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59.出关相见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正是时,不知是过了多少光景,左丘宁双目一睁,眼底淡漠暗沉,似是比之此前更为深邃冰寒。.136zw.>最新最快更新

    他似是若有所感,眉间微缓,抬首往石门之处看去。

    与此同时,白子笙亦是将那纯厚药力尽皆化解,一身白皙莹润的肌理浸泡于灵泉之中,紧致流畅,筋肉之中满是勃勃生机,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力量,即便肌肤莹白如玉,却丝毫不显女气。

    他双目湛湛,于灵泉之中一跃而起,扬手一招,法衣瞬间罩落其身,不过一瞬便已是穿戴周全。

    白子笙微微阖目,丹田一热,真元自腹中而起,一头湿润长发水汽弥漫,不过数息便已是干净清爽之态。

    白子笙以那铭心簪将长发略略一束,轻拂袖摆,面上一派温和,眼中思绪万千,然不过一瞬又是隐去,只余一抹尊崇,唇边浅笑,便往那石门而去。

    “轰——”石门乍开,白子笙站立于洞府之前,眼神微眯,目中尽是左丘宁之身影。

    左丘宁垂眸,眼中平静,与白子笙静默相视,素衣微动。

    “师兄。”

    白子笙微微一笑,心中不知为何却是十分安定下来,眉眼间尽是一派尊崇温和之色。

    “子笙。看最新章节就上网【】”左丘宁微微颌首,轻声应道,身形不知如何动作,已是走近了白子笙身侧,大手轻轻抚过白子笙之发顶,将那略为歪斜的铭心簪好生扶正。

    白子笙身形微顿,略略避过。

    他神色自若,对左丘宁微微一笑,言道:“让师兄于此处久等,却是子笙的不是了。”

    左丘宁微微摇首,眉间微皱,不曾言语。

    二人气息相近,素衣蓝袍,站立于一处,却并无那般疏离之感,而是显得契合非常。

    白子笙唇边噙着一丝浅淡笑意,语气无甚异常:“师兄于此处久等,必定是有要事与子笙言说,却不知是……”

    左丘宁看了一眼白子笙,眉间仍是带着一丝冷意,语气淡漠,对白子笙言道:“你曾有言,须寻得异水方可突破至筑基之境?”

    白子笙微微一愣,随即淡淡笑道:“师兄竟是记得。”又缓缓摇首,言道:“确实如此。只是,异水乃是天地奇珍,寻常人等便是穷尽一生亦是难得一见,更枉论收入手中纳为己用?子笙虽是对此极为渴求,却不曾有过多希冀。”

    左丘宁眉间微紧,抬眸看向白子笙:“修行之人,当坚定本心,便是那异水于天地之间极其难寻,尽力一寻未曾不能一如所愿。然你尚未尝试便这般……”

    白子笙仰面与左丘宁对视片刻,随即轻轻偏头,微微一笑,并未有那般羞惭之色,心中却是不知为何有一丝欣喜涌现而出,倒是让他莫名地欢喜:“师兄所言极是,是子笙魔怔了。.136zw.>最新最快更新”

    左丘宁微微颌首,眉间松动一丝。

    白子笙又笑言道:“师兄果真乃是子笙的良师益友。”又顿了顿,“能得师兄点拨,子笙亦是开怀。”

    左丘宁眼中微动,面容微缓:“吾乃汝之师兄。”

    白子笙眉间疏朗,笑得温良谦和。

    他本便是一派翩翩公子,周身气质不似左丘宁般清冷高傲,乃是如玉温润的柔和纯粹,再配与那般谦和笑意,当真是风流隽雅,使人只觉他乃是那等人畜无害的纯善书生。

    左丘宁脸色淡淡,眼底幽暗,手中轻按白子笙发顶,不过一瞬又是放下。

    白子笙身子不可察觉地一僵,随即便极快地舒缓下来,扭头细微地蹭了一下,仿佛是在与亲近之人玩闹一般,笑道:“师兄?”

    “……”左丘宁垂眸看他一眼,语气肃然:“异水难寻,吾与你一同去寻便是。”

    白子笙眼底恍若流光浸染,笑意满盈:“有劳师兄。”

    便这样罢,即便他师兄心中爱慕他人,然对他白子笙已是极好,他又如何能得寸进尺,平白毁了两人难得再续的缘分?

    白子笙眼睫微敛,唇边仍是带着一抹笑意,却无端显得有些怅然。

    少却心魔惑乱,白子笙之性情便如他面上一般平和温润,然一腔心神,却仍是牵扯于左丘宁身上,掩盖于师兄弟的情谊之下。

    左丘宁剑眉微蹙,星眸之中寒光凛冽,衣袍微动,一掌握住白子笙手腕,足下剑气氤氲,灵光流泻,不过一瞬已是离地数十丈,便是凭空而去。

    “师兄?”白子笙眼睫微垂,轻唤一声,言语间带着一丝疑惑。

    左丘宁并未转身应答,只手中握住白子笙之腕,轻按了一下。

    白子笙微微一顿,随即唇边浅笑,不再出言。

    不管师兄欲为何事,总不会是那等不堪之事,他倒不需过于烦忧,且看师兄这般姿态,亦不会瞒他许久,只等着便是。

    白子笙这般想着,不禁哂笑一声。

    他上一世修行不过千年,虽修至元婴之境,心性却尚未打磨臻于完美,至亲之人的背叛,令得他难以置信,怨气顿生——他自认对白龙府已是千般万般好,却抵不过他们的一丝贪念,一丝猜疑,一个洞天秘境,一份传奇功法……

    即便是神魂留存,时空倒转,万事皆未发生,却也不能劝服自身,于是心中怨气冲天,魔念骤起。

    他对生身父亲怨恨不已,对至亲手足杀意凛然,却对左丘宁信任万分——竟是有些讽刺了。

    白子笙垂下眼帘,唇边仍是带着一抹浅淡笑容。

    左丘宁兀自低头看他一眼,眉间微紧。

    “师兄……”

    “师兄……”

    “吾在。”左丘宁淡淡应了一声,垂眸看向他,带着一丝询问之意。

    白子笙摇头,笑道:“无事。”

    左丘宁微微颌首,便不再出言。

    白子笙抬首看着左丘宁冷硬俊美的侧脸,一阵恍惚。

    从何时起,他竟是这般不明智了?莫非他修为倒退至练气之境,连得心性亦是如此吗?

    不,只不过是面对着他的师兄左丘宁方才如此罢了。对于左丘宁,他总是抱着上一世的遗憾,不忍欺瞒于他。

    只是……

    白子笙眉间一冷,那轻浅笑意也染上一丝寒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