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47.粗长一更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木棂看她一眼,抬手一挥,那列座之人便是知晓不宜久留,纷纷离去——倒也是了,方才那般事情,少不得要好生思虑一番。

    自然,守口如瓶自是不必言说——

    好歹事关木灵峰的颜面,他们亦是木灵峰之人,便是气愤木棂虞苓两人胡闹,未曾知会一言,亦不会以身犯险,惹得他人耻笑。

    待得众人离去,木棂袍袖一挥,便是布下了重重禁制,不留丝毫破绽。

    “父亲所言你竟是都忘了吗木瑶!”木棂回首,扫了一眼木瑶,轻声喝到。

    木瑶显然是想起了什么,朱唇微微一颤,却是垂下娇容,不再言语。

    毕竟是血缘至亲,木棂看及木瑶这般姿态,亦是不由软下声音,轻声劝说:“我木灵峰看似鼎盛繁荣,实则早已腐朽没落,再无一杰出弟子撑起山门仙威,那白子笙与虞苓体质相合,若是能产下血脉,便是天资极佳之辈,再凭借虞苓周旋,未必不能将其纳入山门。是以,木瑶,你可莫要一时心软,毁了我木灵峰复兴之望啊!”

    “可虞苓师姐她……”

    木棂轻轻拍了拍木瑶的发顶,语气倒是极为和缓清越:“虞苓本就对白子笙心怀好感,父亲所炼的牵情丹不过是将那好感催化一番,使其对白子笙情根深种罢了。”

    木瑶抬头看了木棂许久,终是微微点头,不再言语。

    木棂笑了笑,却是仿佛牵着稚童幼儿一般,将木瑶牵至那主座之上,又将仙果递上,再为她簪上一朵清丽灵花:“妹妹姿容清美绝艳,倒是与母亲甚为相像。”

    木瑶轻轻一笑,眉间郁色倒是淡了些许。

    这般情景,确是其乐融融,颇有兄妹情深之感。

    只是……

    不知何时便是出现于此的黑袍人嗤笑一声,带着些许嘲弄。

    他立于那木瑶原先所在之处,黑雾缭绕,诡异绝伦,而木棂两人,却视若未见,不曾有丝毫察觉之意。

    “白小子……果真是成也天资败也天资。上一世虽说已是跻身元婴,到底是突破太快,心思还是太浅显……”黑袍人口中叹道,却是毫无鄙夷之意,纯为戏谑语气,倒是略带一丝赞赏。

    上一世若非白子笙早早便是被其虎狼血亲欺瞒谋害,想来凭借其天资,未必没有一番造化。

    “逆天改命……那家伙倒是舍得……”

    他看一眼木棂两人,也不多动作,只手中弹出一道暗光,悄无声息间便是没入两人天府之中,微微颤动片刻,随即则是消失无踪。

    做完了这般动作,他似是百无聊赖地环视了一番四周,随即袍袖一卷,便是把那明源果收入手中,带离而去。

    木棂两人皆是只觉识海之中一阵昏眩,警惕地站起身来,一身威压尽是显露而出,震得地面皲裂,满庭美酒倾洒。

    “何人在此!”木棂轻喝一声,眉间一闪,强悍神识瞬间扫过木灵峰各处,却一无所获。

    “父亲所制之灵符甚为强悍,便是元婴老祖亦是难以在不知不觉间突破。这般想来,非是有人窥伺,而应当近日父亲赐予的……起了效用——毕竟,父亲亦是有言,服下后会有些不适。”木瑶微微皱眉,随即松缓下来,轻轻出言道。

    木棂微微皱眉,面色沉肃。

    他总觉并非如此,可他早已布下禁制,用的乃是他父亲传下的禁制灵符,非修为高于元婴者不得入,然而这仙宗之中,元婴之上者不过寥寥数人,皆是位尊至极,又何至于窥伺他这等小辈?

    木棂轻叹一声,也只得相信,应当是……起了效用。

    “罢了,想来应当便是那物。我等倒是草木皆兵了。”木棂说着,手中轻摆,一道灵光便是从虚空中倒射而回,没入其袍袖之中。

    木瑶轻轻一笑,恬静淡雅,明艳过人。

    那明源果不见踪影之事,两人像是未曾知晓……

    ————————————

    白子笙端坐于灵鹤之上,面色冷凝,眉间紧皱。

    若非他乃是黎葶之弟子,又得左丘宁庇护,想来那木棂便是要强行让他与虞苓结为道侣了——届时,实力低微的他,想必是毫无挣扎之力的。

    虽说木棂一味游说,虞苓与他之体质相合,又心悦于他,方才想要与他缔结盟约,共修大道。然则,虞苓虽是表现得甚为自然,但其目中隐隐有呆滞之色,想来应当是有什么不妥的……

    这木灵峰,乃是一宗支柱,山门兴繁,门内杰出弟子不知几何,资源取之不尽,又是为何要将其门中娇女许与他白子笙?莫非当真只为了将冰凌峰拉到木灵峰身后结为同盟?

    白子笙一哂,却是不信。应当说,是有这般缘由,但更为重要的,仿佛是他白子笙……

    要知晓,在冰凌峰中,左丘宁方才是最为关键之人,若是直接绑上他,那么想来他们的师尊黎葶便会毫不犹豫地站在木灵峰身后,而换成他白子笙,却是有些悬殊了。

    可那木灵峰却偏偏只盯上他一人罢了,他却是想不出他自己哪里来的本事,能使一大山门紧盯不舍呢?

    体质?灵根?虽说身怀天灵根之人少有,但却并非杳无踪迹,凭借木灵峰的本事,未尝不能寻得一人,何苦巴巴地把门内亲传弟子送出手呢?他白子笙,如今可还是一介练气蝼蚁罢!

    白子笙轻叹一声,心中更是疑惑不解,便是警惕万分了。

    修为低微,他此时却是什么都做不了,连查明缘由的能力都是没有,更谈何使人不敢轻易算计到他身上呢?

    修为……修真界以强者为尊,他白子笙要想安然度日,那便只有提升修为,直至凌驾于众人之上!白子笙眸中微动,心境愈加坚韧,心中对那古绥秘境的名额更为看重,乃至于是势在必得了。

    异水难寻,此番既是有所消息,他又怎能错过?一旦错失,修为便是难以再进一步,复仇之日心魔消亡之时更是遥遥无期……

    然则,多思无益,他既是选了这般道路,便当遵从本心,在茫茫仙途中,坚守大道,直指仙门。

    “唳——”那女子所化之仙鹤,在空中盘旋一番,便悄然落地,停留于冰凌峰之下。

    “白师叔,冰凌仙峰已至,请移尊步。”女子清柔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玄妙韵律,清脆而婉转。

    白子笙听闻,心神一震,便是从万般心绪中回转神思,将那诸多烦扰之事皆是压入心底。

    他足下一踏真元流转间,便是从巨鹤宽背上飘然而下,风姿卓越,不染纤尘。

    那灵鹤在白子笙离去之际,便是灵光大盛,不多时便是再次化为了窈窕娇人,身似蒲柳,眉眼清浅。

    “多谢道友护送。”白子笙略一拱手,俊秀的面容仍是带着温雅笑意,似乎不曾被那在木灵峰之事所烦扰。

    绿漪忙侧身避过,神情淡淡又不失恭谨:“绿漪不过是木灵峰中的一介妖仆,不敢承师叔之礼。”

    白子笙微微一笑,却见绿漪淡然清浅的面容浮现一丝惧怕,娇躯颤抖,当真是我见犹怜。

    “见过左丘真人……”绿漪身上仿佛背负千钧,身躯一抖便是要跪倒于地。

    白子笙伸手一扶,随即便缓缓松开,不曾有一丝留恋。

    “多谢白师叔……”绿漪面上煞白,眼中犹带惊惶,娇躯瑟瑟,当真是美人娇花。

    “不必。”白子笙观其已然无碍,草草回了一声,便向身后踏去。

    左丘宁眉眼如冰,面无表情,只在看向白子笙时眼中带上一丝暖意。

    “师兄!”

    左丘宁伸出一手,看似不经意地把白子笙一揽,便是半扶于身侧,随即缓缓松开:“子笙。”

    绿漪在旁看着,眼中满满皆是惊诧。

    虽从他人口中知晓,冰凌峰煞星左丘宁对其师弟格外不同,但是这般温情,却仍是让绿漪惊异不已。

    方才她不过是看了一眼罢了,便是让其锐气所压,仿佛铺天盖地皆是冰雪寒意所化的万千冷锋,剑光凛冽间便是要刺入她的识海之中,将她之意识绞杀殆尽。

    她一时迷蒙,脚下竟是站立不稳,直至白子笙扶住她的身躯,她才恍若惊醒,知晓那不过是一阵幻觉——而她,竟是在这般幻觉之下,险些露了原型!

    然而她却不能责怪左丘宁。一为左丘宁身份高贵,乃是高高在上的金丹修士;二则……

    她身为妖禽化形而成的妖修,对杀意乃是极为敏锐,是以她亦是知晓,左丘宁身上所散发的刺骨锐气,并非是冲她而来,而是自成一域,自然排斥她罢了。

    是以,便是她有甚不妥,却是与左丘宁毫无干系。

    不过……这般杀意浓重的“域”,分明对他人排斥不已,然而白子笙却可在其中行动自如,没有一丝滞涩之感……

    绿漪垂下眼睫,如玉肌肤稍显苍白,倒是令人不禁想要抚慰一番的柔弱之态:“左丘真人,白师叔,绿漪既是将师叔送至此地,便是完成了主人之命,这便告退了。”

    左丘宁看她一眼,眼底平静无波,冷言道:“去罢。”

    绿漪身躯一滞,躬身一礼,随即款款退去,足尖轻点,便如凌空仙子,踏空凌云,飘摇而去——却是未曾化出原型……

    白子笙看了一眼绿漪离去的身影,转首对左丘宁笑道:“师兄怎地这般快速便是出关了?”

    左丘宁微微颌首,言道:“吾有事与你相谈。”

    白子笙微微一惊,心中隐隐有些动荡。

    左丘宁之性情他最是知晓,这般放下修炼之事亦是要与他详谈,必然是极为重要之事——且是与他有着极大的联系。

    白子笙面容一肃,眼底透彻清澈:“还请师兄言明。”

    左丘宁微微一顿,随即握住白子笙之腕,气劲一提,便是回至了冰凌峰中。

    他一手握住白子笙,另一手轻轻一拂,那紧闭的石门訇然中开。

    白子笙任其拉着腕间,心底有些猜疑不安。

    这般的左丘宁,竟是让他有些……

    左丘宁随手一挥,寒意尽出,满覆于洞府之中,便是一只飞虫,亦是不能靠近,近之即死。

    “师兄?”白子笙轻声呼道,眉间略带疑惑。

    “……”左丘宁回首看他一眼,似是有什么事情,不堪言说。

    “子笙,你可知你母亲……”左丘宁眉间微皱,口中缓缓道,听不出任何情绪。

    白子笙眼底一黯,抿唇一笑,却是流露了一丝苦涩之意:“母亲在我降生不过两年便撒手人寰,子笙不曾知晓她之面貌,只知她……却是为我而死。”

    左丘宁微微一顿,手中轻抚白子笙发顶,眼底流露一丝抚慰之意:“莫伤怀。”他又停了停,道:“此次我唤你前来,正是有一事要与你言说。”

    白子笙微微抬首,却是隐隐有所猜测。莫非……

    左丘宁身形不动,面色冷凝,便是把遇到黑袍人之事一一道明,又言道:“此人不知是何身份,但其修为高深,却是无甚理由要来欺瞒你我,想来伯母应在人世,却不知……”

    白子笙打断他的话语,眼中幽暗未明:“师兄所言,意为我的母亲尚在人世?她身后有着神秘身份?她不能修行不是因为她是凡女而是因为她血脉有异?我的母亲,把我抛在那虎狼之地,使我一人独面万般苦难?!”

    白子笙愈发激动,浑身真元动荡,丝丝魔气破体而出,萦绕身侧。

    他便是未曾想到,他一直认为因他而死的母亲,竟是将他一人留于白龙府那等地方,使他独面四方刁难。

    若非赵家在旁虎视眈眈,时刻想着拿捏白龙府的错处将其颠覆,让得白龙吟不敢轻易将他至于死地,那他白子笙可还有一丝活路?

    “桀桀桀……白子笙!你可知晓了罢!这世间众人皆是会背叛于你,只有实力永生相随!臣服我,让我替你毁灭这方天地便罢!”白子笙识海震荡,心境亦是受到了冲击,正是摇摇欲坠之时,那心魔看准时机,便是再次窜出,发出了诱惑人心的言语。

    “啊——”白子笙发出一声哀鸣,俊秀的面容毫无血色,眼瞳染上殷红,显得有些狰狞。

    左丘宁眼底深邃,手中按住白子笙的肩胛,沉声道:“子笙!”

    白子笙恍若未闻,眼神涣散,竟是隐隐有入魔之状。

    左丘宁眉间紧皱,心下不禁有些悔意,不该便是这般告与白子笙知晓。

    “子笙,你可知我是何人?”左丘宁浑身真元流转,将那魔气丝丝缕缕皆是阻挡在外,手中渡出纯净真元,便是要送入白子笙体内,助其镇压心魔。

    白子笙微微泛红的眼瞳露出一丝清明:“师兄……”

    “子笙,你之本心为何,且只遵循本心而行,莫要理会其他杂念,则魔念自灭。”左丘宁沉声道,手中真元却是丝丝缕缕,尽入白子笙体内。

    白子笙诡魅一笑,眼中殷红更甚:“师兄……我的……”

    左丘宁微微一顿,眼中罕见地掀起一片涟漪,随即便是轻声应道:“嗯。”

    白子笙一愣,眼中殷红褪去几分,倒是显出几分惊愕来。

    一是他竟为魔念所控,在这般情境下暴露了自身心中的龌龊执意;二则是左丘宁在听闻他这般大逆不道之言后,竟是未曾一剑将他诛灭,甚至是……应下了一声!

    左丘宁乃是白子笙心魔劫数的破劫关键所在,此番他应了一声,竟是让得白子笙意识一瞬之内便是回复清醒,将那魔念反压而下。

    白子笙眼底重新变得透彻清明,神识回笼间,却是既尴尬又欣喜期待。

    “师兄……”白子笙轻唤了一声,语气中带着小心翼翼。

    左丘宁眼神暗沉,看了白子笙一眼,却是不曾言语,手中真元未断,仍是尽入白子笙体内。

    “莫言语。”

    白子笙嘴角微抿,犹带一丝淡红的双眸紧盯着左丘宁俊美至极的面容,夹杂着茫然,惊惧以及期待甚至疯狂。

    师兄已是知晓他的心思,那应下的一声,却不知是为了使他心安随意敷衍,还是……师兄他,亦是对他白子笙有情?

    虽说白子笙异常了解左丘宁之性情,不曾是那等出言无状之人。他既有言,势必遵从本心,句句皆是心中所想。

    然则,方才那般情形,左丘宁做出那等答复,却也可说是不得已而为之,心中却并非是这般想法……

    这般心境动荡之下,白子笙便是紧盯左丘宁,不肯错过左丘宁脸上丝毫情绪。

    然而左丘宁自是一派岿然不动的淡定行径,眼底清明,神色淡淡。

    他方才堪堪知晓,他的师弟竟是对他怀有那般心思。以前白子笙对他的那般依赖娇态,他尽是认为此乃无知小儿的举动罢了,不曾多加思疑,然而此时白子笙魔念一出,口道狂言,他竟不觉有何不妥……

    “啧,两个混小子……这般可不行。”黑袍人身形乍现,左丘宁与白子笙尚且来不及反应,便觉眼前一黑,连得神魂亦是沉浸于黑暗之中,不得动弹。

    黑袍人站立许久,看着眼前倒下的两人,指尖轻点,一缕乳白之气便没入白子笙天府之中。

    那乳白之气在天府之中游荡片刻,灵光大盛,瞬间便化为密密麻麻的大网,将那魔念紧紧缠绕其中,镇压于白子笙天府深处。

    “唉……魔念偏执,那人逆转时空使你重活一世,于你却不知是好是坏……”

    他袍袖轻拂,左丘宁与白子笙两人的天府之中便浮现出一个朦胧小球,呈半透明之状,悬浮于空中,散发柔和的光芒。

    “你二人还不是时候,这般东西,老夫便替你们拿着了。”黑袍人自言自语一番,手中一招,那两个朦胧小球便悠悠向他飘去,随即没入他的眉间。

    他沉思片刻,又是拿出了那几枚明源果,至于两人身侧:“老夫当真是给那人当牛做马……便是他的……我也要好生伺候……”

    黑袍人放置好明源果,袍袖一挥,一阵幽香拂过,左丘宁便是眼睫轻颤,即将醒来。

    黑袍人嘴角微勾,脚下看似未动,却已是失了踪影。

    左丘宁双眼一睁,目光凛冽。

    方才他无故便是陷入了黑暗之中,意识沉浮,此时醒来总觉仿佛有什么重要之事被他遗忘了一般……

    “嗯……”白子笙轻吟一声,眼睑微动。

    “师兄?!”白子笙睁开双眼,正与左丘宁相对而视,着实受了惊吓,此刻面上便是收不住的惊讶异常。

    方才若是他未曾看错,他竟是与师兄共卧一床?

    白子笙惊诧过后,却是皱眉。方才他似乎心魔缠身,却不知后来为何,竟是倒在了此处……

    而且,他的记忆之中,仿佛缺失了什么,想不真切,恍若雾里看花……

    “师兄,方才……”白子笙眼底暗沉,口中向左丘宁问道。

    左丘宁眼神淡漠,面色沉静:“那人来过。”

    白子笙微微一愣,随即知晓,左丘宁口中的“那人”,应当便是知晓了他母亲之事的黑袍人了。

    “他竟是又来了此处?”

    左丘宁微微颌首,手中拿着的,赫然便是那明源果!

    白子笙一看,眼中微动:“嗯?此物怎在此处?”

    左丘宁回首看他,眼中沉沉,白子笙却是知晓,这便是他询问之意。

    白子笙温雅一笑,却是拿过那明源果,至于手中摩挲一番。

    “师兄……”</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