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踏仙途

重生之再踏仙途 第27章 告一段落
书页介绍 菠萝网 章节目录
    白子笙等人跟随着茚真的脚步,一路上恭谨无言。

    他们是宗门的新生一代,自从进了宗门拜了师尊,便是勤苦修炼,寻找机缘,亦不曾有缘进入这宗门秘地。

    如此一来,这便是他们首次进到了功德殿的后殿之中了。

    不知是何时定下的不成文的规定,任何弟子与管事不得轻易进入功德殿的后殿之中。

    至于为何,自然是为着不惊扰殿中居住的可以庇护一方的大能茚真了。

    然而此番茚真的出现,却是给了他们能够光明正大好好观看一番的机会,去看看这鼎鼎大名的功德殿后殿,究竟是如何模样。

    然最令人不解的是,这里明明隶属于功德殿,却不见有人影走动,连最基本的奴仆也是不曾看见。如此一来,虽是美丽,却也毫无人气。

    他们一行人跟随着茚真,穿桥绕梁,渐渐远离了功德殿的前殿,遇着一个暗门,甫一跨过,眼前却是霎时变换,出现了一处看起来异常不同的地方。

    只见此处高山拔地而起,直插云霄,气势磅礴。山中云雾缭绕,灵气氤氲,飞阁流丹,灵树仙草随处可见,清雅幽美。

    茚真袍袖一挥,白子笙只觉眼前一暗,随即便发现自己已来到了山中幽深所在,伫立着古朴厚重的宫殿。

    这里,是专属于茚真一人的后殿,凭借他的身份和修为地位,有这般待遇并不意外。

    此处美丽异常,却并非外表看起来那样无害,种种美丽的仙树灵葩下隐藏着冰冷的杀机。

    若是没有茚真之允许,隐匿在暗处的重重禁制,将会毫不留情地给予私自进入的人一个惨痛的教训。

    茚真在前方晃身一动,走进了宫殿之内,却是不曾停留,直至一个隐秘的石室里方才停住了步伐。

    这个石室不同于整个后殿一般清雅漫渺,亦非古朴之感,而是极其简洁的,充满刀削斧凿的力量之美,就如同重剑无锋,颇有一种大巧不工的感觉。

    茚真径直往石室之内唯一的石台坐了上去,手指一点,地上幻化出好几个蒲团:“坐。”

    白子笙等人面色不变,神情恭谨有礼却不谄媚。

    便是他们对此处有略些疑问,却也明白,此刻的他们并没有资格去探究。

    这般态度保持着对一个前辈的敬重,亦未曾失去身为仙宗弟子的傲骨。

    茚真观察到这般情景,心中亦不由对白子笙等人观感好上一分,不说其他,这般态度便叫他熨帖几分。

    他从未在意宗门弟子对他的态度是否真心敬服,他所在意的,是作为仙宗弟子是否有身为仙宗之人不卑不亢的沉着之风。

    茚真生于仙宗长于仙宗,得到归元仙宗的倾力培养方得此时的一身修为。仙宗之于他,是再重要不过的存在。

    他此生皆在仙宗中沉浮,因此愈加明白,弟子,乃是宗门的根基,是宗门绵延不断的根本。

    若是面对修为高深之人便会惊慌失措,这般弟子即便资质上好,亦不会有莫大的成就,更不提能够成长起来庇护仙宗。

    此刻眼见白子笙等人神情自若的盘坐于蒲团之上,茚真严肃到阴郁的面容竟稍稍缓和了一点。

    “尔等有何要事求见于本座,若说不出些子丑寅卯来,尔等可知后果?”

    堪堪缓和的姿态只是稍纵即逝,此时的茚真早已没有了方才在功德殿前的温和笑意,反而是一副极致严肃乃至严厉的面容,气息晦涩,威压深重。

    此事事关重大,本应是左丘宁或宿臻祁修等金丹修士进行回话,然则宿臻祁修早早便陷入困境,对此事了解不深,而左丘宁冷言少语,却是不好诉说。这最为合适之人,竟只剩白子笙一人了。

    白子笙沉默片刻,只稍加思索,便条理分明,言语清晰地把此次任务所遇之事一一道来,事无巨细,又重点突出魔修与水映门的诡异之处,尤其是黑洞之事,更是丝毫尽述。

    而左丘宁亦在凝神静听,亦不时在旁边稍加赘述——这又令白子笙内中暗自一惊,却是不提。

    二人配合得当,白子笙叙述分明,左丘宁直击要害,便是把事情一一叙说到位。

    茚真听着,脸上神色丝毫不动。

    若非他身上传来越来越深重的威压,恐怕会让人怀疑他有没有在听。

    白子笙说完之后,又道:“此事非同小可,又只是些微猜测,我等能力不足,不足以窥探其中。但身为仙宗弟子,必是忧仙宗之所忧。宿臻师兄处有映像石一块,记录了些许诡异之处,此刻便交与长老,也好全了弟子们的护宗之心。”

    他这厢说着,那厢宿臻便极快速地掏出那时录下了黑洞中情景的映像石,随即双手交奉于茚真。

    此事牵扯太深,难保仙宗对他们有所猜疑,因此他们此刻实为用生命做注,赌宗门对他们的信任,赌茚真对他们的观感。

    茚真拿了石块,却没有探入查看:“此事……还有谁知晓?”

    白子笙心中一凛,面上却是不变道:“除却弟子五人,无人知晓。”

    此次前来的,只有宿臻祁修以及他们师兄弟,剩下的也只有一个糊里糊涂的方炎罢了。

    木瑶几人,不曾前去城主府,对此事一无所知,白子笙几人亦不欲拖她们陷入其中,便在回宗之后与她们分道扬镳了。

    尽管木瑶等人心中隐隐有所猜测,却也知不是她们能够掺和进去的,都是把疑问压在了内心深处。

    茚真听了,眼中划过一丝莫名的光芒:“此事……事关重大,非同小可。尽管尔等为我仙宗弟子,却不知是否一心为着仙宗?”

    不待白子笙回答,左丘宁出乎意料地发言了,仍是冷峻如冰的面容,却意外使人信服:“我等皆为仙宗弟子,自是为着仙宗。”

    茚真一眼扫过几人,眼中厉芒乍现,又迅速隐匿于眼底。

    他袍袖一拂,白子笙等人尚未来得及反应,便仿佛被一阵清风托住,转眼便出了后殿的高山古殿,到了一处人声鼎沸之处——正是回到了前殿之中了。

    此时他们耳中还隐隐传来茚真语气肃然的话语:“此事本座自有安排……尔等务必谨守此事……修为不可荒废……”

    白子笙心头一惊,要说前面那几句还好,可这茚真长老又是为何特意嘱咐他们莫要荒废修为……?

    白子笙摇摇头,隐下心中万般猜测。事已至此,不管如何,总是了结了这番令人提心吊胆之事,剩下的,也确是该好生闭关修炼一番了……

    几人在功德殿前分手而行,方炎堪堪知晓那般事情,心头仍是纷乱异常,此刻只稍稍定住心神,与白子笙等人道别一番,便极快速地往自家山门飞掠而去。

    “左丘师弟,白师弟,便在此处一别。望师弟修行有成,待得八峰际会之时,你我比试一番,感悟你我剑术本真。”祁修眉目稍霁,话中道别,眼眸却是紧盯左丘宁,凝蓄着战意。

    左丘宁面色不变,眼底亦是压抑着一丝战意:“有何不可。”

    白子笙面上浅笑,眼底尽是对左丘宁的信服。

    祁修得了左丘宁的准话,也不停留,手中祭出灵剑,御剑而去。

    宿臻见祁修毫不拖泥带水的举动,匆匆忙忙拱手作别,便踏空直追而上。

    白子笙看着宿臻追随着祁修的脚步,两人之间隐隐相互呼应的氛围,微微一笑,眼底微暗:“师兄,我们也走吧。”

    “……嗯。”左丘宁心眉间微皱,他方才好像抓住什么,却又转瞬即逝。

    两人在功德殿前缓缓往自家山峰行去,没有用上术法,犹如凡夫俗子一般一步一步在月下漫步行走。

    左丘宁眉间松缓,周身冰寒气息收敛,举止间亦是亲近一分。

    白子笙微微笑着,一双眼睛深处,有着愉悦和压抑的扭曲。

    而功德殿的后殿中,一抹灰影如轻烟一般飞掠而去,悄无声息的,渐渐融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p>