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26章 闹剧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咳、结尾加了个彩.蛋)

    他们才不相信尹不凡的这些鬼话,反而觉得尹不凡这个白眼狼就是羡慕嫉妒恨,想要反咬一口,他们可记得进入秘境前尹不凡酸夏九言的那几句话。

    且不说其他峰的弟子们对尹不凡印象不好,就连他在敖谷峰的师兄弟们背地里也对他直翻白眼。是让他整天觉得自己天资好修为高就到处讥讽别人,其实当初敖谷峰的敖长老收留他的时候也只是顺手一指想凑个整数才把他带回来的,没想到他觉得敖长老相当器重他就对其他弟子各种的瞧不起,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迷之自信。

    “师傅哇!弟子实在太委屈了,本着同门的道义去救师弟,没想到却背师弟反咬一口,你看,我的伤现在还没好利索,弟子就是因为身上有伤外加身受剧毒,所以在秘境这一年来修为毫无寸进,弟子愧对同门,愧对师傅,愧对宗门哇!”一边说着一边颜面嚎哭,生怕别人听不见还特地加大了音量。

    敖长老的脸色很难看,自己的弟子在下面痛哭流涕实在有碍观瞻,虽然他对尹不凡没有什么印象,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他敖谷峰的弟子,既然是他敖谷峰一脉的弟子就不能任人欺凌,捋了捋胡子开口问道:“你说的这个夏师弟究竟是谁?”

    敖琼一生醉心修炼,对于不在乎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印象,就连他门下的弟子都认不全。

    尹不凡看到自己师傅像是要给自己撑腰的样子,站起身来撞着胆子指着高台上的纪天明高声喊道:“就是药峰纪长老门下的小弟子,夏九言夏师弟!”

    “你胡说!”他的话音刚落,演武场外围观群众里就窜出一个身材高大体格强壮的人一把揪住他的衣襟。这声怒吼差点把他再次震蒙,简直和狂暴猪的绝招有的一比。等他回过神儿来发现这个揪住他衣襟的高大汉子竟然是药峰长老纪天明门下的大弟子卢明。

    无法挣脱对方的熊掌,尹不凡只好晃了晃有点发懵的脑袋,定了定神,继续说:“我才没胡说,就是他,看他被狂暴猪袭击,我好心去救他,没想到他竟然趁我和狂暴猪对战的时候偷袭我,事后不仅拿走狂暴猪的灵核,还给我强喂了□□,这等丧心病狂之事,只有他夏九言才干得出来!”

    “难道我堂堂鸿蒙仙宗就成了他药峰的天下了吗?仗着纪长老的余荫在外面作威作福,欺压同门,其他师弟看他是药峰的弟子不好说什么,要不是纪长老的纵容,夏九言怎会干出如此灭绝人寰的事儿?众位长老不信可以问一下其他弟子,看看他夏九言是不是经常讥讽弱小,欺压同门。”尹不凡梗着脖子继续说道。

    他的话一出,其他围观的弟子脑中不停的回想着,他说的是夏师兄(弟)吗?怎么感觉不像啊,夏师兄(弟)经常面带微笑乐于助人,有时候还会把多余的丹药赠给修炼刻苦但是缺少丹药的弟子。怎么看夏九言也不像尹不凡说的那样不堪啊。

    要说讥讽弱小、欺压同门,众人脑海中闪现出的第一人选必定是他尹不凡啊,就在不明真相的围观吃瓜群众满脸疑问大惑不解之时,高台上一直沉默的药峰长老纪天明摆了摆手,让卢明将尹不凡放开。

    卢明很生气,小师弟待人一向和善,根本就不是这种人,肯定是这个人在小师弟手下吃了憋诬陷他,一定是这样。不过既然师傅下了命令让他放开这个坏家伙,他也只好遵命,只是在放开之后恶狠狠的瞪了尹不凡一眼:“你给我小心点!”

    面对实力强大的卢明,尹不凡只有夹着尾巴做人的份儿,卢明的力气很大,只是拽着他的衣襟,差点就把他的脖子拽断。他整理了一下衣衫,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师傅。

    刚出秘境,一句话也没说的单容此时紧紧的盯着场上不停闹腾的尹不凡。他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尹不凡,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敖谷峰的众多弟子中,单容只对大弟子刘衡有印象,因为刘衡性情坚韧,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对手,至于敖谷峰的其他弟子,他还真没有什么印象。

    不过单容才不相信这个敖谷峰路人甲所说的话,他一个字也不相信。夏师弟在他眼中那是顶好的人,单容暗恋夏九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毫不客气的说夏九言的一举一动他单容都相当的注意,所以夏九言根本不可能像这个路人甲说的那样。

    单容的想法很简单,对于这种人不用多费唇舌,等一会儿夏师弟也从秘境出来了,当面对质一下不久完了。所以单容一直静静的待在一边,什么话也没有说。

    “那个……”就在敖长老即将开口之际,场上的玉牌再次跳动了几下,证明□□那个有弟子要被传送出来了。其实他也不太相信纪天明门下的弟子会做这样的事儿,所以看见有东西可以转移大家的视线,就按下要说的话,默默的回到座位静观其变。

    可是这次玉牌跳动有些猛,看来会有新情况,玉牌的这种反常表现在宗门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一时间众位长老和弟子们都紧紧的盯着那个黑漆漆的出口。

    就在众人望眼欲穿中,黑洞突然长大好几倍,那个漆黑的洞口仿佛怪兽的巨口,随时都能将众人吞掉。再接着,那个巨大的黑洞猛地收缩,从里面喷出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是伤的年轻人。

    赵子胥知道自己现在一定狼狈无比,被毕竟强制传送出来之前,他正被内围的一只灵兽追杀,那只极冰兔体型庞大,吐冰速度极快,要不是秘境及时把他扔出来,恐怕他已经成了冰块。不过他的左脚已经被冻伤,要是再不救治恐怕就要废了。

    当赵子胥挣扎着站起身来,向着高台上的宗主和众位长老行礼,可是左脚上的冻伤让他战得有些吃力,一不小心就栽了下去。

    当高台上的众位长老看清了这个弟子的脸,纷纷大吃一惊,这不是炼器峰的大弟子赵子胥么?卞长老的爱徒啊,怎么会如此凄惨,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赵子胥的这般亮相可吓坏了他的师傅,卞贤一句话也没有说,拉着药峰长老纪天明就往演武场上赶去。什么话稍后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救治他的徒儿,看样子伤势极重。

    纪天明仔细查看了赵子胥的伤势,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捋着胡子,面带微笑的看着赵子胥。眼中充满欣赏。

    卞长老看见纪天明停了下来,看着自己弟子笑不停,着急的说道:“我说纪老头,我弟子伤得这么重你快治啊,把你珍藏的那些高级丹药统统拿出来,快快快。都节骨眼上了,你笑个什么劲,你在笑我跟你急啊。”

    纪天明还是一脸微笑的看着赵子胥,看的赵子胥都有些不好意思,他侧过身对着卞贤喊道:“吼什么吼,天大的喜事也要被你吼没了。我说这么多年了,卞老头这个急躁的毛病怎么还是改不掉?弟子们有奇遇,这可是好事,你光知道乱吼有个屁用。

    说完拿出一颗最普通的蓄力丹递给赵子胥,“吃吧”

    赵子胥看着一脸笑意的纪长老,点点头,一口气将蓄力丹吞了下去。

    “哎,我说纪老头,你抠也不能对我弟子抠吧?快把你的玉清益气丹、清新解毒丹、九霄凝神丹……通通拿出来,快……”卞长老伸着手对纪长老说道。

    纪长老打断他将要说的话,指指赵子胥,卞贤顺着纪天明指的方向好奇的看去,只见刚刚吃下蓄力丹的赵子胥周身被红光所笼罩,原本身上那些看似恐怖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片刻功夫赵子胥就恢复如初,虽然衣衫褴褛,但是依旧神采奕奕。

    “这是?我说纪老头你有了这么神奇的丹药也不告诉我们几个一声,真是不够意思,还有没有,再拿出来点。”卞长老不顾形象的开口讨药。

    “这就是普通的蓄力丹,你想要多少都有,随便拿。”纪天明懒得说话,炯炯有神眼睛紧紧的盯着场上的赵子胥。

    “那……”

    还没等卞长老继续追问,纪天明打断了他的话,“你自己看。”

    卞长老看向自己的徒弟,刚才利用隐身符换了一身衣裳的赵子胥看起来玉树临风,潇洒倜傥,神采更胜往昔,气息……卞长老双目瞪圆,不可思议的喊道:“元婴期?”

    卞长老的声音瞬间惊呆了众人,周围的弟子被这一波又一波的热闹弄得神情有些茫然,高台上的众位长老其实早就看出赵子胥的真实修为,一个个瞪圆了眼睛,张大嘴巴却发不出声音。</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