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41章 千珠灵草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受了人家的礼,日后便是有理也要让三分的。 何况是这般对他“有心思”之人?

    白子笙但凡有一丝识事,便不会坦然接受。

    俞柳与虞苓相识一眼,皆是看见了对方眼中的一抹无奈。

    这白子笙看似青涩无知,怎的性情如此精乖,丝毫不露口风,当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白子笙看着虞苓两人眼底微露的无奈,唇边悄然逸出一抹笑意,随即隐去。

    “俞柳师兄,虞苓师姐,此处岔道无数,那石壁又仿佛有阻碍神识之效,却不知何路可走,你我又要往何处而去?”白子笙一瞬之间便是摆出了懵懂而温和的神色,语气带着恭谨,向虞苓两人缓缓问道。

    俞柳听了,手中收起那撮定音砂,笑道:“见着这定音砂,竟是把那正事忘了。幸得还有白师弟提醒一番,这岂不是表明白师弟并非无用?”

    白子笙脸上有些赧然,神色略带羞窘:“师兄此言真是让子笙无地自容了,不过是一句言语,便是子笙不提,师兄亦是自有决断。只是子笙驽钝,多此一问,竟让师兄这般、这般夸赞,当真是……”

    俞柳看他那般姿态,心中隐约的疑虑终是消散得几近于无。

    他方才竟是有白子笙将他二人戏耍在手中的念头这般荒谬的念头,如今想来不禁可笑。

    这白子笙如今年纪不过二十余,在修行之路中不过是一介小子,哪里有那般深沉心思?看来这白子笙不愿接受那定音砂,当真是因为他性情尚且不曾受到这修真界中的风气玷染,只是过于耿直罢了。

    “师弟过谦了。此处既有鬼幻蝶出没,便是离那处不远了。”俞柳看白子笙还是一脸懵懂的神色,又好心提点道:“鬼幻蝶与吞噬魔蝶相伴共生,既此处有鬼幻蝶,便亦是有吞噬魔蝶。吞噬蝶王可凭千珠草再次突破桎梏,升为四阶妖兽,是以常伴于千珠草之侧,只待成熟。自然,此处周围必有千珠草。”

    白子笙受教,刚刚舒展眉心,却又不知是想到何事,竟是脸色发白道:“那、那吞噬蝶王守护于千珠草之旁,我等又如何夺之?”

    那吞噬蝶王已是三阶巅峰几近突破四阶的强大妖兽,虽说上一世他随手便可打杀,但此时他修为低微,虽是不惧,却亦是不想和这两人白白去冒这个险。毕竟,便是取得千珠草,他又能分得几何?

    俞柳却是一脸不以为然,他看着白子笙那般惊惶姿态,眉间稍稍一拧:“师弟多虑了。若是我等毫无准备,怎会来此白白送却一身修为性命?届时师弟只需为我等压阵,看那蝶王如何被我等击杀便是!”

    白子笙面色趋于正常,羞愧至极:“师兄这般气魄,当真不愧是我仙宗栋梁!”

    虞苓在一旁静静聆听,此刻却是秀眉微蹙。她总觉得有些许不妥,却又寻不出任何异处,便是让得她有些心神不稳了。

    白子笙看似不经意地一扫,便是语带担忧道:“虞苓师姐怎地……?”

    虞苓眉间一松,娇笑一声:“无碍,只是心中觉得有些不妥。”

    俞柳却是一敛先前爽朗气概,粗犷俊朗的面容现出深深的忧虑:“修士对自身气机极为敏锐,且师妹你体质属水木,更是对生死之意极为敏感,此刻心中不宁,莫非是有了什么变数?”

    虞苓摇摇头,美眸微阖:“并非因此……”

    “那是为何?”

    虞苓眉间一皱,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不知。”

    白子笙看着,心中一惊。

    此女体质竟是如此敏锐,似是对他有了些许感知?白子笙暗叹一气,浑身气息愈加收敛。

    不得不承认,即便他一再伪装少年儿郎,但经年历练所积累的锐气已是深入骨子里,仍是在他不经意间显露而出。

    虞苓再次阖目感受一番,却是不再感觉到心中有何异动,只得归结为自己过于忧虑。

    但即便如此,俞柳虞苓两人仍是加强了戒备,浑身真元缭绕,气息晦涩。

    白子笙看着,眼中暗光微闪,也是从丹田之中抽取了真元,做出了防备的姿态。

    这吞噬魔窟太过诡异,他因着寻左丘宁未果便来此处,却是有些失策了。也是他妄自尊大,忘记了他此时此刻早已不是那个呼风唤雨,举手投足间撕天裂地的元婴修士了。

    不得不说,这趟魔窟之行,当真是把白子笙切切实实地打醒了,让他清楚地知晓,他此时,不过一介蝼蚁罢了。

    白子笙额发低垂,隐于暗影中的侧脸愈发深邃。

    虞苓眉间一皱,一眼扫过去却是未觉如何异样,只得按下心思,不再思索。

    俞柳轻声道:“随我来。”随即身形一动,已是数丈之外。

    白子笙和虞苓看了,相视一眼,白子笙羞窘一笑,亦是施展身法,紧随而去。他修为不及俞柳,身法却是精妙,因而竟是并无落下太多。

    虞苓美眸微闪,娇躯一扭,恍若惊鸿曼舞,不过一瞬便已是追跃于俞柳身侧。

    便是白子笙亦不由慨叹,此女于身法之上,当真是极有造诣的。

    .

    三人足下皆是不停,转眼已是行了数百丈路程。

    或是因着俞柳熟知此处,他们行路之中竟是未曾遇得一只魔蝶,只四周皆是浓稠如水的黑暗,一片死寂。

    俞柳倏然停下脚步,示意白子笙二人莫要轻举妄动。

    他拿出一个闪着柔和莹润光泽的玉瓶,从中倒出三粒混圆的银白丹药,将其中二粒递与白子笙两人。

    白子笙接了过来,眼中微缩。

    匿息丹!

    只见那丹药仿佛自有灵性,在白子笙的掌中不断动作,散发着幽幽药香。

    匿息丹,可完美隐匿一人气息至十二时辰,非元婴修士不可察觉,比之匿息符不知好上几倍。若是俞柳在窥视他时已是服下匿息丹,他便是如何也是发现不了的。

    然而匿息丹虽是有奇效,但其所需药材亦皆是极为珍贵之物,普通金丹亦是修士亦是难得,想不到俞柳这般筑基修士竟是有三粒在手,还这般送与了他……

    虞苓面色无常地接过,随即含入口中。

    随着丹药消失于她喉中,她身上的气息也快速地变弱,几近于无。若非她站于白子笙面前,只凭神识,白子笙却是无法寻觅至她。

    虞苓笑笑,又对白子笙笑道:“魔蝶双目看似极为凶恶,实则当不得真,只凭一双触角感知气息罢了。此物为匿息丹,正是有收敛气息之效,由师尊所赐,只为夺得这千珠草一物与我。此时赠与师弟一枚,便是烦请师弟相助一番了。”

    白子笙连说不敢,又道:“既是师姐之事,子笙如何能够推辞?只望师姐莫要嫌子笙无能,难以为事。”

    虞苓看了看他,莞尔一笑。

    白子笙手中一动,那枚匿息丹便入了他口中。他只觉身上仿佛披上了一层薄纱,却是再无异样。

    他却是知晓,此时匿息丹之效已是起用,便不再刻意收敛身上气息。

    他眼中微芒吞吐,弥漫了一层水雾。

    白子笙只觉眼前一亮,那阴暗石窟的深处便是纤毫毕露。

    只见幽暗的石窟深处,满是魔蝶飞舞萦绕。既有最为低阶的双翼之蝶,亦有六翼八翼混匿其中。

    而万千魔蝶中,仅有一只格外不同。

    其体态皆为艳红之色,恍若披上一层殷红鳞甲,耀目非常。那蝶目酷似巨球,竟是身长有数十丈,背负十翼,震震嗡鸣,长喙如棍。

    此时它正绕着一处不断翻飞着,显得极为焦躁。

    白子笙打眼望去,那中间数丈之高,有着千百枝条,枝条之上皆有一朵不胜娇柔的蓝绿之花,可不就是千珠草么!

    那千朵蓝绿之花看似唯美壮丽,实则已是到了凋零之时。只待花落,便是结果,是为千珠。

    然而,千珠之中只得主干之上的那一枚可用,其余皆是药力不足。此时那魔蝶显然是来者不拒,要把这千珠草尽皆吞入腹中。

    眼见花朵颤颤巍巍即将凋零,那魔蝶便要把千珠草吞吃入腹,俞柳身形一动竟是闯入了万千魔蝶之中,直取千珠草。

    白子笙暗叫一声鲁莽,身形亦是紧随而去。

    虽是有匿息丹,但俞柳踏空而行所带起的风浪仍是搅得那魔蝶骚动起来,发出阵阵嗡鸣。

    千万嗡鸣声汇成奇异的音纹,在虚空中震荡不已。

    白子笙往俞柳所在的反面而去,手中掐诀不断,便是放出道道术法,将那魔蝶引至他处。

    白子笙只堪堪以神识递与虞苓道:“速去助俞柳师兄!”随即便失了踪影,铺天盖地的魔蝶朝那处蜂拥而上。

    虞苓只稍稍一怔,便极快地回过神来,往俞柳所在而去。

    白子笙虽是引走了绝大多数的魔蝶,然而那吞噬蝶王心系千珠草,轻易不肯离开,此刻仍是围绕其旁,发出低沉的警告鸣叫。

    虞苓见状,手中一抖,一道匹练如蛟龙入海,极快速地往蝶王身上击去,带起一丝刺眼银光。

    .

    白子笙引了那万千魔蝶追赶而出,不知过去几时,终是缓缓停下,四下扫视一番,心中亦是微沉。

    他此刻有着匿息丹做保,正是免了被魔蝶噬咬的命运,亦是因此他才敢放手一搏。但匿息丹终有时限,他此刻最为重要之事,却是要把这些嗜血妖魔通通甩脱才是。

    思及此,白子笙收了术法,将周身护于石壁缝隙之中,只待魔蝶离去。

    只是那魔蝶虽是不能感知白子笙之气息,却仿佛知道那鲜美血肉就在此处,围绕于此不肯离去。

    白子笙凝息屏气,眼中寒芒吞吐。若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