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36章 吞噬魔蝶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左丘宁面色冷凝,正是有着一丝犹疑。

    蓦然,他眼前一亮,仔细一看,竟是已回到了冰凌峰中。

    再一细看,四周冰雪盈峰,皆是寒气逼人,白茫茫一片,又哪里有黑袍人的身影?

    “呵呵,小子,你可莫要让我失望啊……”

    左丘宁听着黑袍人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淡漠至极的眼眸微动。

    这黑袍人费尽心思只为带他前去万青山,却并未做出什么事来,仿佛单单是为了告诉他白子笙之身世——

    但从他人看来,白子笙之身世与又左丘宁何干,那么黑袍人是为何找上他呢?

    且这黑袍人藏头露尾,言语中又隐隐透露着子笙之心思缜密深沉——

    这般左丘宁倒是有所察觉,却并不觉有何不妥。

    端看白子笙在白龙府之位置,便知若是他心思纯良,早已不复人世了。

    只是这黑袍人似乎对他与白子笙极为了解,姑且不论他究竟是何许人也,他做下这般事情又是有何目的?

    且此刻更为要紧的,是他左丘宁又是否应当把今日所知之事告知白子笙。

    黑袍人能把他悄然带出归元仙宗,实力必然高深莫测,连得他都是不能触碰子笙之母的身份,他与白子笙又能做出何事?

    左丘宁眉间紧皱,一时之间却是不知如何是好。

    “子笙……”左丘宁无意识地呢喃了一声,随即心神一震。

    他为何要困扰,白子笙既为人子,便有知晓一切的权利,他又何必担心过枉,左右为难?

    便是此事千难万难,他亦将助白子笙一臂之力。如此,又缘何纠结?

    左丘宁眉间一松,他不是未曾发觉自己对白子笙过于在意,但既有本心指引,又有那无边幻景时时回转于识海之中,那画面太过真切,便是让得他不得不有些疑惑。

    左丘宁眼底划过一丝疑虑,随即重归淡漠。

    他眼眸微阖,眉间神识腾跃而出,瞬间扫过整个归元仙宗。

    隐秘的神识经过一个个仙宗弟子,然则他们只觉身上一凉,却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左丘宁眉间一皱,随即神识集中于一处。他睁开双眼,眼中淡漠如初:“试炼之地……”

    左丘宁静立片刻,却是回转身来,进了石室之中。

    既是进了试炼之地,那便是要好生磨练一番,这般事情,还是等白子笙回来再一一叙说罢。

    左丘宁进了石室,袍袖轻巧一挥,便布下了层层禁制。随即他端坐于石台之上,双目微阖,气息沉淀,正是入了定。

    只见他一呼一吸间,满室皆是寒气袭人,石壁之上凝结了极为坚厚的冰层。

    左丘宁之大道,为万冰通天大道,功法无阶,是为自身独创。

    此时他沉下心神,正是要打磨自身大道,圆融那初现雏形的功法。

    只见他意识之中乃是一片黑暗,只隐隐有一点光源,散发着微白光芒。

    那是一块冰石,不过拳头大小,周身圆滑可爱,莹润无比。

    它在左丘宁的意识之海中轻轻地旋转,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寒意。

    这是左丘宁功法的精髓所在,乃是把万千寒意凝聚其中,交错融炼而成。若当功法已臻完善,那么这块冰石的形态将大为不同。

    左丘宁心境空茫,沉浸于意识之海中,不断于冰石之中感悟大道真髓——

    万冰通天之道,取其寒意,使其冷情,然则冷情非无情,以冷情蕴真情,感悟万千大道,终得通天之意。

    左丘宁细细感悟,却是不知何为冷情蕴真情。

    既已冷情,何来真情?既有真情,又将如何冷情?

    左丘宁睁开双眼,眉间微皱。随即不知他想到何处,又再次阖上双目,沉入大道之中。

    ————————————

    白子笙足下与地相离数寸,缓缓顺道而行。

    这石道幽暗,满是吞噬魔蝶的气息,带着一股妖兽蛮荒之意,让得白子笙有些心惊。

    这般浓烈的味道……这石窟之内,究竟隐藏着多少吞噬魔蝶?

    白子笙双目微黯,气息收敛几近于无。

    他走不过四五丈,便蓦然腾跃而起,一手并起双指,猛地一划,数道水刃迎空劈去,刮出凌乱的金属交错之音。

    “唔——”空中传来阵阵波动,那诡异的魔蝶鸣叫之音,正在穿过虚空,直击白子笙识海。

    白子笙识海被那鸣叫之音猛地一震,口中不由闷哼一声,正是有气血翻腾之状。

    那魔蝶趁着白子笙被音波震得手中一顿之时,骤然飞出,直扑向白子笙。

    这只魔蝶比之方才被白子笙杀死的那只,却是更为庞大,亦更为不同。

    只见它身长足有半丈,口器锋利,浑身幽蓝,闪着金铁之色,显得极为坚韧。而更为奇特的是,它不似方才那只魔蝶,只得一对羽翅,而是生长着两对暗蓝的,恍若锯齿一般的蝶翼,美丽而诡异。

    白子笙眉头紧皱,脸色煞白。

    若说方才那魔蝶只堪堪成年,实力只堪比练气四层,那么此时这只,便是已趋于进阶,实力堪比练气十层了。

    更为古怪而恐怖的是,无论它们处于何等境界,它们的长喙都是能刺破元婴以下修士的*防御,进而吸食血肉,吞噬神魂。

    他足下轻点,身形迅速一避,堪堪躲过了那魔蝶的扑咬。

    那魔蝶扑了个空,便扇动那庞大的蝶翼,发出铮铮的裂帛之音,转身又向白子笙扑去,长长的口器泛着诡异的光芒。

    白子笙立于原地,却是不躲不避。他手中真元流转,蓝光莹莹,连连动作,在空中几近化为残影。

    他身前已是凝聚了无数水刃,交错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刀刃之状。

    只见白子笙双手合十,猛地向下一沉,巨大的水刃向前极快地劈去,于正在扑咬而来的魔蝶绞做一团。

    那水刃似是极弱,其间水流微微荡漾,满是柔和精致之感。

    它与魔蝶交错而过,仿佛只是轻轻在魔蝶体中划过一道水浪,丝毫不能阻止魔蝶的脚步。

    那魔蝶仍是极快,眼见那口器便要刺入白子笙体内——

    蓦然,那魔蝶羽翼微微抖动,随即发出极为刺耳的悲鸣声,便从中部裂为两半,腥臭的内脏流泻一地。

    白子笙轻呼一气,脸上倒是无甚惊恐之色。

    方才那魔蝶倒下之时,口器距白子笙也不过毫厘之间,一旦被其刺破,不过瞬息便会化为枯骨了。

    白子笙俯下身来,掌中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真元,隔绝了与外处的接触。

    他轻轻拨弄了一下魔蝶的尸体,随即用覆盖了真元的手掌小心翼翼地取下了那魔蝶的口器。

    这魔蝶的口器倒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炼器之材,只是方才那只口器尚未长得完好,却是不能用作炼器之用,白子笙便把它随手湮灭了。

    但这只却是不同,它已是长成,端看那口器泛着的森冷诡异之光,便知其必定十分锐利坚固——用作炼器却是极好。

    白子笙把口器与魔蝶尸体缓缓分离,头上薄汗微湿。

    他拿起那口器,轻轻弹了一下,那口器便发出阵阵嗡鸣,令人不敢小看。

    白子笙把口器放入储物镯中,眉间神识铺展,往四方散布而去。

    然而不知何故,神识却是不能穿透黑暗之中,只能囿于身旁三丈之内。

    白子笙心中愈加警惕不已——神识几近无用,那魔蝶若是境界尚低倒也罢了,若是遇上高阶魔蝶,他一时不察便会丧生于此。

    他此刻已是确定,这吞噬魔窟,势必有着吞噬魔蝶一族,若是有一丝不慎,招惹更多魔蝶,群起而攻之,莫说尸骸,便是痕迹亦不会留下一丝便消失于这修真界。

    他大仇未报,又尚未与左丘宁重塑挚友之情,怎能甘愿神魂寂灭?

    白子笙想到左丘宁,脸上染上一丝笑意,随即又归于平静,隐隐有警惕之色。

    他再次用神识扫过周围,感觉身旁三丈之内并无异样,于是便一手拂开那具魔蝶尸体,一手取出当时除魔任务时左丘宁与他留下的七八件法器。

    那几件法器在白子笙手中发出微微灵光,寒气氤氲。

    白子笙指间轻点,明亮柔和的真元喷薄而出,没入其中。

    件件法器漂浮于空中,激散出层层灵罩,护持于他左右。

    白子笙轻舒一气,眉间微皱。

    这些法器所需真元极为庞大,此刻他把仅剩的那股真元注入其中,所能坚持的时间也不过一时三刻罢了。

    白子笙微微摇头,盘膝而坐。

    此刻并非悔恨叹息之时,他必须尽快恢复真元,以便应对随后的状况。</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