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40章 巨变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不好!”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率先反应过来的还是真武教的郭教主,他大叫一声,侧过身,躲过了对面刺过来的一剑。

    “怎么回事?”五毒门的李长老也急忙放出他的“宝贝”,数十只毒虫朝单容他们扑面而去。

    从祭坛上突然跳起的恰巧是鸿蒙仙宗的弟子们,因为有了夏九言的提醒和那些预备的丹药,合欢宗的十香软筋散的药效并没有在他们的身上发挥作用。他们暗暗蛰伏,就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逃出去,直到夏九言和赵子胥的到来,他们等待的时机终于成熟。

    光凭他们二十多人根本无法逃出魔门的围攻,只有将修仙联盟所有被困弟子身上的麻药解开,才有可能安全突围。为此,夏九言已经做好的充足的准备,前两天炼制的药粉和刚从系统抽到的鼓风机终于能派上用场了。

    “咳咳、众位联盟的师兄弟们,我是鸿蒙仙宗药峰长老纪天明的弟子夏九言,现在形势比较严峻,我就长话短说,此次除魔大会是阴山派联合魔门设计陷害修仙联盟的幌子,大家也看到了,目的就是为了拿众位师兄弟来献祭。”清了清嗓子,夏九言决定在帮众人解毒之前先揭穿阴山派和魔门的阴谋。

    夏九言曾嘲笑过魔女殷凤娇,反派死于话多,可他现在发现,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正派,该说的废话一句也不能少,否则被队友误解也是一件十分头疼的事。

    “众位也知道炼药师的精神力异于常人,誓师大会的时候我也只是发现阴山派焦长门气息和精神力的些许异常,但我并不能肯定,因此我偷偷和师兄们商量提高警惕,由于没有实际证据,无法提前告知各位,还请众位见谅。此次带来的解毒.药不多,所以这两天为了以防万一我炼制了很多的药物,稍后我将解药吹到空中,还请众位师兄尽快运气解毒。”说着夏九言就将鼓风机和药粉拿了出来。

    “我石志荣代表蜀山派谢过夏师弟,事情结束后定当亲自前去拜谢!”祭坛角落里一个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还有我,昆仑派穆子业谢过夏师弟,还请夏师弟尽快帮助我等解毒,我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些魔头,为我们昆仑派死去的弟子报仇!”

    “多谢夏师弟……”

    从祭坛的各处传来断断续续的道谢声,这帮平时高高在上的精英弟子们憋了一肚子的闷气无法发泄,师门被骗,昔日的师兄弟被杀,留下来的还中了合欢宗的十香软筋散,堂堂的修士竟然只能躺在地上动弹不得,他们现在一个个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立马解毒,冲出去将那帮魔头撕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没中毒?”真武教的郭惊天气急败坏的吼道。

    “你不是说你们合欢宗的什么散就是渡劫期的修士也会迷倒的吗?怎么还有这么多活蹦乱跳的?你他.妈.用的到底是不是西贝货?”五毒门李长老躲过单容和冯明的围攻,向着合欢宗的那个长老破口大骂。

    “哼,说不定他本人就是西贝货,都知道合欢宗的新宗主是个小娘皮,大权还是被这个老家伙掌握在手中,没准他就是修仙联盟的人假扮的。”

    “玛德!你们才是西贝货,你们全家都是!”被同伙大骂西贝货的合欢宗长老气的直跳脚,撸起袖子就要揍人,可是他却被好几个鸿蒙仙宗的弟子缠住,脱不开身。

    此时夏九言就觉得自己实在太明智了,那么多的人要是一人一颗解毒丹实在太麻烦了,并且还很浪费时间,药粉多好,一把撒出去,大家都得救。

    待夏九言拿出了鼓风机,贴上赵子胥事先炼好的符咒,山洞内瞬间刮起一股强烈的大风,吹得呜呜作响。一直安安静静窝在夏九言怀中的白逸尘此刻也帮忙撒着药粉,可风力太大药粉一出,整个山洞内白茫茫的一片。白逸尘那小小的爪子上沾满了药粉,待药粉全部撒完之后,全身上下都沾满了白色的粉末,简直就跟掉在面粉堆里一样。

    同样一脸白.面的夏九言看到不停晃着脑袋,一脸懊恼的白逸尘,忍不住笑了出来。抖了抖衣袖上的药末,将一脸狼狈的白逸尘捞回怀里,轻轻的擦了起来。

    有了解药,倒在祭坛上的联盟弟子们拼了命的恢复,一个个卯足了劲儿要找回场子为死去的师兄弟们报仇。随着符咒的效用减弱,鼓风机渐渐停了下来。被十香软筋散毒倒的众人也渐渐恢复了力气,有的人甚至已经拿起了法器,准备和魔门的人干架。

    洞口外的赵子胥只有一个人,对付众多的魔教小喽啰,但是压力却很大。仗着元婴期的神识同时操控着百把飞剑已经是他的极限,恐怕再有一个时辰就要坚持不住了。赵子胥迫切的希望洞中的夏师弟行动顺利。

    五毒门这边战况激烈,接到鸿蒙仙宗消息的修仙联盟各大派也火急火燎的往这边赶。大家很默契的兵分两路,一路前去阴山派营救被困的带队长老,另一路正飞快的赶来五毒门。

    洞中的几个魔头气的直发抖,这特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要飞走了!本来这几个人有的瞒着自己的掌门有的瞒着其他的教众,为了得到魔尊的赏赐偷偷的策划了这次的行动,好不容易抓住了阴山派的把柄,引来了最优良的祭品,都已经放到了祭坛上,献祭仪式还没完成,现在却一个个的蹦了起来。

    实力强一些的体内耳朵毒已经解开,也顺利参与到“除魔”的行动中,一部分弟子冲出洞口缓解了赵子胥的压力,另一部分留在洞内继续对抗这几个老魔头。只有少数几个实力实在低微的弟子恢复太慢,还被十香软筋散麻的无法动弹。

    眼看祭坛上笼罩的邪气越来越浓,正在祭坛边缘破坏阵法的夏九言心里越来越慌,总感觉毛毛的。虽然用剑破坏了祭坛纹路的边边角角,可这个阵法还是照常运转,看样子想要停下来却也不容易。窝在他胸口只探出一个脑袋的白逸尘看着眼前的阵法感到一阵的熟悉,两只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眼看着情况越来越不对劲的夏九言干脆一个一个的将瘫倒在祭坛内阵法上的弟子一个个背出祭坛。

    “孙师兄、孙师兄,你怎么样?”祭坛内一个受伤严重,毒还未解的弟子正焦急的推着身边的另一个人。

    孙守信是归元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同样天资聪颖,年纪轻轻就突破了金丹期,甚至达到了后期,眼看着就能破丹成婴,他的师傅此次让他参加除魔大会也是为了让他历练一番,好对突破有所帮助,可是没想到却掉入阴山派和魔门的陷阱内,为了救师弟受了很重的内伤,所以体内的十香软筋散也解的慢。

    除了修为刚入筑基期的几个新人弟子,其余的人都已经活蹦乱跳,孙守信受伤太重。眼看着邪气压顶,被他救过的师弟急得直哭,可他一点力气也没有,他的师弟也同样没有完全恢复,根本无法将他背出去。

    “不要急,能走吗?跟着我,快!”就在这危急时刻,刚刚将其余弟子都背出阵外的夏九言返回阵内背起重伤的孙守信,对他身边的师弟说道。

    小师弟点点头,急忙扶着自家师兄,跟着夏九言向阵外走去,可就在三人来到祭坛边缘的时候,一道黑光笼罩了整个祭坛,夏九言情急之下飞起一脚将小师弟踹飞出去,又将背上的孙守信扔了出去,自己跌进了祭坛内。

    “夏师弟!”目击这一切的单容瞠目欲裂,一口老血喷了出来。</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