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15章 中毒

时间:2017-12-08作者:五斤

    密林中并不适合御剑飞行,所以只好徒步穿梭。看小说最新更新来网,当夏九言赶到的时候眼前却是这么一幅场景:一个黑瘦青年手执仙剑,正和狂暴猪战得难舍难分。

    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态,夏九言决定好好观战,学习学习经验,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个黑瘦青年。

    此人一看就是同门的剑修,门派基础剑法已经被他使得出神入化,虽然看似和狂暴猪战斗呈胶着状态,但实际上却游刃有余,仿佛故意逗弄一般。这人看似应该已经领悟基础剑法的更高阶层,但是不想很快结束战斗,也没有磨炼剑技的意思。

    狂暴猪是一种中阶异兽,体格强壮,性情暴躁,凡是闯入它地盘的生物都会受到它的攻击。它的力气很大,五行属土,能从大地中不断汲取能量。从嘴中突出的两颗獠牙非常锋利,能轻易戳死一只猛虎。

    兽类按潜力和实力大致可分为:普通兽类、异兽、灵兽、圣兽、神兽。

    异兽生下来就有灵力,根据属性的不同能使出不同的法术,异兽的潜质从一出生就已经定型,所以低阶异兽产下的幼崽只能是低阶异兽。灵兽是具有无限进化可能的兽类,潜力巨大,所以大部分修士都有伴生灵兽。圣兽和神兽则一直存在于传说当中。

    黑瘦青年就是那个爱慕单容的敖谷峰弟子尹不凡。他的悟性不错,早就贯通了基础剑法更高层的第二式,碰见狂暴猪的时候本想一剑解决的,没想到夏九言的到来让他改变了主意。

    猜到夏九言一定是被狂暴猪的吼声吸引过来,尹不凡就想挫挫他的锐气,给他点下马威。所以临时改变了主意,用自己高超的剑技戏耍狂暴猪的同时顺便震慑一下夏九言,让他明白两人之间的差距。

    可偏偏他在戏弄狂暴猪的同时还用挑衅的眼神扫视着夏九言。

    “我赌五毛,这货马上要倒霉。”夏九言觉得这家伙脑子一定被门夹了,肯定有问题,要不然为什么跟狂暴猪对战的时候还要挑衅得看着这边,难道天生斜眼吗?哎,真是可怜。

    “就是现在。”围观的两人及时捂好了耳朵。

    头顶上白逸尘的话音刚落,狂暴猪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起来,只见它张开大嘴:“吼——”惊天动地的吼声从它口中发出。

    小鸟儿们拍打着翅膀慌乱逃窜却被声波震得栽倒在地,树叶像被大风刮过一样散落一地。尹不凡面色发白,耳边溢血,显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快去,今天的晚餐有找落了。”拍拍夏九言的头,白逸尘慵懒的打着哈欠。

    夏九言耸耸肩,扫了一眼被狂暴猪怒号差点震蒙的尹不凡,心里暗笑道:“装逼果然不能超过三秒啊。”

    眼见狂暴猪就要朝尹不凡撞去,夏九言纵身一跃跳到了二者中间。吓得他脸色发青:“失误、失误。”

    本想跳到狂暴猪的背上,一个不小心用力过猛却跳到了二者之间,差点撞在狂暴猪的獠牙上。吓得他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幸好反应及时,抓住对方獠牙,一个挺身便落在了狂暴猪宽阔的后背上。

    朝着狂暴猪的额头用力刺去,只听噗的一声闷响,三尺长的烈阳剑没入其头颅之内。狂暴猪因为疼痛开始奋力挣扎,惨叫声连绵不绝,要不是手握剑柄夏九言恐怕会被甩出老远。

    真气顺着剑身传入狂暴猪体内,片刻之后狂暴猪停止了挣扎,一头栽了下去。

    不远处目睹这一切的尹不凡脸色相当难看,以他的实力对付狂暴猪简直易如反掌,只不过为了向围观的夏九言显摆高超的剑技大意受伤,没想到却被对方所救,感觉胸口闷闷的,一口气没上来就晕了过去。

    看着上百斤的狂暴猪夏九言馋的口水直流,仙禽园的异兽虽多,但是个头普遍比较小,像精鸡和烈焰兔那样的三五只都不够塞牙缝,这只狂暴猪身上的肉少说也有三百来斤,好好保存够吃好一阵。

    将食材搜刮干净,顺手把灵核塞入空间袋,夏九言这才想起来刚才为了装逼而被狂暴猪吼懵的倒霉蛋。见到对方倒地不起,一只手紧紧捂着胸口,看来内伤不轻。

    夏九言拿出之前师兄们赠送的蓄力丹,塞入对方口中,一阵轻咳过后,正打算再喂一颗通络丹的时候,对方却推开夏九言手中的丹药,冷冰冰的说道:“我才不要你的施舍。”

    话音刚落,体内血气往上涌再次晕了过去。

    夏九言觉得这兄弟有点意思,估计天生自带装逼不能过三秒的属性。一开始明明可以一下子解决狂暴猪,却为了跟自己显摆他的剑技受了伤。给他喂了蓄力丹刚能开口说话就拒绝自己的好意,死鸭子嘴硬却再次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这兄弟那根筋不对,貌似看自己不顺眼?夏九言想了想自己平日里在宗门人缘很好,除了偷偷鸡也没干什么缺德事,也不算顶级天才,还不至于遭人嫉恨,那么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因为自己太帅了!

    想到这里,夏九言也顾不上对方的推辞,还是将手中的那颗通络丹塞入对方嘴里。毕竟一个宗门的,不能见死不救嘛。

    “咳、咳、咳……”没过多久通络丹起了作用,一口淤血从尹不凡口中吐出,人也清醒了过来。

    夏九言刚想上前询问,却见对方一把拿起手中的剑向自己刺来,边刺边喊道:“伪君子。”

    哈?救了他自己就成了伪君子,这位兄台,你这什么逻辑?

    兴许刚才震伤脑子了?夏九言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急忙喊道:“这位师兄,你冷静一下,我再帮你看看,伤到脑子虽然麻烦,但是能治好。你有病就要尽快吃药,我这里兴许就有你能吃的药。”

    听到夏九言的话,尹不凡更加气恼,大声喊到:“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

    看来这下子伤的不轻,不得已夏九言祭出自己的烈阳剑抵挡起来。

    微风吹起地上的落叶,两人相视而立,手握各自仙剑,就这么僵持着。

    眼见对方又要开始动手,夏九言率先开口:“这位兄台,看在同门师兄弟的份上,我好心救了你,你怎么能不识好歹恩将仇报呢?要是被震伤脑子,我刚才说了,我帮你治啊。”

    “你才伤了脑子呢!我没事,再说了,谁要你救了?我警告你,以后离单师兄远一点,不许你再靠近他!”看着夏九言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尹不凡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啥?你说啥?我没听清?”怎么又扯到单容了?这跨度有点大,关他什么事?仿佛怀疑自己的耳朵,夏九言掏掏耳朵,再次问道。

    “哼!虽然不知道你用的什么方法勾引单师兄的,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不管你再怎么装模作样,我早晚都会戳穿你。到时候单师兄一定会厌恶你然后离开你。只有我尹不凡才配做他的道侣!”

    听到这里,夏九言算是明白了,原来尹不凡喜欢单容那个闷骚男啊!怪不得这厮总是和自己作对,看自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要是这货对自己礼遇一点,兴许自己一高兴还会帮他俩凑合对儿呢。

    这个尹不凡一看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看来要好好整他一下。

    再说了自己什么时候勾引单容了?被那个闷骚男暗恋就已经够伤神的了,现在居然还出现一个情敌,真是想想就头疼。

    “哦,这样啊,本来小爷没有这个打算,多谢你给我出了这么好的一个主意。单师兄是宗主的亲传大弟子,也是宗主之位的继承人,要是我能把上单师兄,那么以后在宗门内岂不是横着走?仔细想想单师兄也挺俊的,就这么定了。试炼之后我就去找单师兄,赶紧定下来,呵呵,多谢你的好主意。”夏九言坏笑道。

    这下,尹不凡差点气的把牙咬掉。随即一剑挥出。

    铛——

    就这样两把仙剑撞在了一起,两人互不相让就这么僵持着。

    “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尹不凡咬牙切齿的说道。

    夏九言冷笑道:“给你三分颜色你就敢开起染坊,看招!”只见他一个用力将受伤的尹不凡挡开,随即取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丹药当做暗器摄入尹不凡的口中。

    “你、你究竟给我吃的什么?”猝不及防的尹不凡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急忙问道。

    “这可是小爷我精心炼制的百毒丹,用上百种毒草百种毒虫炼制而成,你放心,不会肠穿肚烂,也不会突然暴毙的,也不会七窍流血,只不过在半个月内你会逐渐虚弱,气血逐渐衰退,精神逐渐萎靡,到最后走火入魔气息紊乱致死。到时候谁也查不出来。怎么样?我的丹药不错吧?”看着对方一脸的怒色,夏九言却毫不在乎,拍拍屁股走人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