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29章 灵塔异状

时间:2017-12-08作者:空暝有屿

    白子笙看着巨石缓缓堵上洞府之门,直至再不能看见外处,才回转过身,大踏步进了石室。

    他走至灵泉之处,停下步伐,静立片刻,方才快步走到石台,盘膝坐下。

    白子笙眼中精光一闪,袍袖飞舞间气息荡荡,发出几响微弱的音爆之声。

    白子笙拿出左丘宁给他的那枚澄心果,握在手中,眼中尽是幽暗。

    修行之人,本是逆天而行,不论天资如何,突破之时皆是要接受天道考验,期间险象环生,稍有差池便是功亏一篑。

    而白子笙身有心魔,更是危险异常。突破之时若是无暇顾及,使心魔趁虚而入,轻则修为倒退,坠入魔道,重则大道偏离,身死道消。

    这澄心果有清心明道之效,吞服而下可护持心中一点清明,使心魔侵扰时能坚定道心,于他却是有大用。

    白子笙手中猛地一捏,那澄心果便寸寸爆裂,化作一团银白液体漂浮于空中。

    白子笙长指轻点,那团液体便迅速地往白子笙口中而去,被其吞入腹内。

    一缕银白光华瞬间闪过白子笙全身,随即停留在白子笙眉心之间,化为一枚清晰可见的澄心果的模样。

    白子笙只觉周身恍若被灵泉涤荡,仿佛被扫走了层层尘埃,使其神识清明不已。

    他微微阖目,缓缓调动体内的天地之气,眼前尽是一片空茫。

    隐藏于神魂深处的功法早已展开,在意识中微微震荡,发出一声声恍若虚幻的嗡鸣。

    白子笙心境缓缓沉淀,恍若空谷幽潭,空灵宁静。

    他跟随着功法所现之图,双手至于膝上,缓缓运转。

    幽蓝的水属天地之气缓缓凝于白子笙身侧,带来微微的湿润之感,使得其中的白子笙更显其柔和坚韧之气。

    修真界有灵根类型无数,却脱不出五行之中。其有基本灵根为五,一为金,主杀戮;其二为木,主生机;其三为水,化生万物;其四为火,属攻伐;其五为土,博大厚重。

    白子笙之灵根为单水灵根,意为化生万物。万物既生,必有其亡,因此水又属生死。而水属天地之气,其感纯净,触之温和,吸收之时不但于自身无碍,反倒尤为舒适。

    白子笙长臂一招,凝蓄在旁的水属天地之气便化作千万水线,缠绕其身。白子笙浑身穴窍张开,犹如鲸吞蚕食一般,把这缠绕于身的水属天地之气纳入体内。

    千万缕天地之气在其体内汇合,顺应着浑身经脉不断往丹田而去,把经脉挤得微微宽阔了一丝。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

    这修行之途,罔论天地之气还是灵气,皆是行过经脉之中再到达丹田所在,经脉愈是坦拓,则修行愈是快速。如今白子笙之经脉只微微拓宽了那么一丝,甚至连毫毛都比不上,于他却是极为有益的。

    白子笙面色沉肃,手中跟随功法之变化而频频掐诀,体内丹田对天地之气的吸收愈发快速,隐隐有积裕为云雾雨絮之状。

    这般持续吸取天地之气的举动不知经历了多少时日,白子笙体内之丹田已隐隐有饱胀之感,充裕的天地之气不断压迫着丹田以及周身经脉,带来丝丝刺痛之感。

    白子笙眉目和缓,手中轻轻压诀,丹田吸取天地之气的速度便慢慢减缓下来。

    他又起一诀,功法方向霎时变换,由强劲吸取天地之气改为缓缓梳理体内蠢蠢欲动的真元。

    白子笙细细导引,在丝丝缕缕的真元汇于丹田之时,猛地一压,成团真元被狠狠压下,又突地弹起,与白子笙相互拉扯。

    这压缩真元之事,乃是筑基过程之必须。

    看似简单,实则危险重重。只一不小心,被真元反噬而起,则经脉满胀,极易爆体。

    虽说修士爆体之后只要神魂尚存,便可搜集珍稀之物予以修复,但亦会有损修为,使之十不存一。

    且修复仙体之物何其珍稀,他不过堪堪练气,又如何前去寻得?

    因此,尽管白子笙上一世已经历过这般修行,对此熟知于心,亦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妄动。

    这般状况不知持续了多久,只见那原来极为庞大的真元,此刻已缩减一半有余,模模糊糊似是形成一小塔之状,看着不甚真切,却更为凝实,带着幽幽暗暗的蓝色。

    白子笙长出一气,白皙的面容上满是冷汗。

    他眼眸微微阖动,眼底闪过一抹暗色。

    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要处所在。

    白子笙静坐不动,体内真元翻滚,虚幻明灭的小塔似有飘散之状。白子笙凝息屏气,指引着剩余的真元往小塔而去,细细冲刷。

    只见那小塔仿佛有着生命一般,一张一缩,以肉眼可见之速凝实起来。

    随着小塔的逐渐凝实,白子笙终于窥得它全貌。

    塔身分为九层,底层分列有九个圆孔,依次而上递减,至顶层则为一孔。这些小孔幽暗深邃,仿佛需要什么东西填满一般。

    白子笙在看得小塔全貌之时,眼瞳一缩——

    他从未见过筑基灵塔上会出现此等异状!修士筑基,未若筑一灵塔,蓄纳真元,不曾听说塔身遍布圆孔。

    白子笙心中微缩,手上动作更为谨慎几分。

    他尝试着再次压缩小塔,却发现再也无丝毫动静。——而使塔认主,正是筑基的最后一步关卡!

    白子笙心境不禁有些动荡,正要调出更多神识前去查看,却异变突生!

    那隐匿已久的心魔突然降临,搅得白子笙心境愈加动荡,那本已平静的真元亦是瞬间暴动。

    水性真元本是温润坚韧亦刚亦柔之物,素来平和,但白子笙之情况又是不同。

    此刻的暴动乃是由于心魔作祟,引得本已凝实的小塔震荡不已,真元溃散。

    白子笙之丹田已隐隐作痛,仿佛其中的真元即将破体而出一般。

    他沉下心神,远转功法,体内的真元不断冲撞,撑得他经脉饱胀,仿佛即将裂开。

    白子笙脸色煞白,手上却丝毫不停,繁复的手诀飞舞,勾勒出道道玄奥的纹路。

    此刻他的身体仿佛置身于刀山火海之中,痛苦不堪。饱胀的天地之气被狠狠压缩回丹田,又再一次腾越而起。

    白子笙眼眸紧闭,大滴的冷汗从他头上流下,落在身上,打湿了蓝袍。</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