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38章 魔门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五毒门内一处隐蔽的密室中,地上布满了各种的纹路,每隔一段就放置着一块灵石,每五块灵石之间贴着一张符咒,在这些符咒交汇处的中心线上,一个手拿阵旗,面色阴翳的老头正得意的笑着。 他的身后站着几位同样面色不善,奇装异服的人,看样子也是魔教中人。

    “多亏了岳教主的主意,抓住阴山派掌门的独孙,这才诱使他上当,最后成了我们魔门中人,还控制了整个阴山派,凭阴山派的威望,正好可以做一些我们平时做不到的事儿。”一个身材干瘦面色发青,浑身散发着森森死气的干枯老者笑道。

    “哈哈,抓住阴山派的那个小崽子不算啥,本来那个小杂种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别看是修仙正派掌门的独孙,却整天干着偷鸡摸狗,银.人.妻女的勾当。不知道多少姿色不错的女修落入他的魔爪,比我们魔门中人都不如呢,他老子和他爷爷没少为他擦屁.股。我都不用特地做什么,只要派一名姿色不错的教众出现在他周围,这混账玩意儿就会乖乖的自动上钩。”

    想了想,真武教的岳教主竟然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声,在这间小小的密室里不停的回荡:“哈哈哈,阴山派掌门家的独苗苗竟然是个银枪.蜡.头,两秒,哈哈,两秒……”

    “哈哈哈,我就说嘛,那帮正道修士一个个心比天高,实则道貌岸然,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没想到竟然那么不中用,哈哈哈……哎哟不行,笑的我老郭肚子疼。”一个身材魁梧,凶神恶煞的男子竟然在地上打起了滚儿。

    “老郭,我可告诉你,地上这些纹路可是连着外面那座大阵的,你要是给我蹭掉一点儿,小心我踹烂你的屁股!”手拿阵旗的李长老一本正经的严肃道。

    “哈哈哈……说的对,到时候我帮你踹,咱们一前一后……”

    “哈哈哈……”

    一时间密室内几乎所有人都笑成一团,就连站在最后面阴影处的赶尸派长老尸一达也咧了咧嘴,样子别提有多难看。

    “好了,正事要紧。”五毒门的李长老将众人从嬉笑中拉回,严肃的说道:“三年前七下界同时收到暗夜魔尊的追杀令,可经过我们多方打探,俗世之中并没有那个小孽种,看样子应该是躲到了某个修仙门派之内。所以我们才策划了此次吸引各派年轻精英的除魔大会。岳教主,你快把你掌握的情况跟大家说一下。”

    “李长老说的没错,魔尊大人开出的条件很诱人,在七下界能成为魔使自然有天大的好处,为此七下界的魔门暗潮涌动,发了疯的寻找那个传说中的小孽种,特别是玲珑界的魔门,听说他们抓了不少资质不错的少年,献祭给魔尊,虽然没有抓对,但是也得到不少好处。”

    岳教主顿了顿,锤子大的拳头捶的胸脯咚咚作响,一脸喜色的说道:“听说玲珑界的魔门得到魔尊的一个特许,只要是玲珑界飞升的魔修到了魔界就可以立马进入暗夜魔尊手下,省了不少的麻烦。所以我们这次联合阴山派弄到这么多的正派精英也要献给魔尊大人,我们琉璃界的魔修自然不能落在绯□□的后面。”

    赶尸派的尸长老阴测测的笑着:“嘿嘿,依我看外面那些货色不错,兴许能得到更好的奖励,没准我们之中有人能直接飞升。”

    一提到飞升,在场的魔头们个个眼睛发亮,不管是正道修士还是魔修,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愿望那就是飞升,只有飞升之后才能算得上真正的得道。所以下界的热无时无刻不想成仙、成魔。

    “嘿嘿……那么给外面那帮小兔崽子们来点儿刺激的,让他们正派修士也尝尝我们魔门的厉害!”岳教主说完,就想伸手去碰阵中的一张符咒。

    “停!我说老郭,你这毛躁的性子什么时候才能改掉?外面这帮兔崽子可是咱们琉璃界魔门献给魔尊大人的祭品,可不能让你用来瞎搞,少一个就损失一分,留着他们的小命还有用呢。你要想捣乱小心我踹你。”手拿阵旗的五毒门李长老怒目圆瞪,义正言辞的警告着对方。

    郭惊天被这一叫,吓得缩回了手,嘿嘿的笑了笑,然后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的站了回去。他可是堂堂的真武教的教主,可不想被人踹屁.股。

    “可是在这么打下去,恐怕人会越来越少,到时候人都死光了,还怎么献给魔尊大人呢?”郭惊天虽然站了回去,不过还是很不服气的小声嘀咕道。

    “呵呵,这个你放心,有我们合欢宗的十香软筋散在,哪怕他有渡劫期的修为,也只能乖乖的躺着任人摆布,呵呵呵呵……”原本一直静静的站在后方的合欢宗主尹万杰嗤笑道。

    将手中的那个巴掌大的小玉瓶交给阵中的李长老,尹宗主得意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五毒门精通毒术,下毒之事难不倒你们,不过我们合欢宗的十香软筋散更加有趣,专门用来……你们懂的。要是让李长老出手恐怕这帮人不死也得脱层皮,到时候魔尊怪罪下来大家都吃罪不起,所以这次先用我们合欢宗的药物,呵呵,还可以增加一些情趣……”

    众人相视一笑,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李长老接过瓶子,将瓶塞打开,用一张符纸将药粉包住之后做了几个手势又念了几句,包裹着十香软筋散的符纸就来到了大阵的上空,没多久便自燃起来,十香软筋散的药粉霎时间在整个大阵内蔓延开来。

    不少弟子吸入后便浑身无力,刀剑都无法握住,有的甚至连站都站不起来。单容等人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不过他们及时吞下了夏九言给的丹药,里面的玉清益气丹专门针对这种外邪入侵导致的气力不足。但是几人为了保存实力,只好假装中招,跟着其他人一样惨兮兮的瘫倒在地上。

    大阵内的单容几人九死一生,大阵外留守的冯明等人则危机四伏。在阴山派和魔门弟子的联手之下,修仙联盟的弟子受伤的越来越多,众人千方百计的想将消息传出去,却没有一人成功,冯明的脸色渐渐暗了下来,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单师兄等人被困,他们几个又无法脱身,现在只希望夏师弟和赵师兄能想办法向宗门求援。

    话说夏九言和赵子胥这边,因为在众多老家伙眼皮子底下行事,所以只发出去两只传讯鹤,二人祈祷着至少有一只能回到宗门,那么求人就还来得及。

    就在刚刚,看到阴山派掌门焦长青望着五毒门的方向面露喜色,夏九言的心里咯噔一下,坏了!难不成那边提前出事了?这也太快了,他们的传讯鹤才刚放出去两天,即使宗门此刻收到了消息,但要通知修仙联盟的其他门派并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起码还要一天的时间,如果现在尘埃落定,那么一切都完了。

    这可怎么办?夏九言和赵子胥对望着,都发现了对方心中的不安。趴在头顶上的白逸尘小心翼翼的神识传讯,叮嘱叶长老先稳住阴山派掌门,防止他对联盟长老们提前出手。

    远在千万里之外的鸿蒙仙宗,碰巧赶上药峰长老纪天明的大徒弟晋级成功,成为五品炼药师,这是宗门的骄傲,所以众位长老决定在演武场上为卢明颁发一些奖励,顺便鼓励一下门中的其他弟子好好修行。

    就在卢明兴奋准备接过宗主亲自颁发的奖品时,他的伸出的双手突然一滞,神色一暗,原本因为兴奋而通红的面颊瞬间变得铁青,眉毛几乎拧到了一起。

    “这……”场上与会的长老们原本都高高兴兴的来参加典礼,众人也为自家宗门出了这么厉害的炼药师感到骄傲,就在众人都喜气洋洋的时候,卢明的反应让众人大惑不解。

    “啊——”原本应该高兴接过奖品的卢明此刻竟然仰天长啸,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平时一脸憨厚经常笑脸的人竟然满脸愤怒的盯着某个方向。

    宗门的长老们都大惑不解,其他围观的弟子都一脸的懵逼,只有药峰的长老纪天明仿佛想到了什么,神色紧张的盯着卢明望去的那个方向。

    在万众期待下,天边出现了两个小小的黑点,一晃一晃的向着场上飞来,看那后力不足的样子,仿佛随时会掉下去。

    还是炼器峰的卞长老反应较快,知道卢明这孩子不是无的放矢的性格,他在乎的事情一定另有蹊跷,所以卞贤放出神识,将两个晃晃悠悠的小东西包裹住,安安全全的拉了过来。

    等到卞长老的神识撤回来众人才发现,让卢明如此失态的竟然是两只小小的纸鹤,不对,确切的说是传讯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师弟!”虎背熊腰的卢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窜到了寻人鹤的面前,轻轻的捧起,激动的吼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