到后来大雨磅礴,娇嫩的小花在狂风暴雨中独自飘摇,慢慢的成长着。

    不知过了多久,云消雨歇,天气变得晴朗起来。被太阳照得很舒服的夏九言,懒洋洋的窝在白逸尘的怀里,微微的撅着小嘴儿,仿佛在抗议着刚刚的“大暴雨”。

    “我们这是到了哪里?”手指轻轻的在对方的怀里画着圈儿,夏九言好奇的问道。

    “怎么?吃饱了终于想起来了?”捉住那只四处作怪的手,白逸尘戏谑得打趣着怀中的小东西。

    “谁说的,整整两天了,我还什么都没吃,都快饿死了。”夏九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轻声抗议道。

    “怎么,还没有吃够?难道我还没把你喂饱吗?”一边说着,白逸尘那宽大的手掌一边抚摸着对方那平坦的小腹。

    刷的一下脸红了,夏九言终于反应过来了。将涨红的脸偷偷埋进对方的颈间,呼出的热气打在白逸尘的耳根处,弄得对方再也受不住这诱.惑,立刻翻.身上马,再次征战起来。

    异界的天说变就变,刚刚还晴空万里,突然间就狂风大作,下起了暴雨。

    整理好自己衣衫的夏九言,一边帮着白逸尘整理那复杂华丽的锦袍一边偷偷欣赏着对方的身材。小尘尘真是好看极了,就连身材也是一等一的好!想到这里,夏九言不禁感到有些脸红。

    “真是麻烦死了,一时力道没控制好,幻化出这么身麻烦的衣服,不仅穿起来这么麻烦,就连脱起来也相当的费劲,关键时刻还真是碍事。”高冷的仙尊此刻对着这身华丽的锦袍发泄着内心的不满。

    “可是我觉得小尘尘穿成这样很好看,我很喜欢!”夏九言糯糯的说道。

    “是吗?那我穿的不好看你就不喜欢了吗?”最喜欢逗弄小东西,看见他神色慌张的样子白逸尘的内心就会感到十分的满足,还会暗暗的窃喜。

    “不不不,不是……你穿什么都好看。”想了想,鼓起勇气补充道:“就是不穿也很好看!”说完迅速的低下头,可是红的快出血的耳根出卖了他此时的害羞的心情。

    噗嗤——一旁的白逸尘没忍住轻笑出声,修长的手指勾起对方的下巴,在其唇上轻轻的香了一口,以示奖励。自家的小东西胆子涨了些,但是还是不够大,什么时候能够大大方方的扑到自己怀里求.欢,估计他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尽管现在每次吃肉都是白逸尘主动提出并加以主导,不过他内心一直期待着他的阿言脸皮能够厚一点,再厚一点,厚到爱他爱的死去活来,厚到随时对地都想着他。

    “你在五毒门破坏的那个阵法是向魔尊献祭阵,不知道你这个家伙是不是老天的宠儿,搞破坏瞎捣鼓都能弄出个传送阵,就是被你胡乱破坏的那几剑,让原本献祭的阵法变成了不定向传送阵,现在咱们已经不在琉璃界了。”白逸尘决定不再逗弄他的小阿言,开始说起了正事。

    “什么!传送阵!那我们现在哪儿?”夏九言一脸震惊的问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