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41章 大义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眼看着夏师弟整个人被祭坛的黑色邪气所笼罩,单容真是又急又气,连身后的那具张牙舞爪的铜尸也顾不上了,一心就想着去救夏师弟。

    赶尸派的尸一达就趁着这个空档,操纵着铜尸朝单容的要害攻去,眼见着就要碰上,却被一旁的冯明挡了下来。冯明一边跟铜尸对砍一边吼道:“单师兄快点,这边有我,速速去救夏师弟。”

    赶尸派的铜尸身体特别的硬,基本上就是铜皮铁骨,冯明的仙剑根本就刺不进去,所以好好的仙剑只能用来乱砍,否则一旦被铜尸碰到弄伤,尸毒就会立刻侵蚀他,让他变成活死人。眼见着冯明这边战况激烈,很多其他的弟子也纷纷赶过来帮忙,一同对付赶尸派的尸一达和他手下的铜尸。

    单容在冯明的帮助下摆脱铜尸赶到祭坛旁,浓浓的黑气早已将整个祭坛捂的严严实实,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祭坛旁被夏九言救下的归元宗弟子孙守信还躺在地上吐血,不远处被夏九言踹飞的归元宗小师弟也挣扎着朝他的孙师兄爬过来。

    一把扶起吐血不止的孙守信,单容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玉瓶,从里面倒出两颗丹药,这两颗丹药不仅裹着丹蕴还散发着浓浓的香气,一看就是用来救命的极品丹药。将丹药胡乱的塞到孙守信的嘴里,又帮他梳理了一下受伤的筋脉,待孙守信止住咳血,单容急忙的问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祭坛里的黑气是怎么回事?夏师弟跌入了哪个方向?”

    咽下口中的血水,深吸一口气,孙守信虚弱的说道:“祭坛地面的纹路是个阵法,阵法启动,邪气冲天,夏师弟将我和小飞救出,在那里往左五步的地方跌入祭坛。”随后用尽力气指向祭坛边缘的某个位置,并低声道谢。

    将伤势好转的孙守信交给他的小师弟,单容起身朝着他指的地方走去,只是在转身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要谢就谢夏师弟,那两颗丹药也是他给的。”

    留下无比虚弱的孙守信和他的小师弟在那里面面相觑,良久,孙守信恢复了气力,看着单容的背影叹了口气,对身边的小师弟说道:“真是欠了一个天大的人情啊,希望夏师弟平安无事。咳咳……”随后吐出一口淤血,脸色终于变得好多了。

    洞外嘈杂声渐起,算算时间应该是各派的援兵到了。

    平时温文儒雅的赵子胥,此时已经衣衫褴褛,着实有些狼狈,仗着平时炼器修炼的来的强大神识,操纵着一百把仙剑跟守在外面的小喽啰们拼杀了大半天,虽然后来又恢复实力的其他派弟子加入,但是小喽啰实在太多,魔门的手段阴险毒辣,大多数人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联盟的弟子不少人受了伤。

    嗖嗖嗖……一道道破空声突然响起。正在洞外激战的琉璃界修炼联盟的弟子们发现,对面魔门弟子的胸口被一把把利剑刺穿。众人抬头一看,援军终于赶到了。

    “师傅!”卞长老仗着自己有最极品的飞行法器,冲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刚才那些飞剑就是他祭出的,赵子胥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

    “我的好徒儿你没事吧?”刚刚赶到的卞长老揪着自己的宝贝徒弟左看右看,生怕自己徒儿受到什么损伤,反过来复过去的查看好几遍,确认没有什么要紧的伤势后才将人松开。

    有了联盟各派援兵的加入,众人的压力减轻许多。冯玉堂作为鸿蒙仙宗的宗主自然是要坐镇宗内,所以这次带队赶来救人的就是卞长老、敖谷峰的敖长老,以及邱明峰的邱长老。

    看见赵子胥并无大碍,同样关心自家弟子安危的邱长老急切的问道:“赵师侄,冯明那臭小子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他?不会是……”

    看到一脸焦色的邱长老和同样心急的敖长老,两个老头此时心都吊到嗓子眼儿了。自从收到夏九言和赵子胥那泣血的求救信,宗门内都炸开了锅,宗主冯玉堂急的眼珠子都绿了,他的亲传大弟子单容也在除魔队伍里,还有那么多门派内各峰的精英弟子,全部都是宗内的希望,要是都夭折了,打击可不小,众位长老恐怕都会心痛的要死。

    虽然不见得是各峰修为最高的弟子,但此次出行的都是年轻的精英,也是各峰潜力最高的弟子,听闻弟子被困,众位长老急的嗷嗷直叫,撸起袖子就往飞剑上跳,恨不得立马冲过来,但是宗主冯玉堂压住了此事,此次魔门图谋不小,为了防止援兵派出后宗门空虚,魔门会因此趁虚而入,所以只派了三明长老带领弟子们前来营救,不过药峰长老纪天明担心自己的小弟子硬是跟了过来。

    “子胥,你夏师弟呢?他在哪儿?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纪长老速度稍慢,刚刚才赶到这里,环视一圈都没发现自己的弟子便焦急的问道。

    “对啊,赵师侄,这里怎么只有你和其他派的人,宗门内其他的弟子呢?”敖长老解决了附近的几个魔门弟子之后,四处瞧了瞧,便凑了过了关心的问道。

    “各位师叔、师伯们放心,因为夏师弟提前将丹药发了下去,所以众位师兄弟都没事,现在他们都在我身后的这个山洞里,洞内的几个魔头相当厉害,有了师叔伯的加入,相信很快就能将他们斩杀。”赵子胥喘了一口气,回答道。

    几个老头顺着赵子胥所指的方向看去才发现藤蔓后面隐藏着一个山洞,性子急躁的邱长老担心他家的臭小子便着急忙慌的往里冲。解决完魔门小喽啰的各派长老们也跟随着他的脚步冲向山洞。

    “啊……”可就在邱长老前脚刚迈进山洞,一声凄厉的叫声吓坏了赶往山洞的他,也同时惊住了跟在后面的各派长老们。

    悲伤、愤怒、凄厉、愤懑……各种复杂的情绪包含在这声吼叫中,听声音是个年轻的弟子,刚才听外面知情的弟子说,山洞里只有魔门的几个臭老头其余的都是联盟的弟子,既然不是老魔头,那么必然是联盟的某个弟子,听着声音……想到这里,众人心里咯噔一下,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单师兄!”同样听见叫声的还有山洞内的弟子们,冯明和师弟们好不容易才解决了那难缠的铜尸给,一转头就发现对着祭坛仰天长啸的单容,看样子单容的情况很不乐观。

    众人一进山洞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山洞很大,各派弟子正和结果魔头战得难舍难分,一团巨大的黑气笼罩了山洞大半的空间,两个看似重伤的弟子跌坐在黑气的不远处,一名身形挺拔俊秀非凡的弟子在离黑气最近的地方,冲着黑气喷出一口鲜血,仰面倒地。

    第一个冲进洞内的邱长老听见自家熊弟子的喊声,发现宗主家的宝贝大弟子吐血倒地,这可吓坏了。走的时候宗主还千叮万嘱要好好照顾单容,自己也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确保单师侄的安全,这自己刚进来就看见这么个场景,要是单师侄有什么三长两短,他怎么对得起自己发过的誓啊?

    身后的那帮长老们也很快看清了形势找到了自家的弟子,特别是归元宗的宁宗主,发现自家弟子重伤倒地,还想着往那团黑气的方向爬,情急之下竟然使出归元宗特有的身法,绕过众人,一下子窜到了两个弟子的面前。

    “守信,你这是干什么?伤得怎么样?”急忙扶起一旁的小飞,拉住挣扎着往前爬的孙守信,宁宗主着急的问道。

    “师傅……呜呜……”原本伤心难过的小飞,看见自家师傅出现在眼前,一撇嘴激动的哭了出来。

    这一哭弄得宁宗主更加莫名其妙,小飞是个好孩子,平时挺坚强的,看样子伤得是挺重,但也不至于哭出来啊?难道……宁宗主不可置信的看向趴在地上的孙守信,想到:“难不成自己最疼爱的弟子就要不行了?那可不行,一定要治好他,孙守信可是他最疼爱的弟子,不能这么简单的折在这里,一定要想尽办法将他治好。”

    “咳、咳……师傅、请救救夏师弟……”胸口一阵疼痛,忍不住咳了出来,孙守信一脸哀求的望着自家师傅。

    看着身受重伤还紧紧拽着自己衣袖的弟子,宁宗主一脸的茫然,“夏师弟?哪个夏师弟?”他实在想不起来自己门下有这么个徒弟,也不记得其他门派有哪个姓夏的优秀弟子。

    泪眼婆娑的小飞擦擦脸上的泪水,吸着鼻子回答着师傅:“夏师兄是鸿蒙仙宗药峰长老的徒弟,就是他解开了我们身上的毒。可是……可是……”话说到一半,小飞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宁宗主眉头紧皱,恨不得抽抽这个弟子,可是却又舍不得,心里暗暗想到:“以前怎么没发现小飞这么爱哭呢?”

    还是孙守信接过了话茬:“魔门想用弟子们献祭,是夏师弟将身受重伤的我背了出来,可祭坛的阵法启动太快,夏师弟为了救我自己掉入祭坛之内,现在还没有出来,我怕……”</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