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论语(大全集) 第30章 泰伯篇第八(3)

时间:2017-12-08作者:雅瑟主编

    人生在世不能没有目标,心中要树立一个坚定的信念,以信念做支撑,努力学习从而弘扬正道。如果缺乏目标,就容易迷失方向,从而不知道活在世上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找不到人生的价值所在。信念应该贯穿人生的始终,所以,无论我们身处何地,从事什么职业,都要时时坚定信念,活出人生的价值。

    8.14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译文

    孔子说:“不在那个职位上,就不参与它的政事。”

    名家注解

    程颐、程颢注:“不在其位,则不任其事也,若君大夫问而告者则有矣。”

    张居正注:“盖所以安本然之分,而远侵越之嫌,人之自处当如是也。然士人之学期于用世,则匹夫而怀天下之忧,穷居而抱当世之虑,亦有所不容已者。要之,潜心讲究,则为豫养非分干涉,则为出位。豫养者待用于不穷,出位者轻冒以取咎,此又不可不辨也。”

    解读

    当政为官的人要安于本分,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不要插手干预别人的事务。

    这既是尊重别人,又是在很好地维护自己的尊严。上到国家,下至单位,其内部都有严格的职位设置,人们各有所司,各负其责,谁也不能越俎代庖。

    做人应该讲究原则,要给自己找准位置,定好名分。乐于助人是美德,但是要把握度。先搞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再考虑与别人相互协调,相互帮助,而不是逾越职权,随意干涉别人的工作。我们无论居于何种地位,都要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角色,将属于自己的角色演绎好。每个人身上都担负着应有的职责,只有先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才能更好地帮助别人。人们各尽其责,进而相互配合,才能合理又高效地做好工作。

    8.15子曰:“师挚之始1,《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注释

    1师挚之始:师挚是鲁国的太师。“始”是乐曲的开端,即序曲。古代奏乐,开端叫“升歌”,一般由太师演奏,师挚是太师,所以这里说是“师挚之始”。

    译文

    孔子说:“从鲁国的太师演奏音乐开始,到最后演奏《关雎》的结尾,满耳都是美妙的音乐。”

    名家注解

    朱熹注:“孔子自卫反鲁而正乐,适师挚在官之初,故乐之美盛如此。”

    张居正注:“以孔子之圣而正乐,以师挚之贤而掌乐,故一时音节美盛如此。

    自师挚适齐,继者皆不能及,圣人所以追思而叹美之也。”

    解读

    孔子曾向师襄子学习弹琴,他刻苦练习,精益求精,对乐曲《文王操》神韵的理解,使师襄子深感惊讶。可见,孔子很喜欢音乐,并且对音乐很有造诣。在欣赏鲁国太师的演奏时,孔子说从太师演奏序曲开始一直到最后演奏《关雎》的结尾,他的双耳都是美妙的音乐。对太师的演奏发出了其源自内心的赞美之情!

    孔子赞美太师的演奏,不仅仅因为太师具有高度的音乐素养能够出色地表现乐曲。更重要的是因为太师所演奏的都是中正平和的雅乐。孔子喜欢尽善尽美的《韶》乐,厌恶郑声,他认为音乐应该受礼的约束,强调音乐的向善性,只有正统的雅乐才能教化百姓立志向善。时至今日,我们大多忽视了音乐的教化功能,而更加崇尚其娱乐功能,这是我们要注意的问题。

    8.16子曰:“狂1元而不直,侗2侗而不愿3,倥倥4而不信,吾不知之矣。”

    注释

    1狂:急躁、急进。2侗:幼稚无知。3愿:谨慎、小心、朴实。4惶惶:音kong,同“空”,诚恳的样子。

    译文

    孔子说:“狂妄而不直率,幼稚而不老实,表面装诚恳而又不讲信用,这种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呀!”

    名家注释

    朱熹注:“吾不知之者,甚绝之之辞,亦不屑之教诲也。”

    张居正注:“盖狂而直,侗而愿,倥倥而信,虽是气质有偏,然犹不失其本然之真,尚可以陶镕。若不直、不愿、不信,则本真已失,而习染愈蔽,终不可以化诲者也,故孔子绝之。”

    解读

    孔子厌恶表里不一、内外相违的人,本章列举了三种这样的人:狂妄而不正直的人,幼稚而不老实的人,表面装诚恳而又不讲信用的人。这三种人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不明事理的人很容易被他们欺骗。对这些人,就连孔子这样的圣人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不屑于教育。

    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明白了这一点,我们不仅要时时刻刻努力学习新知识,还要毫不放松地及时复习旧知识。温故而知新,才能更好地适应新时代的发展。

    8.18子曰:“巍巍1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2焉!”

    注释

    1巍巍:崇高、高大的样子。2与:参与、相关的意思。

    译文

    孔子说:“崇高啊,舜和禹拥有天下却不为自己享受。”

    名家注解

    朱熹注:“巍巍,高大之貌。不与,犹言不相关,言其不以位为乐也。”

    张居正注:“盖舜、禹之心只知天位之难居,虑四海之不治,日惟兢业万机,忧劳百姓而已。若夫有天下之可乐,奚暇计哉?此万世颂圣明者,必归之也。后世人君,诚能以其不与天下之心,而尽其忧勤天下之实,则二圣人之巍巍不难既矣。”

    解读

    舜、禹两位远古时代的君王,是孔子十分敬佩的人物。舜禅让于禹,禹治大水三次经过家门而不入,他们都是有大功于天下的仁德君主。孔子认为二者公而忘私,具有“天下为公”的仁爱精神,所以用“巍巍”来赞美他们崇高、伟大的人格。

    古代帝王治理国家,首先要修养自己的道德品行。舜、禹身体力行,全心全意为百姓办事,虽然贵为帝王而不为拥有高贵的地位为乐,更不利用那至高无上的皇权奢华享乐。像他们这样宅心仁厚、德行美好的帝王真是值得拥戴称颂!

    8.19子曰:“大哉尧1之为君也!巍巍乎,唯天为大,唯尧则2之。荡荡3乎,民无能名4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呼其有文章!”

    注释

    1尧: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圣君。2则:效法、为准。3荡荡:广大的样子。4名:形容、称说、称赞。5焕:光辉。

    译文

    孔子说:“伟大啊,尧帝!真是崇高啊!只有天最高大,只有尧能够效法天的高大。他的恩德真是广博啊,百姓不知道该怎样称赞他。他的功绩太崇高了,他的礼乐制度也焕发着光彩。”

    名家注解

    朱熹注:“言物之高大,莫有过于天者,而独尧之德能与之准。故其德之广远,亦如天之不可以言语形容也。”又注:“尧之德不可名,其可见者此尔。”

    解读

    尧是孔子心目中最伟大的君主,也是后世一切帝王效法的榜样。孔子以天的高大形容尧的德行和功绩,从他对尧帝的溢美之词中,我们可以深刻地感受到尧帝的至高盛德。

    尧是黄帝的后代,他聪慧过人,又谦虚淳厚,他所定制的礼乐法度对后世影响很大,闪耀着恒久的光芒。尧帝的盛德一直被后人称颂,他的功绩也成为历代统治者孜孜以求的目标。古人推重天道,认为天沉默无言,却能让四季运行,使万物生生不息。而能够效法上天的只有尧帝,他无为而治,以德治国,使得天下归心,万民拥戴。

    8.20舜有臣五人1而天下治。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2。”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于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已矣。”

    注释1舜有臣五人:传说是禹、稷、契、皋陶、伯益等人。2乱臣:据《说文》:

    “乱,治也。”此处所说的“乱臣”,应为“治国之臣”。

    译文舜有五位贤臣就把天下治理好了。武王说:“我有能治理天下的臣子十人。”

    孔子说:“人才难得呀,不是这样吗?唐尧和虞舜时期,比武王时人才更兴盛。武王说的十人中还有一个妇人,实际上只有九人罢了。当初周文王得到天下的三分之二,却仍然服侍殷王。周朝的仁德,可以称得上是最高的仁德了。”

    名家注解朱熹注:“周室人才之多,惟唐虞之际,乃盛于此。降自****,皆不能及,然犹但有此数人尔,是才之难得也。”“天下归文王者六州,荆、梁、。雍、豫、徐、扬也。”

    张居正注:“然则,才难之一言,信乎其不诬矣。大抵得人固难,而知人与用人尤难,虞舜、武王惟其知之明而用之当,故能成天下之治如此。若知有未真,则取舍犹有所眩惑,用之未尽,则底蕴无由以展布,何以收得人之效乎?故知人善任,尤人君治天下之本,不可不慎也。”又注:“孔子之称至德者二,于泰伯则以其让天下,于文王则以其服事殷,皆所以明君臣之义,立万世之防j而惧乱臣贼子之心也,读者宜致思焉。”

    解读

    孔子认为周朝的仁德是最高的仁德,其仁德之所以最高是因为有很多贤能的人才。虞舜和武王也是孔子心目中的圣人,他们区别于尧的地方在于:尧帝以仁德治国,是一个仁者;而虞舜和武王以人才治国,是智者。传说上古时代,舜的执政时期是后世百姓心中的黄金时代,但是那样繁盛的时代才有五个贤臣。周武王时代也只不过才得十个人才,其中还有一个妇人。可见,贤良的人才很难得啊!

    当今社会,人才的选用仍然是备受关注的问题。要发掘人才,任人唯贤,就需要领导者具有察人的慧眼,必须具备知人善任的能力。单位在用人的时候,要考虑每个职员的长处,给职员安排最适合其发展的职位。作为个人,我们平时要勤奋学习,加强自身的道德修养,掌握丰富的文化知识,做一个全面而贤能的人才。这样,从个人到集体,就都能发挥最大作用,共同为国家发展做贡献。

    8.21子曰:“禹,吾无间然矣。菲1食而致2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3:卑4宫室而尽力乎沟洫5。禹,吾无间然矣。”

    注释

    1菲:指菲薄,不丰厚。2致:致力、努力。3黻冕:黻,音为fu,祭祀时穿的礼服叫黻;祭祀时戴的帽子叫冕。4卑:低矮。5沟洫:沟渠。

    译文孔子说:“禹,我没什么可指责他的了。他自己吃粗茶淡饭,却很丰厚地孝敬鬼神,他穿得很简朴,却把祭服做得很华美,他住着矮小的房屋却全力去疏通沟渠修治水利。禹,我对他没什么可指责的了。”

    名家注解

    朱熹注:“或丰或俭,各适其宜,所以无罅隙之可议也,故再言以深美之。”

    张居正注:“盖人之常情,奉身之念每厚于事神为民。而人君富有四海,其势又得以自遂其欲。故致孝鬼神可能也,菲饮食不可能也;致美黻冕可能也,恶衣服不可能也:尽力沟洫可能也,卑宫室不可能也。书称禹克勤于邦,克俭于家,盖必俭而后能勤。若一有奉身之念,则虽以天下奉一人而犹恐不足,又焉能勤民而致力于神哉?欲法大禹者,尤当师其俭德可也。”

    解读

    禹自己生活很简朴,吃的是粗茶淡饭,穿的是粗布陋衣;但是却十分讲究祭祀,用丰盛的饭食供奉鬼神,将祭服做得华丽美艳。禹之所以这样敬奉鬼神,是因为我国古代奉行神权政治,对神虔诚,就是对国家忠诚。可见,禹一心为社稷着想。除此以外,禹对公务尽心尽力,全心全意为百姓办事。他住的是矮小的破屋,却大兴水利疏通沟渠。这样的贤德君主,谁又能议论指责他什么呢?

    禹大公无私的精神很值得我们现代人学习,有些人只讲究自身享乐,对公众事务十分冷漠吝啬。我们应当像禹那样,对于自己的日常消费要有所节制,不能随心所欲,俭朴节约地过日子;而公共事业是为大家提供便利,是我们的共同事业,在这方面我们要大方捐赠,付出自己的微薄之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