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46.赴宴问亲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白子笙动作微微一滞,目光直往那主座望去。

    那宴席设于庭院之中,宽广清幽,有一灵泉,灵气氤氲,叮咚作响,娇花殷艳,彩蝶翩翩,灵树参天,仙草幽幽,云雾朦胧,莺声燕语——倒真如仙境一般了。

    更为精妙的是,庭院之间有一曲水流觞,将院子分割开来,又是添了几分随意之美,令人舒畅。

    那曲水流觞之旁,便是恍若不经意地点缀了几块巨石,形状古朴,上方平滑如镜,想来便是此次宴席入座之处了。

    白子笙打眼一扫,便是在列座中看到了几位眼熟之人——

    临近主座之处,有一女子,笑容清丽,恬静动人,眼底却尽是狡黠之意,一袭清美绿裙,恍若神木仙子,这般娇态,不是木瑶又是何人?

    再下一位,端坐着的乃是虞苓。

    此刻她美眸含情,毫不避忌地看向白子笙,粉面桃花,自有一番风流美意。

    下有一男子,面容刚毅,气息绵长,筋肉虬结,犹如有撑天之能,却不知是何许人也了。

    又有……

    白子笙这般略扫一眼,便是认出了熟悉之人。当下却不多言,而是看向了那最为巨大古拙,意蕴极为苍远的石座之上,眼中微动,面上透露出恭谨之色:“冰凌峰白子笙,见过少峰主。”

    只见那巨石之上,乃是端坐一名青年男子,身着淡雅竹青袍服,气质文雅,颇有儒风,气息却是平常。

    此人便是木灵峰之主木筠之子,修为该是金丹中期,被木灵峰上下尊为少峰主的木棂了。

    “俞柳与虞苓两人不知事,险些丧命于魔窟之中,多亏白贤侄出手相助,方才逃过神魂消亡之境,此番设宴,便是要好生谢过白贤侄了。”木棂缓缓开口道,言语淡淡。

    他面容虽是年轻俊美,实则早已有数百之龄,且修为已至金丹,倒也是可以前辈之尊,呼白子笙一声“贤侄”。

    白子笙微微一笑,面上赧然:“不过是互相帮扶,俞柳师兄与虞苓师姐亦是对子笙关怀备至,不敢承少峰主一声谢字。”

    木棂微微颌首,面上带出一丝笑意:“家父闭关已久,前日却是传音于本尊,嘱咐本尊切切要与贤侄见上一面。如此一看,贤侄心思纯善,资质修为皆是极好,家父倒是极有眼光。”

    白子笙微微一顿,心下微凉,口中连道不敢。分明一副软弱姿态,然其背脊直挺,面上虽是恭谨却无谄媚,倒是自有一番不卑不亢的气魄。

    木棂见状,眼中微微一凝,面上不显,仍是淡淡开口道:“白贤侄还请上座。你我虽是分属两峰,但我两峰开山之人实乃血亲兄弟,是以冰凌峰与我木灵峰,倒算得上渊源不浅。”

    白子笙微微讶异,眉眼间倒是亲近了几分:“竟是如此?倒真是……”

    这冰凌峰木灵峰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月,便是开山之祖乃是血亲兄弟,传承至此又有几分羁绊?木棂这般提出来,却是不知有何想法?

    白子笙垂眸敛下心中诸多猜测,便是挑了一个适当的位置,坐到了石台之上——恰恰是那刚毅男子之旁。

    那男子看他一眼,面色沉着——竟是有丝丝敌意?

    白子笙面上带着温雅笑意,朝那男子略一颌首,便是打了招呼了。

    那男子冷哼一声,权当未曾知晓。

    白子笙心中一动,不禁有些好笑。这人……倒是率真。

    于是他亦不再理会,只把目光投注于眼前的万般景色之中——那曲水流觞的雅兴,倒是要好生品味一番。

    白子笙鼻间微嗅,一股清冽之气骤然袭来,极为诱人,使得他神魂之中竟是有一丝沉醉。

    白子笙微微一惊,神魂一震,便是回复了清醒。

    他垂眼一扫,便是知晓,那曲水流觞之中,非是灵泉绿水,应当尽是香醇美酒。

    当真大手笔……白子笙微微一哂,手中捻起白玉酒杯,真元收发间,便有一注美酒落入杯中,酒香扑鼻。

    白子笙微微一哂,丹田微热,真元流转间神魂坚定无比,举手之间便是细细品味起来,不多言语。

    木棂看他沉默不语,仿佛局促不安之态,眼神微眯,手掌轻拍,真元流转间,便是清脆短促,却又自带韵律,既似近在咫尺,又仿佛传出极远。

    只见灵树之间,兀然出现了不知几何身着绿纱衣的美貌女子,手中提着柳枝编成的花篮,在空中翩然飞舞,采撷灵果仙葩,随即飞身一转,飘飘摇摇,便是将灵果仙葩送至于石台之上。

    白子笙身前亦是出现了一盘灵果,青翠欲滴,灵气扑鼻,仅是嗅上一口,便觉体内经脉微微炙热,真元流转间愈加圆融顺遂。

    明源果……当真是大手笔。

    木棂适时开口:“白贤侄可尝试一番,这明源果乃是由虞苓师妹亲手栽种蕴养而成,便是本尊,亦是不能品尝一番。”

    白子笙心头一动,便是看向了上方的虞苓。

    女子亦是垂头看他,眉眼间皆是淡淡情意。

    白子笙淡淡一笑,眼中一片清明,毫无爱恋之色:“既是虞苓师姐亲手所栽,子笙何德何能,竟是能率先一品?”

    虞苓美眸一黯,随即勾唇浅笑:“这明源灵树乃是妾身幼时所栽,历经多年方才结果,期间亦有枝叶枯萎,灵性将失等磨难,幸而天道垂怜,竟是存活下来。妾身极为欢喜,将其视若珍宝,除却师尊,便只愿与道侣同享。白师弟——白子笙,你可明白?”

    白子笙心头一震,面上有些怔然。

    然而他内里神魂毕竟是元婴之流,方才一瞬惊愕也不过是因着未曾料想虞苓竟是这般直截了当,不留一丝退路。

    他在一瞬之内便是定下了心神,脸上尽是歉意:“虞苓师姐,这……”

    虞苓侧头避开白子笙的目光,口中道:“不过想来,白师弟这等天资,日后成长起来,何愁没有面貌资质皆是上乘的美人投抱?便是看不上我等庸脂俗粉罢。”

    白子笙面上歉意更甚,愧色沉沉:“虞苓师姐仙姿玉貌,修为比之子笙更是高了不知几筹,只是子笙无意于此,非是虞苓师姐之过。”

    木棂的儒雅面容此刻早已染上怒色,一身淡雅青衣无风自动,沉声出言,威压深重:“白贤侄此言,倒真是看不上我木灵峰之人了?师妹自幼便养在家父身侧,与本尊情同兄妹,虽只为双灵根资质,但体质属阴,与你之体质分外契合,若是结为道侣,于你亦是大有裨益。”

    白子笙面容一肃,却是不畏木棂散发的巨大威压,语气温雅却坚定:“师姐之资,确是极好。然而子笙无意于此,便是少峰主如何言说,子笙亦只能是憾然拒绝。”

    白子笙不卑不亢,眉眼间俱是坚定之色,背脊直挺。

    然则仔细一看,却能知晓,他袖中双掌早已紧握成拳,背脊微微颤抖,额间满是冷汗——他之修为低微,在金丹真人的威压之下,全凭意志强撑,丹田之中的真元早已滞涩难行,稍微动弹便是刺骨剧痛。

    虞苓听闻,脸色一白,娇容顿失三分颜色。她腾然站起身来,轻身一跃,便是踏空而起,踉踉跄跄,不知去往何处。

    白子笙身旁坐着的那个刚毅男子,在听闻虞苓所言便是面色惨白,此刻见及虞苓翩然而去,亦来不及看白子笙一眼,便是跟着踏空而去,刹那间不见踪影。

    木棂浑身气息动荡,目光冷厉,便是对白子笙有些恶感了。

    “白子笙你!”

    白子笙眼底平静,不言不语,却是一副坚决拒绝的姿态。

    他知晓,在这般情境之下,女子率先表白心迹,而他却加以拒绝,会使虞苓遭人耻笑,但是……

    他本就并非良善之人,若是让他与虞苓结为道侣,却是万万不可能。

    白子笙心底微叹,却是无悔。

    若是他此时不加拒绝,那么木灵峰之人便会当他默认,届时宣扬出去,一则他白子笙与虞苓结为道侣,一则在这般消息放出后加以否认,被认为是悔婚无信之人。

    不管哪种可能,皆不是他所能接受的。那便只能是……让虞苓芳心错付了。

    木棂手中真元隐隐流转,面上却是一派沉郁之色:“师妹何处不堪,竟是遭此凌辱!”

    白子笙语气沉肃,仍是尽力挺直背脊,不肯轻易被压制而下:“子笙亦是有言,师姐万般皆是极好,然子笙无意于此罢了!”

    木棂突然泄力,颓然坐于石台之上,眉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倦色:“也罢,你乃是黎葶峰主之入门弟子,那煞星对待分外不同之人,本尊却是奈你不得。这般闹剧,便只当是本尊师妹死劫逃生之后的一时心思错乱罢。”

    白子笙心中一松,轻叹一气,身后已被冷汗浸湿。

    他看似不惧,但历经诸事,却也是知晓,在金丹修士眼中,练气不过蝼蚁,便是木棂一手打发了他白子笙,所要接受的惩处也不过尔尔罢了。

    “多谢少峰主……”

    “罢了。绿柳,你且送白子笙回去罢。”

    一绿衣少女上前一步,身形一动,便化作垂天巨鹤,将白子笙托于背上,驭风而去。

    “我们这般做法当真无碍……”一直在旁的木瑶轻轻启唇,面上有些犹豫。</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