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28章 想念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夏九言的出现如一汪清泉,注入焦躁的人群,众人瞬间安静下来。

    纪天明看见自己的弟子平安归来,高兴的小胡子直抽抽,大师兄卢明仗着自己壮实的体格,三下五除二挤开满心欢喜的单容和赵子胥,厚实的手掌咚咚的拍在夏九言的肩膀上,拍的他龇牙咧嘴。

    “哎哟,大师兄你轻点儿,再拍下去我骨头都要散架了。”夏九言苦着小脸对自家师兄抱怨道。

    感受到身后两道冰冷的视线,卢明缩了缩脖子,嘿嘿的笑了笑,尴尬的收回自己的熊掌。

    “师弟你可回来了,我就觉得你肯定没问题,说,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赶快分我点……”众人还没来得反应过来,卢明就开始怂恿小师弟一起“分赃”。他知道里面一定有不少好的灵药。

    “咳咳……”看见使劲眨眼的小徒弟,还是身为师傅的纪天明率先反应过来,留下一句回去再说,就将自己的两个徒弟带回了药峰。只留下现场的众人风中凌乱。

    本来众人期待的试炼排名也搁置了下来,好好的试炼大会就这么虎头蛇尾的收了场。

    ……

    一回到药峰,纪长老就一脸贼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小徒弟,搓搓自己的双手,再也没有往昔那仙风道骨的高人形象。看的一旁的大徒弟直发愣。

    本来在场外人群中围观的二徒弟丁瑞看见师傅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将大师兄和小师弟拎回药峰,便退出人群,默默的跟了回来。

    在自己师傅和两个师兄殷切的注视下,夏九言慢慢的从空间袋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十几种灵药,这是他在食神小屋里就决定好献给师傅和宗门的。既然师傅想要,那边这会给他吧。

    看见一株株的灵药从空间袋中拿出,围观的师徒三人眼珠子都绿了,特别是平时温文儒雅的丁瑞,嘴巴差点长到后颈窝,颤颤巍巍的说道:“那是……”

    “哈哈……哈哈哈……”

    随后就是愉快的“分赃”大会。

    夏九言也有所保留的把自己在秘境内的试炼情况说了说,不过只说和赵子胥分散后背罡风吹到了秘境中心的一个山谷,受了点小伤,找到这些灵药,就留在那里养伤顺便修炼了起来。

    看着自己的弟子不过进一次秘境竟然还能有这般奇遇,带出这么多极品的灵药,这对于药痴纪天明来说简直就是最好的消息,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实际外界在十几天的功夫,小徒弟竟然能顺利突破金丹期,真是可喜可贺。

    试炼的最终结果宗门内也只是奖励了赵子胥、单容、夏九言等三人,其余参加的弟子也得到相应的丹药或者灵石奖励,只有自己作死的尹不凡被锁在敖谷峰后山的一个石洞内关禁闭。

    至于师傅纪天明怎么跟宗门交待自己在秘境内的事,那就不是夏九言需要操心的了。因为他如愿以偿的拿到了试炼的奖品疾风草,也得到了和赵子胥打赌的那个紫砂玄火炉。

    兴奋的夏九言当即决定晚上就做碗砂锅米线!可唯一不好的是,逸尘先回祁连峰去了,今晚不在他身边。

    独自一个人吃完米线,夏九言破天荒得觉得没有什么味道。看来美食只有和人分享才能吃得更香。一定是白逸尘不在他身边,米线才会变得没有味道。

    哼!

    吃饱喝足的夏九言耍起了小孩子脾气,踢开被子,一头扎进被窝里,想起秘境的那些日子,两个人好得跟一个人似的,白逸尘虽然平时很霸道,嫌他这嫌他那儿,可每次温.存的时候都会对他格外的温柔,除非他使小性子,否则就不会受到惩罚。

    然而不甘心被压的夏九言总是想着要反攻,却总是以失败而告终,这种作妖的代价就是会被狠狠的打屁股。每次耍小心思被白逸尘逮到就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打得他嗷嗷直叫,弄得他全身无力,一整天都爬不起来。

    独自躺在床榻上发呆的夏九言开始怀念起在秘境食神小木屋内隐居的那段日子,既温馨又甜蜜。还可以时常撒撒娇耍耍赖,吵着闹着要糖吃。这大半年的时间二人天天腻在一起,突然间分开反而想念的紧。

    夏九言将被子团成一团儿,紧紧的抱住,又将脸埋在里面,暖暖的好像逸尘的怀抱一样。白嫩的脸蛋开始在里面狂蹭,仿佛蹭的越使劲逸尘就会尽早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越想心里越痒痒,还记得逸尘那宽阔结实的胸膛,平坦紧实的小腹,每次看到都会让他欢喜的心花怒放。特别是那强有力的腰肢,一次次的将他撞的他全身无力、醉生梦死、神魂颠倒。

    想念白逸尘的夏九言双.腿不自觉的夹着棉被,越夹越紧,他觉得胸口痒痒的,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胸而出,两颗小红豆早就已经立了起来,隔着衣服的布料开始在棉被上蹭了起来。不甘寂寞的小九言也来凑起了热闹,斗志昂扬的开始朝着棉被进攻。

    想象着怀里的棉被就是心爱的小尘尘,夏九言再也克制不住,开始放肆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夏九言的裤子已经完全褪去,下半.身光溜溜的,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还在那儿踢来踢去,团在一起的被子早就变了形,惨兮兮的摊在双.腿.间,威风凛凛的小九言竟然也变得哭唧唧起来。

    回到祁连峰交代好事情的白逸尘十分想念自己的小东西。所以连夜赶回夏九言身边,当他静悄悄的出现在夏九言的房间时,这个放肆的小东西竟然背着他在胡.搞,看样子已经动.了.情!

    丝毫不知白逸尘已经到来的夏九言想象着倒在对方的怀里,手指轻轻的触碰着胸.前那早已涨红的小豆豆,嘴里不停的喊着:“小尘尘,小尘尘……我要……我想.要……”那床可怜的棉被在他的蹂.躏下早已变了形状。

    夏九言的这句话就像魔咒,瞬间拴住了白逸尘的心,看着自己心爱的小东西这么想念他,还把棉被当成他在胡搞。

    “哼!”一把抓住对方的脚踝,将夏九言拖拽开,想要将他和棉被分离开来。白逸尘心里虽然很高兴,可面色却很不好看。

    正在动情的夏九言被那声冷哼吓了一跳,随即感到自己的脚踝被人捉住,更是差点吓得魂飞魄散,回过神儿来看到自己心爱之人就坐在身边,想到自己刚刚还把棉被当成对方偷偷的在做那种事,脸色瞬间变得通红,好像快要熟透的苹果一般。

    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夏九言的眼神开始四处乱瞟,余光看到白逸尘正在好笑的注视着自己,夏九言想到此刻自己还衣衫不整,恨不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就这么想我?一刻也不想分开?”白逸尘那绝世的俊颜此刻正渐渐地逼近害羞中的夏九言。

    “恩。”想到自己刚才的糗样都让对方看了个精光,夏九言只好红着脸轻轻的嗯了一声。他是真的好想小尘尘嘛。

    “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嗯?”俊俏的脸向夏九言的耳旁渐渐凑去,呼出的气息打在夏九言的耳根和脖颈出,刮得他痒痒的,好难受。

    “我……”夏九言能感觉到白逸尘周围那股很低很低的气压,说明对方很可能正在生气,生怕因为自己的行为亵渎了对方,夏九言有些垂头丧气,哭兮兮的说道:“我、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

    “错在哪里了?”白逸尘整个身子已经靠近正在颤抖的夏九言,继续闻道。

    “我不该偷偷的在背后想要对你那样,我、可是我……”此刻的夏九言已经被这严肃的气氛吓得差点哭了出来,好怕尘尘以后不再理他。可是他真的好喜欢小尘尘啊,肿么破?

    看着就快吓哭的小东西,白逸尘决定不再都弄他,一把拽开夏九言夹住的那床棉被,沉着脸生气的说道:“你竟敢背着我做这种事?以后只准你想我,只准你跟我这样,不许你对其他人动.情知道吗?哼,就连棉被也不行!”

    白逸尘一边说着,右手一边探向两片浑.圆臀.瓣中那点紧闭的小粉.嫩,左手扯下小东西身上那碍事的衣襟。

    清醒过来的夏九言看到这种情况,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点什么,鼓起勇气,帮对方除去碍事的衣袍,抿着嘴,眨着眼睛看着对方:“小尘尘,我口渴。”

    收到夏九言信号的白逸尘再也顾不了那么多,整个身子朝对方压去。薄唇直奔对方那口渴的小嘴而去,右手的手指在那点小粉嫩上揉了揉按了按。

    夏九言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脸上闪过一丝羞赧之色,被人触碰到了隐.私之处,他避无可避,强行忍住,发了疯似的扭.动起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