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35章 子笙之母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虞苓往白子笙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美眸中精光湛湛。

    虞苓所想,白子笙自是不曾知晓。

    他想着回去便能见着左丘宁,嘴角微勾,眼中满是清缓笑意,显得端方如玉。

    “师兄……”

    只是待他回至冰凌峰,却不曾看见左丘宁之身形。

    白子笙眉间一皱,心中不知怎地有些慌乱。

    他稳下心神,神识由眉间抽出,探入山脉之中,缓缓扫过。

    未曾在此……白子笙把冰凌峰仔细查看了一遍,却是丝毫未曾发现左丘宁的踪迹。

    “莫非师兄离宗历练去了么?”白子笙眼中犹疑,却只想到了这般可能。

    左丘宁既是出关,想必除去暗伤已愈,亦是有瓶颈之故罢,这般情况之下,出宗历练倒是极有可能的。

    他轻叹一气,眼底闪过一丝黯色。

    也罢,修行之人,便是应一心向道,不该儿女情长,他又何苦纠结于此,徒生烦恼。

    白子笙于左丘宁洞府前静立片刻,随即身形一晃,便是往山外而去。

    他的师兄已是不在冰凌峰,那么他白子笙亦是不必苦等,既已得了弟子令牌,便去试炼之地好生体会一番罢。

    白子笙寻着弟子令牌的指引,脚下迅疾如风,正是往宗门南向那处群山而去。

    白子笙在临近那片山脉之时,便足下轻点,落于地面之上——宗门有令,试炼之地方圆千里,皆是不得御空而行。

    白子笙从空中落下,脚下却是不停,乃是以不疾不徐之速度,缓缓而行。

    只见其身姿挺拔,步履稳健,看似平常,实则两步之间,已有数丈之遥。

    便是这般从容之态,不过数十息,白子笙已是到了这片群山之外。

    山前设了一处城墙,足有千丈之高,把这片试炼之地牢牢围护。

    他暗暗打量一番,脚下一转,便是往一处而去——

    那里,有许多穿着不一的弟子行进行出,想来应当是进出之门了。

    白子笙神色自若地排到了一行人之后,手中轻抚衣襟。

    那队伍却是不长,很快便是轮到了白子笙。

    一个面白无须,神色漠然的中年筑基修士看了白子笙一眼,淡淡道:“将弟子令牌至于此处。”

    白子笙一看,白玉铸成的玉台之上,有着一个小小的凹槽,观其形状,却正是弟子令牌的大小。

    白子笙掏出那如雪般的令牌,轻轻至于凹槽之上。只见一阵灵光乍现,玉台之上浮现了密密麻麻的字眼。

    腐沼死地、命蛛红林、吞噬魔窟……

    “欲往何处,只需集中心神于那处字眼便可。”那修士撩起眼睑看了一下白子笙,缓缓解释道。

    白子笙眉梢微动,甫一把心神至于吞噬魔窟之上,便是眼前一暗,再睁开眼来,已是到了一处黑暗所在。

    白子笙眼睛微眯,他此刻已是知晓,现在他所处之处,必定是那吞噬魔窟了。

    只是……

    此地虽是黑暗幽深,却是一丝气息也无,仿佛是一片死地。

    白子笙轻轻皱眉,一手猛地一挥,似柔实刚的真元喷涌而出,直往一个幽暗的角落。

    “嗤嗵——”仿佛有什么东西掉落于地,发出一声闷响。

    白子笙手中真元流转,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待他见着地上的那物时,只一眼便是认出了,地上这苟延残喘的物事,正是大名鼎鼎的一类妖兽——

    吞噬魔蝶。

    只见地上那魔蝶,身长不过一臂,目若斗珠,双翅为暗蓝之色,此刻已是破烂不堪了。

    而它的口中,有一口器,极为细长,闪烁着暗黑色的光泽,正是它的成名之物,吞噬长喙。

    此物不仅可刺破元婴以下修士的*以吸取血肉,更可把神魂从修士躯体之中牵扯入腹,用以滋养其身,端得是狠辣无比。且其善于隐藏,常是出其不意地一击,便要把修士吞吃入腹了。

    白子笙能够把这魔蝶一击既中,却是有些侥幸,不过因着这魔蝶道行较浅,只堪堪成年罢了。

    若是遇上这吞噬魔蝶之母吞噬王蝶,他白子笙可能尚且来不及反应,便只剩下一具血肉尽去的空壳了。

    白子笙心头一跳,额间微湿,行动间愈加谨慎自是不提。

    吞噬魔窟……莫不是吞噬魔蝶的巢穴所在?

    白子笙这般想着,倒吸一口凉气。

    他此刻修为不过尔尔,若此处当真是吞噬魔蝶的巢穴所在,他稍不留意便会葬身于此了。

    白子笙微微皱眉,看着脚下不断抽动的吞噬魔蝶,手中弹出一抹蓝光,那魔蝶便停下了动作,失了声息,不过一息之间便化为一堆尘土。

    白子笙不曾知晓这般试炼如何才能结束,此刻亦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若是遇上吞噬王蝶……凭借那个东西,他白子笙未尝不能留下一条命来。

    这般想着,白子笙足下轻点,离地而行,朝着一处石道缓缓行去,手中灵光氤氲。

    ————————

    那厢白子笙进入了试炼之地的吞噬魔窟,不知会遇上什么,这厢左丘宁却是不曾知晓,正在与一个浑身隐匿于黑袍的“人”对峙。

    “缘何带我来此?”左丘宁面上毫无波澜,唯有眼底有着一丝波动。

    此人能避过仙宗禁制,悄无声息地把他带了出来,想必修为极高,他却是不能与之力抗。

    “呵呵,这里可是起始之地,不带你来此,又去往何处?”黑袍之中传来一阵轻笑,本该是极为悦耳的声音,在此时却是显得诡异非常。

    只见此地云气升腾,满眼皆是黛绿之色,不是万青山上又是何处?

    此时左丘宁与那黑袍人,正是端坐于那白子笙曾经修炼之地,亦是左丘宁曾于此处的居所,那方简陋的洞府。

    左丘宁坐于石蒲之上,背脊直挺,眉目含霜。他未曾把目光投注于那黑袍人,而是盯着另一处,不再言语。

    黑袍里伸出了一只苍白至极的手,在阳光下几近透明。那手轻轻一翻,掌中便出现了两个莹润的玉杯,内里是清香扑鼻的灵茶。

    “此茶乃是万青山一绝,来此不品却是可惜了。”那声音轻轻浅浅,仿佛与左丘宁乃是知交好友,劝他品一壶好茶。

    左丘宁垂眸一扫,手中拿起玉杯,放在唇边轻轻一抿,随即便放下了。

    “你啊……”黑袍人轻轻一笑,语气中仿佛带着一丝无奈。

    “想必你心中甚多不解罢?”黑袍人苍白无比的手指摩挲着玉杯,漫不经心道。

    左丘宁眉头一皱,缓缓道:“此事与子笙有关?”

    “呵呵呵,那是自然。我带你来此,便是为了告诉你他的过往罢了。”黑袍人仿佛极为愉悦,很快便是回答了左丘宁。

    “有何过往。”

    “白子笙是白龙府的庶子,此事你应是知晓罢?”黑袍人缓缓道,想来他也未曾觉得左丘宁会回答于他,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那你可知他虽名为庶子,实则连得杂役亦是不如?那是因为他的母亲是凡女——这个估计你也是知晓的,”黑袍人顿了顿,又道:“可是一个凡女,又是如何生出一个单水灵根的孩童?你等不知,我却是知晓,天地有则,虽仙凡结合亦是可以诞下身怀灵根之人,却皆是为五灵根,不曾会出现单灵根之子。”

    左丘宁闻言,面色微变,随即又恢复了冷若冰霜的模样:“那又如何?”

    “嗤,不如何。”黑袍人放下手中的玉杯,那只苍白极致的手又伸回了袍中。

    “我不过是想告诉你,白子笙之母,并非凡女,仅此而已。”

    “是以,子笙生母为谁?”

    “自然是你所知那人,我不过说她不是凡女罢了,又不曾说她不是白子笙之母。”黑袍人语带促狭,轻声道。

    左丘宁微微颌首,心中却仍是疑惑。

    “她并非凡女,却亦非修行之人,她的身份牵扯极深,便是我,亦是不能找出她的来历。”黑袍人口中喟叹,语意深长。

    左丘宁暗自皱眉,并非是因着黑袍人所言这般,而是在想,若是白子笙得知这般情况,当是何反应?

    “莫要担心你那小师弟了,他可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角色。”黑袍人仿佛看出了左丘宁心中所想,淡淡开口,言语中带着微微提醒。

    左丘宁看他一眼,面色丝毫不变:“子笙乃吾之师弟。”

    “呵呵,你倒是个好师兄……”黑袍人站起身来,“白子笙之事,便只能告于你这些。但有一言,本座需要你记住。”

    左丘宁微微抬头,黑袍人却是不看他:“白子笙执念已是极深,若是你……”

    左丘宁神色不变,打断了黑袍人:“子笙乃吾之师弟。”

    “既你这般笃定,那本座亦是无话可说。”黑袍人仿佛早就料到一般,语气平常道。他黑袍舞动,衣袍一兜,便是把左丘宁收入袖中,随即便如一缕青烟,霎时间飘荡不见。

    左丘宁站立于黑袍人袖中,眉间紧皱。

    虽他自黑袍人口中知晓了一些东西,但却不一定当得真。只看这人藏头露尾,便是令他有些疑虑。

    但这般说辞若是不假,那他是否要与白子笙言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