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12章 吃醋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可是白逸尘就不那么想,看着丁瑞被夏九言抱住的那只胳膊,他就气的牙痒痒。看小说最新更新来网,爪子也就开始不安分起来。

    由于气压突变,丁瑞终于注意到师弟头上的小白猫。雪白的绒毛,圆圆的脸蛋,肉肉的爪子,特别是脑袋上那对毛茸茸的耳朵时不时的动一下,让人忍不住想要抚摸。

    可是如此萌物现在正用冰冷的眼神注视着他,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尴尬,“你这灵宠挺可爱的,呵呵。”

    可毕竟是师兄,稍作调整就缓了过来,接着回到:“本来这次闭关要很长时间的,并且冲击瓶颈的时候差点失败,本来有点泄气打算破罐破摔的,不过就在关键时刻我想起来你上次送来的竹筒饭还剩一个,我就用灵火热了一下,没想到就这么突破了。”

    “哈?”夏九言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还可以这样?

    为了感谢二师兄对自己吃货事业的大力支持,他曾经特地做了几个竹筒饭送了过去,没想到对方还留着,并且因为这个升了级。想想就觉得蛋疼,请叫我升级好助攻啊!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感谢师弟你啊,要不是你,我可能就失败了,我这三品炼药师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啊。”丁瑞由衷的感谢到。

    “呵呵。”夏九言无言以对,突然间想到什么:“那个……二师兄,这件事你还没对师傅说过吧?”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背后冷汗涔涔。

    他偷用师傅药炉做菜的事情大师兄和二师兄是知道的,要是师傅从二师兄这次晋升的事上做出什么联想,那么自己的小秘密就要暴露了。

    “怎么可能,我一出关就去找师傅了,特地向他禀报了这件事,他老人家很是高兴呢。”丁瑞一脸认真的说道。

    此时屋内突然晃出一个人影来,慢悠悠的走出来,刚才还在院子里闲聊的师兄弟二人此刻立马上前行礼。

    “师傅。”

    当纪天明的身影出现的那一刹那,原本因为夏九言的态度而对丁瑞虎视眈眈的白逸尘瞬间变成一只啥也不懂的小白猫,懒懒的趴在夏九言的头顶上。

    “阿瑞。”

    “弟子在。”

    “你刚刚突破,境界并未稳固,速速回去闭关,虽然你晋升了三品炼药师,但是三品丹药你还是要炼的,希望这次突破能给你新的启发。为师的话你明白了吗?”没想到纪天明一开口就是让二弟子回去闭关,师傅教导弟子依旧相当严格啊。

    “弟子明白。”

    跟师傅、师弟辞别后,丁瑞就离开了。

    现在这个小院儿里就剩下纪天明和夏九言师徒二人。

    “师傅。”内心有种强烈的预感,夏九言率先开口。

    “九言啊,今天去主峰感觉怎么样?宗主气色怎么样?”像是随口那么一问。

    “师傅我错了……唉?”就在夏九言以为自己不务正业偷用师傅药炉炒菜的秘密被师傅发现的时候,没想到师傅说的确是另外一件事。

    不过随即心头一喜,答道:“宗主今天气色特别好,面色红润有光泽,皮肤细腻有弹性,还和我聊了好久呢,问了很多有关师傅的事儿。”

    “最近修行的怎么样了?试炼就快到了,你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不要掉以轻心,虽然门派内有很多人探索过秘境,但是里面大的不可想象,危机丛生,甚至会有生命危险,今天为师来就是检验一下你最近的修行成果。”

    啊?这话题转的真是让人猝不及防。还以为师傅会继续探听宗主的消息呢,没想到话题一下子就转到了门派试炼上。看来师傅和宗主二人都相当的腼腆,他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啊。

    师傅对自己不错,看来是时候发挥自己神助攻的作用了。

    ……

    好不容易等师傅走了,夏九言也几乎累的快趴下了。

    白逸尘这才从院子角落里的一颗树上跳了下来。刚才纪天明出现的时候他就装成一只普通的小猫,在夏九言进行测试的时候就顺势悄悄的躲到了角落里的大树上。

    兴许是纪天明的精神力过高,才会给白逸尘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炼药师这个职业除了自身灵根的属性外,最关键的就是精神力,要说炼药师的晋级是悟性的晋级,那么精神力就是刺破瓶颈的那把尖刀。炼药师每次晋级之前都会遇到瓶颈,而精神力的越强的人越容易冲破瓶颈,为“悟”创造条件。

    纪天明是七品炼药师,所以精神力之高在鸿蒙仙宗内无人能敌,所以就连见到宗主都一脸随意的白逸尘,在见到纪天明的时候不得不小心翼翼,生怕被对方看穿。

    看见满身是伤的夏九言倒在床上哼哼唧唧,白逸尘一脸的不屑。

    纪天明虽然很宠徒弟,但是对于弟子的教导也是相当的严格。除了炼药方面让他们打下坚实基础外,还要适当的鼓励启发他们新思路,这一点夏九言这个吃货误打误撞合了他的心意,所以几个徒弟中他最看中夏九言。

    武学功法方面,纪天明也丝毫不允许弟子们懈怠。刚刚的测试,在指出弟子不足的同时,下手竟然毫不留情,不过这也正看出纪天明对夏九言的偏爱。越是严格对他以后实力的提升越有帮助。

    幸好夏九言受的都是一些轻微的皮外伤,因为本来师傅测试他的就是门派基础剑法的变化与应用。虽然他已经是筑基期,但是要论剑法的活学活用他还差的很远,就连一向给人憨厚老实的大师兄在这方面都比他强很多。

    “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夏九言这才发现身上的衣服被血和汗浸透了,伤口虽轻,但是数量可不少,基本上除了脸蛋以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好地方,有些血渍干涸了,布料黏在伤口上,脱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了伤口,疼的他哇哇直叫。

    “白痴。”白逸尘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凑到夏九言跟前从他的空间袋里掏出药膏替他上药。

    用嘴叼开夏九言的衣襟,胸口的伤口还少一些,后背上的伤口真是惨不忍睹。将黏在伤口上的衣服轻轻拉开,原本好多结痂的伤口被撕扯开来,鲜血直流。

    “啊啊啊,白兄你轻点、轻点。”后背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夏九言忍不住叫出声来。

    “谁让你刚才逞能来着?你师傅让你好好感悟剑阵,利用基础剑法寻找突破之法,谁让你横冲直撞的?我要是有你这么笨的徒弟,非把你扔在里面,让你自生自灭。”明明是小猫的萌态,说出的话却这么的薄情。

    “白兄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快点上药吧,疼死我了,哎呦。”猛的一扯,残破的衣襟终于完全脱了下来,夏九言也疼的晕了过去。

    鄙视的看了一眼,白逸尘小声嘀咕道:“真没用。”

    肉呼呼的爪子随便挖了一块药膏,却见后背上好几道伤口因为刚才大力的撕扯重新流出血来。看来上药之前还得将伤口周围清理干净。

    不满的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夏九言,白逸尘不禁悱恻到:“真是个麻烦的小东西。”

    不算宽阔的后背上皮肤白皙,密密麻麻的布满着细小的伤痕,几乎每道伤痕都重新冒出了血液。要是一个个清理还真是相当的麻烦。

    血腥味、汗渍味、体香味渐渐在四周弥漫开来,好像有种魔力不停地冲击着白逸尘的大脑,击垮他的神智。

    他情不自禁的靠近夏九言那白皙的后背,伸出小巧的舌头,轻轻的舔舐着那些伤口,说来也奇怪,凡是他舔过的地方,伤口虽然没有愈合但是流血却已经止住。

    白逸尘小心翼翼的清理着伤口,舌尖划过之处身下的人不禁一阵颤抖,夏九言被这清凉的感觉激醒,随即感到后背一阵阵的酥麻,白逸尘舌尖上的那些小小倒刺轻轻滑过伤口周围,那种又疼又痒酥酥麻麻的感觉,让刚刚有些清醒的夏九言舒服的再次晕了过去

    很快就将伤口周围的血渍清理干净,白逸尘这才依依不舍的直起身来,舔舔嘴唇,好似回味刚才的味道。

    胖乎乎的爪子轻轻的抚摸着那一道道的伤口,将药膏均匀的涂抹上去。爪子上的小肉垫轻轻的按在伤口上,身下的小东西竟然舒服的呻.吟起来,不过依然昏睡着。

    一把扯下小东西的裤子,屁.股上那两道长长的伤口着实让人为难,难不成也要舔?

    好在白逸尘并未想太多,三下五除二将夏九言屁.股上的伤口处理完毕就将他翻了过来,只不过恶作剧似的在小东西的屁.股上留下了自己的牙印。谁让他的屁.股白白嫩嫩有弹性,忍不住拍了几下,手感好极了。

    看这弹性、这弧度、这手感,俨然就是传说中的极品屁.股。以后小东西要是惹他生气或者招蜂引蝶他就这么惩罚他。

    一边上药一边胡思乱想的白逸尘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得可怕,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