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总是闲不住

吃货总是闲不住 第1章 血祭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三年之前魔界异动,丝丝魔气透过结界裂缝渗入了琉璃界。

    各派高手纷纷出动,联手修补了裂缝,加固了结界。从那时起,沉寂已久的魔门邪修蠢蠢欲动,不少正统仙门的弟子受到魔气的污染堕入魔道,也有不少魔门中人潜入修仙门派暗中破坏。

    夏九言穿越过来的时候,他正一脸懵逼的被人追杀。

    “小兔崽子,我看你往哪里跑!”一个身穿红衣,面色阴翳的男子手执法器正在追赶一名瘦弱的少年。

    看着对方手中染血的长鞭,以及自己这身破落的行头,夏九言一脸茫然,难不成遇到变态杀人狂了?没来得及多想,他拼命得往前跑,别的不说,保命要紧。

    平时缺乏锻炼的他跑不了两步就累得直喘气,可这次却跟开了挂一样,即便在茂密的丛林中也身轻如燕如履平地。

    “大叔,有话好好说,注意控制一下情绪,别整天打打杀杀的,生病了得治知道不?”可是那个红衣男子比他更能跑,眼看就要被追上,夏九言急忙安抚道。

    “哼,臭小子,你再怎么胡说八道也没有用,你的命我是要定了,只要拿你的小命献祭,以后我就是魔使了。要怪就怪你的死鬼老爹吧,这就是背叛魔尊的下场!”红衣男子单手一扬,手中那条长鞭形的法器像变戏法一般,瞬间伸长好几倍,将拼命狂奔的夏九言捆了个结结实实。

    “啊——”带血的长鞭长出根根倒刺,狠狠地钻进皮肉里。被捉住的夏九言立刻疼晕了过去。

    夏九言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他变成了另外一个同名的人,这个人来自仙界,是个只有十五岁的俊秀少年。可是他的父亲却不是仙人,而是魔尊四大护法之一,被派去仙界做卧底。可狗血的是堂堂魔界大护法爱上了仙界碧宵宫的惊鸿仙子,还有了个可爱的儿子。

    此事被仙界的人知道,抓走了惊鸿仙子,大护法带着儿子四处逃窜。消息传到魔界,魔尊震怒,命手下四处追杀。最后大护法用生命为代价激活结界,从裂缝中将夏九言送到了琉璃界。

    “言儿,好好活下去,一定要救出你母亲。”这是大护法生前最后一句话。

    不幸的是他的言儿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穿越而来的夏九言。

    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当夏九言融合了前身记忆醒过来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紧接着感到浑身刺痛。

    这里貌似是个山洞,周围一片漆黑,只有不远处的几个蜡烛发出微弱的光。他的四肢被手腕粗的大黑链子牢牢锁住,吊在半空中。胸口上钉着七根锁魂钉,琵琶骨被两个铁钩分别刺穿,铁钩的另一头挂着一把大锁,大锁上漆黑的铁链一直垂到地上,鲜血正顺着铁链缓缓渗入地上那奇怪的纹路中。

    被虐成这样还不死?感叹拥有小强般生命力的同时也感到一阵害怕。看这架势,不会是要放血放死他吧?

    光线太暗加上失血过多看不清,只觉得地面上那个奇怪的纹路正散发出丝丝诡异的气息。这股气息正慢慢向他侵蚀而来,不过却被他体内另一股神秘气息所挡。两股气息各自为战,一股阴冷一股灼热,夏九言算是知道了什么是冰火两重天。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体内那股灼热的气息可以控制,所以他加大了力度,把那股阴邪的气息通通挤出体外,就在他忙着和阴邪气息交战时,洞口处传来两个人的交谈声。

    “呵呵呵,陆师兄你可真厉害,能抓到叛徒的小孽种可真是大功一件,魔尊一定会重重有赏。等你当上魔使以后可不要忘了小妹我呀。要是能飞升魔界可记得要拉小妹一把。”一个身穿薄纱,面容姣好,体态丰盈的妖媚女子娇笑道。

    “这个你放心,绝对不会亏待你的。”红衣男子说完,摸了一把对方的翘臀,嘿嘿一笑。

    “真讨厌——不许捉弄人家。”妖媚女子双眼迷离,撒娇似的往红衣男子怀中靠去。

    当两人来到祭坛前,妖媚女子好奇的打量着吊在半空中的小孽种。只见她祭出法器,腾空而起,来到夏九言面前,伸出手指抬起他的下巴,微微惊叹:“可惜了这幅好皮囊。”

    那妖治的目光像一把利剑,刮得夏九言浑身冰凉,只见她略微叹息的说道:“这张皮要是做成鼓一定特别响。”随后竟一脸惋惜的回到红衣男身边。

    妖媚女的这句话差点吓得夏九言再次穿越回去。不愧是魔门啊,真是心狠手辣,竟然想把他做成人皮鼓。

    此乃琉璃界,这个世界分九界,仙界和魔界屹立于其他七界之上,两上界是相通的。七下界则为凡间界,琉璃界就是七大凡界之一。七大凡界之间畅通无阻,但是和仙魔两界间却有结界阻隔。修仙之人飞升之后到仙界,修魔之人飞升之后到魔界。下界的人可以飞升,而上界的人不可下界,否则必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上下界之间只能通过祭坛来联系。魔尊想要斩草除根却不能下界,就用册封魔使为诱饵来诱惑下界的魔门中人追捕夏九言。可是夏九言是仙魔混血气息并不明显,又无人知道他的名字,几乎不可能被人发现,所以他的老爹才宁愿牺牲自己也要将他送下界。

    可偏偏这个红衣男子恰巧就在结界附近修炼,能从结界出来的人,一定是魔尊下令追捕的孽种,所以逮住了他。

    “这是魔尊要的东西,下回我给你找张更好的皮,做面更响的鼓,你看怎么样?”

    “答应人家的你可一定要做到哦。”妖媚女撒娇道。

    “一定。”

    就在二人准备献祭时,洞口方向突然传出巨大的声响,一群正道修士杀了进来。此刻的夏九言也终于撑不下去再次昏了过去。

    头好疼——

    当他再次醒来之时已经过去很久,那两个魔头被杀,祭坛被毁,他也被救了出来,还被其中一人带回了鸿蒙仙宗。这个人就是鸿蒙仙宗的纪天明纪长老,现在成了他的师傅。

    纪天明是高阶炼药师,又是药峰长老,在宗门内地位尊崇,他也参加了那次封印,返回宗门的途中无意中发现了赤练血魔的踪迹,所以就追了过去,没想到却无意中救了夏九言一命。赤练血魔就是抓住夏九言的那个红衣男子,他杀人无数,还经常残杀正派修士取乐,手段极其残忍,那些遇害弟子的遗体被发现的时候往往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

    夏九言醒来过后,宗门里也有人问过他的身世,他都只说魔门肆虐,家人被杀,红衣魔头抓他回去想做人皮鼓。

    为了这次的事情,宗门内所有长老齐聚议事堂。分析了此次魔界的异动和以后宗门的发展部署。

    当讨论到有关夏九言的问题时,意见却产生了分歧。

    “此子根骨极佳,身兼五灵根,又激活了灵火,看来注定与我有缘,我决定收他为徒。”纪天明觉得自己发现了宝。

    另外一位长老却不同意:“现在魔门那么猖狂,谁知道是不是魔门联合起来施展的苦肉计,万一他是魔门的卧底,我等岂不愧对祖师?我岳青山第一个不同意。”青阳峰的岳长老每次议事必定会跟纪长老作对,这次他又是第一个站了出来。

    纪天明扫了一眼正在跳脚的岳青山,懒得理他。

    其余长老并没有多余的意见,因为毕竟不是他们收徒弟,再说了,即便那个孩子是个魔门卧底,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也翻不出什么大的风浪。拥有炼药师资质的人极少,纪长老门下人丁单薄,他想多收个弟子也是件好事。

    眼见其他长老并不想多管闲事,岳青山再次说道:“众位也知道上界出了件大事,魔尊下令追杀的人也恰巧是这个年纪。万一……”说完还得意的往纪长老的方向瞟了瞟。

    环视一圈,发现其余长老并没有因为岳青山的话而面露异色,纪天明正色道:“救下他时众位都在场,此子既无魔气也无仙骨,诸位觉得有可能是那二位的子嗣吗?况且此子因为异变激发了体内的火灵根,以后成就必定还在我之上,恐怕有人正是看出此子的潜质才不想让我收他为徒,故意跟我药峰作对。”

    “你!”

    为了稳固大局,宗主冯玉堂终于发话:“好了!即便魔尊想杀之人到了下界,也不见得在我们琉璃界。那人是通过仙界通道进入的下七界,而此次我们琉璃界有异动的只是魔界的通道。我看此子天资聪颖根骨极佳,不如就留在药峰,交给纪长老教导。就这么决定了,大家都散了吧。”

    “多谢宗主!”纪天明谢过宗主,连看都没看岳青山一眼转身走了,气的岳青山只好吹胡子瞪眼睛。

    好饿啊——

    这是夏九言伤好后的第一感觉。连日来养伤,师傅给他吃的都是一颗颗的丹药,半个月没吃饭的夏九言觉得有些抓狂。当他知道真相后,急的眼泪差点都掉下来。

    “救命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