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57.师兄来寻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左丘宁于修行之中,正感悟万千大道真意,却觉心头微动,一瞬茫然,万千大道真意崩离溃散,不见其踪。.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晶莹冰石瞬间隐入识海深处,无法找寻,大道长河汹涌而过,仅余一丝玄奥波纹。

    他缓缓睁开双目,眸中一缕微芒闪动,随即便是平静无波,眉目冰寒,似是无心无情。

    他一身素衣无风而起,凛冽如锋,袍袖轻拂间,空间显现出道道裂痕,幽深暗沉。

    只见其间莹星点点,透过裂缝传递而出,本应显得深邃柔美,但在左丘宁看来却毫无旖旎之感,而是透露着一丝邪恶诡异的气息,带着迷乱与恶意,便是普通修士见之亦是会登时感觉不喜与不安,更枉论左丘宁这等心台通明,体清身净之人,更是对这般气息排斥不已。

    左丘宁眉峰微皱,气息冰寒绵长。

    那邪恶气息甫一泄出,左丘宁便觉隐有不妥,本是极为稳固牢实的道心竟隐隐有动摇之态,让得他眉眼间寒意更甚。

    正欲安抚道心,却不知那几点莹莹星光微微闪动之后,竟是突然发难,一股无形而强大的风浪越过虚空裂缝,直往左丘宁之处喷涌而来。

    左丘宁眉间微热,磅礴神识顺涌而出,与那虚空风浪一瞬相接。

    “嘭——”

    两股力量于空中交汇,发出一声巨大轰鸣。

    空间被强悍的冲击震得再次裂开,那诸多裂缝中,本是暗沉不已的虚空内壁,逐渐显现出点点荧光,明灭闪烁。

    常言虚空浩渺,其间暗藏杀机无数,但这般诡异之事仍是极为少见,而左丘宁虽已是金丹真人,但那风浪无端无由,却带着极为恐怖的力量,左丘宁便是拼尽全力,亦是无法抵挡其间的汹涌恶意。

    左丘宁闷哼一声,一身气息翻涌,寒意尽出。如同这般无可奈何之态,左丘宁所遇,不过是在面对汉源城中的诡秘神识,来去无踪的黑袍之人,以及如今的虚空恶意罢了。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大道无涯,仙途漫漫,便是他已跻身金丹,亦不过沧海一粟,在高阶修士眼中亦不过一只稍大的蝼蚁,算不得什么。

    如今他所遇之事处处透着一丝诡异,虽不知是何缘由,但若是他修为高深,却是能不惧任何。

    说到底,修为,于修真界中,方才是被人所认可的底气,其余它物,如宗门底蕴,如家族势力,在绝对强大的实力面前,便显得毫无轻重了。

    左丘宁手中微动,冰寒涌动的真元凝聚于掌间,冷意湛湛,令人观之便觉遍体生寒。

    那荧光猛然一闪,刺眼银光掠过,随即便是遮天黑暗——挟带着更为猛烈的风浪,再次席卷而来。

    左丘宁袍袖一抖,真元流转间一道术法破空而去,化为一柄巨剑,横亘于左丘宁身前,剑身颤动间,道道剑气喷薄而出,凝成密不透风的剑网,与那幽暗风浪纠结于空中,看似脆弱不堪,却将那来势汹汹的风浪阻挡于身前。

    左丘宁抬首,眼瞳竟是化为银白之色,丹田之中灵剑旋绕,发出阵阵铮鸣,仿佛在渴望与那诡异风浪快然一战!

    左丘宁抬手一指,丹田之中气息升腾,寒意弥漫,金丹急促旋转,激起一层层真元之力,本源寒意从中抽取而出,融入真元之内,本便磅礴的真元更显强悍。

    道道真元夹杂着本源寒意涌入灵剑之中,灵剑发出一声长鸣,剑身颤动不已,竟似是万分兴奋。

    灵剑从丹田之中幻化而出,于空中飞旋,不过一瞬便是冲入了那剑网之中,与剑网融为一体,瞬间寒意森然,剑网光华更甚,向着那诡异风浪包围而去。

    只见本便覆盖着厚重冰层的洞府再次结出冰华,形成一丛丛冰刺,晶莹华美,而又满是危险之意。

    剑网将那风浪层层包裹,不露一丝一毫气息。那虚空风浪在其间挣扎翻滚,扯出道道裂痕——却再没有出现那诡异荧光。网.136zw.>

    左丘宁心念一转,金体内金丹滴溜溜地急促旋转,缕缕寒意被抽取而出,尽数融入了剑网中的灵剑之内。

    灵剑一霎之间剑芒大盛,直入风浪之中,在其间翻转搅动,锋芒尽显。

    剑锋凛冽,寒意森然。灵剑本便是由左丘宁蕴养而出,与左丘宁心意相连,性情相近。

    而左丘宁乃是心思纯正之人,体内无尘无垢,正气凛然,是以灵剑亦是正气盈身,术法运使间罡气十足,正是能将那邪恶风浪稳稳克制之物。

    那灵剑一个突刺,剑罡暴涨,剑意凛然,便是将那诡异风浪狠狠击破!

    那风浪一瞬之间四散而去,撒下点点黑尘,随风而起,阴邪之意却毫不削减。

    左丘宁随手一挥,一道真元突射而出,刹那间笼罩洞府,那些黑尘便彻底消亡,不留一丝痕迹。

    那灵剑于空中盘旋几许,铮鸣不已。左丘宁双目微动,它便飘至左丘宁身前,轻轻地融入了左丘宁体内,与金丹为伍。

    左丘宁双目微阖,真元自丹田而起,流入四肢百骸——却不知异变突生!

    左丘宁只觉眉间一痛,识海之中不知为何闪出一丝诡异黑光,四处飞掠,掀起滔天巨浪,翻腾不已。

    而识海被侵,周身经脉流淌的真元亦是瞬间涌动而起,饶是左丘宁经脉坦拓,亦是有了一丝胀痛之感。

    这般情形,可不就是神识反噬么!

    原来那诡异风浪非是不敌,竟是暗藏杀机,分离出一抹诡异黑光,要将左丘宁之神识绞杀殆尽,占据其身,使其成为傀儡!

    然而,这般风浪,本不应有这般灵思,又何来如此歹毒的手段?且左丘宁素来谨慎,却不知为何那黑光竟是进入了识海之中而未曾被觉察?

    左丘宁眉间紧皱,气息翻涌,金丹之中本源寒意尽出,将那黑光一一镇压,再以神识细细查探,将那隐藏的黑光一一消除!

    左丘宁双目微寒,面容冷肃,心中思绪万千。

    虚空裂痕不比虚空之眼,若是斗法激烈,修行之中气息过于庞大,亦是会将虚空割裂出道道痕迹,然不过须臾,这般虚空裂痕便可自行贴合,却从未如此时一般,于其中冲出诡异风浪,伤人夺命。

    左丘宁微微抬眸,眼底幽暗深邃,神色不明。

    放眼望去,洞府之内早已是尽覆寒冰,幽蓝暗沉。其冰层厚重,竟是使得原本极为宽阔空旷的洞府显得有些狭隘不堪了。

    左丘宁手中一动,真元流转,寒意逼人。

    他仍是端坐于石台之上,衣袍猎猎,气息翻滚间,那层层寒冰似是不堪重负,纷纷皲裂,四散崩离,尘冰盈天。

    随着冰层的溃散,左丘宁之气息亦是缓缓平复,眉眼冷肃,一身威势拒人千里。

    他伸手一捻,一抹晶莹显现在其指尖,微带殷红。

    “子笙?”

    左丘宁眉间微皱,心中不知为何隐隐有所不安。

    他站起身来,袍袖轻拂,扫去洞府之中的微尘冰屑,便缓步行至那仍是满覆寒冰的巨石之前,眉眼淡漠无情。

    左丘宁一指轻点,上面覆着的冰刺冰层瞬间消融,露出巨石原本的模样。

    巨石缓慢移动,耀目的光芒照射而下,投射在摇曳的冰凌花之上,闪出缕缕瑞气宝光。

    左丘宁眼神微眯,身形未动,足下已是到了白子笙洞府之前。

    且说白子笙,他于左丘宁之处回转至自家洞府,却并未立时进入修行——毕竟异水未得,便是再闭关数十载,亦是毫无用处。

    而他为救白帆,真元几近枯竭,虽有灵药滋补,却有些许药力残留,少不得要好生转化一番,省得堵塞经脉,得不偿失。

    于是他自左丘宁之处回至洞府,便是衣衫尽去,将一身白皙肌理尽皆浸泡于灵泉之中,双眼微阖,不去理会心中万千心绪,功法自行运转下,灵药之力顺丹田而起,浓稠如雾,弥漫周身,自四肢经脉中游走不定,又围绕灵塔缓慢移动,一丝一缕渗入其内。

    灵泉内有灵花异草无数,皆是经由炼药大师精心调配而成,药性平和,本便有调理之能,加之功法奥妙,不多时,白子笙便是气息平和,眉眼温润,俊秀面容之上略带薄红。

    “师兄……”白子笙轻声呢喃,随后却再无声息。

    若是师兄倾心之人是他白子笙,那该是……

    “子笙。”左丘宁眉间一动,略为感受一番,便知白子笙并未处于修行之中,眉间微紧,口中轻声唤道。

    那声音似是极低,清清冷冷,却又似是极为清晰,越过封堵的石门,直抵白子笙耳侧。

    白子笙眉心微跳,眼睫微掀,眼底流露一丝疑惑,一丝压抑极深的妄念。

    方才……是师兄在唤他?

    白子笙随后便是一惊,正欲从灵泉之中脱身而出,却不曾想身体微微一动,竟如被万斤巨石镇压于下,再不能移动一丝一毫。

    这般状况,亦是白子笙所料未及。

    白子笙轻喘一声,眉间紧皱,俊秀温雅的面容之上,冷意微现。

    而白子笙,虽是未曾处于修行之中,但体内药力勃发,困于丹田之中,拥堵于四肢百骸中,经脉饱胀,一切气力仿佛被尽皆卸去,此刻却是有口难言。

    “子笙。”左丘宁面色不动,仍是唤道,冷厉的面容于耀日下竟似显得有些温和之意。

    无人应答。

    左丘宁眉眼一敛,素衣无风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