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20章 炼器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炼器和炼丹虽说大体相近但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炼药师会炼器的。

    看着面对材料一本正经,架势十足的夏九言,赵子胥万分吃惊,难不成这个夏师弟是个百年难见的极品天才?只用了短短三年的时间就筑基成功,听说在炼药方面很有天赋,难不成他还会炼器?

    正当赵子胥为这个夏师弟的天赋感到震惊的时候,只见夏九言拿着材料转过身,一脸茫然的问道:“这针要怎么炼啊?”

    被夏九言那认真的样子弄得哭笑不得,赵子胥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不会,要不然自己的压力就太大了,门中有这么一个妖孽的师弟,可想而知其他人的压力有多大,更何况炼器峰和药峰关系比较近,两峰的弟子还经常会被人拿来作比较。

    “赵师兄,你手上有没有炼器入门手册之类的秘籍啊?先借我用用,一会儿我就还你。”材料都准备好了,才发现自己不会炼器,可是死要面子的他又不想找人代练,更何况也没人可以帮他,赵师兄内伤未愈不宜炼器。夏九言只好厚着脸皮管赵子胥讨要炼器秘籍。

    “入门手册?炼器秘籍?”看来夏师弟是真的不会炼器,一旁的赵子胥真是哭笑不得:“我没有那种东西,炼器一门通常都是师傅言传身授,跟你们炼药的情况差不多,都是以灵化境,以火化形。如果有专门教人炼器的书册,那岂不是所有人都能炼器了?

    “跟炼药差不多,跟炼药差不多……以灵化境,以火化形……哈,我知道了,多谢赵师兄。”仿佛想通了什么,夏九言兴奋的说道。

    “谢我做什么?我什么也没说啊?咦,夏师弟?你这是……”原本就一头雾水的赵子胥听了夏九言的话更加莫名其妙。

    只见夏九言深吸一口气,将手上的材料向半空中抛去,随后轻轻跃起用神识将材料轻轻托住,然后盘腿坐在了地上,危急时刻也就没那么多的讲究。

    半柱香过后,夏九言体内的灵火已经代替神识将材料牢牢的裹住,红光四溢,整个山洞瞬间就亮了起来,温度也逐渐升高起来。

    “……”赵子胥看见此等情景,张了张口,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化身小白猫的白逸尘正安安静静的窝在夏九言胸前的衣襟里,静静的看着一切。

    待所有材料全部融化之时,夏九言一边用灵火不断继续的加热一边控制着神识变成手指的形状,从那滩融化的金属中抽出一根根细细的金针,眼看金针越抽越多,转眼间就要五百根了。

    站在一旁的赵子胥早已目瞪口呆,此时夏九言所做的一切早已颠覆了他的认知。恐怕很难用一个词形容出他此时的心情,如果非要安一个的话,那肯定是复杂,对,赵子胥此刻的心情简直复杂极了。

    如果说这个夏师弟用三年的时间从炼体到筑基成功,赵子胥只会认为对方天资卓越勤奋刻苦。如果说这个夏师弟不仅会炼药还会炼器,赵子胥理当会羡慕嫉妒。可现在这个夏师弟不知道他正在做的这件事简直惊世骇俗,吓得赵子胥全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

    赵子胥现在恨不得立马逃出去,将眼前的事禀告师傅,这个夏师弟,简直不得了……如果可能的话,一定要优先保全他。

    眼看金针将成,灵火越来越暗,虽然有些吃醋但是却为宗门找到一个天才而感到高兴,赵子胥高悬的心暂时平静了下来。

    没错,之所以能让堂堂炼器峰大弟子感到如此震惊的原因是,夏九言竟然用高阶炼器法炼制金针,这种手法整个宗门恐怕只有炼器峰的卞长老才会使用,就连赵子胥都做不好。可是之前明明不会炼器,就连材料也是临时管赵子胥要的,没要到却因为赵子胥的一句话就炼制成功了,夏九言的天赋简直不能用恐怖来形容。

    “妖孽!一定是妖孽!”赵子胥愤愤的想道。

    “呼……”气沉丹田,将体内的那口浊气吐出,夏九言收回灵火,五百根新鲜出炉的金针也终于炼制成功。

    “恭喜师弟,没想到第一次炼器就成功了,为兄真是佩服得紧,如果此次你我二人能够成功脱险,还望师弟不吝赐教。”眼看师弟大功告成,赵子胥显得非常高兴。

    “师兄不要客气,我这只是侥幸,第一次炼器有些手生,所以炼制出来的东西马马虎虎。如果不是师兄慷慨解囊,又将炼器的法门告诉我,就是再给我十年我也炼不出来啊。”夏九言有些不好意思,那么大两块材料明明可以炼出两千根金针,可由于他的失误只炼出五百根,浪费了将近四分之三的材料。他还怕赵师兄笑话他呢。

    如果赵子胥知道了他此时的想法,恐怕哭天喊地的想要灭掉他:“不装能行吗?苍天啊,大地啊,快来收了这个妖孽吧!”

    其实也多亏这三年来夏九言为了系统升级而制作的那些美食,大部分都是他用灵火控制着神识进行翻炒,否则也不会练成这操控神识徒手炼器炼丹的精湛技艺。加上赵子胥那句炼器和炼药一样,更是激发了他的灵感。

    接下来,在赵子胥的帮助下,两个人将那五百根金针都抹上了毒.药,装到了盒子里,填补了那一半缺少的暴雨梨花针。这下子夏九言更有把握了。

    二人商议过后,初步定计,待金乌返回老巢时必定解开结界,二人就趁这个机会一鼓作气冲出去。赵子胥手拿上品灵器先行开路,夏九言躲在后面用暴雨梨花针偷袭殿后。只要偷袭成功两只金乌短时间内会陷入麻痹状态,他们二人就趁着这个机会御剑逃走。

    至于如何穿过秘境内围回到外围地区,二人纷纷表示,看运气吧。只要不再那么倒霉碰到其他高阶灵兽,应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或许还可以撑到试炼结束的那天。

    “师兄,这瓶玉清益气丹你每隔一个时辰服用一次,可以尽快治好你身上的伤势并且恢复体力。”夏九言认真叮嘱道。

    “我知道,之后就看你我二人的配合了,我会尽快恢复伤势。”赵子胥点点头,回答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二人抓紧一切时间该恢复伤势的恢复伤势,该养精蓄锐的养精蓄锐,静静等待时机的来临。

    “啾——”

    就在第三天的正午,洞外突然传来金乌的叫声,气氛瞬间紧张起来,空气都要凝固了。成败在此一举,二人握紧法器,眼睛紧紧地盯着洞口。当封住洞口的结界终于散去,困在洞中的二人瞬间爆发。

    赵子胥身着护甲,手执极品仙剑,用尽全力坎向金乌,随手抛出的爆裂符也成功炸裂。两只金乌被这突如其来的猛烈攻势击退开来。

    二人抓住这瞬间的机会冲出山洞,夏九言也趁机使出了暴雨梨花针,数千根毒针向两只金乌扑面而去,体型较小的那只金乌因为离洞口较近,被爆裂符炸得跌回洞中,发出凄厉的叫声。体型较大的那只金乌则被断后的夏九言用毒针刺中,拼命扇动着翅膀想要抓回“叛逃”的食物,却被毒素麻痹,向着峭壁下方一头栽了下去。

    “好厉害的法器!”看见此景的赵子胥心中暗叹,他是亲眼看见夏九言炼制那些飞针的,没想到威力居然这么大,实力堪比金丹期的金乌中针后几个呼吸间就失去战斗力,虽然算是偷袭,有些投机取巧的成分,不过效果却是实打实的。那要是用在修士身上……

    这个夏师弟,真是不简单。

    “赶紧撤。”二人生怕跌进洞中的那只金乌再次追出,跳上仙剑就开始夺命狂奔。

    顾不上隐藏气息,赵子胥驾着仙剑飞快的向外围的方向逃去,怀中揣着白逸尘的夏九言也紧随其后。也不知二人出门前没看黄历还是没有烧高香,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邪风卷到了半空中。

    这股邪风相当玄乎,几乎是一瞬间就拔地而起,并且越卷越大,赵子胥和夏九言两个人被吹的差点受了内伤,就连躲在夏九言怀中的白逸尘此刻也被卷的七荤八素头昏脑涨,三个人在大风中很快的失去了知觉。

    ……

    “嘶……”疼,浑身撕裂的疼,处在黑暗中的夏九言只有这一种感觉。刚想动一动,却疼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人用力将他的嘴巴掰开,将一颗丹药放入他的嘴里,还给他渡了气。艰难的咽下口中的丹药,夏九言就感觉到一股热气从丹田中窜出,正在慢慢修复他受损的经脉。夏九言感觉太累了,没过多久便沉沉的睡去。</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