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42章 传送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什么?你说那团黑气之下是祭坛?”宁宗主大吃一惊,没想到魔门之人这么丧心病狂,竟然想拉正派弟子来献祭。

    “你说的那个夏师弟……”宁宗主不确定的问道。

    “夏师兄就在里面,师傅你快点啊,不然就来不及了!”一旁的小飞接过话茬催促自家师傅尽快救人。

    宁宗主正色起来,嗖的一下赶到单容所在的地方,那里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人,都是鸿蒙仙宗的几位长老,特别是最后赶来的要药峰长老纪天明。

    这团黑气威力巨大,笼罩着整个祭坛,凭借单容区区一个金丹期的修士自然无法将其驱散。他就是用力过猛加上心急如焚才会吐血倒下。

    一旁的宁宗主看到之后,心里暗叹:不愧是鸿蒙仙宗的弟子,师兄弟间的情谊如此深厚,怪不得鸿蒙仙宗一直以来稳居琉璃界三大仙门之一的宝座。只有团结一心的门派才能培养出如此出色的弟子。看到纪天明着急忙慌的想用法术往黑气上轰,急忙拦了下来。

    “纪长老不要着急,这样盲目的乱轰也无济于事,令徒救了我的徒弟,不如这样,我们几个老家伙联合起来看看试试看,攻击这个祭坛的边缘,从四周破坏这个祭坛,兴许就能驱散这些黑气,说不定还来得及拯救夏师侄。”宁宗主冷静的分析道。

    “对呀,老纪,这个祭坛如此坚固大家用法术乱轰不一定有效果,不如我们就照宁宗主说的去做,分工合作,先破坏掉祭坛。”卞长老随即附和道。

    接住刚刚吐血倒地的单容,邱长老也点头表示同意,将单容交给冯明去照顾,他也加入了破坏祭坛的行列。

    见众人都同意了,宁宗主继续说道:“那我们这样……我从这个方位祭出法器……纪长老在这里……卞长老……其他人……”

    商议完毕,众人按照分工向着那团黑气的各个方位开始进攻。一件件极品法器被祭出,道道宝光照的整个山洞犹如白昼般发亮。山洞里不断的响起法器撞击的声音。

    “轰——”几个回合之后,那团巨大的黑气终于不再稳定,发出一声巨响,随后底部炸裂,黑气也终于开始消散,这个魔门祭坛也终于在众人前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怎么回事?”当黑气散去,众人看向祭坛之内时,却没有发现夏九言的身影。

    “小飞,你过来,夏师侄呢?不是说在祭坛里吗?”宁宗主一脸好奇的招来自家弟子,想要将事情问清楚,鸿蒙仙宗的各位长老可还在旁边呢,自己的弟子被救了出来,人家的弟子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难免会让人多想。更何况那几个魔头已被诛杀,其他派的长老不知何时也聚集了过来,自己这边必须有个交代。

    归元宗的小飞在众人的注视下,哆哆嗦嗦的来到自家师傅面前,怯怯的答道:“夏师兄是在里面呀。祭坛上的阵法快要启动的时候,我和师兄都受了伤,根本无法逃离。这时候一直在救人的夏师兄来到我们身边,一把将师兄背起,拽起我向祭坛边缘走去。”

    看见大家都盯着他,小飞抖得更厉害了,宁宗主拍拍自家徒弟的肩膀,安慰的说道:“不要着急,快告诉我们,后来发生了什么?”

    有了自家师傅的安慰,果然好多了,小飞咽了一下口水继续说道:“可偏偏我们距祭坛边缘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阵法启动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夏师兄一脚踹了出去,跌出了祭坛外,我刚落地就看到夏师兄在最后关头将师兄也推了出来,自己却被黑气所笼罩。事情就是这样。”

    这……宁宗主盯着自家的弟子,看样子对方没有说谎,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不见了?这让他如何向天下人交待啊!

    在一旁照顾单容的冯明此刻也站了出来,拉着自家师傅的衣袖说:“这位小师弟说的没有错,当时我和单师兄正在对付那具铜尸,突然感到祭坛方向升起冲天的邪气,我们就朝那边看去,正好看见夏师弟将那位师兄推出祭坛,自己却无法逃脱,所以我才独自抵挡铜尸,让单师兄前去营救的。”

    “是啊,我们几个离得比较近,也看到了,我们受伤也较重,是夏师弟将我们挨个背出祭坛的,如果没有他,恐怕我们已经……”

    得到了大家的证实,看来夏九言的确是应该留在祭坛内,可人呢?众人望着空荡荡的祭坛,即便……即便被献了祭,好赖还有尸.体留下,可现在这种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

    从洞外赶来的赵子胥两眼空洞的望着祭坛,一旁倒地的单容,嘴里不停的呕着血。冯明默默的看着两位师兄,知道他们二人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他又何尝不是?夏师弟平时就待人极好,这次要不是夏师弟聪明机谨将最好的丹药塞给他们,恐怕大家都要倒霉。可以说是夏师弟救了众人。

    伤势严重的孙守信不停的喘着粗气,他身旁的小飞早就瘪起嘴低低的啜泣。其他被救的弟子心里同样不好受,默默的低着头,山洞内的气氛一下子压抑起来。

    纪天明可不相信自己的弟子就这么没了,他仔细的观察着祭坛内的阵法,他是炼药师,精神力上相对别人来说较高,他可连一点死气也没察觉到,所以他十分肯定自己的弟子应该还活着,可是人究竟去了哪儿还得好好的研究一下。

    拽了拽卞贤的衣袖,二人来到祭坛边缘一处破损的地方。纪天明指着这处明显被剑划过的痕迹,一脸严肃道:“卞老头你快来看看,这处阵法的纹路貌似被破坏了,照理说献祭应该不会成功的啊。可我徒儿怎么没了?”

    卞长老听后也一脸的好奇,仔细的盯着地上的纹路,眉头紧皱,“你说的对,无论是魔祭还是仙祭阵法的纹路都不能有一丝的错误,否则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看样子这个献祭阵法应该是被人用剑划过……看这里残留的气息,应该是……”卞长老双目紧闭仔细的感受着纹路上残留的气息。

    “这是烈阳剑!”片刻后卞长老激动的叫了出来。烈阳剑是他亲自炼制的上品仙剑,当初纪老头跟他墨迹了好久说要给自家徒弟整把仙剑防身,于是他就将烈阳剑送了去,如今破坏阵法的是烈阳剑,那么自然就是夏九言那小子干的了。

    纪天明闻言也仔细的感受了一下,那断纹中灼热的气息的确是烈阳剑留下的。既然献祭阵法已经破坏,那么夏九言这个臭小子究竟跑哪儿去了呢?

    “咦?这不是……”一旁围观的冲虚谷谷主逆天行疑惑的发出声。众人的目光都被他的声音吸引了过来。

    右手撵着胡子,含星的双目快速的扫向祭坛上的所有纹路,两息过后,只见他双手一拍,惊喜的叫道:“这不是传送阵吗?”

    随即来到纪天明面前,指着祭坛内的阵法对其说道:“整个献祭阵法有几处被破坏的痕迹,可之所以阵法启动是因为碰巧破坏之处和原先的阵法遥相呼应变成了另外的一种阵法,传送阵很是少见,我也只是在某本古书上看到过。我想夏师侄应该是被这种不定向的传送阵传送到了某个地方,相信过些时日就能回来,尔等也不要过于忧心。”

    冲虚谷在整个琉璃界非常有名,虽然不是什么超级大派,但却很有名望,原因就是冲虚谷自古传承的就是各式各样的阵法,他们对阵法极有研究,阵法又是修士对阵中不可或缺的一种实力,好的阵法往往威力极大,有的甚至能毁灭渡劫期的修士。

    所以权威一发话,众人高悬的心算是暂时回落了下来。

    此次阴山派联合魔门坑害整个琉璃界修仙联盟的事儿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只要夏九言人没死,那么一切都好说,这么一个资质好、人品又好的少年要是真死了,那可是琉璃界的一大损失。

    各门派纷纷将队伍带回。此次除魔大会,让鸿蒙仙宗的威望更上一个台阶,隐隐有荣登琉璃界第一仙门的趋势。原本就是三大仙门之一,现在凭借揭破阴山派的阴谋,拯救联盟精英让整个宗门声望激增,不少优秀的苗子前去拜师,希望能加入鸿蒙仙宗的门下。

    可声望最大的莫过于鸿蒙仙宗门下药峰长老弟子夏九言,不仅看穿阴山派的阴谋,还拼尽全力拯救了其他联盟精英,虽然人消失了,但是不少被他救过的各派弟子都奉他为偶像。

    消失不见的夏九言此刻正如一颗倒栽的葱,直挺挺的戳在一片沙土里。从他怀中挤出来的小毛团儿环视了四周,呸了几口将口中的沙子吐了出来。白逸尘这才恢复正常体型,化身白虎用爪子将夏九言从沙子里挖了出来。

    “呸呸呸……吃了满嘴的沙子,这到底是哪儿?”</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