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39章 两人所欲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虞苓目光微动,清浅一笑。

    白子笙亦是回以赧然一笑,不再言语。

    这吞噬魔窟四通八达,极其相近的石道遍布其中,不知通往何方,幽深阴暗。

    虞苓与俞柳在前方不间歇地行走,一步数丈,穿过了无数石道,仿佛有着清晰的目标,脚下丝毫不乱。

    白子笙在后方不紧不慢地跟随,眼底一片平静。

    看来这两人出现于此处,除却来寻他之外,那千珠草恐怕亦是一个缘由。

    只是……若是两人想把他控于股掌之上,端看他们是否有那般本事了。

    白子笙隐于袖中的手微微一动,那放置着他从功德殿领取而来的资源的储物镯便是一闪,随即归于平静。

    此时三人正是行至一处极为幽暗的所在,甫一听得,只觉寂静万分,再以神识一探,却觉遍体生寒,耳边似有千万言语,软哝诱惑。

    白子笙微微皱眉,功法暗自运转,真元所过之处,寒意顿消,只是那魔音却是绕耳不绝。

    “不好!竟是鬼幻蝶!”前方四五丈处,俞柳倏然停住脚步,身上腾起一片灵藤叶网,将三人均是纳于其中。

    白子笙自是不惧那幻惑魔音,但在他人看来,他毕竟只是一名练气修士,即便道心坚定,亦应是浮于表面,极易受得外物影响。

    于是他额间微湿,眼中浮现一丝挣扎,似是被魔音所扰,正是有些神识涣散之状。

    虞苓察觉到异样,回转头来一看,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随即手中轻轻附于白子笙背脊,柔和的木气注入其中,散发着勃勃生机。

    白子笙眼睫轻眨,眼中缓缓平静,他对虞苓一笑:“多谢师姐助子笙脱离险境,否则子笙恐怕识海便要被洞穿了去罢。”

    虞苓收回玉臂,笑容明艳,却隐隐透露出一丝疑惑:“师弟资质极佳,悟性亦是极好,缘何会被魔音所扰,导致神识混乱?”

    白子笙赧然一笑,脸上浮起一片薄红:“彼时子笙只觉耳边尽是无边妄语,识海之中仿佛扎进了万千钢针,似要将我的识海尽皆洞穿,却是不知为何如此。”

    虞苓螓首轻点,柳眉微松。

    俞柳听了,却是浓眉紧皱,侧身对白子笙言道:“此为鬼幻蝶,乃是吞噬魔蝶的伴生之物,常现于吞噬魔蝶巢穴周围,善以魔音迷乱修士神识,待其神识不清之际,便蜂拥而上,将其拖起运至吞噬魔蝶处,供吞噬魔蝶吸食。”

    白子笙倒吸一气,心有戚戚:“竟是如此!当真是……”

    俞柳朗笑一声,似是对此不甚在意:“师弟初踏修行之路,想来这般事情却是不曾知晓。这鬼幻蝶虽有惑人之音,但本身实力却是不强,只消是道心坚定,不为魔音所扰,却是算不得什么的。”

    白子笙脸上微红:“倒是子笙道心不甚坚定了……”

    俞柳口中安抚道:“白师弟不必介怀,你修为不过练气,能在魔音之下保持神识清醒已是不易,倒也不必妄自菲薄。”

    白子笙温雅一笑,带着丝丝崇敬之意:“方才子笙在这鬼幻蝶来袭之时一无所知,师兄却已是展开了防御,当真是机警……”

    俞柳大笑一声,对白子笙一一言道:“不过是因着那鬼幻蝶突然现身,有些许慌乱罢了。倒是让师弟看了笑话。”

    白子笙轻轻一笑,眉目舒展,眼中那丝疏离却是淡了一点:“师兄不过是常带警惕之心罢了。在一瞬之间便能做出反应,这般敏锐,乃是修士安身立命之关要,何来笑话可言?”

    俞柳看着白子笙眼中已是消散得差不离的疏远,笑容更是深了几分。

    这白子笙资质甚好,与自家师妹的体质相合,兼之心思仍是青涩纯净,若是能勾得他与自家师妹结缘,阴阳交合之下,他的师妹必定修为大涨,木灵峰与冰凌峰之关系亦是会更近一步,届时……

    他朝虞苓递了个眼色,脸上仍是那番爽朗之情。

    虞苓美眸一转,却是微微一笑,与俞柳又是一番传音。

    白子笙只看了一眼,便是明白了两人暗藏的心思。

    原来……竟真的是打这般主意么?

    白子笙略微一思,却也不觉很是惊异。

    那虞苓乃是水木双灵根,天资算得是不错,这般动作,恐怕是看上了自己的单水灵根与之相近,体清无垢,想要吸取自己的元阳,助她突破筑基中期罢了。

    或许,还想着把冰凌峰绑上木灵峰的船上,毕竟黎葶乃是一名极为出色的元婴修士,师兄亦是同辈之中不容超越的存在。两相权衡之下,想必木灵峰之人亦是心动不已罢。

    白子笙微微一哂,却是自嘲一声。

    自己早已心魔缠身,心冷似铁,勤修苦练只为得报大仇,将来与师兄仙途永伴。这般美人,他却是无福消受。

    他面容毫无异色,恍若不知,只抬头一望,看向那无边叶网。

    那灵藤叶网层层叠叠,碧绿袭人,散发着幽幽绿芒,极具灵性。

    只听灵藤叶网外,一片嗡鸣之音,听着嘈杂纷乱,却又似乎幻化为心底所欲,直击神魂。

    俞柳与虞苓之交谈不过瞬息之间,此时早已回转神思,眼中紧盯那碧绿灵藤。

    他手中轻点,那灵藤便犹如长臂一般,连连挥动,速度极快,直往那铺天盖地的魔蝶而去!

    只见灵藤所过之处,遍布漫天绿影,寒锋尽显,露出狰狞面目,扫过之处那鬼幻蝶竟是无一幸免,通通都是丧命于藤影之下,不消多时,空中便是坠下万千蝶影,响起连片的闷响。

    白子笙打眼一望,那鬼幻蝶看着却是与吞噬魔蝶不甚相同——应当说,他却是从未知晓,吞噬魔蝶竟是有伴生之物。

    只见这鬼幻蝶皆是遍体黝黑,身长不过数尺,鳞齿锋利如刀,勾爪尖利,暗含杀机。总体而言,算得上是具备了妖兽之特征,倒也平平无奇,只消得那凸起的胸腔有些不同。

    白子笙观看片刻,却是未曾动手。一则因为俞柳实力强劲,灵藤如臂而使,片刻之间已是猎杀了不少鬼幻蝶;二则他此刻仍是练气,纵然有着筑基灵塔加持,真元亦是有所不及,需得好生节省。

    他这般想着,那厢俞柳已是把那万千鬼幻蝶一一杀尽,地上铺了满满一层鬼蝶之尸。

    俞柳收回那碧绿灵藤,朝白子笙说道:“不知可否请师弟将此处鬼幻蝶之尸冲洗一番?”

    白子笙闻言,恍若惊醒,随即微微一笑:“师兄有命,子笙哪有推脱之理?”

    他缓步上前,袍袖轻拂,一片水光潋滟,清明纯净,便是把地上的尸骸通通冲洗了一遍,血腥之气骤减。

    俞柳双指甩出一叶轻刃,不过瞬息便晃过遍地尸骸,回至俞柳手中。

    与叶刃同时纳入俞柳手中的,是一捧带着诡异幽光的黝黑晶体。左右不过沙粒大小,看着却是极其沉重。

    白子笙看了,心底有了些许猜测,脸上不是不露,只带上一抹疑惑,轻声询问道:“俞柳师兄,这是何物……?”

    “此为定音砂,乃是鬼幻蝶所特有,长于鬼幻蝶体内却与鬼幻蝶魔音相克,乃是有着驱避魔音之效用,极为难得,便有万千鬼幻蝶,也只得这小小一捧罢了。”

    俞柳的眼中染上一丝兴奋,亦是不吝于道与白子笙知晓。

    左右同为仙宗弟子,白子笙日后便会知晓,他此时直接告予,于他不痛不痒,却又是卖了白子笙一个好。

    “竟是如此么……”

    白子笙若有所思,眉间微皱。这定音砂这般听着,却是极为有用,日后他前去那处,少不得要备上一些了。

    ,

    虞苓看见白子笙的那般模样,轻笑一声,却是从那捧定音砂中捻了一撮,递与白子笙:“师弟来至仙宗,却是未曾探望一番,此物便送予师弟,当一份见礼。”

    白子笙微微一笑,眼中却是拒绝之意:“无功不受禄,子笙方才不曾有所作为,又怎能愧受这般贵重之物?”

    俞柳却是极为赞同虞苓所言:“师妹所说极是。你我同为仙宗弟子,又于此处相逢,未曾不是一种缘分。且方才你亦是用了术法将那鬼幻蝶的血腥怨气一一洗去,为我等消除了麻烦,又哪里是无功之人?”

    白子笙轻轻一笑,仍是坚决道:“不过举手之劳,当不得如此,师兄师姐切莫再提。”

    虞苓俞柳观其态度甚是坚决,毫无动摇之色,只得收回那数十定音砂,不再劝说。

    原是想用这定音砂开路,让得白子笙与他二人能更加亲近一分,哪想白子笙何止青涩,简直是迂腐,断然不肯接受。试想修真界中,哪个修士不是为了争夺资源拼得个头破血流,也只有这人是把资源往外推送了。

    白子笙心中一笑,脸上仍是那“不堪愧受”的模样。

    他上一世能跻身于元婴老祖之列,自是知晓资源之重要。他此时拒绝了两人所赠,亦并非迂腐,而是为了划清界限。

    受了人家的礼,日后便是有理也要让三分的。何况是这般对他“有心思”之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