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19章 怒喝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被金乌提在空中的夏九言觉得十分难受,灌了一肚子的风。 抓住他的这只金乌个头较小,而那只大金乌的爪子里隐隐能看到一个小白点,看样子有点像门派弟子的服饰,难不成还有同门被抓了?

    由于两只金乌离得较远,夏九言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心想,如果那个同门受伤不是很严重那就好了,这样他们还可以联手逃出去。

    这个秘境果然很神奇,内围面积比外围大了千倍不止,以金乌那样瞬息千里的飞行速度,半日后才到达了它们的老巢,以灵气的浓度来看,这里恐怕比外围高了千倍不止,也只是内围,恐怕还是没有到达中心地带。

    这个老巢建在一处悬崖峭壁之上,周围光秃秃的,没有任何可以攀爬的地方。夏九言和另外一个倒霉的同门被随意扔进山洞里。

    山洞里竟然还镶着几颗发光的珠子,看来和夜明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山洞的一角有座小型的骨山,看样子金乌吃剩的骨头都堆在了这里。

    “真可恶。”夏九言心里暗骂道,那两只狡猾的金乌在离开之前竟然在山洞口布置了结界,看样子是为了防止“口粮”外逃。

    凭借他在系统抽到的半吊子隐匿技能是可以无视结界逃出去,可逸尘怎么办?还有一旁那个同门师兄弟怎么办?又不能在他们面前暴露自己的底牌。

    关键时刻钻进怀中的白逸尘,拱了拱夏九言胸前的衣襟,看样子逸尘没事。夏九言摸了摸怀里的小白猫,暗示白逸尘不要轻举妄动。

    “嘶……”那个同样被抓的倒霉蛋吸着凉气,忍不住呻.吟出声。看样子虽然受了伤但是并不是很严重。

    “不知是哪位师兄?小弟是药峰夏九言,不幸被金乌抓住,如果师兄同意,你我二人兴许能联手逃出去。”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夏九言说道。

    “夏师弟?”听对方声音不算虚弱,怎么还有些熟悉?

    “赵师兄?”夏九言不确定的问道。

    “咳、咳……是我。”赵子胥干咳了两声,艰难的转过身,原本那俊逸帅气的外表,现在却显得十分狼狈。嘴角的血液早已干涸,右手不停的捂着胸口,看样子赵师兄受的是内伤。

    怪不得他俩成了倒霉蛋,金乌向来对火属性比较敏感,炼器峰的赵子胥自然也有灵火,偏偏他也好巧不巧的就在那两只金乌的前进路线上,所以才被金乌抓了起来,带回老巢当口粮。

    “师兄请稍等,我这里有些丹药,师兄先把内伤养好,我们再从长计议。”从空间袋中拿出几瓶丹药,自己吃了几颗回血丹,又将玉清益气丹和化瘀丹递给赵子胥。

    接过夏九言递来的丹药,赵子胥耸耸肩,苦笑道:“多谢师弟。你我二人现在深陷于此,还不知道能不能安全的逃出去,那两只金乌实力雄厚,洞口的结界恐怕也相当的结实。就凭你我二人恐怕还不能安全的闯出去。”

    其实也难怪赵子胥如此的悲观,因为赵子胥进入筑基期多年,眼看着就要突破,对于即将迈入金丹期的人,在面对一只金乌的时候,连一个回合都没撑住就被立马扇懵还受了重伤,即便再加上个刚入筑基期的夏师弟也于事无补,他们二人现在面对的可是两只实力堪比分神期,十分狡猾的高阶灵兽。

    “师兄不必妄自菲薄,别忘了,你可是卞长老的弟子,堂堂炼器峰的亲传大弟子怎可说如此的丧气话。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连你都放弃了,那你叫我怎么办?你就甘心被金乌吃掉变成粪便堆在这里?还是再拼一把,没准还有一线的生机。”看到赵子胥那垂头丧气的样子夏九言就一肚子气,恨不得揍他一顿。

    看着对面那拳头紧握的夏九言,赵子胥觉得十分羞愧,这个夏师弟刚刚入门三年,自己入门十多年,却在觉悟上输给了对方,面对困境自己选择坐以待毙,而夏师弟却能保持理智想办法脱困,这样的风采不是自己可以比拟的。

    深吸一口气,将负面情绪排出体外,赵子胥拖着受伤的身体向夏九言的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多谢师弟,是我着相了。师弟的话犹如当头棒喝,一语点醒梦中人,即便明知是死地,我也要拼上一把。师弟说的对,还没去做就要放弃,这不是我赵子胥的作风,我定当全力以赴。”

    “师兄不必如此,你我是同门,现在同样身陷险境,理当互相扶持,共度难关。你目前需要做的就是赶紧打坐尽快恢复,这样我们才能更有把握逃出去。”夏九言身子前倾阻止了继续行礼的赵师兄。

    一番调息过后,二人聚在一起商量逃生的方法。

    “根据这里灵气的浓度来看,此处应当是秘境的内围并且靠近中心地带。这两个家伙将老巢修建在这座悬崖峭壁上,即便我们逃出洞去也不能安全着地,必须御剑飞行,否则我们会被摔得粉身碎骨。”赵子胥指着地上的草图说道。

    “可是这里地处内围,我们这样大摇大摆的御剑飞行会不会引来更加强大的灵兽?”夏九言担心的说道。

    “那也没有办法了,即便如此我们也要试上一把。现在只能祈祷那些强大的灵兽看我们实力低微不屑搭理我们,否则我们就只能死在这里了。”说到这里,赵子胥深深的叹了口气。

    “那我们如何逃出这俩家伙的老巢呢?看样子它们还在外觅食,短时间内不会回来,我们应该还有时间提前做好准备。”

    赵子胥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向洞口扔去。只见看似寻常的洞口突然荡起一段波纹,将那块石头弹了回来。耸耸肩,苦笑道:“看来我们只能等那两只家伙解开结界的那一瞬冲出去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夏九言点点头,赞同这个方法,可是随即又想到,既然把生死都压在那一瞬了,没有点过硬的法宝怎么能行,于是开口说道:“那我们把自己手头的法宝都拿出来整合一下,看看有什么可以派的上用场的?”

    “我这里就这些了。”赵子胥身为炼器峰的首席大弟子,手头上的法宝还真不少。仙剑、手镯、铠甲、铁锤、神鞭、鼎炉……应有尽有,竟然还有几道上品符咒。

    夏九言的面前自然是一堆丹药,还有师傅给的那把烈阳剑,另外还有从系统抽到的那盒暴雨梨花针。

    哈!对啊,还有这个!暴雨梨花针,这么厉害的暗器,最适合偷袭了。这上面淬有剧毒,即便高阶灵兽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住。

    将一半的丹药推到赵子胥的面前,这些丹药本来就是师傅和师兄们拿来让夏九言保命用的,现在他和赵师兄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自然不会吝啬这点丹药,“赵师兄,这些丹药你收好,万一受伤或者体力不支的时候立马服下,兴许能派上用场。”

    赵子胥从自己那堆法宝里挑出一把极品仙剑还有一件浑身散发灵气的铠甲递到夏九言的面前,叮嘱夏九言一定要穿好。

    接过那件灵气逼人的铠甲,迅速套在身上,却将那把极品仙剑推了回去,夏九言指指他面前的那个小盒子对赵子胥说:“这把仙剑还是师兄留着,我有这个,我的修为不如师兄,这把仙剑还是在你手里发挥的作用更大。”

    赵子胥疑惑的看着那个不起眼的小盒子,外表黑黑的,不知道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看出对方的疑惑,夏九言拿起暴雨梨花针向赵子胥解释道:“这不是普通的小盒子,里面是装的是淬过毒的针,只要将小盒轻轻推动,这些毒针就会瞬间发出去,将敌人杀死。”

    想了想暴雨梨花针虽然大名鼎鼎,但也不是什么法宝仙器,只是一个制作精巧的暗器而已,没有必要隐瞒,再说他一会对付金乌的时候还要用到,还不如现在就告知对方,省得一会大惊小怪误伤对方。

    看着那个不起眼的小盒子,赵子胥不禁啧啧称奇:“没想到还有如此精巧之物,师弟可是准备用它对付金乌?”

    “正是,这个盒子里能装一千枚毒针,不过小弟之前在捕杀异兽的时候已经用了五百枚,所以现在想把毒针补齐,不知道师兄手中的炼器材料可否借小弟用一下?”坑爹的测试版,抽到奖品的效用减半,所以这盒暴雨梨花针只有五百枚,所以夏九言才想在用之前将毒针补齐。

    “师弟还会炼器?”将炼针的材料递到夏九言手中,赵子胥忍不住问道。

    “只是寻常的针,跟你们炼器峰制作的法宝可不能比,关键的在于针上的□□,那才是我的老本行。”接过材料,夏九言回答道。</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