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70章 监狱番外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

    番外监狱篇   狱警白子笙x犯人左丘宁

    幽长的楼道上方,明晃的白炽灯忽明忽暗。长长的通道两旁,一扇扇铁门紧紧闭合着,偶尔能从窄小的栏窗里里听见轻微的响声。

    白子笙身着深色的警服,步调稳健,身形笔挺而从容地朝着最后一间号子走去,锃亮地皮鞋在安静的楼道里留下踏踏踏的声音,清晰而突兀。惊得两侧的犯人,偷偷过来窥探。

    岁月让生冷的铁门上爬满了斑驳的锈记,样子有些像血色的印记,令人不由泛起几分寒意。

    站在离铁门又半米左右的距离,白子笙抬头顺着铁栏往里面看了看,窄小的窗缝能透露的信息很少。但他知道里面有人,而且是个重刑犯。

    白子笙从腰间的皮带上解下一串钥匙,金属碰撞的声音清脆响亮,在一声咔嗒的响声后,锈记的铁门有些迟钝的被打开了。随即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宽九十公分的窄床,上面窝躺着一个健硕的男人。

    他的双手被铐在床头,修长的身体在长一米八的窄床上有些伸展不开,令他不得不可笑地将小腿搭出床外,就连那身深色的粗布狱衣也是短小的可怜。

    尽管如此境遇,但白子笙却没有在男子那张刚毅冷冽的脸上看到一丝狼狈。

    “左丘宁。”

    男子听到有人唤他,慢慢睁开了双眼,深邃的眸子让人看不透,眸光掠过门口,只在白子笙的脸上停顿了几秒后,他的眼睛又慢慢地闭上了。

    白子笙有些气结对方的无动于衷,俊挺的双眉忍不住蹙起。

    “左丘宁,提审。”

    窄床上的人并没有睁眼,而是动了动被铐在床边上的手腕,金属撞击地声音竟有几分愉悦的感觉,随即便是一声嗓音有些喑亚的回答:“白警官打算在这里提审么?”

    当然不可能在这里提审。但白子笙觉得他不应该太惯着眼前的这个犯人。所以他并没有回答左丘宁,而是慢慢地走进来,在靠近床边的时候,将那串钥匙丢在床头,那是左丘宁侧过脸就能看到,却又偏偏拿不到的距离。

    白子笙从腰带上取下巡查的警棍,抵在左丘宁的下巴上,慢慢将男人的男人顶起直至对方不得不后仰起头。男人脆弱的头颅和性感的喉结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暴露在白子笙的面前。

    “我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提审你。”平淡无奇的语气里似乎饱含着压抑地愤怒,“左丘宁。”

    左丘宁并没有回答,也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明亮眸子瞧着白子笙,就这么认真地瞧着。

    白子笙感觉自己像是要被看透一般,生出一抹恼怒。

    “别这样看着我!”

    就这样对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待白子笙心情平复了下来后,他神色淡淡地抽回警棍,别回腰上,然后重新拾起那串钥匙,将人手腕上的两个手铐打开,只留下一个重新铐好。

    暂时获得自由的左丘宁,双脚勾着铁床一端的铁栏,慢慢坐起,宽厚的脊背宛若豹子一般弓起了一个弧度。也许是保持了一个姿势太久,空气中甚至能听到骨骼僵硬后摩擦的声音。他抬眼瞅了一眼边上站着等他的白子笙,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抱歉。

    白子笙没有理会,只是站在原地等着他。带左丘宁收拾好之后,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监号。顺着那条幽长的楼道往外走。

    望着走在前面的左丘宁的背影,白子笙回忆着三天前的那场放风时的械斗,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快要出狱的人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去杀同区的那个头目的。何况还是在这里一向表现良好的左丘宁。

    出了楼道右转第三排便是最近的提审室,白子笙将左丘宁铐在提审室的椅子上,然后给监控室的同事去了通电话,让对方帮忙掐断一会儿监控。

    白子笙将审讯室的门关上,从里面锁上后,走回到自己的桌子,桌角的台灯泛着暖黄色的光,将整个不足二十平米的地方照个大概。

    他将手腕上的机械表解下来放在桌子上,从抽屉里拿了盒烟,抽出一支,转身递到左丘宁的嘴边,对方只是停顿了一下,便前倾着身体叼在嘴上。而后白子笙又伺候地给人点上。

    一个服务的坦然,一个接受的欣然。

    “为什么?”白子笙摆弄着打火机,修长地身体靠坐在桌子上,目光紧紧盯着坐在椅子上吞云吐雾的男人。

    左丘宁是他第三监区的人,因为过失杀人入狱,被判了六年,还有三个月刑满。他平时不太爱说话,跟同监区狱友相处地也是不咸不淡,因为体型高大,面色冷峻,却也很少有人敢惹他,按理说,若不是有太大的过节或者仇恨,他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眼见着对方没有开口,白子笙并不着急,像这样的犯人,从来都没有刚来就开口的,他此时还算有耐心。

    “白峥是第二监区犯人里的头目,两个监区相离很远,也很少碰到一起放风。你为什么杀他?”

    左丘宁宽大的两指手指夹着烟,整个人宛若王者一般落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回忆。表情又有些想古罗马遗留下来的雕像,肃穆,冷峻。

    “他是白龙帮白龙吟的独子。”白子笙手指翻转着黑色的打火机,修长手指在那抹黑色的映衬下更加白皙,但却很少叫人小窥。他的格斗和射击在整个号子都是出了名的,“你是我三监的人,除了这事儿,我逃脱不了责任,我也不喜欢逃脱责任。”

    号子间的犯人有挣斗,狱警也不例外,尽管他们有时候态度凌驾于犯人之上,但大多时候却很护短。而且,左丘宁跟白子笙的关系还很不错。

    “嗯。”

    左丘宁借着吞吐烟云的时候,淡淡地应了声,表情冷漠地并将最后的烟蒂捻灭在椅子扶手上,那里遍布了这样的痕迹,“这事儿你不要管。”

    “我不要管?”白子笙怒极反笑,那只修长的手死死地捏着打火机,像是要将它捏碎一般,“服刑期间,再次犯罪,你应该知道这后果有多严重,多恶劣。”语气里包含着怒意,目光仿若要将左丘宁灼烧一般,死死地盯着对方,“呵呵,你居然叫我不要管?”

    左丘宁当然知道对方很生气,也能感受他的怒火,但这事儿有些复杂,他没有办法说,也不方便说。作为无期徒刑的白峥,借着他爹在监狱外的那点势力正在策划一场越狱,范围牵连着从一监到五监,而他们选择突破的地方正是第三监区的西北侧。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开始实施计划了。

    想到这里,左丘宁忍不住抬头看了看对面站立的白子笙,英气而白皙的脸上因为愤怒而泛起淡淡的粉红,尽管白子笙平时跟他们打成一片,但他知道,那个狱警骨子里还是存着些天真的正义的,他更知道,作为那天值班的白子笙将会成为那些死囚们的靶子。事有突然,他不得不先行将那个白峥干掉,将这场来不及开始的暴动遏制在萌芽。至少不能祸及眼前这个人。

    当然,这些事情,左丘宁并不打算说,他也只是还对方照顾他的这几年的情分。

    “号子里最近有些动作,你小心些。”左丘宁表情淡淡地提醒了一下。

    “什么?”正打算听对方解释的时候,白子笙突然得到这样一句话,带着天生的警觉,他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双眸下意识地眯起,分析着这句话里的信息,“什么意思?”

    左丘宁慢慢敛下眼皮,目光从对方的脸上移到脚下,一副拒绝再开口的样子,让白子笙本来压下去的怒火再次燃起。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左丘宁是个滚刀肉。盐油不进的样子让人恨得牙痒痒。白子笙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慢慢地吐出来,几个来回后,心境慢慢趋于平和,锐利的目光再次游走在那个端坐着的男人身上。

    “暴动?打架?买凶?毒品?私货?越狱?□□?”白子笙双唇轻碰,慢条斯理地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蹦着词汇,每一个词语间都间隔着几秒,借此来观察对方脸上的表情,尽管对方表情依旧淡漠,但他还是发现了玄机,“越狱?”

    白子笙低下头,思考了一阵,既然是涉及越狱,就可能是两种状况:一是,左丘宁想出去,白峥不让他走;二是,白峥想出去,左丘宁不让。可左丘宁还有三个月就到刑期了,他完全没有必要选择这时候越狱,那么情况只可能是第二种。可是左丘宁为什么不让白峥越狱呢?如果是监狱外面招惹的过节,那么两个人不可能在监狱里相安无事这么多年。当然,也有可能是别人要他这么干。

    白子笙仔细地将左丘宁近一个月来接触犯人和狱警都罗列了一遍,又一一地否决掉了,最关键的是他近半年来都没有被探视过,那么别人又是怎么把消息传递给他的呢?出事后,他不是没拜托过外面的同事帮他查左丘宁,可朋友那边递过来的结果并没有这方面的线索。

    他的思绪又再一次断开了。

    审讯室的两个人,一个静静地坐着不开口,一个静静地站着不说话,两个人像是互不干扰一般陷入了各自的沉思。

    白子笙觉得他好像漏掉了什么,比如一场越狱计划的策划需要的肯定不是一个人,比如一场越狱的发起必将带来狱警的压制,又比如左丘宁为什么选择在三天前的那个傍晚。众目睽睽之下,那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杀人时机,他左丘宁也并不是一个愚蠢的人,是什么原因让他那么匆忙的临时起意呢?

    那个傍晚的某些画面在白子笙的脑海中极速闪过,那些游离在值班室的附近的犯人,莫名其妙地出现,后来又莫名其妙的离开,那晚突然请假的同事,本来两个人的值班室变成了一人。有个答案好像即将呼之欲出。白子笙的双眼慢慢瞪大,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低着头坐着的人,那是一种极不可能的可能,他甚至没有勇气问下去。

    白子笙的双唇微微颤抖,几度想要开口,却怎么也问不出来,难道他要问左丘宁,你杀了白峥是不是因为我?这样的事情,感觉像一个笑话,而且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