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37章 六翼魔蝶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只见白子笙气息平缓,几近于无,浑身散发着淡淡蓝色暝光,显得平静清宁。看小说最新更新来网,

    围护于他身侧的法器上下沉浮,七彩之光忽明忽暗。

    “吱嗡——”空气中传来纷杂繁乱的奇异嗡鸣声,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极速地靠近。

    空中先是出现了一点点暗蓝色的光芒,随即便骤然一亮,护持于白子笙身侧的灵罩之外蓦然出现了一片幽蓝荧光,在黑暗里快速地向此处翻飞移动。

    一只庞大的吞噬魔蝶显露而出,身披六翼,铁甲长喙,美丽中带着狰狞诡异。

    它围拢在护灵罩周围,腹腔之中不断地发出阵阵奇异鸣叫,在这石道之中尤显刺耳,令人神识震荡,不敢多闻。

    这六翼吞噬魔蝶体型极大,目若红珠,血气逼人。

    它在灵罩外盘旋片刻,却并未直接上前一通胡乱攻击,而是缓缓停下,静静悬浮于白子笙身前。

    不知过了几何,只见其漂浮于空中,羽翼轻摆,身形瞬时扑棱而出,极为快速地冲飞而去,恍若一支沾染了蚀骨之毒的利箭,直击白子笙之所在。

    那魔蝶形容极为狰狞,长喙铮铮,腹腔中发出兴奋的嗡鸣声,便是要刺入白子笙体内。

    正是在这般危难之时,那包拢于白子笙外围的几件小鼎模样法器微微震颤,连成星斗之状,爆发出一阵明亮耀目七彩光芒,注入灵罩之中。

    灵罩之上模模糊糊的灵光霎时大盛,使得那灵罩观之便觉光华流转,愈加显得坚固不已。

    只见灵罩光华莹莹,灵气氤氲,把白子笙护得密不透风;那魔蝶狰狞,上下飞舞,却是魔气冲天,与灵罩相持不下。

    星斗七鼎一闪,灵罩便是一亮,那魔蝶俯冲而来,却是被弹击而去。

    “轰——”魔蝶被弹落于石壁之上,发出一声巨响,石壁凹陷下了一个五丈有余的石洞,砾石在空中迸射弥漫,扬起一片尘雾。

    然则魔蝶身披虫甲,比之一般上等法器亦是毫不逊色,此刻它被弹击而出,除却将那石壁撞出一个巨洞,身上却是毫无所伤。

    它从石洞之中疾飞而出,几欲化为一缕暗光。

    魔蝶腹腔嗡鸣之声更盛,羽翼轻扇,周身氤氲着浓厚的魔气。

    吞噬魔蝶向来贪嗜血肉,如今白子笙已是踏入仙途,依靠传奇功法之力,修行事半功倍且纳入体内的亦是极为纯净的水属天地之气,不掺杂任何其他属性,正是体清气净,真元纯粹,加之元阳未失,更是勾起了那魔蝶的贪欲。

    那魔蝶冲冲撞撞,把灵罩激起一层一层的七彩光纹,小鼎亦是极速旋转着,发出阵阵柔亮光芒注入灵罩之中。

    白子笙安坐于灵罩之内,宁心静气,却并未完全沉入大道感悟之中,时时注意周围之状况,此刻对魔蝶袭来之事已是知晓,但却是不能加以动作。

    只因他此刻正是到了紧要关头,筑基灵塔在丹田之中忽大忽小,似虚又实,天地之气便涌入其中,化作丝丝真元。

    那魔蝶已是被眼前的蝼蚁激怒,于再次冲撞不成之际,竟立起庞大的羽翼,尖利而强韧的羽翼边缘便往灵罩狠狠斩下!

    七个带着银色微芒的小鼎齐齐震颤一下,竟是发出一声闷响,皆是从中裂开了一丝小小的缝隙,灵罩上的光芒亦是减弱了一分。

    魔蝶仿佛知晓了那小鼎已是有了裂痕,攻势愈加剧烈频繁,长喙戳刺,蝶翼劈斩,魔气森然。

    随着那只魔蝶的再次袭来,那星斗小鼎震颤片刻,终是发出几声金铁之音,便齐齐从中分为两半,灵性尽失。

    在小鼎崩散的一瞬,那魔蝶便挺起满是凛冽黑光的长喙,直往白子笙戳刺而去。

    眼看长喙已近面前,白子笙紧闭的眼眸猛地一睁,修长的手中真元喷薄,猛地向前一挥,凝成一幕巨大的水帘,堪堪把那魔蝶阻挡在外。

    白子笙长舒一气,眼中幽光明灭。

    若是他方才慢上一瞬,恐怕便是要身死道消了。这魔蝶,委实狡诈,这试炼之地,亦是残酷不已……

    白子笙抬起头,望了望眼前那实力丝毫不见有所削弱的吞噬魔蝶,眼眸微眯,口中吐出一口浊气。

    那魔蝶仍是兀自挣扎,气力之大,亦是令人不敢小觑。

    白子笙不过练气十层,便是实力堪比筑基,亦不过是“堪比”罢了,其气息却是比不得筑基修士的绵长,许多术法亦是有所桎梏。

    此时他纵然已是恢复了几成真元,但若是与魔蝶纠缠僵持起来,他却是讨不了好的。

    这般想着,白子笙手中缓缓划动,勾勒出层层玄奥不已的纹路,使人一看,便觉心神动荡,是要陷入迷茫之中了。

    随着他手中的动作愈加快速,泄露出来的气息愈加晦涩,那魔蝶仿佛更加焦躁起来,嗡鸣不断,蝶翼快速挥动。

    那水帘不过是白子笙随手为之,防御力本就比不得法器所特带的灵罩,此刻在魔蝶的全力攻势之下,已是隐隐有崩离之状。

    白子笙闷哼一声,手中仍是不停,指尖真元流转,身后已是一片迷蒙水色,隐隐有一个巨大黑影显露其中。

    随着那黑影的缓缓出现,白子笙眼神微眯,手中速度愈快,真元流转间,体内的筑基灵塔亦仿佛是有所不同。

    只见白子笙一身素白法衣无风自动,猎猎作响。

    此刻的白子笙,一身温和文雅的气质尽皆褪去,凛冽的气势逼人不敢直视。

    他足下离地数尺,指尖轻点,阻挡着魔蝶的水帘轰然散去。

    魔蝶失去了阻碍,便直往血肉之躯扑咬而去。

    白子笙一手变决,背后黑影显露而出——正是那白子笙曾经所施展而出的水蛟!

    此次白子笙所凝练而出的水蛟,已是凝聚了筑基灵塔,又花费了极大的真元,是以与围剿魔修时所凝练而出的,却是不可同日而语。

    只见那水蛟,体型已是长及十丈,身躯扭动间,虚空隐隐有些波动和模糊。

    它浑身尽是蓝湛之光,仰天一吼之下,鳞片舒展,蛟吟之声响彻云霄。

    白子笙微微一笑,衬着他俊秀温雅的眉眼,说不出的光风霁月。

    他指尖轻点,星星灵光闪烁,那水蛟便扭身而上,与那魔蝶战作一团。

    魔蝶展翅而飞,长喙舞动,游走于水蛟身侧。

    白子笙眉头微皱,水蛟蛟尾一甩,便是夹杂着风雷之音,往魔蝶扑扫而去。

    那魔蝶虽是速度极快,但又哪里比得上从传奇仙法中衍化而出的化龙之法?

    要知晓,这般传奇仙法衍化而出的化龙之法,修炼至极所化之龙可并非花架子,而是确确实实带着龙族血脉的真龙。

    而上古龙族,正是立于异兽万族之上的顶端王者之一,对异兽有着天然的压制,更不要提区区妖兽了。

    便是此刻仍是蛟龙,却仍是有着一丝极为淡薄的血脉,对吞噬魔蝶这等低阶妖兽仍是有着极强的压制之效。

    于是在水蛟的压制之下,那魔蝶便是躲避不及,被那水蛟之尾扫中。

    那魔蝶被水蛟之尾扫中,倒飞而出,又是在石壁之上破了个大洞。

    然而此番那魔蝶却是没有了方才的那般好运气。

    水蛟凝聚了白子笙的绝大部分真元,不同于灵罩的自发护主,它乃是主动攻击,又对这异兽有着压制之效,便是把那魔蝶的一身防御力极为强悍的虫甲划开了个大口,巨腹之中的腥臭内脏缓缓流出。

    “吱——”那魔蝶吃痛,发出一声高昂的悲鸣,拖着破了大口的巨腹,竟是不管不顾地冲向了白子笙。

    白子笙目光冷凝,便是那平时极为温和的眉眼在此刻亦是染上了寒意。

    这魔蝶生长至此,莫不时常吸食血肉,作恶多端,便是除了亦不会致使魔念加身,如此,白子笙又何须犹疑?

    于是他足下一点,了无纤尘,正是凌空而跃,停踏于水蛟之上。

    他踏于水蛟之首,周身气息激荡,杀意缭绕,竟是与左丘宁有着几分相似。

    他足下一踏,那水蛟便长吟一声,巨大的身躯仿佛流光,转瞬间便与那魔蝶纠缠不分。

    只见那魔蝶周身皆是暗蓝之色,与水色湛湛的水蛟缠斗于一起,竟是使人分不清是彼是此,只能窥见一团黑影,间刻迸出耀眼的灵光。

    “吼——”只听水蛟一声长吟,巨大的身躯紧紧缠绕着那魔蝶,鳞片与虫甲相击,尽是金铁之音。

    那魔蝶兀自挣扎不已,六扇羽翼不断抖动,欲要逃出水蛟的桎梏。

    白子笙冷哼一声,体内灵塔微暗,足下又是向水蛟送入了一股真元。

    那水蛟身形越发凝实,将那魔蝶缠得越发紧了。

    那魔蝶被牢牢卷住,坚韧的虫甲终是抵御不住水蛟巨力,瞬间崩离破裂,巨大的身形化作漫天血肉。

    白子笙轻身一晃,便是离了蛟首,悬踏空中,足下无尘。

    那水蛟失了白子笙的真元,巨大的躯体一阵虚幻,转眼便是化为漫漫水雾。

    白子笙看也不看那魔蝶余下的长喙,双目微冷,却是盯着一处开阔所在。</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