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13章 上药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小东西翻过来之后,无意中瞥见小东西胸口上那两粒小小的红豆,白逸尘突然想起前几天梦中的场景,不禁有些脸红。看小说最新更新来网,

    胡乱的给胸口上完药,白逸尘终于松了口气,要是再盯着小东西的胸口看,他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再次品尝起来。

    相比后背和屁股,腿上的伤口要少得多,只有大腿根部相对隐秘的地方才有一道浅浅的伤痕,也不知道这个白痴怎么会伤到这么奇奇怪怪的地方。

    暗暗啐了一口,由于白逸尘现在是小猫的状态,犹豫了一下还是拱了拱将夏九言的双.腿.分开,猫爪上沾了点药膏,轻轻的涂在大腿根部的那道伤口上。

    虽然极力避免碰到那些不该碰到的物事但是那个渐渐变大的坏家伙还是弹在白逸尘的脑门上,满脸羞红的白逸尘一气之下朝这个坏家伙拍了过去,没想到对方歪到一边后再次弹了回来,好巧不巧的打在猫脸上。

    这下白逸尘气坏了,拉过毯子,顺手盖在夏九言的身上,将他脖子以下的肌肤牢牢的遮住,只露出俊秀的脸蛋和白白的玉颈。

    看着毯子鼓起来的那一小块,白逸尘气就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踩了踩。

    随后对着夏九言俊秀的脸蛋左右开弓啪啪啪扇了起来。看着小东西红肿的脸蛋,白逸尘这才消了气,但是又怕对方发现自己私下泄愤,所以顺手将剩下的药膏全部涂在夏九言那红肿的脸蛋上。

    夏九言醒来之后,发现身上盖着一件厚厚的毯子,白逸尘化身的小白猫正蜷缩在自己的胸口睡午觉,后脑勺正对着自己,那毛茸茸的后脑勺看的夏九言心里痒痒的,强忍住想要抚摸的冲动,开始检查自己的伤口。

    此刻夏九言的伤口已经不疼了,身上清清凉凉的,生怕惊动正在熟睡的小白猫,轻轻拉开毯子的一角,所有伤口都已经长好结痂,有的甚至已经脱落只剩下一些淡淡的红印,相信过不了多久那些红印也会渐渐消退,最后只剩下光洁无暇的肌肤。

    毕竟是自己师傅炼制的药膏,堂堂七品炼药师的杰作效果自然不同凡响。这瓶九花玉露膏不仅有生津止血、愈合伤口的作用,甚至能活血化瘀、滋润肌肤,达到美容的效果。这两种完全不同的药效融合在一种药膏里可见师傅的手段高超。

    唯一感到奇怪的就是略微不适的脸颊,仿佛被什么东西重击过一般,脸上甚至还糊满了厚厚的药膏。看来白兄给他上药的时候顺手把剩余的药膏全部涂在了他的脸上。不过也好,这药膏美容养颜的作用相当显著,看来又要帅出新高度了。

    不过这次小小的测试就让自己伤痕累累,看来自己目前实力的水分相当高。师傅并未亲自出手,只是布置了一个小小的剑阵就让自己狼狈的到处乱窜。这样的实力就别提寻找高级食材了,就连普通食材都不一定能找得到。

    不过幸好师傅在试炼前借测试的名头指点了自己一番,不然自己总以为原先的路数是对的,没想到师傅指点过后自己对门派基础剑法竟然有了更深层的领悟。

    门派基础剑法是鸿蒙仙宗所有入门弟子必修之法。但是越简单的东西往往蕴含更深层的奥秘,这套基础剑法就是鸿蒙仙宗历代先贤经过不断的试验改进演变而成的。短短几式却蕴含无穷的法则。

    普通弟子照着招式练习可以强身健体,增强实力,而悟性较高的弟子则能从中体悟到剑道真谛,从而演变出自己的剑法,这才是鸿蒙仙宗要求每个弟子必须学习基础剑法的真正目的。

    终究还是没抵住后脑勺的诱惑,夏九言向白逸尘伸出了邪恶之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绒毛,内心一阵满足。

    看着光洁的肌肤,夏九言不禁感叹:九花玉露膏的药效果然神奇,涂完的第二天连个疤痕的影子的找不到。

    至于夏九言那被白逸尘恶搞之后涂满药膏的脸,细腻红润有光泽,简直不能更好。

    伤好之后,夏九言每日都勤加苦练、耐心琢磨,终于在试炼的前一天领悟了基础剑法的第一式。这里的领悟指的是完美掌握,属于更高一层的悟。只有天资卓越的弟子才能踏入这一步。

    终于到了试炼那天,其他被选中的弟子早早就到了集合地点,只有夏九言因为睡过头而姗姗来迟。不过幸好担任裁判的几位长老还没到,所以被选中的弟子们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

    其中就属宗主一脉、敖谷峰、炼器峰三个团体最显眼,因为宗主大弟子单容、敖谷峰弟子刘衡、炼器峰弟子赵子胥都是本次试炼的热门夺冠人选,另外这三峰实力雄厚,被选中的弟子人数相对较多,而其他几峰只有零星的几个弟子参加。

    三个团体之间都是彼此竞争的关系,三个夺冠人选都是峰主的嫡传弟子,看来这次试炼冠军的角逐应该相当的激烈,所以彼此看对方都不顺眼,气氛一时紧张起来。

    “哟!大家早啊。”夏九言一边悠闲地踱着步一边微笑着跟大家打招呼,慢悠悠的向人群这边走来,丝毫没有来迟的自觉性。

    不过被他这么一打岔,原本紧张的气氛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他的身上,特别是三个冠军热门人选的目光。

    早在夏九言一出现的时候,单容那殷切的目光就一直紧随着他,虽然掩饰的很好,但耐不住有猪队友啊,那一高一矮的师弟早就把单容的秘密说出来了,更巧的是被正主夏九言听到了,所以不管他掩饰的再好,夏九言都能发现单容目光中所包含的东西。

    敖谷峰的刘衡面容有些冷峻,发现夏九言的视线后僵硬的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刘师兄是个地地道道的剑修,敖谷峰离祁连峰比较近,好几次夏九言路过之时都发现刘衡躲在两峰间的密林内练剑,有时大半夜都能看见那上下翻飞的剑影。夏九言生平最佩服有毅力的人了,所以对刘衡的印象很好。

    炼器峰和药峰相对来说比较熟络,卞长老和纪天明也经常探讨和切磋。天下大道殊途同归,所以赵子胥和夏九言更熟一些。

    都说火灵根的人性子急躁,可在赵子胥的身上体现出来的却恰恰相反。银色的发冠将墨发高高竖起,白色的锦服将挺拔的身姿衬托的更加伟岸迷人。温润儒雅的性格更是让人对他生不出恶感。

    “夏师弟,你来了,要是你再不出现,为兄差点派小离去叫你了。”赵子胥笑着,伸手摸摸肩上的小鸟。

    看着赵子胥伸出玉指肆无忌惮的逗弄着肩上的那只小红鸟,夏九言吓得心脏直突突。

    “嘿嘿,多谢赵师兄的美意,小弟这不是来了吗?小离还是留着陪你吧,我可不需要。”明知赵子胥是在吓唬他,但是夏九言额上的冷汗依旧直冒。

    之前二人就打赌看谁在试炼中得分较高,虽然夏九言对这个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是耐不住利诱啊,炼器峰的宝物之多众人皆知,赵子胥更是响当当的富二代,所以他以紫砂玄火炉为代价引诱夏九言跟他打赌。

    本来夏九言兴趣缺缺,他参加试炼只是为了寻找食材和第三名疾风草的那个奖励,他又不想争第一。可是赵子胥手中的那个紫砂玄火炉他一眼就相中了,不为别的,妥妥的砂锅米线啊!所以他才答应了这个赌约。

    之所以吓得冷汗直冒是因为赵子胥肩头那只名叫小离的小红鸟,据说有远古朱雀的血脉,即便血脉再稀薄也是个喷火小能手,曾经将夏九言的衣服烧了个精光,连条蔽裤也没留,害得他果奔了好久,所以夏九言一见到它就发怵。

    “啾啾啾~”看见夏九言害怕的样子,那只叫小离的小红鸟得意的直叫。

    突然一股寒意向它袭来,吓得小离差点从肩上栽下去,幸好赵子胥手快把它接住。顺着小离闪躲的目光才发现,夏九言头顶上趴着的那只不起眼的小白猫,正漫不经心的打着哈欠。

    “夏师弟这是灵宠倒是很有趣。”赵子胥虽然对面前这只小白猫很感兴趣,但是无论他用精神力怎么刺探,结果也是一只实力最低级的小白猫。

    看见欺负过自己的小红鸟吃瘪,夏九言心情愉悦,笑道:“啊,哈哈,是啊,这是大白,我的灵宠。”

    白逸尘觉得很恼火,昨晚白痴夏九言因为突破的事兴奋了一整晚,害得他也没睡好觉,他正想在出发前补个觉,那只嘚瑟的杂毛鸟竟敢在他耳边不停的聒噪,吵得他怎么也睡不着,这才给它一个教训。

    二人的交锋在单容眼中就是眉来眼去,虽然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把赵子胥一剑劈了,但是在心上人夏九言的面前他不得不维持良好的形象。</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