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40章 一些番外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1.女装百合

    “师兄,今天除夕,压岁钱呢?”白子笙嘴角含笑,伸出一只手,向他的师兄讨要着他的压岁钱。

    左丘宁:“……”默默从储物袋中掏出几块灵石。

    “不可,师兄之礼哪能如此草率!”分分钟拒绝,冰山你已经不会讲情话了要是还不会送礼物看老子捶不死你!

    左丘宁:“……”师弟又在作妖了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师兄想不出来,那答应子笙一个要求好不好?”白子笙也不恼,嘴角噙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左丘宁身子僵了僵,点头。

    “那好……师兄可要听话哟~”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夜凉如水,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里,燃烧着火红的蜡烛,昏黄的灯光,投射出一片暧昧的阴影。

    房里,坐着一个穿着红色衣裙的女子。却使人稍感违和——

    是了,那“女子”身形太过高大,身高想来应有八尺,骨骼亦不似寻常女子那般纤细。

    左丘宁面无表情,想不到师弟的要求居然是让他穿女装……

    “娘子果真好颜色,夫君我都要被你迷倒了!”白子笙温润的声音透着一丝愉悦以及狡黠,仿佛一个凡间男子一般夸赞着自己的“妻子”。

    他挑起左丘宁的下巴,看着左丘宁冷冷淡淡的双眼,继续调笑道:“娘子怎得一脸幽怨,莫不是等急了?这便是为夫的不是了。*一刻值千金,为夫确实不该委屈娘子……”

    说着,便附身吻了上去——不是激烈的拥吻,而是细细碎碎的轻吻。

    左丘宁任他动作,甚至帮他把衣物也一齐除了下来,脸上看不出表情。

    白子笙暗暗惊讶,莫非师兄转性了?然而——

    待他衣物除静,一阵天旋地转,本来被他压于身下的左丘宁翻身于上,一袭红衣浓烈似火,衬着凛冽的脸色,使人无端想起寒冰浴火。

    左丘宁眸色越发幽深,仿佛即将喷发的火山,满是让人心惊肉跳的暗色。

    他看着身下的白子笙,眼神一暗,一粒浑圆的物事便经由台他的唇舌,进入了白子笙的体内。

    随即他微微摆头,两人的唇舌分离,牵扯出一丝银线。

    白子笙眼神微湿,却是惊觉自身丹田竟是已被禁锢,浑身瘫软无力。

    于是他只能看着他的好师兄,正一脸肃然地翻身下地,在床底寻着什么。

    只见左丘宁于床底的柜子里,拖出了一条水蓝色的女式衣裙,然后端详许久,便回转身来,细细地替白子笙穿上……

    左丘宁面色沉着,仿佛在做什么极其重要的参悟一般,为白子笙轻柔地穿上了蓝裙,细细系着腰上的裙带。

    白子笙只道这冰山委实闷骚,竟是打着这般主意,眼里一阵羞愤。

    这家伙,居然给他吃软经丹!

    左丘宁为他穿上之后,细细打量一番,平静无波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床上的人,穿着一袭水蓝色的女式衣裙,称着大红色的床被,明明清泠如仙,脸上的红晕眼中的羞愤却又把这个仿佛即将羽化登仙的人拉回了凡尘,使其在清纯温润间,多了一丝妩媚的气息。

    白子笙眼眸微湿,看着眼前浑身冷意的男子。待看及他眼中不曾收起的浓烈情意,终是喟叹一声,微微张口,纳他入内。

    感觉到身下人的动作,左丘宁眼中划过一丝幽光,随即便逐渐深入……

    ——我是可爱的和谐线——

    两人身下相连,唇舌交缠,端得是鸳鸯交颈,鸾凤和鸣。

    然而便是在这个旖旎的过程中,白子笙身上的蓝色衣裙,却一件未脱……

    ——我是河蟹的分割线——

    白子笙:我就知道!那货就是个闷骚!居然反过来坑我一把!

    2.论辣条如何制霸天下

    “现在开始拍卖本次的压轴商品……”台上妖艳的女人眼带魅惑,娇软妩媚的声音勾人至极。正是亦正亦邪的妖女魔罗仙子。

    此时,她一把扯开覆盖在托盘上的能够隔绝神识的断天丝绢,托盘中的商品显露出来。

    赫然是……上古神器:百年高考千年模拟卷!传说这上古神器能助人飞升,夺得天道考验之果——高考状元,实乃不可多得的一件传奇之宝!

    便是如此贵重的事物,那黄冈拍卖行亦是拿出来销售……

    这等手笔,不愧是以能力著称的黄冈拍卖行!

    台下的修士在掀开断天丝绢的时候已然发现台上的物件是什么了!

    此时他们一个个眼冒绿光,恨不得杀人夺宝!

    若不是黄冈拍卖行实力雄厚,恐怕也不敢将此物拿出来拍卖。

    “我出五十张衡水市语文模拟考卷!”一名修士暮然开口!

    仿佛打开了缺口,众人纷纷出价,“一百张!”

    “一百五!”

    “两百!”

    “我出五十张数学模拟考卷!”此话一出,全场静匿一息,随即掀起了更大的浪潮!

    “八十张前年高考江苏数学卷!”

    “一百张去年湖北高考综合卷……”

    兀的一个声音:“一包由各地高考卷秘制而成的辣条!”

    众人仿佛被扼住了喉咙,现场一片寂静……“居然是上古仙宝辣条!还是加了高考卷子的辣条!”

    “这是何人?竟能够拿出此等贵重的仙宝?”“是极是极……”

    从众人身后行来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子,他冷冽俊美,气势如虹。众人被其气势所惊,纷纷避让。

    “竟然是蓝翔学院挖掘机系的弟子……!”

    “难怪能够拿出上古仙宝辣条!”

    “这气势……真不愧是上古仙门蓝翔的弟子……!”

    不管众人如何猜想,蓝衣男子仍然冷峻如霜。

    此时的他,只想把这上古神器百年高考千年模拟收入囊中,助他早日学会挖掘机炒菜……

    “哼……!我出三包秘制辣条!”一个犹如春风拂面的声音传来,喊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价格。

    “是谁?!居然敢驳蓝翔学院的面子?”众人惊奇不已。

    这时,一个模糊的人影缓缓显化。来人一袭白袍,端得是风流隽雅。

    此时,人们发现那人白袍上的标志……竟然是,新东方学院的弟子!难怪能够不留情面地打蓝翔学院弟子的脸,还能够拿出三包辣条!

    虽然蓝翔学院和新东方学院同属于上古仙门,但是新东方学院的辣条储量可是蓝翔学院的十倍有余啊!

    毕竟,新东方学院的弟子们……都是制作辣条的一把好手!

    蓝翔学院的弟子明显知道自己不敌,脸色铁青,拂袖而去。

    那新东方学院的弟子看着愤而离去的蓝衣男子,嘴角微翘,随即把把三包辣条抛向魔罗仙子。

    他取下那份上古神器,草草塞入怀中,便朝着蓝翔学院的弟子离开方向踏空而去。

    至此,拍卖会也落下了帷幕。

    3.虐狗

    彼时白子笙与左丘宁经历了天劫洗礼,终成一方尊者,正是与天同寿,举手投足间撕天裂地。

    而此时,这方大千世界,便再没有能够阻拦二人的存在了。

    “师兄,”眉目依旧清隽温和的白子笙转过头来:“是否还记得当年的红尘一行?”

    左丘宁俯首看向他,素来冷冽的面容稍显柔和:“自是记得。”

    “也不知那村里的人家,是否还记得你我。”白子笙忆及往事,仍是唏嘘异常。

    左丘宁身形不动:“若是想念,便去一遭,亦是无碍。”

    白子笙清咳一声,脸上不由带上尴尬之色。

    他确实想重游故地,除却挂念那方的淳朴故人,却更是想重温彼时的平凡生活。

    当年他们师兄弟二人,在那偏远封闭的小山村里,如同凡间夫妇一般,早出晚归,朝除草夜饮露,少却道统之争,亦无夺宝之忧,自给自足,怡然自乐。

    这竟是他仙途中,难得的平静日子。

    左丘宁看着白子笙流露出感慨怀念的目光,不发一言。

    身为道侣,他又怎能不知自家师弟是何想法?抬手揉揉白子笙的发顶:“吾亦甚为怀念凡尘故人,此番便去探望一二罢。”

    白子笙听闻,展颜一笑,眉间尽是情意绵绵:“那就少不得劳驾师兄一路护持,免得子笙惨遭罹难了。”

    左丘宁对白子笙的调笑不甚在意,微微偏头,在其头上落下一吻,手中轻揽白子笙的窄腰,无声无息间两人已消失于此方天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