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34章 弟子令牌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他面容清俊隽秀,气质纯净温和,这般一笑倒是使人说不出的舒适:“白帆兄长是否欲要脱离白龙府?”

    白帆心中一惊,面上却仍是那般木讷之色:“白龙府乃是在下的家族,便是为它赴汤蹈火亦是在所不辞,子笙缘何会想在下要脱离白龙府?”

    白子笙眼睛微眯,但笑不语。

    白帆是个聪明人,否则上一世即便有着白龙府的庇护,他亦是不可能走得那么长远。

    但他此刻还只是一个堪堪练气七层的青年,长久居于仙宗之中,便是遇到什么绊子和陷害,总没有外界的那么残忍。

    说到底,白帆如今只不过是一个比较聪颖但还极为青涩的人罢了,终究没有白子笙沉得住气。

    “你又是从何知晓?”白帆淡笑一声,脸上木讷的表情瞬间消失不见。

    白子笙微微垂下眼睫,手中轻抚袖口的衣料:“莫论我从何知晓,白帆兄长,你只需知晓,我可助你一力。”

    白帆大笑一声,眼中带着嘲弄:“助我?即便你如今已是归元仙宗的内门弟子,但修为却是不高,又如何助我?”

    白子笙点点头,对白帆嘲弄的目光不甚在意:“我修为确是不高,但依然可以助你。”他想了想,道:“我还可以帮你把他救出来。”

    “若我所料不错,白帆兄长想要脱离白龙府,莫不就是因为他被白龙囚禁了么?只要你想,我却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的。”

    白帆眼瞳一缩,脸上的嘲弄之色终于消散了一些,他走近几步:“你方才所言可是真的?”

    白子笙轻轻一笑,看着便像是个文雅书生:“那是自然。”

    “可我如何知晓你不是欺骗于我?”

    白子笙轻轻颌首,手中轻点,一抹灵光乍现,一帘水幕腾然展开。

    只见其中仿佛是一个极其昏暗的所在,有两人处于那处。

    只需仔细一看,便能知晓,那里面的一人,竟是白龙吟!

    只见水幕中的白龙吟,正在鞭打一个骨瘦嶙峋,满头白发的青年。青年被重重锁链牢牢禁锢,一张脸被掩盖于黑暗中,身下全是厚厚的血垢。

    水幕无声,但是却让人感觉到那个青年是如何的痛苦……他的肩胛骨被一根带着微毫荧光的法器穿凿,导致伤口无法愈合。

    白帆紧盯着水幕,眼眼眶微红:“这、这是……”

    白子笙手中微动,水幕崩散,化作天地间的一抹水雾。

    “自然是白龙府。”

    “你又是如何知晓这般情形的?”

    白子笙轻笑一声:“我自是知道。”

    白帆轻舒一气:“那么,你需要我为你做何事?”

    白子笙满意地点点头:“白帆兄长果然是聪明人。无他,我只需你替我……”

    后面一句他直接用神识说与白帆知晓,眼中还满是浅笑。

    白帆一惊:“你居然……”

    白子笙挑眉,“如何?这般做法想来不会让白帆兄长难做吧?”

    白帆点点头,“既如此,那便这般定了。我替你做了这般事情,你要让我脱离白龙府,还有……救出他。”

    白子笙笑道:“如此,子笙便,静候佳音了。”

    白帆沉默一瞬,“我可否知晓,你为何要……”

    白子笙眼睛微眯,寒光凛冽:“白帆兄长……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他笑了笑,转身离去。

    白帆看着白子笙离去的身影,眼中满是复杂。

    白子笙出了白帆的院子,脸上无丝毫不妥,仍是笑吟吟的模样。只有在他眼底深处,才能窥见那抹幽光明灭。

    他此时像是有了闲情逸致,在这交易街上缓步走着。因着他身上明晃晃的冰凌峰弟子袍服,倒是没有人敢上前打扰——

    仙门之中等级之森严,可见一斑。

    “嗯?”白子笙脚下一顿,回头看去。

    严楠涯摸摸鼻子,脸上挂着殷切的笑容:“前辈……”

    白子笙轻轻一笑,他对严楠涯的观感,此刻尚且是不错的:“怎么?”

    “白帆他……他怎么样了?”严楠涯揉揉头,弱弱地问了一句。

    白子笙闷笑一声,答道:“他很好。”

    “是、是嘛……”严楠涯尴尬地笑了笑,干巴巴地回道。

    白子笙摇摇头,唇角微勾,脚下不停。

    既是有了白帆,那么剩下的……

    严楠涯看着逐渐远去的白子笙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迷茫。他方才竟是觉得,白子笙的笑容,令他遍体发寒……

    白子笙去见了白帆一趟之后,并未立即回归冰凌峰,而是直奔功德殿。只见他脚下碧波微漾,一生一散,在日光下好不潇洒!

    此次白子笙前去功德殿,却不再是为了接下宗门任务前去历练,而是去领取仙宗给予的资源以及接受考核的。

    白子笙乃是左丘宁带入山门,又是被黎葶直接收入门下,是以不必在外门之中汲汲营营,而得内门弟子之身份。

    但即便他已是黎葶的亲传弟子,默认的内门弟子,却仍是要前去功德殿考核一番,领取属于他一人的令牌。

    初来之时,他甫一拜师便闭关修炼,出关便去寻求筑基机缘,各种缘由之下,他竟是尚未取得内门弟子的令牌。

    这内门弟子的令牌,不仅是为了识别身份罢了,而更多的,是可以开启为内门弟子而设的各色试炼,用以感悟大道,熟练术法。

    总而言之,这令牌对于内门弟子,是极为重要的所在。

    功德殿仍是那般恢宏壮丽,白子笙手指轻捻,神识一扫,脚下刹那变幻,便往一处偏殿而去。

    白子笙眼神一扫,这考核堂与任务堂的布置不无一二,唯一的不同,应当是任务堂中满是漂浮着各色各样的任务光团,而考核堂中,却是放置着三根高耸而又奇特的石柱,一为暗黑之色,一为云白之色,还有一者,为沉灰之色。

    白子笙走进去,一身素白衣袍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想来白子笙自己亦是不曾知晓,因着左丘宁对他格外不同之缘由,他在这仙宗之中,竟也是鲜少有人不曾听说的存在了。

    白子笙对一干人的奇异眼神不去计较,而是把目光凝聚于三根石柱之旁沉沉欲睡的老者身上——此人,身上有着异水的气息……

    老者看一眼白子笙,浑浊的眼睛动了动,随后转头看向了那几根石柱。

    仙宗庞大,弟子不知几何,便是此时亦是有人正在考核。

    他不急于立即前去考核,而是立于旁处,细细观看了起来。

    此时考核堂中只一绿衣女子。只见她身姿卓越,肤白若雪,面容秀美,一身木气纯净,满是生机之意。

    此女缓缓走近那几根奇异高耸的石柱,伸出一掌,轻轻附着于云白之色的石柱上,整个手臂都是氤氲着淡绿色的光芒。

    只见那绿芒顺着此女的皓腕,慢慢延伸到石柱之上,使得石柱亦是染上了薄薄的一层绿光——

    然而仔细一看,绿光之中,又有一丝淡薄的金色掺杂其中,显得那绿芒不够纯粹。

    “虞苓,木灵峰第十二亲传弟子,金木双灵根,木灵根为主,不错。”老者扫了一眼石柱,手中在一块绿色令牌上刻着什么,语气淡然道。

    那名唤作虞苓的女子脸上染上一丝喜色,朝着老者点点头,又往暗黑石柱而去。

    她的手掌甫一接触得暗黑石柱,那石柱上便闪出一缕暗光,隐没于她眉心之处。

    白子笙看得这般状况,暗自皱眉。

    索性不过数息,那抹暗光便倒射而出,在暗黑石柱上缓缓移动,最终停顿于石柱中部略上一处。

    “悟性尚可。”

    女子脸上黯色一闪而过,随即便再次移步,到了那沉灰石柱所在。

    她打出一掌,仿佛用尽了全身气力,却不能撼动石柱丝毫。

    那石柱上的流光闪动数次,随即慢慢闪现出暗绿之色。

    “攻击力,中上。综合评定,中级弟子令牌。”老者说着,向虞苓抛出了他方才握于手中的绿色令牌。

    虞苓小心接过,脸上既是兴奋,又是遗憾。

    白子笙看着,亦是知晓了这是考核什么。

    那云白石柱,想来是测验灵根;那暗黑石柱,该是检验悟性;沉灰石柱,便是测出术法威力了。

    白子笙想着,便缓步走上前去,一手贴于云白石柱之上——那石柱突然迸发出一股吸力,正在往他体内吸取着什么,仿佛连天府之中的灵根都要被牵扯而出一般。

    只见他手臂蓝光莹莹,直直蔓延于石柱之上,染上一通明静纯粹的水色。

    “白子笙,冰凌峰第二亲传弟子,单水灵根。资质极佳。”老者顿了顿,仍是淡淡说道,带着一丝说不清的意味。

    殿中观望的虞苓,听得老者之言,亦是回转身来,看着白子笙。

    白子笙兀自微微一笑,又移步到了暗黑石柱所在。

    他这时倒是有些犹疑了,毕竟那暗光……

    “此物只测悟性。”老者掀起眼皮看他一眼,淡淡道。

    白子笙赧然,缓缓伸出一掌,贴于其上。

    他只觉眉间一凉,识海之中仿佛多了什么,演化出种种奥妙之法。

    白子笙眉心微皱,意识随之而动。

    一化二,二化四,四生八……一式化万式!

    白子笙自己未曾察觉,而在旁观看的虞苓却是极为惊讶——那暗光进入至今,早已数十息!要知道,这暗光进入时间越长,则说明它在意识中演化的招式越多,则此人的悟性愈强……

    白子笙只觉意识翻涌,终于在那术法演变至后处时蓦然睁眼,那暗光已冲出他的识海,此刻正在石柱上一冲而上。

    只见那暗光不曾停留,直直而上,终于在靠近顶部之时,方才缓缓停驻,幽光暝暝。

    “悟性……奇佳。”老者嘶哑的声音,此刻有着一丝惊异。

    便是虞苓,看向白子笙的目光中,都是带着不明的意味。

    不管白子笙攻击力如何,凭借他的资质和悟性,他都是能够得到高级令牌。

    白子笙站于沉灰石柱之前,身形不动,猛地轰出一掌,却只打出了淡蓝之色罢了。

    老者沉默地看了一下白子笙,手中抛出一块白色令牌:“可取高级令牌。”

    白子笙接过令牌,冲那老者躬身行了一礼,方才拿着令牌离了这考核堂——

    他知晓,老者是看出了他那一击,并未用尽全力。

    但白子笙却是不悔,他总要为自己留些底牌的。

    他掏出那块令牌,轻轻摩挲着。这令牌不知是用何物制作,触手生凉,恍若冰雪。

    上面铭刻着的,只寥寥数字,不过冰凌峰白子笙而已。

    白子笙淡笑一声,随即又往另一处行去——看那牌匾,不正是资源堂么!

    白子笙进了资源堂,便径自往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走去。

    他拿出令牌,脸上尽是温和笑意:“这位管事,不知是否可为弟子换取一些月例资源。”

    那管事看了一眼令牌,眼瞳微缩,脸上也带了笑容:“那是自然,师弟稍等。”

    他转过身去,拿出一个小巧的储物镯:“师弟应得之资源,尽在其内。”

    白子笙接过那储物镯,手中递了块灵石过去,笑道:“弟子谢过师兄。”

    那管事收了灵石,脸上笑容愈加真诚:“师弟不必如此。”

    白子笙笑笑,随即一拱手,便离开了功德殿。

    端看其动作,不难看出其是要回去冰凌峰。

    在白子笙走后,虞苓才慢慢从考核堂中走出。

    她美眸微眯,嘴中轻轻呢喃,“白子笙……”</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