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32章 两人出关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白子笙于石室之内闭关十数年,*早已趋于成熟。

    他此刻已不再是那副少年模样,身量拔高不少,显得长身玉立,坚韧有力。

    他脸上属于少年的痕迹逐渐褪去,已是展现出了属于青年的,棱角分明的英气。

    算起来,白子笙在这一世的年岁应是二十又六,正是有着最为巅峰的青年体魄。而他又相貌清俊,眉目柔和,是以举手投足间,俱是文雅写意。

    两人相视许久,左丘宁素来八风不动,终是白子笙轻笑一声,开口道:“师兄出关,想来已是沉珂尽去?”

    左丘宁微微颌首:“暗伤已除,有所精进。”

    白子笙微微叹道:“师兄果真天纵英才,子笙愚钝,却是未曾有所精进。”

    左丘宁看他一眼:“不必自毁,子笙已是成长至斯。”又顿了顿,“缘何未曾筑基?”

    白子笙淡淡一笑,带着几分玩笑之意:“不过功法之故。”

    左丘宁眉头皱起一瞬,随即便恢复了古井无波之态:“既如此,你便自行定夺罢。”

    白子笙眼底微动,随即温和笑道:“这是自然。”

    左丘宁越过白子笙,步履稳健,周身气息收敛入体,气质锐利寒冷如冰。

    白子笙眼底满是挣扎,他知晓左丘宁必定是感受到了他的隐瞒,但是他却不敢诉之于口,终究只能轻轻一叹。

    “师兄,若我要当个杀父弑亲之人,你又当如何?”

    左丘宁脚下一停,却未曾转过身来:“你乃是吾之师弟。”

    左丘宁此刻心绪繁乱,方才白子笙语中闪烁,必定是有关于自身修炼之事,不便与他这个师兄言说实是正常,却不知为何令他有些不快。

    于理而说,他与白子笙相识不过十数年,期间各自闭关更是不提,相处之日恐怕只有区区几个日月罢了,他对白子笙不应在意至此。

    然而奇异的是,他之本心却是一直指引着他,仿佛白子笙乃是他十分熟悉之人,他能清楚知晓白子笙的一言一行又有着怎样的喜怒哀乐。就连闭关之时,亦是常有幻景出现。

    虽画中万事皆是消殆于识海之中,但他已能断定,那画面中人,必定是他与白子笙。

    但为何会有这般画面,又为何会消失殆尽,便是左丘宁,亦不得而知。

    他在听得白子笙之问时,心中所涌现的,不是厌恶之感,而是对白子笙的信任。

    左丘宁眉梢松缓,终是遵从本心之意,吐露心中所想。

    他却不知,不过是他遵从本心的一言,却是令得白子笙心头一震。

    虽自前世之时起,他便对左丘宁抱以极大的信任,然而终究是重来一世,万般事物早已变化无常,他对于左丘宁,未必是没有疑虑的。

    于是他一时向左丘宁是知无不言,连得仙法之事亦是不曾隐瞒,一时却是踌躇不已,不敢轻易袒露重生之事。

    他白子笙未敢确定,这一世的左丘宁,又是否如同上一世一般,坚持己身大道,不为外物所侵。

    但此时他却是明了,便是不同一世又如何,那个人终究还是那个人。

    “异水,我需要异水。”白子笙轻轻开口,语气淡然。

    左丘宁终是转过身来,气息却是缓和了些许:“那便去寻。”

    白子笙一愣,似是不曾料想左丘宁竟是如此回答,随即轻笑:“师兄所说是极。”

    左丘宁微微颌首,寒眸扫过白子笙周身,眉峰微动,手中拿出一件素衣长袍递与白子笙:“且换上吧。”

    白子笙一愣,随即意识到,方才他急于描划窥虚阵,却是未曾来得及换一身衣袍。此刻自己身上穿着的,可不还是那一件破破烂烂的法衣么!

    霎时,上一世强大的元婴修士,素来带着温和笑意的白子笙,脸上的笑意险些维持不住,两颊禁不住染上一抹薄红。

    只是这般状况,似乎在他这一世与左丘宁初遇时,亦曾有过?

    然而天道轮回,他此时已成为了左丘宁之师弟,亦可名正言顺接受左丘宁所给予的法衣了。

    他垂下头,手中匆匆忙接过左丘宁手中的法衣,便掉头往自家洞府行去,步履有些凌乱。

    左丘宁看着白子笙离去的身影,脸色不变,目光幽深。

    白子笙回了洞府,在石台之旁停住脚步,深吸一气,脸上终于恢复了寻常模样。

    此刻他处于自家洞府之内,没有了左丘宁的干扰,白子笙终是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方才的一切。

    他终究是不能完完全全地相信左丘宁,然而他心底却是对左丘宁依赖不已。

    索性,左丘宁在知晓他身怀仙法时不曾动摇的姿态,使得白子笙更偏向于相信他。

    “师兄啊……”白子笙无奈一笑,却是按下心中万般思绪。

    他极快速地脱下身上的破烂法衣,换上了左丘宁递与他的白衣。

    若说左丘宁一袭白衣冷硬冰寒,拒人于千里,那么白子笙却是温润如玉,一身气质尽显柔和纯净,尽显翩翩佳公子的姿态。

    白子笙轻轻抚过衣袖,嘴角微翘。

    随即他放下手来,踏出石室,走至左丘宁身畔:“师兄。”

    左丘宁低头看他一眼,目光在他身上稍稍一滞,便抬起头来,道:“你可知异水难寻?”

    白子笙淡然一笑:“自是知晓。”随即又抬起头来,目光炯炯:“但无论如何,我都是必须要寻到。”

    左丘宁背脊直挺,淡漠的眼眸与白子笙相视,竟仿佛被其中光芒所摄,一时有怔忪:“为何?”

    “师兄,你可知我母亲乃是一介凡女?”白子笙直视左丘宁,口中轻轻道,言语中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悲伤。

    左丘宁眉间微拧,却是不曾言语。

    “自我降生起,我便从未见过她的模样。我所谓的父亲杀死了我的母亲,视我为白龙府的污点,任我被所有人欺凌。看着他对白铮呵护有加,我也曾在想,是否是因着我太过不济,是以他不喜。”白子笙自嘲一笑,“但我错了,他只是厌恶我,认为我的降临是对白龙府的亵渎。他随意地处置了被他强占的女子,我的母亲,只因为他的妻子对此有所微词。”

    左丘宁眼中微动,缓缓伸出双手,把白子笙揽入怀中:“莫要伤心。”

    白子笙轻轻靠在左丘宁怀里,鼻息之间尽是令人安心的味道:“我并未伤心。我只是恨……恨他不顾血脉亲情,置我于死地。恨他冷硬心肠,杀害了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她,不过一介凡女罢了!”

    左丘宁一手缓缓抚过白子笙的背脊,任由白子笙宣泄心中诸事。

    “在我偶然得到仙法起,我便想,若是修行有成,我必定要手刃白龙吟……师兄一定觉得我很罪恶吧?”

    左丘宁眉头紧皱,手臂微动,把白子笙揽得更为紧密:“并未。”

    白子笙靠在左丘宁怀里,眼中尽是触目惊心的黑色——白子笙此刻,竟是处于心魔缠身之境!

    在听得左丘宁回答之时,白子笙满目的黑沉缓缓被压下,恢复了正常之态。只是眼底的扭曲之色,令人一看便觉寒意彻身。

    “仙法若是想要修成,需得异水……”白子笙口中呢喃,手中紧紧揪着左丘宁的衣袍。

    左丘宁直视前方,手中轻拍白子笙背脊:“总会寻得。”

    白子笙轻轻退出左丘宁的怀抱,温和一笑:“总会的。”

    白子笙暗自惊心,心魔竟是无孔不入,他不过一时恍惚,竟已是使得他险些被仇恨所扰,将千般事物尽皆道出。幸而有左丘宁在侧,使得他能够及时把心魔镇压而下,否则……

    白子笙心底轻叹,不再去想。

    他抬起头道:“我有故人居于外门,意欲前往外探视一番,师兄可要一同前去?”

    左丘宁轻按一下他的发顶,道:“既是寻友,吾却不便前去。”

    白子笙微微一笑,亦是知晓方才有些莽撞了。

    他所要见之人,与左丘宁不甚相熟,又怎可与左丘宁贸然前去?

    他终究是有些急躁,失了上一世的心境。

    “既如此,那子笙便自行去了。”白子笙抚过手上衣料,抬首与左丘宁道。

    左丘宁微微颌首,衣袍轻拂,一阵清风卷起白子笙,将其送于山下。

    白子笙回首对着左丘宁微微一笑,眉间尽是温雅柔和。他眼中黑白分明,却是交杂着许多不知名的情绪。

    左丘宁立于山腰洞府之前,面色淡漠,眼底无波无动。直至白子笙的身影消失于内门之中,他才缓缓转过身来,欲往洞府再行修炼一番。

    “你可欲知晓那小儿之事?”一个带着清浅笑意的声音蓦然在左丘宁耳边响起。

    左丘宁眉间一皱,随即浑身寒意尽显,真元喷薄欲出,警惕异常。

    “不必如此,老朽不过是有事与你一谈罢了……”分明是轻轻浅浅的年轻男子之音,却自称老朽,左丘宁警惕之余,亦不由有些许震惊。

    “呵呵……”随着一声轻笑,冰凌峰上便掀起一阵轻风,左丘宁的身影已消失不见。</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