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27章 回归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还是卞长老最先反应过来:“哈哈,不愧是我的徒弟,资质就是这么高,进了趟秘境竟然破丹成婴了,哈哈、哈哈哈……”

    可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赵子胥竟然跪在地上,向纪长老行了个大礼,这一跪可跪懵了许多人,就连纪天明也一脸的莫名其妙,不就一颗蓄力丹么,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吧?

    就在众人感到云里雾里的时候,赵子胥行了三次大礼,起身对纪天明说:“多谢纪长老,子胥这条命可是夏师弟拼死救回来的,要不是夏师弟,我赵子胥早就死在秘境内围了……”

    听到内围这个词,众位长老顿时心惊,因为曾经有门中长老进入内围九死一生,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一个,还身受重伤。

    接下来,赵子胥讲述了他在外围好好修炼却不巧碰到路过的金乌还被它们抓住的事,同样被抓的还有药峰的小弟子夏九言,二人趁金乌外出觅食之际,绞尽脑汁努力恢复,终于在二人抱着必死决心突围下,顺利逃了出来。

    赵子胥还讲了自己被捉万念俱灰,幸好有夏师弟帮他疗伤,不仅把身上大半的灵药全部给了他,还一巴掌扇醒了一心求死的他。可不幸的是二人刚刚逃出金乌的魔爪就被一阵奇怪的罡风吹跑了,赵子胥被吹到了内围和中心的交界处,他在那里九死一生还碰到了奇遇,可夏九言却不知被吹到哪里去了。

    众人听了赵子胥的话,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点,他和尹不凡说的是同一个人吗?

    说来也巧,那股奇怪的罡风把两人卷到了天上,却落在了不同的地方。也算他赵子胥运气好,落在内围和中心交界处的一片湖泊里。可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片湖泊里竟然住着一只水系灵兽。本体是条大鲶鱼。赵子胥好赖也是个筑过基的修士,这条大鲶鱼一口吞了身受重伤的赵子胥。

    这条贪吃的大鲶鱼却给了赵子胥缓冲的机会。拼尽全力拿出夏九言之前分给他的那些丹药,窝在鲶鱼的体内治好了伤。可就在他想不出办法出去时,这条贪吃的大鲶鱼竟然被一只火系烈焰狮捉住一口咬掉了半个脑袋,幸好赵子胥反应够快,仗着他体内也有灵火,再进入烈焰狮口中前率先逃之夭夭。

    接下来几个月里赵子胥一直徘徊在秘境的内围,遇上了各种各样的强大灵兽,好几次险些丧命,但是最后都险象环生。也多亏师傅给他的那些装备以及夏九言在洞里分他的那些极品丹药,否则他早就成为秘境土壤的养料了。直到后来碰上奇遇,不小心吃了一颗苦涩的果实,竟然意外的一飞冲天,连冲两级,一下子突破到了元婴期。

    这些日子以来,他除了不停的逃命不停的修炼,还一直担心夏九言的情况。在金乌的老巢门口两人一起被那股奇怪的罡风卷走,他自己身受重伤九死一生,不知道夏师弟的情况怎么样。

    听了赵子胥的叙述众人连连惊呼,没想到一次寻常的弟子试炼,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幸亏赵子胥运气好,在秘境里遇到场大造化。

    不过这只会让大家对夏九言更加好奇,之前被尹不凡形容的那么不堪,简直就是见利忘义、残害同门的阴险小人。可在赵子胥的嘴里却变成大仁大义、舍生忘死、忠肝义胆的英雄侠士。难不成说的是两个人?

    “你胡说!夏师弟才不会做出那样残害同门的事,一定是你嫉妒他,想要诬陷他。”听见周围师兄弟们的议论,赵子胥简直快要气炸了,没想到居然有人趁夏师弟不在,背后构陷他,绝对不能容忍!

    “哼,做得出来还不许别人说?”以为可以有师傅撑腰的尹不凡梗着脖子说道。

    “你……”

    看着尹不凡那嘚瑟的样子,赵子胥就觉得很来气。心想夏师弟怎么还不出来,只要出来当面对质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反正他是绝对相信夏师弟的人品和清白的。可是左等右等怎么也不出现。一旁的尹不凡愈发的嘚瑟起来。

    “逸尘,你要先回祁连峰吗?能不能一直待在我身边?”秘境内,夏九言鼓着腮帮子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正在对着白逸尘撒娇。

    顺手捏了捏对方白嫩的小脸蛋儿,白逸尘笑着说:“就这么舍不得我?一炷香的功夫也不愿分离?”

    “哼。”知道逸尘有心捉弄他,夏九言撅起小嘴转过脸去,不再理他。

    由于秘境的传送是先从外围开始的,处在外围的弟子将会最先被传送出去,而越靠近中心则越晚被传送出去。夏九言和白逸尘两个人已经准备就绪,白逸尘重新回到小白体内,化作一只小猫趴在夏九言的头顶上,夏九言不仅收好了食神的日志和食谱,还将药田里的灵药搬了个空,通通移植到系统新开辟的空间内。

    话说大家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夏九言出来,已经有好些人认为他死在秘境内了,特别是尹不凡,几乎就快笑出声。只要夏九言一死,单师兄还不早晚成为他的囊中之物?就在他满心得意的时候赵子胥再次开口。

    “既然尹师弟说夏师弟偷袭了你,还给你下了毒.药,不知你有何证据?”

    “证据?证据就是我这一身的伤,还有我毫无进展的修为。要不是身中剧毒,秘境内灵气那么充足,这一年来我的修为怎么可能毫无寸进呢?”

    “既然你口口声声称自己中了毒,那么你可敢让众位长老看一看,也好让我们大家知道你究竟中的什么毒?”赵子胥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尽快弄清楚。

    用余光扫了扫单容的反应,发现自己暗恋的单师兄也用一种怀疑的眼光看着自己,尹不凡很是气愤,昂着脖子说:“看就看!”

    在场的众人也就纪天明最有资格检查了。不过他对此事并没兴趣,随意瞄了几眼,皱了皱眉,冷冷的来了一句:“他那样子屁事儿也没有,身体好得很。”

    听见这句话,尹不凡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公鸡,尖叫道:“怎么可能?他明明强行为了一颗□□给我的!肯定因为夏九言是你的徒弟你猜包庇他,对,一定是这样!师傅啊,各位长老,还有同门的师兄弟们,药峰的人心怀不轨啊,千方百计的想弄死我,来削弱我敖谷峰的实力啊!”

    本来还有点担心弟子的敖长老,一听到尹不凡这么说,本来就皱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可不认为药峰一脉有什么好针对他们敖谷峰的,即便坑害也要坑害大弟子刘衡啊,这才是敖谷峰的希望,坑害他尹不凡有什么用?他算哪根葱?

    “我看看。”正好站在场上的卞长老神识瞬间扫去。

    尹不凡感到一阵恶寒,后勃颈直冒冷汗,卞长老的神识死死的压着他,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摆在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你是哪峰的弟子?在这里胡闹什么?你的身上跟没不可能中毒,身体好得很,之所以修为毫无寸进神识虚弱,恐怕是你在思虑过重吧,赶紧让你师傅把你领回去,别留在这丢人现眼。”卞长老明知尹不凡是敖谷峰的弟子,但是他并不打算给对方这个面子。

    “哈哈哈……听见没?这尹不凡恐怕是被灵兽吓破胆了吧?”

    “就是,估计脑袋被树撞了。”

    “不对,我看是被咸鱼撞了……”

    就在这时,纪长老默默拿出一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一颗丹药,对尹不凡说:“我徒儿难不成给你吃的这种丹药?”

    气急败坏的尹不凡看了看丹晕,有闻了闻气味,指着纪长老的手大喊:“就是这种毒.药!”

    “噗嗤——”这回笑出声的是在一旁围观好久的单容,看了半天的笑话,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这明明是养神益气的极品丹药,玉清益气丹,我筑基成功后师傅才给我一颗,夏师弟给你吃这个好心救你,你却这么诬陷他,要是他知道了,肯定哭笑不得。”

    “哈哈哈哈……”围观的弟子一听,纷纷嘲笑尹不凡没见识,同时对这种恩将仇报,忘恩负义,陷害同门的无耻小人深深的鄙视。

    笑声最大的恐怕就是敖谷峰其他几个参加试炼的弟子了,他们早就就看尹不凡不顺眼了,这下看他出丑真是大快人心,最好能把他逐出师门。

    热闹了半天,坐在主位上的宗主终于发了话:“敖谷峰的弟子何在?把人带下去,另行处置。”

    “是。”几个敖谷峰的弟子押着还在不停嚎叫的尹不凡退了下去。

    高台上的敖长老面色发红,很想一巴掌拍死这个孽徒,不过还未发作时,秘境的出口突然一闪,从里面走出一个头顶白猫的少年。

    “矮油,各位,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看起来这么热闹?”</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