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35章 惨剧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众人吃饱喝足后又休整了一番,继续踏上赶往阴山的路程。 众人御剑飞行了两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阴山派的长老率弟子接见了众人。

    连日来夏九言都和众位师兄弟们一起赶路,一直都没有什么二人独处的时间。对此白逸尘表示非常的不满,有时在大家休息的时候,会仗着自己身子小,偷偷的钻进夏九言的衣襟内去咬小红豆,弄得他更加心痒难耐。好几次都恨不得将小东西拐走,好好的宠爱一番。

    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不方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光明正大的回复真身。或许……这次除魔大会就是个天大的好机会!到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领着阿言双.宿双.飞。想到这里,白逸尘内心一阵狂喜,一个不小心用力过大,将小红豆的顶端咬破了,他急忙舔了过去。

    “呜……”正跟着师兄弟们在阴山派参观的夏九言,被胸前那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和酥麻感弄得忍不住哼出声来。

    周围的几个师兄弟听见声音,见夏九言面色红润,急忙问道:“夏师弟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夏九言觉得他的脸现在一定红得跟煮熟的虾子一样,急忙摆手道:“不不不,没有,我、我没事儿。”

    自从到了阴山派就一直窝在夏九言怀里的白逸尘,感受到对方那迅速升温的胸膛,知道现在他的阿言正在害羞,如果再不出面解救他说不定下次小东西就会羞恼的不让吃,到时候吃苦的还是自己。想到这里,白逸尘不得不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慢慢的从夏九言胸前的衣襟内探出头,歪着脑袋叫了声。

    “喵~”

    原本众人以为夏九言到了这里可能水土不服,正准备找人带他下去休息,没想到看见夏师弟胸前一阵鼓动,随即从领口处伸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竟然是只圆脸的小白猫!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痒的啊!

    “哈哈,看来夏师弟真的很喜欢这只小白猫,以前在宗门的时候就经常看见你带着这只小白猫四处走动,就连上次秘境试练和这次外出历练都带着,看来夏师弟对待灵宠相当好。羡慕得我都想当只灵宠了。哈哈哈……”弟子中最爱插科打诨调节气氛的就是那个一路上状况不断的胖师兄,这个小胖子是邱明峰一脉的弟子,叫冯明,人缘也相当的好。

    “咦,这只灵宠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另外一个弟子低喃道。

    “哈哈哈,我看这只小猫和赵师弟的那只小红鸟有点配,上次弟兄几个在那只小破鸟身上吃了不少亏,结果后来那只小贱鸟竟然被这只小猫吓掉了毛,连续好几天直拉稀,哈哈哈,赵师弟你可不要怪我,实在是你的那只灵宠太坏了,终于有个能治住他的小克星我高兴,哈哈哈。”冯明说完,还冲周围几个有着同样遭遇的师兄弟挤眉弄眼。

    “这只能说明夏师弟与这只灵宠有缘,你们看这只猫虽然等级不高,但是目光清澈、精神俱佳、颇有灵性,和夏师弟的契合度一定非常高,往后肯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我的小红是被我宠坏了,经常到处闯祸,惹是生非,如有得罪之处还请众位师兄弟们多多担待。“赵子胥微笑着向众人鞠了一躬,惹得众位师兄弟们哈哈大笑。

    赵子胥为他的灵宠擦屁股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他的小红鸟还是他刚入门的时候,卞长老送给他的礼物,可能由于那只小红鸟也是火属性,性子不仅傲娇而且急躁,动不动就乱喷火,还经常烧坏其他弟子的裤子和头发,气的好多弟子直骂街,赵子胥也教训过它,不过没有什么卵用,认错受罚后,下次接着犯,简直就是虚心认错,坚决不改的典范。

    相比之下,夏九言的这只小白猫就没有什么存在感,每次看见他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趴在夏九言的头顶,既不调皮也不捣乱,让其他总是帮自己灵兽擦屁股的弟子羡慕得紧。

    听见大家都夸小尘尘,夏九言十分高兴,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拨弄着白逸尘的毛耳朵,毛茸茸的舒服极了,也弄得白逸尘痒痒的,小毛脸不停的往他手上蹭。

    参观过后,鸿蒙仙宗的弟子们在带队长老叶长辛和阴山派执事弟子的安排下安顿了下来,就等三天后除魔大会的正式召开。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在这三天之内,大大小小的修仙门派派出的代表都陆陆续续抵达,夏九言也见到了很多其他门派的弟子,原本以为这个修真为主的异世界几乎所有人都长得还不错,就那个因为颜值而被宗主嫌弃的魔门卧底尹不凡也长得跟个小网红似的,更别提他周围的那些美男子了,一个比一个长得好看。特别是他的小尘尘,简直惊为天人,好吧,小尘尘的确是天人。

    阴山派虽然不是修真界的第一大派,但是隐士众多,整个琉璃界的修仙门派里颇有声望,最要的是历代阴山派掌门广结善缘,与各大派交好,所以最适合做中间人。现在整个修仙联盟的门派差不多都到齐了,在万众期待下,除魔大会正式召开。

    “在这里焦某人首先感谢在场的各位能来参加本次的除魔大会,众位都是修仙联盟的一员,应该都知道三年前魔界的那张异动,造成的影响不可估量,如今魔门气焰日渐嚣张,近年来不断的针对我们修仙联盟,就在不久前,骊山派上上下下数百口人全部惨死在魔门的屠刀下,至今还有不少魔门的探子潜伏在各派之中,所以经过商议决定,首先要铲除五毒门,为骊山派报仇……”

    阴山派演武场的高台上。阴山派掌门焦长青正义正言辞的讲述着近年来魔门的恶行,夏九言平时最不擅长听演讲,时间长了就有些犯困,他悄悄的挪到单容的背后,想借单容高大的身材挡住自己一脸的倦容以及快要耷拉下来的眼皮。可就在夏九言像小鸡啄米般不断点头就要睡着时,旁边传来其他门派弟子窃窃私语声。

    “哎?你听说了吗?骊山派众人死的可惨了,特别是掌门骊清风,容貌被毁,舌头被拔,四肢被切,五脏被挖,就连菊花也……”说这话的弟子欲言又止,仿佛他亲眼看见一样,左瞧瞧右瞧瞧,发现没有人注意这里便接着说下去:“不仅如此,听说骊山派全派上下无人幸免,死法全跟骊掌门一样,遗体被毁,菊花被爆。简直惨绝人寰,惨不忍睹。”

    夏九言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子,这也太凶残了吧?杀人就杀人,怎么……都要被侮辱呢?口味也太重了吧?就在他对魔门的恶行暗暗鄙视时,另外一个弟子小声说道。

    “什么?这也太惨了吧?到底什么样的仇恨要这么折磨一派的掌门?毁人遗.体就够缺德的了,怎么就连菊花也……”

    “你懂什么?魔门之人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听说那些魔头个个凶狠异常,银.邪无比,就不用说这次灭了骊山派的五毒门了,合欢宗知道不?那里面的魔头更加凶残,千万别落在他们的手里,一旦被他们捉住,不管死的活的,都要倒大霉,活着当鼎炉,死了还要玩几遍,直到腐烂为止……”那个弟子说得唾沫飞溅,声音越说越大,周围不少其他门派的弟子都听见了。

    不过大家都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毕竟魔门为恶,人人得而诛之,这位不知道哪个门派的弟子也只是在向众人讲述那些魔头所犯下的恶行。听得周围的人群情激奋,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立马出发,将魔门一一剿灭。

    之前听到有关合欢宗的时候,夏九言明显感觉到站在前面的单师兄肩膀微微颤动,应该是他想起了尹不凡那个家伙,看样子被尹不凡那个渣滓看上真的是件很不幸的事儿。

    没想到尹不凡那个家伙居然也是合欢宗派到鸿蒙仙宗的卧底,幸好自己赶去的早,不然的话单师兄就会被那个魔头侮.辱了,夏九言可不希望对他好的人遭遇不测,特别是那种事,更是让人无法忍受。况且单师兄对他照顾有佳,并且还救过他。虽然对于单师兄暗恋自己这件事一直觉得很麻烦,不过这次救了他也算还了之前的人情吧。

    听着周围弟子们小声八卦的小道消息,另外高台上的焦长门还在滔滔不绝,夏九言撇撇嘴,对于这种明显挑衅的做法很不认同。即便真的要除魔,那也得几个掌门私下商议啊,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弄得人尽皆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要去对付五毒门,就不说目前现在在场的各派弟子中有多少魔门的卧底,即便没有,他魔门既不是傻的也不是瞎的,他要是魔门之人也会早早做起准备,等待修仙联盟的人掉入他们的陷阱,再来个瓮中捉鳖,将众人一网打尽。</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