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33章 探见白帆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那厢左丘宁失了踪迹,这厢白子笙却是不曾知晓,而是直奔外门。

    他此次前去探见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上一世有恩与他白帆。

    白帆是白龙府第八支脉的子孙,身怀土木水三灵根,资质算不得顶好,但心态却是极好的。

    不显山不露水,不靠白龙府的资源,把自己掩盖于白子笙与白铮的光芒之下,白帆便是如此为自己积攒资本。

    算起来,上一世白龙府的翘楚除却白子笙与白铮两人,余下的便只有他了。

    然而即便白帆心性极好,却不足以让白子笙对他念念不忘。

    能够使白子笙前去寻他的,是因为白帆……一直想要脱离白龙府。

    白子笙勾唇浅笑,眼底却是平静无波。

    他踏入外门,满眼尽是热火朝天之象。

    只见一条自主而成的交易街上,穿着外门弟子所特有的褐色法衣之人比比皆是,或席地起摊,摆上各色灵草妖核,用以换取灵石或者手中急需的资源。又或沿街而行,勘察有无自身所需之物,前去换取等等,不一而足。

    “倒是……热闹。”白子笙轻轻一笑,却是不打算前去看上一看了。

    毕竟此处虽看似资源繁多,但综合起来,也不过是些易与之物,算不得多珍贵稀奇。

    当然,这是相对于白子笙而言。

    白子笙前世乃是元婴修士,眼光必定极高;此时他又是内门弟子,有定量的资源可以领取,若是欠缺,亦是可前往功德殿换取,所以此处对他并无甚吸引力。

    他隐藏于边角处站立许久,随即向一个将众多零零散散的东西摆放于地上的褐衣青年——他看起来,仿佛对这外门极其熟稔……

    严楠涯正在吆喝着他的物件,眼前便被一阵黑影遮去了日光。

    他眯眼一看,心中一凛——云织锦袍,隐有冰花乍现,此人必定是冰凌峰之人!

    “不知前辈是看上了什么物事?”他脸上带着热切的笑意,仿佛只当白子笙是看上了他的东西一般。

    白子笙挑眉一笑,这人倒是有趣,竟是装傻充愣么?

    “莫非无事,便不得过来了?”

    “不是不是,前辈身份贵重,哪里都是去得的。”严楠涯连连笑道,手中却是出了一层薄汗。

    白子笙站起身来,“你这人倒是有趣。”

    严楠涯笑道:“前辈莫非当真走走罢了?小的这里的东西是极好的,看一看合不合前辈眼缘。”

    白子笙轻轻笑了一声:“我便是来寻你的。”

    严楠涯额头冒汗,仍是笑道:“小的能力低微,哪里来的本事让前辈来寻?只当前辈想寻些小玩意儿,来小的这里看看。”

    白子笙不再去逗这人,只眼眸幽深,直盯严楠涯,缓缓道:“我有事想问与你,你若是知晓,我便把你的东西全买下,当了报酬。”

    “你可认识白帆?他居于何处?”白子笙站立于严楠涯身前,分明比严楠涯矮上一头,身板亦是不及严楠涯壮硕,但他一身气势,却是把严楠涯牢牢困于原地。

    严楠涯一愣,白帆……是那个怪人么?

    这个人找白帆有甚么事情……

    看他地位乃是内门弟子,修为又是高深莫测,难道他是来寻白帆麻烦的?虽然白帆这人奇怪了点,但好歹帮过自己……

    思及此,严楠涯摇摇头道:“不曾知晓。”

    白子笙是何许人也,哪能看不出严楠涯在敷衍他?他眼眸微眯,浑身气势一放:“他居于何处?”

    严楠涯不过区区练气五层的修为,哪里是修为早已堪比筑基的白子笙对手?于是在白子笙的气势之下,他便有些力不从心了。

    白子笙收起身上的气势,语气和缓地对严楠涯说道:“我寻他有要事,并非与他有仇怨。”

    严楠涯看着一脸温和笑意的白子笙,语带犹豫:“当真?”

    白子笙微微颌首,“自然。”

    “那我便带你前去,你莫要欺辱他。”严楠涯说着,蹲下身来收拾方才摆好的物事。

    白子笙眼底闪过一抹流光,仍是那般温和姿态。他掏出一块中品灵石,递与严楠涯:“这些物事我都要了,此物应是足够有余,算是在下送于你的酬谢。”

    严楠涯看了看那块中品灵石,心中虽是蠢蠢欲动,却还是道:“不,我不能要,这太贵重了,不值当。”

    白子笙蹲下身来,把那些物事通通收进储物袋中,又把灵石塞与严楠涯:“只当我买下了罢。”

    严楠涯想了想,还是把灵石细细藏好。万一这人要是打了白帆,他也好有灵石给他买点好的灵药……

    白子笙笑了笑,道:“现在可以带我去了吧?”

    严楠涯看着即使带着笑意却仍是锐气逼人的白子笙,浑身一抖,“前辈请随我来。”

    白子笙无奈地弯弯唇角,他似乎并未说什么吧?有那么可怕么?

    摇摇头,他跟着前方的严楠涯左弯右拐,一路到了一个小小的庭院方才堪堪停住。

    白子笙看着眼前荒草丛生的院子,眉间微皱:“便是此处?”

    严楠涯期期艾艾道:“是、是的……”

    白子笙站在原处静立片刻,便缓缓走上前去,扣了扣院门。

    “吱呀——”院门从里到外打开,白子笙对着门里那个看起来木讷憨厚的青年微微一笑。

    白帆原是在院中侍弄灵稻,却在一瞬间仿佛感觉到有他人的气息——要知道,当年他进入外门时不懂变通,得罪了一位管事,便被安排到了堪称偏僻无比的这里,一年到头所见之人不过一掌之数。

    他停下手中动作,运起真元细细感受一番——原来竟是他偶然救下的男人?

    随着扣门声起,他丢下手中侍弄灵稻的小铲,打开了院门。

    “白帆兄长。”白子笙微微一笑,对着白帆唤了一声。

    白帆看着眼前的白子笙,木讷的脸上毫无表情:“原来竟是子笙么。”

    白子笙轻轻点头,却是回头对严楠涯说道:“此番却是多谢你了。”

    严楠涯连连摆手,看了看白子笙与白帆,便转身走了。

    白帆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木讷的脸上突然绽开一抹笑意。

    白子笙微微挑眉,随即说道:“白帆兄长,也是妙人。”

    白帆让开地方,让白子笙进来:“彼此。”

    白子笙进了院子,转头看了一眼白帆,忽的笑了起来。

    他面容清俊隽秀,气质纯净温和,这般一笑倒是使人说不出的舒适:“白帆兄长是否欲要脱离白龙府?”</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