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32章 囚禁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殷掌门请等一等,要不这样,中间那个你先玩,玩坏了再给我,我的目的并不是想得到他,我最想睡的只有单容一个,中间那个人是我的情敌,我看见他就觉得讨厌,要不是他单师兄早就是我的人了,我现在恨不得弄死他,所以请殷掌门无比留他最后一口气,然后交给我,我想亲手杀死他!”尹不凡终于说出了心中隐藏已久的秘密。

    “哦?情敌?有意思!我殷凤娇就喜欢看这么狗血的场面。这么说前面那个大个子就是你心悦之人了?没想到你还这么专情啊?你们合欢宗不是有那种专门催情的药物么?你怎么没用在他的身上,不然你肯定早就得手了。哦呵呵呵……既然这样,那你的这个要求我就同意了,你的情敌我玩过之后一定会留下一口气交给你来处置的。”心情愉悦的殷凤娇一口答应道。

    “多谢殷掌门。”得到殷掌门承诺的尹不凡满心欢喜,他终于可以拥有单容了,想了单师兄五年,整整五年,他天天幻想单师兄衣袍下那诱人的躯体,以及粗壮的分.身,想到自己的小.枪可以钻进单容的那里内心一阵激动,差点就抑制不住心中的情.欲。

    随即迷雾中窜出很多黑影,看样子都是魔门中人,这些黑影迅速的攻向鸿蒙仙宗众弟子结成的剑阵。

    众弟子不停的变换着队形,叶长老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弟子们守阵,可魔门布置的幻阵越来越强,迷雾越来越浓,眼看就要将剑阵边缘的弟子吞没,这时,叶长老将手中的拂尘甩出,这把拂尘可是上品仙器,霎时间驱散不少浓雾,也同时击伤不少魔门黑影。

    噗、噗、噗……

    接二连三的吐血声并没有减轻剑阵外围弟子的压力,反而使原本被拂尘驱散的浓雾再次侵袭过来。形势有些不妙,静观其变的白逸尘也有些趴不下去了,站在夏九言的头顶上,开始观察周围的情形。

    “嗖——嗖嗖——”突然从迷雾中伸出两条铁索,一条伸向剑阵最前方的单容,一条伸向中心的夏九言。

    由于夏九言离叶长老比较近,叶长老将凌空飞来的那条锁链打掉,可处在剑阵最前方的单容就没那么幸运了,本来他在最前面收到的攻击最多,他身边的那个师弟收了点伤,为了照顾师弟他的压力就更大,这突如其来的铁索是个罕见的极品法器,他的仙剑被打掉,人也被锁链锁了起来,被拖入浓浓的迷雾之中。

    众人大惊!临近的几个弟子想跟着追上去,却被其他师兄弟拦下来,现在他们在明敌在暗,只有尽快联手破了这个该死的幻阵,才能救出单师兄。

    “完了,单容那家伙菊花不会有问题吧?”眼见着单容被带走,夏九言心里突突的,很是担心,虽然单容暗恋他,不过那家伙对他还不错,还救过他好几次呢,为了他夏九言还把整个青阳峰的亲传弟子都挑了个遍呢,要是不表示一下好像不太好。

    仿佛猜透夏九言的心思,白逸尘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什么也没说,反正阿言是他的,只能想他一个人,那个单容就让他被爆菊吧,反正又不光他们的事。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阿言善良,可爱,他白逸尘才会这么喜欢他的不是吗?

    迷幻阵内的众弟子奋力突围,被锁链绑走的单容此刻已经到了尹不凡的手中。他怒目圆瞪,一脸愤怒的望着痴恋着他的尹不凡,好看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尹不凡伸出魔爪,轻轻的触碰着觊觎已久的单师兄,那张俊脸每晚都会出现在他脑海里,几乎每天都会想象着这张俊脸的主人在他的身下承.欢,呻.吟,求饶。

    尹不凡勾起单容的下巴,超单容的唇狠狠的亲了下去。被锁链牢牢绑住的单容想要反抗却发现动弹不得,急忙转过脸去,躲过了尹不凡的偷袭,不过虽然没有亲到嘴,可尹不凡的厚唇还是重重的落在了他的俊颜上。

    尹不凡那湿乎乎肥腻的厚唇落在单容的脸上,让他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恶心的不行。此刻单容终于想起来。

    几年前这个自成尹不凡的家伙通过宗门的测试,在众长老选徒的阶段报的分明是自己所在的主峰,只不过因为相貌的原因被自己的师傅也就是鸿蒙仙宗的宗主冯玉堂刷了下去,最后成为敖长老的弟子留在了敖谷峰,他对这个人至今都没什么印象,除了上次试炼完毕诬陷夏师弟残害同门,没想到这个魔头竟然瞒着众人进入宗门卧底,还想、还想侮辱自己。

    一时间没忍住,单容竟然干呕起来。尹不凡将他带到战场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洞里,布上结界,将他扔在冰冷的地面上,开始脱起衣服来。

    这种情形傻子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单容气急了,他喜欢的是夏师弟,他的身心都应该属于夏师弟,不能被这个魔头糟.蹋。他想尽快逃离这个山洞,无奈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这个困在身上的铁链,越用力反而捆得越紧。

    不过片刻,已经脱得光.溜.溜的尹不凡狰笑着向他走去,他不停的后退,最后退到石壁上,尹不凡一把将单容捞过来,用手将单容的脸掰正,希望单容看到他。

    “单师兄,我想这天已经好久了,自从我进了宗门,在山下见到你我就无时无刻不想着你,本来以为凭我的资质满可以进入主峰和你再续前缘的,没想到冯玉堂那个老家伙竟然看不上我,哼,早晚有一天我会要他好看,我们魔门可不是吃素的。”

    舔了舔单容的耳垂儿,闻着单容身上散发的气息,尹不凡几近成魔:“这个味道简直太棒了!你还没有做过吧?没想到你还这么纯.情呢,喜欢夏九言那小子那么久竟然还能忍得住。不过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你的第一次我会让你欲.仙.欲.死,让你爱上这种感觉,再也舍不得离开我。”

    被捆住的单容满脸涨红,气的说不出话来,被尹不凡舔过的耳垂儿已经发麻,现在被人这么羞辱,他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这里。

    尹不凡那粗糙的手指摸着单容的脸颊,强迫他看着自己,同时尹不凡的右手伸向胯.下的那条蚯蚓,对着单容开始揉搓起来,不多会儿他就面色潮红,小蚯蚓变成了大蚯蚓,虽然还是那么细,但是好赖抬起了头。

    尹不凡握着那条蚯蚓在单容的裤子上开始磨蹭起来。他嗅着单容的气息,一路从耳后舔到脖子,最后竟然隔着布料舔起了胸前的小豆豆。

    单容拼命的挣扎着,他几乎快被身旁的尹不凡恶心致死。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种变态。他堂堂鸿蒙仙宗掌门的亲传大弟子,以后也是很有可能继承宗主之位的人,万一要是被这种恶心的渣滓侮辱了,那还怎么做人?

    尝到甜头的尹不凡越来越不满足,就在他的魔爪伸向单容的裤子时,洞口的结界被人打开了,顶着白猫的夏九言出现在这里。

    “夏师弟!”本来心灰意冷就快绝望的单容,在看见夏九言之后,眼中立马闪着光芒。

    尹不凡看到单容这样的表情,气的牙痒痒,他知道单容一直喜欢的人就是夏九言,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睡到单容,可以让他在自己□□求饶,他就十分兴奋,没想到自己的好事,在最关键的时候却被这个最大的情敌所打断。他现在恨不得将夏九言五马分尸、凌迟处死、挫骨扬灰。

    夏九言可以回避着单师兄的目光,他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开浑身赤果的尹不凡并掏出暴雨梨花针向这个魔头射去,尹不凡这渣滓虽然实力不弱,可现在手无寸铁还浑身赤果,根本没有抵抗能力,所以一下子就中针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将单容身上的锁链解开,夏九言终于松了一口气,幸好单师兄没有事,不然一个被魔头爆过菊的人做宗主怎么想怎么奇怪。

    趴在夏九言头上的白逸尘全程无表情,其实他们早就到了这附近,他也能用神识清晰的感觉到洞里发生的事,不过他就是看单容不顺眼,想要整整他,所以才等他吃了些苦头之后告诉夏九言他的位置,将他救出。

    换过衣裳稍作整理之后,单容走到夏九言身边一把握住他的手,激动的说:“多谢夏师弟……”

    一旁的白逸尘心想:“快将你的脏手拿开,早知道就不那么早救你了,让你被那个魔头爆菊算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