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29章 除魔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胡闹了一整晚的两个人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渐渐醒过来,吃饱喝足的白逸尘感觉特别满足。

    收拾整齐的白逸尘看着案几上吃剩下的那份砂锅米线,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弹着紫砂玄火炉,弹得嘣嘣直响。

    清脆的声音传到夏九言的耳朵里,犹如催命魔音一般,他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昨晚太想你,等了半天以为你不来了,所以我就先吃了,味道好极了,你要是想吃,下回我再给你做。”

    “米线的事先不提,这个炉子不是上回打赌的那个东西吗?”白逸尘语气平和,冷静的问道。

    其实白逸尘的心中十分不爽,上次夏九言和赵子胥打赌的时候他也在。虽然知道阿言对那个赵子胥没有什么想法,可是作为旁观者的白逸尘清楚的感觉到那个姓赵的看他家阿言的眼神不一样。

    特别是那天从秘境出来以后,整个人的目光完全黏在了阿言身上。还有那个叫单容的家伙,千方百计的想要往跟前凑,要不是纪老头带着阿言先离开,恐怕这两个坏家伙就要来勾引他的阿言了。

    对于那种心怀不轨之徒,白逸尘向来没有好脸色。刚刚整理完床榻的夏九言看见小尘尘盯着紫砂玄火炉,手指还一敲一敲的,立刻感觉到对方的心情很不爽。转念一想就明白对方为何烦恼。

    “小尘尘,别人送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嘛,况且这个东西用来当砂锅刚刚好,不仅可以做砂锅米线,以后还可以用来做砂锅鱼,砂锅豆腐,特别是那重庆鸡公煲,简直太美味了!”从侧面抱着对方的一条胳膊,夏九言糯糯的说道。

    白逸尘看着双眼发亮的夏九言,暗自叹了一口气,自家的小东西一提到吃,双眼都能泛绿光,还是太单纯了,根本就没想到别人为什么平白无故的要跟他打赌,要送他东西。看来得找个机会好好教教他。

    半个身子都挂在白逸尘身上的夏九言其实知道对方在吃醋,可是他就喜欢看小尘尘为他在吃醋的样子,暗暗的欣喜道。

    ……

    这次虎头蛇尾的试炼最后官方公布的名次是:赵子胥第一,毕竟人家运气好,被罡风摔倒内围因祸得福碰到奇遇还突破到了元婴期。第二名是单容,毕竟他也突破了金丹期,修为更进一步。至于夏九言则得了试炼的第三名,得到了心心念念的疾风草。

    其实宗门的高层都明白这次的排序是有水分的,不过为了保护秘境的秘密,他们选择了弱化了夏九言的功劳,要不是纪天明声称弟子想要那株疾风草估计众位长老连第三名也不愿给他,就是怕走漏风声。

    要知道夏九言带回来的可是十多株极品药草,对宗门的发展极为重要,不过这些药草显然不如他带回来的有关秘境中心的资料重要。

    夏九言有所隐瞒的讲述了自己和赵子胥分开后被吹到中心地带,在那个荒芜的山谷里养伤修炼,还讲山谷中有孤坟的事也说了出来,那里只有简单的墓碑,上面一个字也没有。食神和大魔尊的事他不打算告诉宗门,否则会给宗门带来无穷的麻烦。

    “你说的是真的?”卞贤坐在在自己的炼器室内的蒲团上,他的身旁坐着他的大弟子赵子胥,此刻的卞贤脸上写满的震惊。

    “是的师傅,这些都是弟子亲眼所见。弟子和夏师弟一同被金乌抓住逮到了秘境内围的老巢中,那两只狡猾的金乌外出时还给洞口设了结界。弟子受伤严重,动弹不得,是夏师弟拿出丹药将我治好的。”

    原来师徒二人说起这次试炼的事,赵子胥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汇报给了自己的师傅。特别是有关夏九言徒手炼器的事情,他觉得有必要特别的告诉师傅。

    “说起来弟子感到很惭愧,知道自己被金乌抓住,觉得命不久矣,所以有些心灰意冷,幸好夏师弟将我打醒,还和我一起制定了逃出去的方案,并把他手上珍藏的高阶丹药分了一半给我。”说道这里赵子胥觉得有些脸红,抬头看了看师傅略微平静的脸色,他决定继续说下去。

    “最后师弟拿出一个小盒子,看样子是种暗器类的法宝,可惜里面的飞针不足,弟子身受重伤无法炼器,所以夏师弟决定自己炼。我想以夏师弟的资质回炼器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不过他竟然问我要什么炼器入门的小册子。”说到这里赵子胥笑了笑,想起当时夏师弟那风趣的样子他就忍不住发笑。

    “哦?这么说他不会炼?”沉默许久的卞贤终于开了口,好奇的问道。

    “是的师傅,弟子当时告诉他没有这种书册的时候他的脸就垮了下来,应该是真的不会炼器。不过当弟子说到炼器就跟炼丹一样需要师傅言传身受,以灵化境,以火化形的时候,夏师弟就像触电一样,恍然大悟,然后竟然开始徒手炼起飞针来。”每每想到当时的场景,赵子胥都忍不住目瞪口呆。

    接下来,他有讲了夏九言这个小菜鸟如何的用灵火包裹融化着材料,又是如何用神识化作大手将材料抽成一根根飞针的。听着听着,一旁的卞贤有些坐不住了,在听到夏九言竟然操作着神识化形时,眼珠子都快瞪绿了。

    “好苗子啊!好苗子!早知道我就把他挖过来了,这简直就是炼器的天才啊,就凭你那简单的两句话,就能领悟到炼器的精髓,还能误打误撞的炼制成功,真是妖孽啊!”知道真相的卞贤高声疾呼,一点也不怕大徒弟吃醋。

    估计赵子胥比自己的师傅更希望夏九言能成为炼器峰的人,不过二人考虑到夏九言的炼药天赋也不差,觉得纪老头不可能轻易的放人,再说药峰的地位也不必他们炼器峰差,所以想要夏九言改投炼器峰之下根本不可能。

    “子胥啊,以后你可要多去药峰走动走动,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对手啊,只有跟优秀的人在一起你才能不断的进步,明白我的意思吗?”卞贤语重心长的说道。

    “弟子明白。”

    赵子胥和卞贤师徒二人结束了这次密谈,鸿蒙仙宗的钟声响起来,整整响了五声,看来宗主又急事召集众位长老。卞贤向着主峰的议事堂匆匆赶去。

    众长老赶到后发现宗主冯玉堂脸色如常,看来应该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放下心来,纷纷入座。

    当众人到齐后,宗主冯玉堂宣布,宗门将派出一支队伍,外出参加修仙联盟对魔门的围剿。这支队伍将由各峰推举精英弟子组成,每个山头都必须出人。

    青阳峰的岳青山很得意,他们青阳峰别的不行,就是人多,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可以看见药峰长老纪天明吃瘪,药峰向来人丁稀少,目前为止也就区区四个人,想到这里他显得很得意。

    “我反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