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10章 美梦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现场的气氛尴尬极了,为了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也为了都弄一下白逸尘那张总是板着的脸,眼珠子转了一圈,夏九言想到一个好主意。

    片刻之后……

    “你吃我的,喝我的,竟然还想调(玩)戏(弄)我?”夏九言一边颤抖着整理起凌乱的衣衫,一边满脸委屈的说道。

    “那你想怎么办?”白逸尘觉得要是再不表态,看这个架势,自己很快就会变成玩儿完就扔、始乱终弃、十恶不赦的超级渣男。

    看见白逸尘似乎有妥协的意思,夏九言觉得自己是时候提些条件了,于是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为了弥补我的精神损失,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第一:以后仙禽园的食材不再是三七分,以后五五分成,咱俩一人一半。”

    “然后呢?”白逸尘轻声接道。

    “第二嘛,以后不能光我出力,你收集到的食材也要分我一份,我自会帮你做成美食,同样是五五分,这样很公平不是,你出工我出力,咱俩合作双赢。”

    “接着说。”

    “至于这第三条,你刚才都对我那样了,让我摸一下屁股咱们就一笔勾销了。”都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要是能摸到圣兽的屁股那以后出去跟别人吹牛也倍儿有面子啊!

    其实这所谓的第三条纯属为了凑数临时加上去的,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想着能摸到白虎屁股的夏九言,眼珠子滴溜滴溜直转,猥琐的笑着,丝毫没有发现白逸尘那遇见阴沉的脸。

    “你做梦!”说完,白逸尘嗷得一声扑了过去,朝夏九言的脖子咬去。

    “啊……白兄、白爷,你还真咬啊。我错了,那这样吧,你六我四。”

    夏九言挣扎半天,挣扎无效,锋利的虎牙还是咬了上去。

    “不不不,还是你七我三……”

    “要不我亏点儿,咱们二八分!”

    “我不摸你屁股了行不行?我错了白兄……哎呀……”

    锋利的虎牙划过夏九言的脖子,夏九言不禁打了个冷颤。看见白逸尘那包含戏谑的眼神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哼!你吃我的、喝我的、睡我的,竟然还敢戏弄我,小心你的屁股,我早晚都会摸到的……”夏九言内心愤愤不平,生怕对方听见,小声嘀咕着。

    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白逸尘却怎么也睡不着,想起刚才的一幕脸颊有些微微发烫。

    十岁的时候被人杀死,灵魂寄居在小白的身体内,曾经游荡过七界,历经多少个时代,虽然没有经历过情情爱爱,但是内心有种强烈冲动想要和眼前这个人在一起。

    难不成自己被他的美食俘虏了?对,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白逸尘的内心一阵纠结。

    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此刻却害羞的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

    修行了一天刚才又折腾了半宿的夏九言早已疲惫不堪,缩在床角呼呼大睡,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人正对他虎视眈眈。

    一阵纠结过后,白逸尘还是抵不住内心的冲动,慢慢的走近夏九言,在他的背后趴了下去。感受着身后传来的温度还有那淡淡的香味,白逸尘的眼皮渐渐沉了下去。

    ……

    自从白逸尘从小白虎变成小白猫赖在夏九言身边后,整个药峰都知道夏九言养了一只小白猫。

    这也难怪,无论夏九言走到哪里,白逸尘就跟到哪里,夏九言的头顶俨然已经成为白逸尘的专座。

    就这样,夏九言再次刷新了人们对他的印象。

    临近门派试练,各峰的弟子议论纷纷,到处都在讨论这次能进入秘境试炼的人选。

    “听说没?这次进入秘境的弟子中带队的肯定是单容单师兄,宗主还专门为他做了特训呢,这次试炼的魁首肯定非他莫属。”

    “胡说,我怎么听说这次带队的弟子是炼器峰卞长老的首徒赵子胥赵师兄呢?赵师兄的实力超群,远在单师兄之上。况且据小道消息说,卞长老还为赵师兄专门炼制了新的防护盔甲,防护超强,金丹期的强者都无法刺破呢。”

    “明明就是我们敖谷峰的刘师兄,肯定能得第一。”

    “你以为秘境是你们家开的啊,你说第一就第一啊。”

    “错啦,你们都错啦!难道你们都忘了药峰长老的宝贝疙瘩夏师兄了吗?听说他这次也要参加试炼。”

    “什么?药峰的人这次参加试炼?他们不是之前都没兴趣的吗?”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兴许是卡在瓶颈想要借试炼突破也说不定呢,要知道这个夏师兄小小年纪就到了筑基期,比单师兄和赵师兄他们都要早呢。”

    ……

    弟子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身后的夏九言。

    默默的穿过人群,朝着东边疾驰而去。

    他奉师父之命为宗主送去特制的丹药,而他的头顶上稳稳地趴着一只小白猫。

    夏九言怎么也不会想到,穿越后听到的第一个秘闻竟然是有关自己的八卦。

    有关这次试炼的猜测及讨论正在门派内弟子间如火如荼的展开着。而主峰这边则相对安静得多。

    主峰是宗主一脉居住的地盘,冯宗主平时最讨厌门下弟子不务正业聊八卦,所以主峰这里的小道消息较为闭塞,弟子们不敢在主峰范围内浑水摸鱼。

    主峰的弟子个个相貌堂堂、仪表不凡,据小道消息说宗主选择亲传弟子的首要标准就是长相。

    资质什么再好也入不了宗主的法眼,如果长得再猥琐点,那么抱歉,主峰这里不欢迎你,出门不管你左拐还是右拐,想去哪个峰都行,就是主峰不会收留你。

    这还是吃货夏九言穿越以来第一次踏入主峰。

    主峰这里被门内弟子传的神乎其神,可是夏九言却觉得有些言过其实,是哪个混蛋说主峰的人不爱八卦的?赶紧站出来,保证不打死他!

    “敢问师兄,宗主现在何处?我是……”话还没说完对面的人早已溜走了。

    照理说他夏九言人气爆棚,不至于惨到人见人烦的程度啊。

    “哎我说兄弟,怎么……我是脸上长疮了还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见到我跑的比兔子还快?”这已经是第八个从他眼前逃走的人了。

    问个路怎么就那么难┑( ̄Д ̄)┍

    他可是第一次上主峰啊,难不成主峰的师兄弟个个高冷?都说主峰欢迎颜值高的人,自己长得这么帅,怎么就这么不被人待见呢?

    不过自从他踏入主峰范围内就发现这里气氛异常诡异,这里的人仿佛很怕他,不愿和他过多的接触。一连逮住八个人都是没等自己说完一句话就撒腿就跑。

    可是总感觉那些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商量些什么,但是夏九言总觉得跟自己有关。

    白逸尘此时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只普通小猫,慵懒的趴在夏九言的头顶上,尾巴尖不时的摆动几下。

    还是自家的药峰好,没有那么多弯弯道道,也没有那么多阵法和结界。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师傅是因为太懒才没在药峰弄什么阵法。

    早知道主峰这么古怪,他就不来了。就在夏九言准备打道回府之时,一道金光从主峰峰顶一闪,瞬间飞到自己面前。

    该怎么形容眼前的这个人,鬓若刀削,目若含星?这么俗的词怎么能用在这么帅的人身上?看来传言不一定都是假的,至少眼前这个人长得很帅。

    这个人夏九言是认识的,就是宗主的大弟子单容,也是目前弟子们热议的对象。他刚入门的时候曾经被青阳峰的弟子绑走,就是单师兄救下的,还帮他报了仇。单师兄一直对他多有照顾。

    就在夏九言准备上前打招呼的同时,对方手臂微抬,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直取他的左肋。

    夏九言也不是吃素的,一个转身就躲过了对方刺过来的剑尖,要是再晚一小会儿恐怕心脏就会被刺穿。真是险之又险。还好对方只是单纯的过招,并没有杀气,否则夏九言非得气的跳脚不可。

    这是打的哪门子招呼?

    “夏师弟果然好本事,能从我这招擎阳式下从容躲开的弟子,你还是第一个。”收好佩剑,单容毫不掩饰对夏九言的欣赏。

    擎阳式是宗主一脉的绝学,招式凌厉,快、准、稳、狠,对修炼的人资质要求极高,所以能练成的人少之又少,就连宗主一脉能熟练掌握擎阳式的加起来还不超过五个。

    “过奖过奖,单师兄剑法超群,小弟只是反应快一些,侥幸、侥幸。”夏九言双手抱拳,第一次被这么帅的人夸,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随即想到来主峰的目的,生怕单师兄也跟其他人一样跑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住单师兄的衣袖,开口说道:“单师兄,小弟这次奉师命前来给宗主送药。你可得带我去啊。”

    说完装作一脸委屈的样子眨眨眼,拽住衣袖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样子。

    原本一脸从容的单容,面色有点僵硬,尴尬的笑道:“那么师弟可要抓稳了,跟我来。”说完拉起夏九言的左手,踏空而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